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幕就收官,疫情打击下的TEFAF销售状况如何?
发起人:反射弧  回复数:0   浏览数:78   最后更新:2020/03/14 22:39:20 by 反射弧
[楼主] 反射弧 2020-03-14 22:39:20

来源:Artsy官方  Samuel McIlhagga


TEFAF Maastricht, 2020.

Courtesy of TEFAF Maastricht.


今年的 TEFAF 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在周三提前闭幕了——一名参加了前三天博览会的展商被检测为新冠病毒阳性(COVID)。尽管一名荷兰卫生官员明确表示这位姓名未被透露的艺术商“在参加 TEFAF 期间并未确诊”,但是,经过与市政部门和健康部门以及 MECC(马斯特里赫特展览与会议中心)的协商,组织方还是决定提前四天结束展会。


TEFAF 主席 Nanne Dekking 在声明中表示:“考虑到马斯特里赫特周围地区最近的疫情发展以及持续严重的焦虑,我们认为展会按计划继续已不可行。”

Installation view of Jean Christophe's booth at TEFAF Maastricht, 2020.

Courtesy of Jean Christophe and TEFAF Maastricht.


TEFAF 展会的常客中,有相当大比重的展商和客户年事已高,这些高龄人群聚集在展会中,从一开始就使得人们对展会的状况感到担忧。TEFAF 首席市场官 Nina Hartmann 告诉 Artsy,展会从一开始便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态度:“我与马斯特里赫特的市长在同一个 WhatsApp 群聊中,我们一直非常警觉……每天我们都会对形势进行判断。”


尽管全球健康局势恶化,但博览会开幕期间的氛围仍是人们共同关注的焦点之一。“所有人来到 TEFAF 都情绪高涨,包括我在内。”伦敦展商 Stephen Ongpin 表示。Ongpin 的同名画廊参加了今年的 TEFAF。


Installation view of Nicholas Hall's booth at TEFAF Maastricht, 2020. Courtesy of Nicholas Hall and TEFAF Maastricht.

Vincent van Gogh, installationview of The Bois de Boulogne with People Walking, 1886, in Hammer Galleries's booth at TEFAF Maastricht, 2020.

Courtesy of Hammer Galleriesand TEFAF Maastricht.


多数人未必会赞同 Ongpin 的看法。今年出现在 TEFAF 上的作品涵盖甚广,从古埃及雕塑到顶级的当代设计作品,而大量的欧洲早期大师作品则占据展会的中心。


在展会之前,TEFAF 即已公开今年展会中传统艺术比例的加大,以及三家专注于当代设计的新晋展商。Artsy 与其中的两名新来者进行了交谈——来自巴黎的 Maria Wettergren 画廊和来自纽约的弗里德曼·本达画廊(Friedman Benda)。Wettergren 取得了傲人的销售成绩,包括 Gjertrud Hals 的作品《Rendo》——以木头、线材、纸浆碎片装置而成,以及 Ane Lykke 的雕塑灯作品。

Installation view of Galerie Maria Wettergren's booth at TEFAF Maastricht, 2020. Courtesy of Galerie Maria Wettergren and TEFAF Maastricht.

Ettore Sottsass, Prototype of commode column, 1963. Courtesy of Friedman Benda and TEFAF Maastricht.


画廊主 Maria Wettergren 表示:“能够成为7000年艺术史巨链中的最后一环,是种了不起的感受。”当代设计在 TEFAF 的最初亮相中便引起轰动,Wettergren 将此归因于设计的灵活性:“这是一个成长中的市场,具有非常强的跨学科面向——艺术与设计之间的对话;我们受到包豪斯流派的影响。它对人们有吸引力。”


弗里德曼·本达画廊助理总监 Erica Boginsky 补充道:“设计正在为自己开辟新的空间。”


前英国工党议员 Tristram Hunt 也是博览会上的新面孔,他如今的身份是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总监。

Ignaz Günther

A Pair of Putti, Julius Böhler.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 TEFAF,”Hunt 说,“我过去常听说这里没什么人,但实际上并不是!”当问到 V&A 是否会在展会上购买藏品时,Hunt 回答道:“我对代尔夫特陶瓷很着迷,但是我的策展人们说我们已经有太多这类藏品了。不过,他们对 Daneil Katz 展位上的一些小雕塑非常感兴趣。”


Daniel Katz 画廊总监 Tom D**ies 则回应:“Tristram 最终没有在我们这里买任何东西,但是一些很可爱的小件古董被欧洲藏家们买走了。”截至周二,仍留在画廊展位上的作品有让·安东尼·乌东(Jean-Antoine Houdon)的《乔治·路易·勒克莱尔半身像》(Georges-Louis Leclerc, Comte de Buffon,1789)和《卢梭半身像》(Bust of Jean-Jacques Rousseau,1788)——这对描绘法国启蒙人物的半身像被出价300万欧元(340万美元)。

Prosper D'Épinay, Françoise de la Rochefoucauld, wife of Claude d'Épinay, 1880. Courtesy of Galerie Talabardon et Gautier.

