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东:未来的收入和展览机会将变少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518   最后更新:2020/03/31 12:55:41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3-31 12:55:41

来源:绝对艺术  丁晓洁


3月23日,德国政府宣布计划推出规模达数千亿欧元的企业保护计划,至少500亿欧元的援助对象为小型企业和个体自主经营者,其中就包括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
artnet


与此同时,英国、美国也纷纷出钱资助小型私企和自由职业者,看上去欧洲的艺术家在这次全球疫情面前可以渡过难关了。

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莫妮卡·格吕特(Monika Grütters)Photo:Christian Marquardt/Getty Images


艺术家赵立东毕业于德国福克旺艺术学院摄影专业,现工作和生活在德国弗莱堡。在德国生活已经七年的他接受了《绝对艺术》的采访,为我们解读德国艺术家的生活状况和自己的创作经历。

艺术家赵立东


绝对艺术:artnet最近报道“德国开始援助艺术家,并提供500亿欧元的资助”,你作为艺术家在德国生活听到了这个消息吗?听到后第一反应是什么?有什么看法?

赵立东:artnet报道的这个消息是不准确的。确切说,这500亿欧元是用来资助小公司和自由职业者的。政府在拟定这项资助项目时特别考虑到了艺术家,我觉得非常好,但是我们不能认为这笔钱会主要用来资助艺术家。受疫情影响的艺术教育者,设计者,戏剧表演者等都可以申请。普遍来说,艺术家的收入不高而且不稳定,未来一段时间内,他们收入肯定会变的更少,这样,他们有可能会无法承担工作室和社会保险的费用,那么他们就可以凭此来申请资助,从而保留住工作室和减少对社会保险的支付。

赵立东 无题(静物),2017C-Print, 30 x 37.5 cm


绝对艺术:你在德国生活了多久了?从求学时期到现在,德国的艺术家都享有哪些福利?

赵立东:我在德国生活快7年了。艺术家可以申请加入艺术家社会保险(Künstlersozialkasse)。在德国每个人都通过雇主(公司)拥有社会健康保险。艺术家作为自由创作者当然是没有雇主的,因此艺术家社会保险起到的作用类似一个公司来为艺术家提供保险,艺术家可以在不付太多钱的情况下享有这个保险包含的健康保险,护理保险等。在德国,有很多给资助艺术家发展的项目,比如艺术家奖学金,创作奖学金等。

赵立东 无题(静物),2016C-Print, 30 x 24 cm


绝对艺术:德国现在吸引了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赵立东:是因为德国的文化生活比较多元。在德国有很多小而有趣的戏剧表演剧场,和为艺术家提供展出机会的实验性、非盈利艺术空间,以及小的电影院等。艺术家可以通过自己艺术项目向文化部门申请资助。德国在二战之后,为了防止独权化,让每个省拥有自己的文化决定权,因此比较多元性。

赵立东 无题(静物),2018C-Print, 30 x 37.5 cm


绝对艺术:你在福克旺艺术学院学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和国内教育体系有哪些地方不同却又互补?

赵立东:我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到德国后,我在这里生活和使用语言的体验跟我自身的文化发生了很大的冲突。德语中,语法的宾语跟我们讨论一件摄影作品上显示的“物”或者作为雕塑对象的“物”是同一个词: “das Objekt.” 这样当我们谈到“物”的时候,它们之间的意思也就相互渗透,是说物和我(das Subjekt)相对的,或者说站在我面前的物本身 (das Ding an sich)。在中文里,我和物没有这个绝对的相对性。我和我的创作一直这两个语言之间走动。

赵立东 无题(静物),2019C-Print, 71 x 56.8 cm

德国的教育非常重视学生的想法,并且非常鼓励学生通过项目去独立发展自己的想法,项目完成以后,好的展示作品也十分重要。一方面是因为它会被算进学分里,另一方面是有可能教授会邀请你参加他参与组织的展览项目,对学生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机会,因为你的作品可以由此被更多人看到和讨论。或许,这个部分在国内的学院并没有特别重视。

赵立东 无题(风景),2018C-Print, 71 x 56.8 cm


绝对艺术:你现在作为一名摄影艺术家在德国展览和研究的机会多吗?如何平衡生存、生活与创作?

赵立东:我每年都会有展览,透过展览也会得到新的展出机会。除了靠卖出作品获得收入外,我从弗莱堡的美术馆也会拿到固定的拍摄展览和活动的订单,有时候,我也会帮别人拍摄家庭以及婚礼的照片。每个礼拜,我都有固定的创作时间,这样在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时候,不会抱怨自己没有足够创作的时间。

赵立东 无题(风景),2018C-Print, 56.8 x 71 cm


绝对艺术:你的作品风格在德国学习后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杜塞尔多夫的“体系”对你的作品影响大不大?

赵立东:我很难说自己作品的风格变化。要说变化,我认为我的作品变的越来越精致,精致不仅是作品的技术质量,还有对于身体经验的把握。杜塞尔多夫学派的摄影对我的创作影响主要是基础性的。通过观看他们使用摄影的方式,我弄清楚了摄影的本质的问题,在这个问题的基础上,我找到了自己可以发问的方向: 当我拍照时,作为摄影师的我与相机和拍摄对象,以及我们共同在之中的周围世界的关系是怎样的?

赵立东 无题(风景),2020C-Print, 80.8 x 101 cm


绝对艺术:据你观察,新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以来身边的艺术家受到了哪些影响?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赵立东:疫情现在在德国才刚开始,我还没有从我身边的艺术家身上看到影响,他们跟往常一样工作。说到未来的影响,估计收入和展览的机会会变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