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来信|马德里当代艺博会展场改造成了方舱医院,许多问题正在寻求答案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484   最后更新:2020/04/05 21:56:56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4-05 21:56:5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截至4月1日下午16点30分,新型冠状病毒在全世界范围已经造成至少43000人死亡,死亡人数当中的四分之三是在欧洲。紧跟意大利其后的西班牙,感染及死亡人数高居欧洲第二。西班牙成为被政府宣布陷入紧急状态的国度:刚结束完博览会三周被改造成方舱医院的会展中心,公共场所与学校宣告关停,迷惘停滞的文化行业……马德里画廊协会Arte Madrid的主席纽尔•费尔南德斯-布拉索(Manuel Fernandez-Braso)为我们带来了西班牙文艺界的回应。

纽尔•费尔南德斯-布拉索

(Manuel Fernandez-Braso)

马德里画廊协会Arte Madrid主席


位于马德里的国际会展中心(Ifema)已被改造成一家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方舱医院 © Photo: Borja Sanchez-Trillo, Comunidad de Madrid via Getty Images


3月1日,星期日,2020年马德里当代艺术博览会(ARCO Madrid,以下简称:ARCO)闭幕。ARCO是西班牙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博览会,也是拉丁美洲和欧洲之间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传统场所。几乎所有画廊主在打包收拾展位准备离开时都已精疲力竭,同时又松了一口气——仿佛已经逆流游了一个星期,终于到达了岸边。


博览会结束后不到三周,展览场馆马德里国际会展中心(Ifema)就被改造成了方舱医院。马德里市政府与军队、众多私人公司、专业人士和志愿者合作,将这个大型多功能场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医院,开放5000多张床位,每张间隔3米。这里负责接收那些在不堪重负的马德里医院内无法接受治疗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隔离救治患者的想法来自中国武汉,仅仅十天,中国当局就于此建造了一座新医院以应对危机。


2月5日,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原定于3月中旬举行)因考量团队及出席展会人士的健康及安全等因素宣布取消: 显然是“一旦有风险,就没有市场,因此也没有展会”的委婉说法。然而ARCO于2月26日如期开幕。但来自意大利的消息很快给起初乐观的情绪蒙上了一层阴影。在开幕当天,媒体更关心的是博览会是否会继续举行,而不说按照惯例关注最具话题性的艺术品。


博览会一直持续到闭幕。尽管公众和藏家的出席率明显降低,但最终的销售数字还是相当可观。我的画廊也的确在这一届的博览会里卖得比上一届更好。

西班牙马德里,成千上万人在疫情期间手持标语和横幅参与国际妇女节游行活动。REUTERS/Susan***era


在那个时间节点,意大利北部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人数仍屈指可数。但疫情蔓延如此之快,以致于在2月24日,都灵、米兰和威尼斯等城市政府开始下令关闭第一批公共和私人场所。这些初步措施效果甚微。3月8日,有1000万人口的整个伦巴第大区宣布封锁。而在同一天,马德里全城欢庆国际妇女节,并为此筹备了整整一周。庆祝活动以三八女权大游行作为结束,造成成千上万的人聚集。


第二天,意大利进入全面封锁状态,西班牙则关闭了学校和大学。那一周,马德里的画廊界里暗流涌动,潜藏着各种不安。我所属的马德里画廊协会Arte Madrid的理事会成员们决定不对事态发表建议,让每个画廊根据当局的建议自由采取措施。有部分画廊继续正常运作,例如我自己的画廊,我们甚至在3月12日举办了一个小规模的展览开幕式。有些画廊决定采用预约开放制,有些则完全关闭。


势不可挡的疫情迫使政府在3月13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从那一天起,西班牙受到各类管制,大多数商店及服务业都关门,也包括文化场所:书店、电影院、剧院、礼堂、博物馆以及画廊。

在西班牙政府采取措施防止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传播的情况下,西班牙警方设置了警戒线,阻止车辆进入西班牙领土。图片来源:法新社


那天下午,马德里画廊协会Arte Madrid的理事会成员们开始陷入迷惑之中。一方面我们必须承担起强制关闭自己画廊的直接后果: 画廊工作人员和展览空间、参展的艺术家、做出的承诺、安排好的会议、访客参观、作品委托……我们面对着自己也没有答案的问题 (现在正在寻找答案)。接下来的展览、博览会、协议、合作、承诺,又将会发生什么? 另一方面,我们有义务以画廊协会的身份做出决策并采取措施。关闭画廊意味着信息的严重缺乏,因为没有公众,所以没有活动,没有活动,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理事会随即做出了两个决策。一是把最新情况(多余但必要地)及时通知公众。二是从实体空间转向虚拟空间,让数字媒体成为我们行业的驱动力。从那一刻起,网站以及社交网络成了画廊与公众之间的汇集场所,以此维系、支持一个隔离中的社会。虚拟展览、访谈、会议、游戏、出版物,以及作品介绍等功能均汇集于虚拟空间。


愉悦的感受并没能持续很久。这种强制性限制加上许多私人生活和职场上的骤变,模糊了我们对于生活、时间、自我以及他者的意象。当然我们也无法逃脱人类的痛苦,病毒患者以及那些悉心照料他们的医护人员们,那些仍需坚守工作岗位的人,最令人揪心的则是年长者们的脆弱、所受的病痛以及折磨。


3月15日星期日下午, 西班牙国家画廊联合会(National Consortium of Art Galleries)要求我们向马德里画廊界发布一个讯息,请画廊提供关于疫情已造成损失的资料,并提出应对冲击的措施以减轻文化界损失。由于行业本身的脆弱性,文化界对任何类型的危机都非常敏感,面对公共卫生以及金融危机更是如此。荒凉的图景以及暗淡的期望都被传达给了国家文化部。


截至3月25日,西班牙因新型冠状病毒冠死亡人数已超过中国:3434人,其中1800人在马德里。


西班牙国家紧急状态已延至4月12日。这不仅仅是人的悲剧,也暗示着经济前景的崩溃。在这一切之中,画廊以及其他文化类场所仍然处于关闭状态。

文化,转向数码。公众,受到限制。文艺界正试图说服政府当局——文化需要保护,也需要来自政府的直接援助。


与此同时,马德里国际会展中心的展馆中,患者不仅被隔离,还无法被探访。他们完全与外界隔绝,由于在床与床间隔3米的空间里,并没有能为手机充电的插座。(翻译/Zola Sha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