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和她背后的女性们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88   最后更新:2020/03/05 13:20:29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3-05 13:20:29

来源:ArtBasel巴塞尔艺术展


“总有一天,当我们都长大了,就可以摆脱标签了。”在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的生活中充满了被这个世界冠以不同的身份标签,例如女性、加州、犹太裔等等。有许多年轻女性艺术家常常问芝加哥如何面对“女权艺术家”身份的时候,她笑着说道“这听上去好像女权艺术家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分类一样。”

《Elizabeth Blackwell Test Plate #7》(1975),朱迪·芝加哥,图片由艺术家和Salon 94艺廊提供


无论是艺术类别还是艺术媒介,是的,主流艺术界还尚且没有以“女权”来分类艺术家。80岁的年纪,芝加哥也早已长大。即使早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朱迪·芝加哥就把自己的名字撇去父姓和夫姓,而用出生地芝加哥代替,来对抗这个男权世界对女性的主宰,但是这依然没有能彻底摆脱别人所赋予的“标签”。


朱迪·芝加哥说:“我从来并不认为艺术能改变世界。”当然这不是消极的看法,因为她解释说:“艺术至少可以教育、启迪和赋予我们行动力去改变现况。我是一名艺术家,我希望我能为艺术史的发展有所贡献。

《Big Ox》(1967),朱迪·芝加哥,图片由艺术家和Eric Firestone艺廊提供


“女权主义的意义在于改变这个世界运行的规范模式,让每一个人拥有个人空间。因此《生育计划》(Birth Project)系列就成为了我迈向‘女权艺术家’的第一步。有时候真相往往隐藏在被忽略、被遗忘或者被弃置的人或事物之中。我一直在想西方艺术中女性分娩的画面,但是却没有想到任何有关出生的画作。我才意识到,我应该从这个角度入手,以出生作为创作主题。

在艺术历史上,不仅仅女性分娩的艺术品是片空白,刺绣这个传统工艺的记录也是处于真空状态。这些档案的缺失都源于一个原因,“因为那都是被视为女性的工作。”芝加哥说。

《Birth Tear》(1985),朱迪·芝加哥


从那时起,朱迪·芝加哥通过报纸宣传的方式寻找这些刺绣工匠,并陆续与150名志愿者合作创作她的艺术作品。她指着其中一幅作品《Birth Tear》说:“这是美国德州休斯顿的一位女性刺绣师完成的,她也许是我合作过最优秀的刺绣师。在呈现渐变色的过程中,她原创出同时运用九根针线的手法,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完成。

Jane Thompson,曾与朱迪·芝加哥合作的刺绣师


高超的针线和纺织技艺,让芝加哥的作品从图案底稿变成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分娩作品。在1980到1985年期间,芝加哥往返于贝尼西亚、休斯顿、芝加哥和纽约,与不同的刺绣师见面,每件作品甚至超过5、6次的反复沟通和审视的过程。芝加哥用自己的行动带领着150名刺绣师,一边平衡家庭的负担,一边分别创作了85件描述女性在欢欣和痛楚中生育的刺绣和编织艺术品,在那几年合力改变了艺术的历史轨迹。

在芝加哥的记忆中有一名女性刺绣师。“她来自加州北部,和丈夫都是从艺术学院毕业。有了孩子以后,她的丈夫依然从事着艺术工作,但是她却滞留在家中打理家务。后来她开始为我创作《生育计划》,因为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她便将自己锁在一间房中戴上耳机投入创作中,而丈夫则不断敲门并大喊道‘你在里面做什么,我要你帮忙。’”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芝加哥才清楚的了解到很多女性真实生活的样子,大众根本无法想象她们所经历的和承受的挑战。

《Birth Garment 2: Flowering Shrub》(1984),朱迪·芝加哥


当芝加哥在创作《生育计划》系列之前,她切切实实看了一次分娩过程,这也震惊到了当时还没有孩子的芝加哥。在创作期间,有人问她:“你没有生过孩子,那又怎么能创作有关分娩的作品?”芝加哥笑着回应:“那你也不需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才能创造出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作品呀!”很多人对艺术有着太大的误解。

《The Creation》(1984),朱迪·芝加哥


在朱迪·芝加哥面前,特朗普所有的话语都无法让她赞同,唯独 “假新闻”的问题是一个例外。芝加哥说:“我也经历着假新闻(假信息)的影响,你知道在梵蒂冈的西斯汀教堂中(Sistine Chapel)有一个男性的神形象,伸手之间便创造了男人。随之这个世界的整个人类就以男性为代表。这是个假的信息,有多少人信以为真?我后来创作了《The Creation》这件作品去反驳这个理论。《The Creation》呈现了一个女性的大地和女性的神明形象,她创造了人类——女性为代表的人类。”

《Thou Art the Mother Womb: Embroidery 1》(1984),朱迪·芝加哥


和西斯汀教堂中的神话故事一样,虽然《The Creation》的创造都是源于对这个故事的讽刺。在朱迪·芝加哥看来,她更喜欢用这种方式嘲讽这个世界上存在历史更长的一段假故事,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说过这个世界是女性的还是男性的。

一个男性的世界,是长久以来主宰者的臆想。朱迪·芝加哥没有完全改变这个世界对女性的看法,我们也依然为这个世界上众多问题而斗争着。朱迪·芝加哥填补了一段空白的艺术史,也是她带领着150名女性共同创造的。生而为人,才是对生命最公平的对待。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