疫情冲击之下,美国社会发起了哪些文艺扶持计划 ?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358   最后更新:2020/04/06 19:37:20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4-06 19:37:20

来源:新京报


疫情蔓延,各地艺术展纷纷取消,图书市场萎缩,人文书店资金链断裂,各国陆续**相关文化扶持政策。在美国,更多的是社会力量参与帮扶,包括有着悠久历史的基金会组织,不同地域的文化机构,甚至还有好莱坞巨星、奥斯卡影后或乔治·马丁大叔级的作家。

撰稿丨严步耕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欧美国家纷纷进入紧急状态,企业工厂陷入了停工停产的境地,文化艺术事业也纷纷进入停滞状态。今年春夏季,欧美各大艺术展、电影展、书展都纷纷取消;人文书店由于隔离防疫导致的客流量剧减,资金链也随之出现断裂迹象;即便是图书网店也开始出现市场滑坡,出版公司由于图书物流等原因陷入停滞,这不仅导致新书无法按时出版上市,也没法进行图书宣传和讲座事宜。疫情所带来的冲击,不仅影响到全球各行各业的生产销售,还影响到很多文艺工作群体的日常收入。

在中国,面对书店因疫情导致的资金链问题,各地政府**了不同方式的书店扶持计划。在图书出版和图书营销方面,各大出版社纷纷与流媒体、图书媒体,乃至各级书店或书店联盟进行合作,纷纷推出线上云活动。这种举措,不仅可以起到图书宣传的作用,还可以缓解隔离所带来的精神焦虑,也可以让隔离在家的人们足不出户获取学习资源。


在加拿大,国家艺术中心主办了针对文艺工作者的线上赞助和扶持活动,著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也与国家艺术中心、Facebook加拿大分公司联合发起了文学艺术的线上活动,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在英国,J.K.罗琳推出了以“哈利·波特”和“神奇动物”为主题的互动型在线教育网站,并放宽了自己著作的版权问题,帮助隔离防疫的各国儿童能够居家享受阅读的乐趣。


此外,各国的文化机构或企业机构纷纷对外免费开放,帮助大家度过这个艰难的隔离防疫期,诸如人们所熟知的著名流媒体HBO免费释放了大量的影视资源库,还有著名的音频读物平台Audible也免费开放了自己的资源库。在疫情的初期,中国各大文化机构和出版公司也纷纷不同程度地免费开放了各项文化资源库,帮助人们在居家隔离期间获取学习资源。


在美国,由于拥有成熟的社会体系,很多社会力量和企业机构建立的基金会,在疫情期间开始逐步释放资金,扶持文化艺术产业的持续发展。因为疫情的暴发和蔓延,出现了井喷式的社会力量扶助现象。或许,美国社会在特殊时期对文化艺术的扶持,能够给我们带来某些启发。在全民受到冲击的特殊状态下,社会力量的相互扶持对于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能够在政府扶持之外继续修复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帮助各行各业的人们走出困境。


美国社会存在大量的基金会组织,为因新冠肺炎疫情受到冲击的文艺工作者提供必要的资助。在基金发起方面,不仅有历史悠久的著名基金会组织,还有不同地域的文化机构,甚至还有好莱坞巨星、奥斯卡影后或诸如乔治·马丁大叔级别的作家身影;在扶持对象方面,涉及几乎所有文艺领域的工作者或创作者。


下面,我们来看看目前在美国一些较有社会影响力的扶持基金。


艺术家救济树(Artist Relief Tree),是因新冠肺炎疫情于2020年3月11日新成立的在线救济平台,意在号召众筹捐款给因疫情失业而陷入经济困境的各行各业文艺工作者。在创建之后,便立马获得了欧美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并得到文艺届名人大咖的响应,截至北京时间4月5日,已筹集285491美元的救济资金,并收到来自世界各地3500多位艺术家的求助申请。


