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阿布拉莫维奇泪中对视的乌雷,走了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359   最后更新:2020/03/03 10:21:37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20-03-03 10:21:37

来源:澎湃新闻


2010年,被称为“行为艺术之母”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MoMA举行大型回顾展“艺术家在此”,当一位男子走进、坐下、握住阿布拉莫维奇的手、与她对视,在展览中一直处于平静状态的阿布拉莫维奇终于泪流满面。

这位名叫弗兰克·乌韦·莱西彭(Frank Uwe Laysiepen)的男人另一个名字是——乌雷(Ulay),也是阿布拉莫维奇曾经的情侣和一系列行为艺术作品的合作者。澎湃新闻获悉,2020年3月2日,乌雷因癌症治疗而引起的并发症,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于睡梦中辞世,享年76岁。
阿布拉莫维奇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对乌雷的去世表示了悼念:“得知我的朋友乌雷去世,我非常难过。他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我将深深怀念他,也为他的的艺术和遗产将永存感到高兴。”

乌雷与阿布拉莫维奇早期的相恋和行为艺术紧密联系在一起,两人通过一系列经典的行为艺术表演,探讨男女之间的爱情关系,影响极广。后来二人分手,2015年末,这对曾经的灵魂伴侣因为金钱而对簿公堂。

乌雷因癌症引起的并发症去世,享年76岁

1943年,乌雷出生于德国索林根,1976年,乌雷与阿布拉莫维奇在阿姆斯特丹相识,此后12年,他们一直是世界上最著名、最先驱的艺术情侣。

《空间中的关系》1976年

1976年,他们在《空间中的关系》一鸣惊人。玛丽娜和乌雷全身裸体,从相距20米的地方起步,朝对方小跑,简单擦过,重新回到原地,一次次更加激烈地冲击碰撞,半小时后,阿布拉莫维奇被撞倒在地。他们用自己的身体,通过行为艺术把男女间情感的跌宕起伏以及他们性别的差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碰撞时产生更好的效果,肉体相撞时的声音通过扬声器放送。

《情人·长城》1988年

1988年,他们以走过长城的行为表演象征性地结束了他们的关系,并宣称,“1988年在中国长城分别后再也没见过对方”——事实上,她与乌雷在《情人·长城》分手之后,不到半年又相遇了,且地点仍然是中国长城;他们不但隔三差五就相遇,甚至一度为共同作品的归属权相互争执、憎恨,然后在她50岁的庆生会上两人达成了和解(而不是在MoMA),他们还重新合作了作品。

“艺术家在此”中两人含泪对望

阿布拉莫维奇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对乌雷的去世表示了悼念。

阿布拉莫维奇对乌雷的悼念

乌雷基金会也在Facebook上发布:“乌雷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一个人和一个艺术家。他拥有最柔和的灵魂,他是一个赠予者、开拓者、挑衅者、激进主义者,她也是导师、同事、朋友、父亲、丈夫,以及寻求光明的人,热爱生活的人,旅行者,斗士,思想家。他一直努力突破极限,忍受痛苦,无私而无所畏惧,他的德行、优雅、机智影响了很多人。他的家人、朋友、艺术界以及成千上万的人们将深深地怀念他,他也影响了几代艺术家和以后的人们,他的记忆和遗产将永远地存在。”

