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疫情”下 保持创作的一惯性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90   最后更新:2020/03/05 14:20:12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3-05 14:20:12

来源:雅昌艺术网  罗书银


赵赵,无疑是这段抗击疫情期间最活跃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

画画、线上义拍、捐赠的一系列动作,虽然引起不小的质疑,但这却是计划的一整套行动。疫情之下,赵赵再一次用一位艺术工作者的方式对整个社会的救助系统,监督系统提出了质疑,延续了其创作的一惯性。

艺术家赵赵朋友圈截图,图片由赵赵提供

一、去现场,还是留在北京?

敏感,是赵赵的特性,一直以来,他都是对各类社会事件反映最快速的艺术家之一,再加之以往的经验带来的理性,使赵赵早在1月23日湖北武汉宣布封城之前的一个月,就已经有预感:这一次突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一定非同小可。

在那段时间,他一直对疫情的发展保持着高度的关注,尤其是到了1月下旬,疫情的蔓延态势越来越失控。赵赵说,那些天每天只睡3、4个小时,除了睡觉,其他时间全部都在关注新闻,以及任何关于病毒的报道。他的微博、微信朋友圈更是实时更新各种最新情况,每天发二、三十条,家人都以为他快要疯掉了。

眼见情势越来越严重,在武汉发布封城消息前后——去现场!这是赵赵的第一反应。就像2015年天津塘沽爆炸案时,他在了解消息半个小时之后就赶往现场,并且拍摄到了大量一手的现场资料,后来很多媒体的照片都是从他那儿获得的。

这次要去并不难,武汉只是封锁了出来的通道,要进去的话还是可以想到办法。以往赵赵的工作方法都是第一时间去到现场,并以公民调查的身份去了解整个事件,并且会拍摄记录大量的细节,大约用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完成。

原本一切都联系好了,就在动身前夕,理性提醒他也许应该再好好地计划一番,这使他有了片刻的犹豫:如果冒险去现场,对于一位艺术工作者,是不是最好的选择?

第一,此次病毒传染力已经大大超出他以往了解的经验,他在此时没有办法拿到足够的防护物资支持他前往武汉;第二,去了武汉之后,他可能没有办法顺利地再回到北京,很有可能要被隔离,这会影响到他接下来进一步的创作计划。思索再三,赵赵选择了留在北京,并且去做身为一位艺术家力所能及,并且应该去做的事情。

赵赵 《蝠到了》 布面油画 37x25cm 2020,图片由赵赵提供

很快,赵赵完成了他那一幅后来拍出20万的绘画《蝠到了》,并同时发起一场线上拍卖,1月28日,拍卖顺利完成,1月29日,赵赵便将这笔钱直接汇到了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

赵赵谈到:“我当时第一想到的便是,作为一个公民,能做的事情,就是为疫情区捐款。以什么样的方式表达这份心意?是下一步要考虑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除了是一位公民,还有自己不同的职业,这是我们的社会属性,这时候,医生在一线抢救生命,研究学者在科学研究室里研发疫苗,每一个行业的人都在尽自己的职责出一份力。身为艺术家,一个创作工作者,最直接的反应自然应该是拿起画笔或手中的工具,进行创作。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通过自己的工作去填补完善各个社会职能上的缺失,于是,我选择了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

赵赵向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捐款20万人民币,图片由赵赵提供

虽然之后伴随一系列的质疑,但赵赵要做的并不是一个救助者的角色,而是向我们当下整个社会的救助体系的一次发问:为什么我们对公权力机构不信任?如果我们对整个机制不信任,那么我们相信什么?

艺术家赵赵朋友圈截图,图片由赵赵提供

赵赵谈到:“作为一个普通的捐赠者,一定希望看到自己捐赠的‘大白菜’进入到需要人的家里,觉得这样的捐赠才是有效的。但红十字基金会是国家设立的基金会组织,并且对整个社会的救助有明确的职责,也是公共募款里筹集资金最多的机构,按理在这样的重大疫情时期应该是最有效率的救助机构。而我们的红十字基金会是否扮演了这样的角色,它是否属于国际红十字会监管,还是全民都有监督的权利?所以对我来说,不是要去做一个‘送白菜’的人,而是要看到整个事情所指向的终极问题。虽然知道这样的监管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接下来的几步会走的很难,但只有这样,我才有权利去监督、问责,这才是一整套完整的体系,才让整个行动变得有意义!

近期,赵赵宣布将重新就“弥留”发起一个访谈,图片由赵赵提供

二、艺术工作者,更应该发挥创造力与想象力

从创作,到线上拍卖,再到捐款的一系列行动,赵赵遵循了自己十多年来在艺术工作上的惯性:用最恰当的方式,尝试触碰所关注的问题本质。整件事情,从筹备到发酵,赵赵觉得自己是在点一把火,而这把火,他希望可以在自己所能辐射到的朋友圈,在艺术界真正起到提醒的作用。

赵赵谈到:从近的方面来说,我希望提前点火,让辐射范围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从远的方面来看,艺术创作太需要我们发挥创造力了。在整个大的体制运转过程中,艺术家要做承上启下的事情,体现他的姿态。”

在此次疫情期间,赵赵认为从各地“抗击疫情的横幅”这一个很小的现象,就表明了我们当下不仅缺乏美学,更加缺乏创造力,尤其在棘手的问题上变得束手无策。

自从疫情发酵以来,圈内有很多声音提到:艺术无用!认为在这样的瘟疫面前,艺术家除了尽自己所能捐赠作品义拍,或直接捐钱,能做的事情有限。尤其是没有身处在湖北、武汉这样的重灾区,不了解真实的情况,无法做出准确、恰当的反应,难以与社会产生有效的互动。