艺术家救济树的救济项目,获得了《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George R.R. Martin)、好莱坞当红编剧尼尔·盖曼(Neil Gaiman)、多次获得格莱美奖的著名国际音乐家伊莎贝尔·莱昂纳德(Isabel Leonard)、保加利亚作家玛丽亚·波波娃(Maria Popova),以及美国著名摇滚歌手阿曼达·帕尔默(Amanda Palmer)等众多文艺巨星的赞助与支持。该项目的创建,希望通过简单的流程、便捷的捐赠,对所有领域的文艺工作者们提供公开透明的资金扶持,申请者不限国籍地区,也不对艺术领域进行限定,尤其欢迎自由职业的艺术家们在线申请赞助。目前,已经启动了第二阶段的在线募捐,目标是100万美元,进而向每位申请的文艺工作者提供250美元的资金赞助。

艺术家救济树的联合发起人(部分)。


作家紧急援助基金(Writers Emergency Assistance Fund,WEAF),由美国新闻工作者和作家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Journalists and Authors ,ASJA)赞助。作家紧急援助基金,意在帮助因疾病、残疾、自然灾害或特殊职业危机而无法工作的自由撰稿人。作家紧急援助基金的前身是Llewellyn Miller基金,由美国新闻工作者和作家协会慈善信托基金会管理,该基金会享有免税待遇,捐款行为也可进行抵税。自1982年以来,作家紧急援助基金已颁发了160多笔赠款,总额约40万美元。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美国新闻工作者和作家协会发布了《Important Covid-19 Notice》。针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给自由撰稿人带来的生活冲击,作家紧急援助基金为“因当前生病或正在照顾生病的人而无法工作的撰稿人”提供资金扶持,申请人不必是美国新闻工作者和作家协会成员,但必须拥有五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或至少一本由正规出版社出版的著作。


作家联盟基金(Authors League Fund),主要为由于医疗或健康相关问题、暂时性收入损失或其他不幸而陷入财务困境的专业作家、新闻工作者、诗人和剧作家提供援助,为遭受财务困境的作家提供安全保障,培养作家们的公共意识。但是,在此特殊时期,作家联盟基金取消对剧作家群体的赞助。因为其合作伙伴戏剧家协会基金会,正在开放针对戏剧工作者的赞助扶持,剧作家、作曲家或作词家可以前往戏剧家协会基金会进行申请。


作家联盟基金会,是由美国畅销书作家埃利斯·帕克·巴特勒(Ellis Parker Butler)在1917年3月发起。1916年,埃利斯·帕克·巴特勒得知一位年轻作家的去世,导致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陷入生活困境,不得不卖掉农场度日。作为美国作家联盟(Authors League of America)的秘书和财务,他向联盟成员发出了公共呼吁,希望能够帮扶陷入财务困境的作家群体,获得了大家的共鸣与支持。当时共筹款近200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40000美元。随后,埃利斯·帕克·巴特勒建立了作家联盟基金会。自此至今,该基金会已对外公开援助了数百万美元,帮助了数以千计的美国作家。并且,与诸如亚马逊、避风港基金会、新兴女性作家基金会等机构有着密切合作与联系。


卡内基作家基金会(Carnegie Fund for Authors),提供紧急经济援助的对象是那些因疾病或其他原因而导致经济窘困或生活压力,且已拥有公开出版著作的作家自身、配偶及其子女等。这是按照美国“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的原始遗嘱所规定的范围。


卡内基作家基金会脱胎于1882年在纽约成立的作家俱乐部(The Authors Club),只有美国作家才被接纳为作家俱乐部会员。最初成员包括现实主义文学家斯蒂芬·克莱恩(Stephen Crane)、美国诗人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和以幽默著称的美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马克·吐温(Mark Twain)等。名誉会员包括马修·阿诺德(Matthew Arnold)、托马斯·哈迪(Thomas Hardy)和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