作品《潜能》,乌雷拉着弓弦,箭正对握弓的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

除了与阿布拉莫维奇的合作,乌雷还是一位狂热的摄影师, 在《柏林残影》(1994-95年)中,他的镜头聚焦于在民族主义背景下生活在城市中的边缘化个体的悲惨经历。

乌雷《肖像》摄影 1972 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藏

随着乌雷的健康状况恶化,他也非常关注饮用水的生产过程,他说这有助于他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身体和行为艺术。 他说:“我开始考虑如何使身体细化为另一种基本物质。”
2019年11月,乌雷76岁生日之际,他设立了基金会和项目空间,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也在当时宣布,将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举办“乌雷”个展。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现任馆长赖因·沃尔夫斯(Rein Wolfs)表示,“随着人们对行为艺术愈发浓厚的兴趣,是时候重估这一门类的历史并回溯推动它的艺术家们了。1970年代以来,乌雷是一位在行为与身体艺术方面杰出的艺术家,包括他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合作。乌雷一直以身份与身体为创作媒介。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将依托悠久历史和行为艺术领域的丰富探索,再度展现这一艺术形式,确认它的重要意义。”
据悉,“乌雷”个展将涵盖4个主题,分别为德裔荷兰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与影像;性别身份与身体媒介的研究;社会与政治议题的参与;与阿姆斯特丹的联系(自1960年代起,乌雷定居这座城市)。
附:分手30年后,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各自迎来个展(畹町 编译)
“行为艺术教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曾说过:“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然而,1975年29岁生日那天,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玛丽娜遇到来自西德的行为艺术家乌雷(Ulay,原名乌维·赖斯潘,Frank Uwe Laysiepen),两人同月同日生。爱情促成了两人的合体表演,也为他们带来事业高峰。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

乌雷一头长发,他的际遇比玛丽娜更孤独悲惨,父亲死于战争,母亲因为战争发疯。孤僻、忧郁、沉默的乌雷深深吸引住玛丽娜。他们在合作和相处中互生爱意,不久,玛丽娜回到贝尔格莱德与丈夫离婚,开始了和乌雷共同合作行为艺术的生活。

青年时代的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

二人有着惊世骇俗的才华,他们的相恋和行为艺术紧密联系在一起,两人常常通过艺术表演,探讨男女之间的爱情关系。
1976年,《空间中的关系》一鸣惊人。玛丽娜和乌雷全身裸体,从相距20米的地方起步,朝对方小跑,简单擦过,重新回到原地,一次次更加激烈地冲击碰撞,半小时后,阿布拉莫维奇被撞倒在地。他们用自己的身体,通过行为艺术把男女间情感的跌宕起伏以及他们性别的差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碰撞时产生更好的效果,肉体相撞时的声音通过扬声器放送。
1977年,《无量之物》中,二人继续一丝不挂,站在意大利波洛尼亚一家画廊的入口处,观众只能通过他们之间的狭小空间进入博物馆。唯一可以自己决定的是,观众想面对裸体的乌雷还是裸体的玛丽娜。在生活中, 人类不仅会受到来自于自然界的各种灾害,同时,也会受到来自于人类本身的阻碍。就如同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会因为他人的介入而产生隔阂,使他们一时间无法联系和沟通。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行为表演1977

追逐自由的他们,不安于城市空间。之后,他们离开公寓,搬进一辆敞篷车,开始艺术家式的流浪生活。他们立下行为艺术的“宣言”: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永远在运转;直接联系;本地关系;自我选择;超越极限;挑战风险。驾驶着雪铁龙篷车,他们往返于荷兰、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各国,进行着艺术表演,并甘愿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常年的居所只是一张1.5米的床垫。为了维持生活,他们要在早上5点帮农家放牧,以换取必要的食物,而玛丽娜会在旅途中为自己和乌雷织毛衣。1980年,两人甚至卖掉车子,前往澳大利亚和土著部落生活在一起,在自然的启发下,探索更多的灵感。这个选择,也解放了他们艺术创作的“潜能”。
这一年,他们在都柏林的一场艺术展览中表演了《潜能》(Rest Energy),两个人在箭头和箭头的两侧相互平衡,有毒箭头指向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由于弓箭的张力使他们的身体略向后倾斜,他们稍不留神,那支毒箭就会离弦射出,同时,通过扩音器听到的是他们心脏急剧加速的跳动声。整个作品持续四分十秒。

《潜能》1980年

长期艺术家式的生活,无可避免地让二人形成紧张的关系。
一天晚上,身在澳大利亚的玛丽娜和乌雷被吵醒,他们发现被几百只小袋鼠包围。玛丽娜回忆,“看着它们,你会觉得像是在天堂里。”玛丽娜从梦里获得神谕,她按照梦境的指示与乌雷以浪漫主义形式结束这段爱情,而他们则是将分手作品地点选在了中国长城。乌雷从戈壁沙漠出发,玛丽娜从黄海开始,步行2500公里后,他们完成了作品《情人·长城》后,然后宣布分手。

