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冠状病毒和法国抗议活动有什么共同点(现在是狂欢的时候了吗?)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0   浏览数:270   最后更新:2020/03/01 23:06:33 by 之乎者也
[楼主] 之乎者也 2020-03-01 23:06:33

来源:哲学漫步集  刘漫步



编者按:

齐泽克认为流行病传染病与法国国内爆发的抗议活动有相同之处:不会爆发后然后就消失,它们会持续存在,潜伏在我们的周围,等待着在人们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爆发,威胁我们的生存。

对此,我们该怎么做呢?他用美国精神病学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的临终过程的五个心理阶段模型来回答: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


作者 | [斯洛文尼亚]齐泽克,译者 | 刘漫步

英文来源 | RT(今日俄罗斯)


流行病爆发就像社会抗议一样——不会爆发后然后就消失;它们会持续存在,潜伏在我们的周围,等待着在人们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爆发。我们应该接受这一点,但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


中国以外的人认为“隔离”措施就足以应对病毒的传播,在这堵“墙”后他们或多或少是安全的。但是现在已经有超过20个国家发现了冠状病毒病例,因此需要一种新的方法。我们如何应对这种能造成痛苦的(创伤性胁?


我们或许可以从精神病学家、作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Elisabeth Kübler-Ross,详情见注释①)那里了解到一些我们对冠状病毒传染病的反应,他在《论死亡与临终》一书中提出了著名的“当我们得知自己已到绝症晚期时如何反应”的五个阶段模型②否认(某人拒绝接受事实,就像“这不可能发生,对我来说不会”);愤怒(当我们不能再否认事实时会突然爆发,就像“这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讨价还价(希望我们能以某种方式推迟或减少某种事实的发生,如“让我活着看着我的孩子毕业”);沮丧(力比多减少,如“我就要死了,为什么要为某些事费心?”?最后接受(“我不能战胜它,我还可以做准备”)。

后来库伯勒·罗斯(Kübler-Ross)将这些阶段应用到任何形式的灾难性个人损失场景中去(失业、爱人去世、离婚、毒瘾),并强调这些阶段不一定按相同的顺序进行,也不是所有患者都经历这五个阶段

当一个社会面临某种创伤性(痛苦的)事件时,人们可以看出同样的五个阶段。我们来看看生态灾难的威胁。

首先,我们倾向于否认:“这仅仅是一种妄想,所有那些真实发生不过是天气模式中寻常的波动而已。然后是愤怒——对污染环境的大公司和无视危险的政府。接下来是讨价还价“如果我们回收废物,我们可以争取一些时间;此外,它也有好的一面,我们现在可以在格陵兰岛种植蔬菜,船只将能够更快地通过北方航线将货物从中国运到美国,由于西伯利亚北部冻土融化的,将会有一大片新的肥沃土地可供使用。然后是沮丧(“太晚了,我们迷失了”),最后是接受——“我们正在应对一个严重的威胁,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整个生活方式!

我们生活中日益增长的数字控制威胁也是如此。再次,首先,我们倾向于否认,并认为它是“一种夸大”,“左翼妄想”,“没有机构可以控制我们的日常活动。然后,我们会对那些“比我们更了解自己”的大公司和国家秘密机构利用这些信息来控制和操纵我们而大发雷霆。随之而来的是讨价还价(当局有权搜查恐怖分子,但不能侵犯我们的隐私),沮丧(太晚了,我们的隐私已经丧失,个人自由的时代已经结束)。最后,是接受“数字控制对我们自由的一种威胁,我们应该让公众知道它的所有方面,并参与战斗!”

