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挤压的2020 | Michael黄勖夫:希望X美术馆能成为一个为年轻人发声的地方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69   最后更新:2020/03/25 13:28:03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3-25 13:28:03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进入3月份以后,尽管国内的疫情防控工作还在持续,但与2月份相比艺术行业开始陆陆续续地从居家的隔离中复工或尝试复工,似乎被疫情挤压后的2020年才刚刚开始。当人们在2019年的成果、反思和总结,还未渗透、着手到2020年时,加之疫情给艺术家、艺术机构、博览会等带来的不同程度的影响,也让很多人更下沉地去思考在“2019至2020”这一被延期的跨度中,需要重新回看、巩固、连接2019年的工作和生态面貌,进而更深入、全面地去面对2020年的艺术创作、市场、美术馆计划及画廊展览形式的种种变化。在同处困境的情形下萌生出另一条向前的路径。


对此,我们策划了“被挤压的2020”系列访谈内容,邀请了多位艺术从业者,从艺术受众的年龄层、艺术扩张、公共的边界、收藏投资、美术馆新格局、策展、艺术语言的全球化、年轻艺术家状态、线上线下、艺术地域、文化艺术综合体等具有艺术行业针对性的关键词出发,深入连接2019,面向被挤压的2020去谈各自的行业判断。这是大家始终要面对的问题。


这一期我们邀请了X美术馆创始人Michael黄勖夫来谈谈2020年疫情后即将开馆的X美术馆是如何去建立一个具有突破性和实验性,并持续关注年轻艺术家发展的平台。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野心,而是去和大家交流、合作,把现阶段美术馆的展览、公共项目扎实地做好,做出有意义的内容。作为一个希望向世界展示中国眼光的美术馆,Michael黄勖夫认为不止是收藏一些之前别人觉得重要的作品,而是把未来会变得重要的作品先收入X美术馆的馆藏中,“可能在未来二、三十年以后再往前回顾的时候,我们的收藏就是网络时代开始后一系列最重要的藏品”。


在疫情期间,X美术馆还上线了“X虚拟美术馆”,这一行动不只是呼应了近期大家把目光聚焦到线上的现状,也跟Michael黄勖夫一直关注后网络艺术有很大的关系,他也深入谈及这种“游戏式”的交互体验除了能激发观众更多互动与参与外,能否“刺激”艺术本身、艺术行业运行模式的想法。


Michael黄勖夫希望X美术馆能成为一个真正为年轻人发声,激发灵感的地方。


艺术碎片

x

X美术馆 Michael黄勖夫

X美术馆创始人:Michael黄勖夫


Q:

去年宣布了你与Theresa Xie共同创立的X美术馆会在2020年正式对公众开放,2019这一年是否面临了重大转变或机遇?


Michael黄勖夫:

2019年应该算是我完全回国发展的第一年,通过结合自己之前国内外的经历和经验,我有去思考自己的定位和自己未来的方向和能做的事情,对自己未来的规划也有了更清楚的认知。


创立X美术馆的初衷,并不是因为要有一个美术馆的title,而是因为我还是希望做一些我觉得更有意义的事情。X美术馆的定位和方向可能是目前中国艺术圈还没有人做过的,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我自己现在在国际上的一些能量,把这样非常有突破性的、非常实验性的,然后就是关注年轻艺术家发展的这样一个平台建立起来。


19年从我的事业方面算是挑战和成就并存,有做的特别好的展览,让艺术家一炮而红,比如说之前Nicolas Party的展览,到后来也遇到了瓶颈期,再做调整重新出发,这一路上一直有很多人支持我,比如X的联合创始人Theresa,再比如我们现在的副馆长思雨,之前她也一直跟着我一起工作,能力非常强,在建立新美术馆的的时候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然后包括我们现在美术馆的团队,我们的策展人Poppy,都非常厉害,所以更多的还是感谢大家吧,能够和我一起努力。


X美术馆建筑渲染图  ©TEMP studio


Q:

作为中国最年轻的美术馆创始人(20岁本科期间就已是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你对自己个人规划有着怎样的野心?