《情人·长城》1988年

分别22年后,2010年,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见证二人的重逢。当阿布拉莫维奇正在表演作品《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时,乌雷突然出现,坐到了她的对面。阿布拉莫维奇打破表演规则,与旧情人双手紧握,泪流满面。
时光流转,当人们的记忆还停留在动人的重逢里,2015年末,传来这对曾经的灵魂伴侣因为金钱对簿公堂的消息,起因是乌雷起诉阿布拉莫维奇未根据过去的约定支付作品的版权费。一年后,荷兰法庭支持乌雷,依据早年二人签订的契约,乌雷获得20%的合作作品版权费25万欧元,法院还要求阿布拉莫维奇要在1976年到1980年间二人合作的作品中注明“Ulay/Abramović”,以及在1981年至1988年间的作品中标明“Abramović/Ulay”。

《艺术家在场》纽约现代艺术馆 2010

自MoMa的表演后,又一个十年匆匆而过,到2020年,这对旧鸳鸯已经单飞超过三十载。2020年,他们将分别在英国、荷兰迎来个人艺术大展。2020年9月26日,阿布拉莫维奇将成为第一位在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RA)主展厅举办大型个展的女艺术家。与此同时,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也宣布,将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举办“乌雷”个展。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现任馆长赖因·沃尔夫斯(Rein Wolfs)表示,“随着人们对行为艺术愈发浓厚的兴趣,是时候重估这一门类的历史并回溯推动它的艺术家们了。1970年代以来,乌雷是一位在行为与身体艺术方面杰出的艺术家,包括他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合作。乌雷一直以身份与身体为创作媒介。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将依托悠久历史和行为艺术领域的丰富探索,再度展现这一艺术形式,确认它的重要意义。”

乌雷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时间中的关系》1977 图源: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乌雷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AAA-AAA》1978 图源: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据悉,“乌雷”个展将涵盖4个主题,分别为德裔荷兰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与影像;性别身份与身体媒介的研究;社会与政治议题的参与;与阿姆斯特丹的联系(自1960年代起,乌雷定居这座城市)。
美术馆一份声明说:“尽管与阿布拉莫维奇曾长期合作(1976-88),但在此之前,在那以后,他创造出精彩前卫的‘独奏’。”
英国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曾为大卫·霍克尼、安尼施·卡普尔、基弗等艺术家举办的大展都轰动一时,2020年,作为第一位登陆主展厅的女性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的首场英国大型个展,将梳理50年艺术生涯的重要阶段,同时包括最新作品。年过七十的她,将审视艺术家身体的变化以及她面对生死轮替的感受。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厨房I》2009 图源:RA

展览期间,观众可以和阿布拉莫维奇一起讨论“行为艺术能比行为发生的当刻更持久么?”艺术家将通过分析年轻行为艺术家的照片、视频、装置和行为表演,检视和回答上述提问。阿布拉莫维奇曾以身体接触、具有强烈紧张感的表演闻名,在英国大展中,观众也将感受到这些。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手持蜡烛的艺术家肖像》2012 图源:RA

尽管这些年来,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没有合作展览,但在2017年6月丹麦一场阿布拉莫维奇回顾展上,不知是安排的表演,还是又一次巧合,乌雷再度现身,二人再度和解。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

路易斯安那州频道编辑伦德(Christian Lund)采访了他们,并拍摄了《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的故事》,“我很高兴记录了这个最新的快乐转折点”,伦德说。在那次演讲中,乌雷的临时出现让阿布拉莫维奇感到惊讶,她与她的前伴侣一起站在舞台上说笑,而这也引出了几天后的视频采访。随后几天,伦德分别与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谈话,问着同样的问题,而两位截然不同的回答昭显了貌合神离的情感关系。
不过,所幸的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在回答中剑拔*张或南辕北辙。阿布拉莫维奇透露,她已经放下了“一切的愤怒和所有的仇恨”,现在,“美好的一切都是重要的,”她说。而乌雷则说,他和阿布拉莫维奇再次成为了好朋友,“每个讨厌的、不满意的或过去的任何东西都被舍弃了”,乌雷说,“而现在,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本文资料参考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The Art Newspaper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