赵赵却认为,正是这个时候,人们才需要艺术,艺术创作者才能真正发挥该有的力量,承担起该有的责任:“我们往往很容易忽视艺术创作在这样的时刻所起到的作用和意义。其实,艺术家更应该在这个时候有创造力和想象力,比如二战的历史中,一个战地记者,通过他在战争前方的摄影可以关键性地取得战争的胜负。不在疫区,也许能让我们把许多事情看得更加清楚,可能现在身处云南的一位作家关于当下疫情的写作会更加准确。”

“当重大的社会安全事件发生,无论我们身处什么行业,都不应该抛弃掉自己的职业属性,社会属性。在自己的职责岗位上,多点带入,也许整个事情会发生很奇妙的转变。”赵赵说到。

艺术家:赵赵

三、十多年的时间,搭建创作结构

2006年,赵赵曾经做了一件作品,当时在北京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召开,到处贴满了红色标语的横幅。看着这些标语很有意思,于是他制作了很多一样大小的横幅,只是上面没有写任何字,把它们挂在草场地至798艺术区的路上,这些无字横幅与标语横幅在街上看来形成了很有趣的反差。赵赵笑道:“现在看来,这件作品恐怕依然有效。”

一直以来,赵赵似乎都是那个爱“制造麻烦的人”。

2003年,赵赵来到北京,学过电影的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拍摄了各种类型的纪录片:最初拍摄了许多北京的街道、建筑,其中就包括T3国际机场、鸟巢的建造全过程。之后慢慢介入到一些社会事件中,汶川地震,杨佳、钱云会等等,纪录片与行动力是他早期直接介入社会事件的方式。

2011-2012年前后是赵赵创作的一个转折点,有段时间,他的作品被扣押,没办法正常做展览,一直到2013年,终于可以做展览之后,他变得非常快速,从那时起,赵赵几乎没有停下过脚步,有时候一年能做7、8个展览。他的思维和反应极快,早期拍摄纪录片的经历提供给他足够的与社会事件有关的知识体系,使他在做作品时快、准、狠,而且几乎从不重复,这些年来在观众面前,他一直保持着极高的关注度与新鲜感。

2016年9月3日,赵赵近十年来最为重要的同名个展“赵赵 ZHAO ZHAO”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开幕

2016年,赵赵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了十年间最大的个展,这可以看作是其艺术创作的一次总结。展览中的三件作品:《塔克拉玛干计划》、《西服》、《刀》,是赵赵对个人身份问题的深入追问,而这其中也包含了他对于社会现实的持续反思。

当时他对雅昌艺术网说到:“我用了过去十年的时间在搭建一个创作的结构,我将等待它越搭越结实。”

“弥留”——赵赵2018年个展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2018年,赵赵的另外两件作品:《弥留》与《控制》 贯穿了整年的个展与群展,这两件作品则综合了赵赵多年来对于现实、历史、传统、神话、宗教、文化、美学、行为的思考。

2019年年末,赵赵在松美术馆举办的个展“绿色”首次完整地将自己过去三年来的创作面貌进行总结式的呈现。在这次展览中,赵赵过去十多年创作所搭建的结构变得清晰。按照原计划,这场展览会在2020年2月9日结束。这之后,他将开启全新的创作三部曲。

2019年12月20日,赵赵首次北京举办的美术馆规模个展“绿色”在松美术馆开幕

四、因疫情延期的最新个展,却未卜先知般地贴合了当下的情形

赵赵最新个展原计划定档3月9日,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空间举办。从2016年开始,他连续三年在唐人举办个展,2019年停了一年之后,此次个展也宣布了全新计划的启动。

艺术家赵赵在松美术馆个展开幕式上发言

赵赵表示:“如果说松美术馆的展览‘绿色’可以算是一个节点性的展览的话,全新的三部曲在我所搭建的结构中已经走向下一个阶段了,会看到很明确的指向性。”

而让他感到意外,且有意思的地方是:此次即将呈现的展览与当下的疫情关系非常大,因为这件作品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跟当下的很多事件都高度的贴合。“如果呈现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会以为我是在疫情的时候做的。”赵赵谈到。

但事实上,赵赵说这个展览从主题,到制作方式、呈现方式和展览效果,在2019年11月份已经全部完成。此次展览的主题叫“白色”,可以看到与上一个展览“绿色”的关联性,而在疫情发生之前,12月份,策展人也开始针对展览主题写作文章,作品的具体制作也已经开始。

赵赵作品《控制》在松美术馆展出现场

赵赵表示这个展览对他而言将是一个很重要的展览,原计划是安排在3月份画廊周北京这个比较重要的时期开幕,届时会有西方的策展人过来,是一个不错的交流机会。同时他也希望这个展览可以更多的与观众产生互动。

但疫情的到来打乱了原本的计划,除了会延期举办,接下来展览是否会改变原计划的呈现方式,开展之后又将采取怎样的观展方式,赵赵表示这些细节都有待进一步的落实。

“疫情让我们的脚步都有了缓和,对我个人而言,整个状态也有了一个停顿的时刻,此时,反而很多事情变得更加清晰。而我依旧会保持我创作的一惯性,话语的延续性,并以一位艺术家的身份,去释放更多的能量。”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