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史上最大的愚人节玩笑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437   最后更新:2020/04/02 11:44:27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20-04-02 11:44:27

来源:Cc主义  小刘


很多单身青年都把愚人节过成了情人节,因为在这一天,他们可以借着玩笑的名义向爱的人表白。💏


而在同一时空,还有一群人把愚人节过成了“国庆节”。在23年前的今天,他们借着玩笑的名义,建立了一个国土面积只有0.6平方公里的国家——


Užupis Republic

对岸共和国


7000 多位居民生活在 15 条街道上,井井有条地生活着。这里有着统一的货币 💵、宪法 ⚖️,有着人民设计的国旗 🏳️‍🌈,也有一位被人民推选出来的总统 🤴,甚至有着一支规模为 12 人的国家军队。


你大概会觉得,这是今年的愚人节玩笑吗❓


恰巧,23 年前的立陶宛人也是这么想的。


愚人节诞生的“理想国”


在立陶宛语里,Užupis(乌祖皮斯)意思是“河的对岸”。它坐落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被维尔尼亚河围绕。90 年代初,立陶宛宣布独立,代价则是经济的大幅衰落。与其他地区一样,由于资金的匮乏,乌祖皮斯城的许多街道和建筑遭到废弃。


但也正是因为无人管理,这里成了年轻人的天堂。

许多人冲着这里低廉的房价乔迁此地,其中也包含着不少抱有理想的艺术家,他们试图改变这块衰败的城区,让它重新焕发色彩。


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这里慢慢恢复了生机。但有一个叫做托马斯的年轻人并不满足于此。他始终坚信亚里士多德的两句话——



“一个好国家的公民不能超过 5000人,因为人类的思想记不住太多面孔。”


“当每个人都了解其他人的时候,欺骗与操纵就会变得很难。”


为了成立自己梦想中的“寡民小国”,他四处游说,成功招揽了一批与他有同样想法的年轻人。在1997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他组成临时内阁,推举诗人莱利克斯为“总统”,宣布建国,名字就叫做“Užupis Republic”。

消息很快传出了这片老城区,传出了维尔纽斯,直至整个立陶宛。但几乎所有人听完后都会心一笑,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罢了。直到托马斯等人接连推出统一货币、绘制国旗、甚至颁布宪法后,众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家伙在玩真的。


而当立陶宛政府试图让他们解散时,托马斯却拿出了一个荒诞到可笑的说法:“当我们宣布独立建国的时候,没有人出面阻止也代表着默认。”更荒诞的是,立陶宛政府最后却认同了他的说法,允许其“建国”。


就这样,这个国家玩笑般地成立了。


艺术家的“乌托邦”


走进对岸共和国,首先进入你视线的就是带有蒙娜丽莎微笑,像极了当代艺术的警示牌。

访问者请保持微笑,

否则你会被扔到河里;


汽车限时速 20 公里,

否则后果同上。


当你看清上面的字时,你大概会觉得,这里不是什么正经国。


事实上确实如此。和梵蒂冈、加泰罗尼亚这样传统意义上的“国中国”不同,对岸共和国虽然也自称为“国”,但实际上它没有被任何其他国家或政府所承认,那支12人的军队也在后来立陶宛加入北约时解散。与其说是一个共和国,更像是一个由众多艺术家创建而成的大型社团组织。


在这里,最普通的“职业”就是艺术家。为你指路的老女士可能是一位外出采风的画家 👩‍🎨,叫卖着餐点的小伙子,他的柜台下可能藏着一首首未写完的情诗 📝。在这里,你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画廊”。🖼


每隔五十米就会有一个咖啡店 ☕️,书店 📖、音乐室 🎼更是随处可见。

当然,即使是艺术家也不可免俗地会玩一些爱情的小把戏。💘在维尔尼斯通往乌祖皮斯的锁桥上,除了斑驳的油漆,还有各式各样的同心锁。🔐

如果你觉得不够浪漫,还可以和你的爱人一同跳下桥——坐在秋千上享受二人时光。🌉

若是你想留住此刻的美好回忆,也有当地的邮票、邮戳可以寄回家里。📮


“41条宪法”与“50年屈辱史”


如果以上的种种都不足以凸显出对岸共和国的小脾气,那当你看到它的 41 条宪法,你一定会为其惊叹。

“1.人人都有权居住在维尔尼亚河边,而维尔尼亚河也有权流淌。”

……

“4.人人有权让自己独一无二。”

……

“12.狗有权当狗。”

……

“16.人人有权快乐。”

“17.人人有权不快乐。”


41 条荒诞、令人深思的宪法,印刻在对岸共和国一条街道的矮墙上。除去本国语言外,这 41 条宪法还被翻译成了二十几种语言,供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欣赏。不仅如此,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花费 50 欧元的“翻译费”,将宪法翻译成你想要的语言挂在墙上。


也许有人觉得这不过是当地人为了满足游客猎奇欲望的一种手段,但若是你对立陶宛的抗争史有所认识,那你一定也能理解这看上去有些矛盾的 41 条宪法。

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有着一座种族屠杀受害者博物馆,它的地下埋藏着一段 50 年的惨痛历史。


1940年,立陶宛被迫成为了苏维埃的加盟共和国,代价之一就是克格勃对那些抗议人士乃至普通人民的压迫。而这些民众则被监禁于这幢楼的地下室里。在1991年独立之前,它就像是立陶宛人民心中的梦魇一直挥之不去。如今,这座博物馆除了陈列战争时期的物品、纪念受害者以外,还保留了当初监狱的部分设施供人参观。

而在对岸共和国内,也矗立着一座天使加百列像。传说有一日天使会降临在这里。👼🏻这其中蕴含的是立陶宛人民对于自由与美好的向往。

对岸共和国的 41 条宪法绝非是为了吸引眼球的猎奇之举。那些看似前后矛盾、多此一举的宪法实际上也阐释了人民对于自由与权利的边界的理解。


自由不仅仅意味着你有权做什么,它还意味着你有权不做什么。


这 41 条宪法,乃至整个对岸共和国亦是立陶宛人民对那段屈辱史有力的回击。他们用着最戏谑的方式,抚慰这片承载着苦难与伤痕的土地。


这个因为玩笑建立的共和国至今仍然存在着,如果说要给这个玩笑加上一个期限,那我希望是一万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