Michael黄勖夫:

我觉得当时20岁的时候就出来做美术馆,肯定有很大的野心的,有着一股年轻人的那种冲劲儿,也可能会比较争强好胜吧。但是我现在在做自己的项目,我们做的东西我觉得跟大家都不一样,就会更希望能跟大家去交流、去合作,一起把项目做好,野心这个时候就没有那么重要,更多关注的是把现在自己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就像很多人说我已经在做一些可能同龄人没有在做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现阶段就是得把自己想做的事扎实地做好,比如说X美术馆的展览、公共项目等,我希望可以做出有意义的内容。可以说是没有很强烈的需要向别人去证明自己,可能唯一的野心就是希望能够在国际上建立更多中国的话语权吧,让我们自己的美术馆成为艺术家争相来做展览的地方,不只是去做一些国外的大IP,更希望能向世界展示中国的眼光。

麦影彤二,《Robot Mak Mak》,双频影像,1分45秒,尺寸可变,2019

刘昕,《脱离》,装置双屏视频,EBIFA装置零件(复制品):铝,黄铜,铁,电子元件,玻璃,牙齿模型,双屏视频,2019


Q:

你的兴趣点在于后网络时代的艺术,X美术馆的收藏将包含300件艺术作品。2020年,它以怎样的定位出现在公众面前?作为新一代美术馆创始人,X美术馆会有怎样的突破、满足了怎样的期待?


Michael黄勖夫:

X美术馆的馆藏一直在扩充,现在采访的时候应该已经不止300件了,我还没有详细统计,但是应该快有350件了。我觉得很有意思吧,就是能把这个时代的很多特别重要的作品加入到X美术馆的馆藏,希望之后能成为最当代的美术馆,很多外国媒体也说我们是hyper contemporary art museum,就是超当代美术馆,所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收藏是具有前瞻性的,或者说是超当代,不止是收集一些之前别人觉得重要的作品,而是把未来重要的作品先收入X美术馆的馆藏中,可能在未来二、三十年以后再往前回顾的时候,我们的收藏就是网络时代开始后一系列最重要的藏品。

Nicolas Party, Sunset, 2018
Pastel on canvas, 180 x 150.2 cm
来自Michael黄勖夫收藏

Pamela Rosenkranz, look deeper, 2016

Installation

Fridge, PET bottles, silicone, pigments

Dimension of fridge: 164 x 65 x 59 cm

Dimension of bottles: H 21.5 cm

来自Michael黄勖夫收藏

Julie Curtiss, Chinatown, 2018
Acrylic, vinyl and oil paint on canvas, 76.2 x 101.6 cm
来自Michael黄勖夫收藏


X美术馆的开馆展览就可以算是一个突破吧,首先我们开馆三年展就立了我们的flag,我们想打造一个国际的平台,为更多中国的年轻艺术家造福。之后的展览项目也都会是在中国乃至亚洲都没有展过的全世界最优秀的年轻艺术家,希望每一次展览都是一次突破,每次展览都是大家可以去发现新的艺术家和作品的机会,所以呢,敬请期待。


我不知道这么说是不是合适,我们希望X美术馆会成为中国年轻人的一个小的乌托邦,一个真正能为年轻人发声,能够激发很多灵感的地方,而不只是一个吸引你来看个展览就结束的地方,我希望我们能够引起大家的参与和互动,我们现在的展览和公共教育项目都会定义我们想成为的这种方向,这种超当代,超级有创造力的这样一个机构。

X美术馆三年展项目将同时设立 “X美术馆三年展奖”,由四位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影响力的策展人组成评审委员会:
(左上)汉斯·乌尔里·奥布里斯特,英国蛇形画廊创意总监兼纽约The Shed文化中心艺术顾问,Photo: Tyler Mitchell
(右上)凯特·富勒,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分馆馆长,Photo: James Hill
(左下)戴安娜·坎贝尔·贝当古,萨姆达艺术中心艺术总监,达卡艺术峰会首席策展人
(右下)张子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教授,博士生导师