即使在政治领域,那些受到特朗普总统当选而受到创伤的人也是如此首先,否认(别担心,特朗普只是装模作样,即使他掌权也不会真正改变);其次是愤怒(是“黑暗势力”的帮助使他掌权,支持他的民粹主义者及对我们的道德构成威胁);讨价还价(“一切还没有失去,也许特朗普可以被遏制,让我们容忍他的一些过激行为);沮丧(“我们走上了法西斯的道路,美国失去了民主);最后接受“美国出现了一个新的政治体制,美国民主的美好时光已经结束,让我们直面危险及冷静地谋划如何克服特朗普的民粹主义。

中世纪,受灾城镇的居民对瘟疫的反应也是一样的形式:首先是否认然后是愤(我们被惩罚的罪恶生活,甚至残忍的上帝允许),然后讨价还价(还不太坏,让我们避开那些生病的人),然后沮丧(我们的生活已经结束),然后令人想不到的是放纵式的狂欢(“我们的生活结束了,让我们把所有的快乐都变成可能-喝酒,性爱……” 注释③)。最后,人们接受了:“我们在这里,尽量表现得像正常生活一样。

这难道不是我们应对2019年底爆发的冠状病毒疫情的方式吗?首先是否认(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些不负责任的人只是在散布恐慌);然后是愤怒(通常以一种种族主义或反国家的形式进行:the dirty Chinese are guilty,我们的国家没有效率……);接下来是讨价还价(好吧,有一些受害者,没有非典严重,我们可以限制损失);如果这不起作用,沮丧就会出现(别自欺欺人了,我们都难逃厄运)。

但我们的接受会怎么样呢?奇怪的是,这些流行病与最近一轮的社会抗议活动(如法国或香港的抗议活动)有一个共同特征它们不会爆发后,然后消失,它们在这里,持续存在,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永久的恐惧和脆弱。

我们应该接受的,我们应该与自己和解的,是存在着另一种生命层级,不死族,愚蠢地重复,pre-sexual life of viruses,它就像一个黑暗的影子,总是在这里,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在我们最不经意的时候爆发,威胁我们的生存。

在更广泛的层面上,病毒性传染病使我们想起我们生命中终极的偶然性和无意义性:无论我们人类创造了多么宏伟的精神大厦,像病毒或小行星这样恼人的自然偶然事件都能终结一切。更不用说生态的教训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可能在不知不觉中造成了这一结果。


但这种接受可能有两个方向。它可能意味着疾病的重新正常化好吧,人们将会死亡,但生活会继续,或许会有有一些好的影响。者,接受能(应该)促使我们动员起来而不带恐慌和幻想,团结一致地行动。


注释:


①: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美国精神病学家,国际知名的生死学大师,探讨“死亡与临终”相关领域的权威人士,深受同行爱戴与尊敬。其著作被译成27种文字,著有:《天使走过人间》《死亡与临终问答》《活至最后一刻》《记住这些秘密》《死亡:生命的最后阶段》《关于儿童与死亡》《坚持到底》《艾滋:最终的挑战》等。她于2004年去世,享年78岁。


②临终的五个心理阶段《论死亡和临终》是作者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是心理分析长期研究病人临死前的状况和心理活动。她说,临死之际的病人“常常被人回避,没有人对他们诚心诚意。”她主张坐在病人身边,倾听病人诉说他们的心里话。她说,“我的目的是要打破职业偏见,让病人说出他们内心深处的东西。该书把死亡过程分成五个心理阶段:否认(Denial )、愤怒(Anger)、讨价还价(Bargaining)、沮丧(Depression)、接受(Acceptance)。另《心理学大辞典》中又把这五个心里过程分为:否认期、愤怒期、协议期、绝望期、接受期


③:放纵式的狂欢(“我们的生活结束了,让我们把所有的快乐都变成可能-喝酒,性爱……”,中世纪时,黑死病瘟疫流行,人们通过纵情狂欢的舞蹈,也抵御瘟疫,认为能获得深的护佑,治好身上的病。纵情狂欢时,人们会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集体无意识中,甚至会做一些出格的事儿。加缪在《鼠疫》一书中就曾写到:“如果瘟疫继续蔓延,那么道德观念也随之松弛,古代米兰人在墓前纵欲的场面,又将在我们这里重演。”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