在1890年和1903年,安德鲁·卡内基两度向作家俱乐部捐赠了1万美元作为卡内基作家基金,用于帮助在文学追求道路上有经济需求的作家群体。1908年和1918年,再度向作家俱乐部捐赠了3万美元和20万美元。1924年,对作家俱乐部的章程进行了重新的修订,卡内基作家基金会独立于作家俱乐部,重申使命是向作者及其家人提供经济支持。1942年解散之际,作家俱乐部向纽约公共图书馆捐赠美国和欧洲作家、历史学家和公众人物的照片和文件等收藏材料。直至今天,卡内基作家基金会仍在持续奖励和扶持作家群体及其家人。


美国笔会作家应急基金(PEN America Writers’ Emergency Fund),是针对因意外应急需求或突发金融危机情况而有捐赠需求的专业作家,要求需要已有公开出版著作,每人可获得2000美元的基金赞助。应急基金的申请资格,要求必须是在美国居住的专业作家,并且提供相关材料以证明基金捐款对应对自身紧急状况有着重要意义。申请群体包括虚构作家、非虚构作家、诗人、剧作家、编剧、翻译和记者等群体。


美国笔会在官网宣称,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全球危机,如今所需的同舟共济精神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在大众健康和生活面临危机之际,美国笔会正在扩充持续需求的作家应急基金,用于帮助和扶持文学艺术群体。新冠肺炎疫情给文学艺术群体带来的生活危机已然无法预测;美国笔会宣布,有些作家或许很难获得相关的扶持,即便是无法满足美国笔会作家应急基金申请要求,美国笔会也将根据需求对这类作者发放500到1000美元的赠款。


美国艺术村联盟应急基金会(Emergency Funds for Individual Artists Participating in Residencies ),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因不可预见的紧急状态或突发事件而导致生活危机或工作困境的艺术村驻留艺术家们。目前,该基金会已经向那些由于突发变化而无法正常工作、参展的艺术家们发放了小额捐赠。


美国艺术村联盟应急基金会,是在琼·米切尔基金会(Joan Mitchell Foundation)和黄金基金会(Golden Foundation)的支持下设立的一项紧急基金。基金申请者需要是美国艺术村联盟的组织成员,并且是已经参加或即将参加驻留计划的美国国籍艺术家,他们可以向基金会申请居住补贴。同时,申请应急基金不会取消奖学金或助学金资格。


自由职业者救助基金(Freelancers Relief Fund),由自由职业者联盟发起,为那些受到疫情冲击的自由职业者提供1000美元的生活援助,以援助自由职业所面临的经济收入问题。因为,自由职业者可能没法获取政府救援计划的误工费或诸如食品供应、公共缴费等方面的经济补偿。


自由职业者联盟对外发布公告称,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蔓延所带来的停工停产,自由职业者面临着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生存危机。自由职业者占据了美国劳动力的三分之一,为美国贡献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GDP产值,但他们通常是在没有带薪病假和失业保险等传统保护的情况下为美国社会做出贡献的。故而,自由职业者救助基金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经济援助,以弥补政府救济计划尚未涵盖的收入受损和日常费用。救助申请者必须是在美国居住且日常收入绝大部分来自自由职业的人员,并且要提供相关的证明:因疫情蔓延而直接导致收入锐减50%以上。


独立作家资助计划(Independent Writer Grant Program),是网络创作新锐平台Substack发起的赞助计划,意在给已在或即将在Substack上写作的作者们提供总计10万美金的创作资金,并帮助他们出版著作,对象主要是受疫情影响而遭受经济困难的独立作家群体。每人将获得500至5000美元的补助金,并能够获得写作指导。


Substack是一个付费订阅的写作平台,作者可以在干净的书写页面上进行文字创作,并将之以Newsletter的形式向读者分发,从订阅中赚取订阅费,还可以获得读者的打赏。Substack在资助计划声明中表示,面对当今的全球危机,希望能够发现读者们渴望直接支持的独立作家们,因为新闻和艺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重要,希望借此计划能够激发更多人加入到有趣而重要的写作事业中去。此外,这仅仅是Substack的第一项资助计划,他们还启动了网络奖学金计划和作家线上见面会等项目,并且持续扩充对网络写作者的资助项目。