为全力配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X美术馆开馆事宜及三年展— “终端 >_How Do We Begin?” 全面延后。


Q:

原定于3月17日开幕的X美术馆三年展项目名为:“终端 >_How Do We Begin?”,而在当下这一特殊时期,“How Do We Begin?”也恰好成为了一个共识问题,面对2020年这一特殊的开端,你如何应对?


Michael黄勖夫:

在疫情当下的特殊时期,我们首先做的当然是调动一切我们的资源去帮助疫区的人们,艺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相对次要的。比如在1月底武汉封城防护医疗物资紧缺,我们美术馆就自发组织了捐赠,经过我们的团队一周左右的努力,1万只成人纸尿裤,1万只医用外科口罩几经周折成功抵达武汉。


与此同时,我们刚上线了史无前例的裸眼3D虚拟美术馆也不失为在这一特殊时期为大家提供体验艺术的另一种方式,也算是我们应对疫情的方式吧,虽然我们从去年10月就开始筹备这个项目了。

X虚拟美术馆主页,X虚拟美术馆于2020年3月6日完成测试,正式面向公众开放。🔗:xmuseum.org  


Q:

由于疫情原因,X美术馆开馆及三年展项目延期,那目前美术馆团队是在继续为开馆展做准备工作?还是会有新的策划工作?


Michael黄勖夫:

我们也依旧保持正常的工作节奏,一刻不停地在准备美术馆的开幕展览以及活动,为之后开馆做好一切准备。因为我认为在任何时候艺术都能为人们带来力量,疫情过后,艺术将会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反思和意义。


Q:

上线“X虚拟美术馆”这一行动,不只是呼应了近期大家把目光聚焦到线上的现状,应该跟你一直关注后网络艺术有很大的关系,这种“游戏式”的交互体验除了能激发观众更多互动与参与外,你觉得它能否“刺激”到艺术本身包括艺术行业的运行模式?


Michael黄勖夫:

没错,我们从去年10月就开始筹划这个项目,出发点其一是我一直关注的后网络艺术,其二就是我们的开馆三年展所提出的问题,在当今这个社交媒体平台提供了丰富的实时交流和沉浸交互式体验的时代,观看和体验艺术的方式的界限在哪儿。X虚拟美术馆是我们回答这个问题的一个实验和尝试。

X虚拟美术馆,艺术家强家栋作品


与绝大多数展示虚拟化艺术作品的线上展览不同,X虚拟美术馆并不仅仅是实体美术馆的线上复制品,也不单纯是对美术馆中所发生事件的存档和记录,而是实体美术馆空间以及艺术项目的一种延伸,我们也将由此开启X虚拟美术馆线上策展项目。


当然我们依旧认为,在实际的物理空间中面对面感知艺术始终是观看和体验艺术最重要的方式,这个虚拟空间的诞生并不是为了取代物理空间,所以更确切地说,X虚拟美术馆提供了一种人们接触艺术可能性,是我们作为一家艺术机构对于艺术呈现方式的一种探索。

X虚拟美术馆,艺术家苗颖作品


Q:

X美术馆针对武汉疫区做了物资捐赠,包括你个人也参与了其他的募捐活动,因为更多的切身参与,对于美术馆未来的社会职责和社会影响力,会不会有一些思考?


Michael黄勖夫:

发挥美术馆的社会责任和社会影响力也是我们当初成立美术馆的初衷之一。我们希望创造一个以呈现青年文化、培养创新人才为重点的空间,致力于培养新一代将艺术融入生活的中国人,我相信,艺术的内涵在于推动社会前进并提出全新的想法。


同时,我们希望可以利用我们的资源开拓更多慈善事业,将艺术教育传播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