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的艺术活动都延期到下半年,会让行业“大洗牌”​吗?
发起人:反射弧  回复数:0   浏览数:52   最后更新:2020/03/25 13:11:13 by 反射弧
[楼主] 反射弧 2020-03-25 13:11:13

来源:artnet


2019年科隆艺术博览会上Martinetz画廊展位
图片:Courtesy of Art Cologne


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大流行病的几个小时后——一股博物馆和画廊关闭、艺术展延期、拍卖延迟的浪潮开始席卷西方艺术界,这是对日益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连锁反应。从前段时间开始,一些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艺术机构已经开始逐渐重新对外开放,为艺术爱好者和各家非营利机构带来了一些些乐观情绪。不过对于营利机构而言更大的现实是,此次疫情的影响也许会重塑未来几年的艺术市场
如果你没有时时紧跟所有的新闻,那么这里只列举疫情在三月产生影响的部分“样本”:
*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 Maastricht)在一位参展商被检测新冠病毒呈阳性后提前4天结束。

*佩斯画廊、高古轩和阿奎维拉三家画廊巨头宣布推迟他们价值4.5亿美元的唐纳德·马隆(Donald Marron)藏品的联合展览,不久之后,纽约的所有画廊(包括佩斯和高古轩在纽约的所有空间)似乎都关门了,等待进一步通知。

*包括科隆艺术博览会(Art Cologne)和Paris Photo New York的首届艺博会在内的四场主要春季艺术博览会都将开幕日期推迟到秋季,或另择时间。

*佳士得推迟14场春拍卖(目前不包括5月在纽约举行的大型专场,并关闭了其在全球的26个空间,只留下伦敦国王街的空间在完整运营。

*富艺斯将其在美国和欧洲的所有拍卖活动推迟至5月中旬,包括原定于5月纽约拍卖周期间举行的20世纪和当代拍卖专场的预览。美国和欧洲的所有空间也都暂停开放,直至另行通知。
上面的例子虽然只是一部分,但已足够严重,它们反映出了2020年艺术日历变更中最重要的一点:“推迟”已经成为了一个万用词。也就是说,只有小部分艺术市场参与者承认失败,然后直接取消活动。
谁又能去责怪组织者呢?每个企业主都在努力适应市场环境,在动荡时期,几乎每个人都有种冲动,想要尽量保持正常。
然而,在我看来,艺术市场不太可能有效地将一整个季度的销售和交易都转移到下半年,况且还要保证不会出现大量的“嗜食同类”的情况。(在此澄清一下,我说的是比喻意义上的同类相食,事情当然还没有那么糟糕。)

2018年弗里兹艺博会上,D**id Shrigley的作品《Distractions》
图片: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平衡之法


关于危机,你会听到的一个常见的说法是,它们不可避免地揭示了基础体系的结构性缺陷。需求会刺激房地产经纪人将海滨房产定调为一种梦寐以求的奢侈品,直到气候变化威胁到整个海岸线。银行家们拍着胸脯夸耀着有自力更生,直到他们自己的一些行为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迫使他们向联邦政府乞求巨额公共资金援助。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一如既往,新冠疫情正在揭示政府和类似产业的各种基本问题。毫无疑问,艺术经济是“最脆弱的行业”中的一个,其中最明显的一个原因是艺术市场各种活动数量的“非可持续性发展”。

在过去几年里,许多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活动安排得太过拥挤、太过疯狂、太过耗费精力,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们现在都知道的数字是:每年大约有200到300个艺博会,数以千计的现场和线上拍卖(仅苏富比在2019年就举办了400多场拍卖),数十场双年展、三年展、五年展,此外还有不计其数的画廊开幕。
说到这里,我脑海中不断闪现的人是“小熊猫”(Red Panda)——她是一名杂技演员,在NBA比赛中场休息时,她总是骑着一辆巨大的独轮车,把瓷碗顶在头顶上进行杂技表演,让场内观众惊叹不已。换句话说,在一个常规的艺术年里,活动的数量意味着即使是对这个系统的轻**击,也足以颠覆整个行业景观。
活动取消原本只是小问题——还仅限于对直接相关的个人和企业的打击,但不算宏观问题。虽然后勤工作会很困难,但在今年晚些时候,一些被推迟的活动仍有可能在不影响其它活动的情况下举办。
然而,目前的新冠病毒的发展已经把2020年的平衡完全打乱了。太多在春天的活动已被踢出了各自的“位置”,原定于3至4月举办的活动被取消都还可以理解,但现在,5月初举行的数十场活动也宣布将推迟数月,这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但这些被取消的活动最终将走向何方?
当然,8月大部分时间还是开放的,那是因为在艺术圈的日历上,8月是唯一一个普遍用来休闲娱乐的月份。如果某场艺术圈活动要求其参与者减少自己度假的时间,它会有多成功?而在秋季艺术季或许可以找到个合适的替补时刻,但这个季节也肯定挤满了画廊开幕、艺博会和拍卖会——谁都不是中心了。

安迪·沃霍尔,《默罕默德·阿里》,1977
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一场“殊死搏斗”


以上这些都让我思考对艺术品市场“嗜食同类”现象的看法。画廊主、艺博会组织者、拍卖行都希望能平稳度过这场危机,但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不能“分裂时空”,让买家、策展人,甚至他们自己同时出现在多个地方,方便销售自己的作品。所以这样下去的情形是,冲突将会出现。
这些冲突将迫使人们做出选择,而这些选择会在他们还能够控制场面之时保有成功的几率,但在被迫直面对手的时候就有可能走向失败,因为竞争对手们一年到头往往很少有机会能全部碰到一起。
我认为,只有买家在疫情危机后还维持与平常一样的状态,才不会发生冲突,但这样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所有迹象都表明,已成为大流行病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将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在艺术品上的消费意愿和可自由支配的支出往往会大幅收紧。由于太多的春季艺术活动被延迟到了秋季,加上买家更谨慎、手头选择也更多,这样的供需变化几乎令所有卖方都感到不安。
我认为,对许多地区性艺博会而言,赌注尤其高。虽然艺博会改期,他们不需要给参展商退还部分现金——不是保证金,这要取决于参展画廊的合约和保险条款——但如果画廊把经济衰退作为一个简单的借口或理由,选择不去参加那些小展会,那么情况将变得糟糕,因为这些展会原本就平平无奇。
毕竟,一段时间以来,许多画廊主一直在谈论是否应该减少参加艺博会。除金融危机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机会促使他们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呢?更严峻的事实是,是否所有画廊都能在这几个月内无恙地存活下来?毕竟只有度过,才能思考支付明年艺博会费用的事情。
总之,推迟不是“万用良方”,艺术行业中不少活动的前景看起来已经有些不稳定了。因此,我预计在不久的将来,行业的活动日历就将迎来“洗牌”,之后的新版图肯定会比我们已经习惯的那个版图更小。虽然这对无法继续开展活动的组织者来说并不是件好事,但它很可能会让艺术行业在一定程度上恢复“理智”,这也是大家一直呼吁的局面。


文丨Tim Schneider

译丨Cathy Fa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