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谁还操心艺术”,疫情和旅行禁令如何冲击了欧洲艺术市场?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369   最后更新:2020/03/16 11:52:20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3-16 11:52:20

来源:artnet


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一些欧洲航线已经停运
图片:Photo by Tayfun Cosku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3月11日,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实行30天旅行禁令时,欧洲顶级画廊老板Thaddaeus Ropac正在巴黎参加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最新作品展的开幕式。而他当时所想的与其他所有人一样,都是关于新型冠状病毒——以及如何在疫情中保持健康。Ropac告诉artnet新闻:“我们担心观众和团队的健康,所以一直在鼓励分散观众的来访时间。在疫情之下,不可能办平常那种熙熙攘攘的开幕式,我们应该调整自己做事的方式。

当人们停止旅行并开始彼此隔离之时,Ropac想的是,把逐渐恢复过来的亚洲所采用的形式,当成对当下欧洲的一个参考。从商业角度看,他也开始考虑互联网对画廊运营的作用。Ropac说:“我原本不相信线上销售,因为我总是鼓励藏家到实体画廊来获取关于艺术品最全面的信息。这是我首次支持线上销售。”

Thaddaeus Ropac画廊目前推出了首个线上展厅,并参与了巴塞尔艺术展线上展厅。但Ropac也认为,目前的全球旅行限制不会成为一个长期问题。“我们必须向前看,”他说。

安东尼·葛姆雷,《IN HABIT》,2020。此为该作品在Thaddaeus Ropac画廊巴黎空间的展出现场图
图片:Photograph by Charles Duprat. © the artist

特朗普近日宣布,除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外,来自26个欧洲国家的游客在一个月内不得前往美国,这无疑让全球艺术市场的道路变得更加坎坷。(不过,该禁令并不限制英国和爱尔兰。)

“我短期内不会坐飞机,”Joe La Placa是Cardi画廊总监,这家画廊在伦敦和米兰都有空间,他也是美国公民。在小心谨慎之余,他没有因为疫情而变得疑神疑鬼,并且表示画廊的销售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跌。他说:“奇怪的是,我们刚刚度过了最好的一周,”他指的是画廊在伦敦举办的Mimmo Rotella个展,以及在TEFAF上的展位。

虽然Cardi画廊在米兰的空间被迫关闭,但Joe La Placa表示,画廊在计划“尽可能延长”伦敦空间的开放时间。

另一位移居海外的画廊经营者J**ier Peres(他是美国人,但生活工作于柏林)冷静指出,“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在采取最谨慎的、科学的方法来处理新冠疫情。”目前,他正在制定旅行禁令下的策略,而中国艺术家李爽的展览将如期举行——尽管预约制的。

Cardi画廊伦敦空间的展览“Beyond Décollage: Photo Emulsions and Artypos, 1963–1980”现场图

特朗普发表声明之后的第一天是有些混乱的。据报道,一些正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参与TEFAF的美国画廊主感到震惊,因为他们没弄明白美国公民并不受制于这份旅行限制,于是在禁令生效前匆忙赶赴机场,试图回国。

艺术界的一部分人也表达了他们的愤怒。柏林艺术家、兰登国际联合创始人Hannes Koch表示,现在是进行国际合作、而非筑起壁垒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团结,”他说,“当一个国家陷入危机时,其他国家的人只是戴着口罩保护自己,这是不可接受的。”

2019年的纽约的弗里兹艺博会场馆外
图片:Mark Blower, courtesy of Frieze


另外还有个问题是,特朗普的旅行禁令将如何影响欧洲的参展画廊、藏家和策展人——因为很多人原本计划将于5月参加纽约的弗里兹艺博会。不过,这个艺博会是否还能如期开幕现在都成为不确定的事。

当被问及特朗普新旅行禁令的影响时,弗里兹艺博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正在评估目前形势对纽约弗里兹计划的影响。”

然而,欧洲艺术界的一部分人则更加关心其它问题。布鲁塞尔藏家Alain Servais认为,与金融市场的大动荡和衰退的风险相比,旅行禁令显得“无关紧要”。他表示:“我认识的少数活跃于纽约艺术品市场的欧洲人,在纽约都有自己的代理,他们会负责在艺博会上找作品。但更关键的问题是——现在谁还会操心艺术呢?


文丨Naomi Rea & J**ier Pes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