创作者基金(The Creator Fund),是由美国电子邮件营销公司ConvertKit发起的救济项目,为至少100位艺术创作者和小企业主们提供500美元的经济补偿,用于日常生活、育儿、房租或医疗等方面的经济补偿。在基金创建的初期,由ConvertKit独家提供5万美元的基金,帮助疫情冲击下的创作者们。随后,Teachable、Thinkific、Moment和Digital Marketer等公司机构也加入了创作者基金的救济项目,目前共获得了18.53万美元的资金赞助,收到超过1.6万份申请。


戏剧家协会紧急补助金(The Dramatist Guild Foundation’s Emergency Grants)由美国戏剧家协会基金会发起,扶持的对象是因严重困难或意外疾病而急需资金的剧作家、作曲家、作词家和作家等,申请金额在500到3000美元之间,主要用于医疗保健、育儿、住房、残疾、自然灾害或其他意外状况所带来的生活需求等。


有色酷儿作家救济基金(Queer Writers of Color Relief Fund),由色度文学艺术(Shade Literary Arts)创始人路德·休斯(Luther Hughes)发起,希望扶持至少200名遭受疫情影响的酷儿作家。不过,此项救济基金的扶持对象则优先考虑有色人种的女同性恋者和有色人种的同志残疾者。截至北京时间4月6日凌晨,通过世界最大的免费募集平台GoFundMe筹集到了11400多美元,已向22位作家分发了约4800美元。


路德·休斯发起的有色酷儿作家救济基金,受西雅图著名作家伊杰玛·奥洛(Ijeoma Oluo)的影响。后者创建了西雅图艺术家救济基金(Seattle Artist Relief Fund)——致力于扶持西雅图地区艺术家的文艺救助基金。在疫情暴发后,像西雅图艺术家救济基金这类的地区性艺术救济基金,在美国各个地区均有类似的由个人或机构创建的临时性基金,主要针对的是地区性的文艺工作者,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度过困难时期,并保护地方的文艺事业不被疫情摧毁而拥有持续的生命力。


除去针对创作者群体的基金之外,在图书行业也有多项临时性扶持基金。比如美国书商协会发起的紧急援助基金,不仅扶持受疫情影响的独立书店,还希望进行资源共享或与相关机构进行协商谈判,对图书出版环节中的出版商、批发商和供应商起到一定的扶持作用。美国书商协会所进行的扶持计划,涉及图书出版中的几乎所有环节。(具体详情可登录网站https://www.bookweb.org/coron**irus-resources-booksellers进行了解)。还有图书行业慈善基金会(Book Industry Charitable Foundation),为书商提供医疗费用,并对书店倒闭或关张而导致生活困难的群体进行不同程度的经济扶持。


被誉为“美国惊悚推理小说天王”的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还联合了图书行业慈善基金会(Binc)、美国书商协会(ABA)和“奥斯卡影后”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所创办的瑞茜读书俱乐部(Reese’s Book Club),联合发起了“拯救独立书店”动员基金(#S**eIndieBookstores campaign fund),希望能够不同程度地扶持全美1800家独立书店——“它们是美国大街小巷的灵魂所在”。


按照基金的对外公告,根据独立书店在2019年的同期销售量,“拯救独立书店”动员基金将补偿独立书店从2020年3月15日至5月15日之间任何一个月的预期销售额50%的损失,确保独立书店可以支付员工薪水、书店租金和其他费用。并且,在官方网站上(s**eindiebookstores.com),基金会还希望独立书店的工作者们能够分享自己的书店故事:“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要讲”,“书店工作是爱心的劳动”。


这些特殊时期建立的扶持基金,有着不同的社会力量参与,也有着不同的扶持对象故事。它们或许不能帮助所有人,或许不能赞助所有的需求,但能看到一个社会如何凝聚公共力量,如何维护社会的健康发展。或许,这些背后的精神和力量,能够给予我们某些启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