Ernest Quost, Landscape with Female Bathers, 1890. Courtesy of Galerie Talabardon et Gautier.


在博览会开幕的周末,离 Daniel Katz 展位的不远处,不少访客们拍下了一对漂浮的丘比特照片,在社交网络上意外地成为热点。丘比特像的作者是18世纪洛可可艺术家 Ignaz Günther,提供者为来自施坦恩贝格(Starnberg)的 Julius Böhler 画廊,该作品定价为35万欧元(40万美元)。画廊代表 Julia Scheid  表示,在陈列天使的时候并没有为自拍效果做什么专门的设计。


从 Böhler 的展位下来,Talabardon & Gautier 画廊吸引了人们的关注目光:欧内斯特·奎斯特(Ernest Quost)的《Landscape with Female Bathers 》(1890)和 Prosper d’Épinay 的雕塑《克洛德·德皮奈的妻子弗朗索瓦·德·拉·罗什富卡尔德 》(Françoise de la Rochefoucauld, wife of Claude d’Épinay, 1880)并列在一起,前者定价为7.8万欧元(8.85万美元),后者为8.5万欧元(9.65万美元。可惜的是,据画廊助理 Marie-Elise Dupuis 透露,只有奎斯特的画作被人买走了,雕塑被落单。如果这两件作品陈列在一起,营造出的效果可媲美伊萨克·奥利弗(Isaac Oliver)著名的詹姆斯一世时期风格肖像画《爱德华·赫伯特爵士》(Sir Edward Herbert, later 1st Lord Herbert of Cherbury 【1581/2–1648】)(1613-14)。

Thomas Struth, ALICE, CERN, Saint Genis-Pouilly, 2019. Courtesy of Galleri K and TEFAF Maastricht.

Bernd & Hilla Becher, Winding Towers, 1967-82. Courtesy of Galleri K and TEFAF Maastricht.


在楼上的“纸上艺术”展区(Works on Paper),一家参展商大放异彩。来自奥斯陆的 K 画廊(Galleri K)带来了一组品质上乘的当代摄影收藏,而 K 画廊带来的其他作品——Thomas Struth 的《ALICE, CERN, Saint Genis-Pouilly》(2019)、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的《詹姆斯邦德岛1、2和3》(James Bond Island Triptych,2007)都已报售出。周二,K 画廊的创始合伙人 Ben Frija 透露,画廊已斩获接近200万欧元(228万美元)的销售收入。K 画廊还带来一套9张的摄影组图:贝歇夫妇(Bernd & Hilla Becher)的《绕组塔》(Winding Towers,1967-82),这组作品仍在销售中,价格为26万欧元(29.7万美元)。“人们对这组照片兴趣浓厚,”Frija 表示,“尤其是他们(贝歇夫妇)被后来几代摄影师视为导师。”


在这场被疫情缩短展期的博览会上,最大的亮点或许来自于纽约哈默画廊(Hammer Galleries)——哈默画廊携一批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前来参展。其中德加的《三个穿黄裙子的舞者》(Three Dancers in Yellow Skirts, 1891)自1969年后便在市场匿迹,该作品询价约3700万欧元(4230万美元)。画廊主席兼总监霍华德·肖(Howard Shaw)自信地表示:“这是 TEFAF 整栋建筑中最重要的作品。”回溯起来,肖又补充道:“画廊创始人阿曼德·哈默博士(Dr. Armand Hammer)曾在50年前购入德加的《三个舞者》(Three Dancers)。……他是一名非常丰富的藏家和文化人物,曾经到俄罗斯旅行,认识列宁。”

Edgar Degas, Three Dancers in Yellow Skirts, 1891. Courtesy of Hammer Galleries and TEFAF Maastricht.

Vincent van Gogh, The Bois de Boulogne with People Walking, 1886. Courtesy of Hammer Galleries and TEFAF Maastricht.


哈默画廊带来的另一件重量级展品是梵高的画作《布洛涅森林散步的人们》(The Bois de Boulogne with People Walking,1886)。这件作品在尺幅上小于德加,精细地描绘了巴黎的秋日,定价在800万到1000万欧元之间(910万-1140万美元)。这件梵高作品也有自己的传说。多伦多大学艺术史学者 Bogomila Welsh-Ovcharov 上周出现在哈默画廊的展位旁,她讲述了自己在1970年代使这幅作品重见天日的故事。这幅画当时藏在著名收藏家阿尔伯特·奥里埃(Albert Aurier)一座住宅的门后,奥里埃“用马赛皂清洁了这件作品并使其免于焚烧的厄运”。


哈默画廊助理总监斯蒂芬妮·塔拉斯(Stephanie Tarras)表示:“我们对德加和梵高都很有兴趣,但不希望泄露太多细节。”


另一件重要的梵高作品也在这次 TEFAF 展会上迅速找到了新的归宿:伦敦迪金森画廊(Dickinson)带来了《农舍前的农妇》(Paysanne devant une chaumière,1885),以1200万到1500万欧元(135万-169万美元)的价格卖出。截止博览会在周三闭幕时已进入最终阶段的其他重要交易,将会在之后完成成交。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