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天才少年”何以成为当今最追捧的摄影师之一?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151   最后更新:2020/02/27 13:25:57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02-27 13:25:57

来源:artnet


泰勒·米切尔,2018年
摄影:Owen Smith-Clark


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新开放的二楼展厅中正播放着一段段悲伤的合成旋律,这是二十四岁艺术家泰勒·米切尔所创作的摄像装置的背景乐,作品叫《追逐粉色,发现红色》(Chasing Pink, Found Red)。

影像里,田园风光的背景下,年轻的黑人男性和女性慵懒地躺在格子野餐布上,沉醉在阳光里,看起来很享受。但在这片景象下,零零碎碎的叙述音频贯穿整部影片,陈述者断断续续地讲述着一系列让这些年轻人因为种族而受到非平等对待的事例。

“这些故事来自于世界的各个角落,但它们想表达的内容都很相似,”米切尔解释到。他去年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对26.5万名关注他的用户发起了一场公开征集,搜集用户们的录音。“这些故事通常是某个人的童年记忆,一段回忆或者是某个细小的时刻,我称其为‘微创伤事件’,你在回想这些事的时候,往往会被不自觉地带入到那种你无法自由地做自己的状态。”

泰勒·米切尔,《无题(群体呼啦圈)》,2019年
图片:© Tyler Mitchell. Courtesy of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米切尔似乎突然就成为了当今最追捧的摄影师之一。作为黑色前卫新浪潮(new black vanguard,此概念由策展人及评论家安托万·萨金特提出)的先锋人物,米切尔拍摄过《i-D》、《The Fader》等杂志的跨页广告,也为品牌Marc Jacobs和Comme des Garçons的时尚宣传片掌镜。2018年,他在英国乡村为碧昂丝(Beyoncé)拍摄的田园式肖像写真登上《Vogue》杂志封面,成为首位为这家125年历史的杂志创作封面的黑人摄影师,同时也是该杂志迄今合作过的最年轻的创作者之一。那之后,系列中的一张照片被美国史密森尼国家肖像美术馆(Smithsonian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收藏——米切尔当时只有23岁。

他的新展标题“我能让你感觉很好”(I Can Make You Feel Good)来自Shalamar乐队的一首同名歌曲,米切尔2018年在亚特兰大机场听到了这首歌。自那以后,这句话化为这位年轻艺术家的人生信条,也成为了他对观众们许下的誓言。这句话还被用作他在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Foam 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首展的标题。

泰勒·米切尔,《沃尔瑟姆斯托男孩》,2018年
图片:© Tyler Mitchell. Courtesy of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这就是一句直白地回答‘这场展览要做什么’的声明,”米切尔讲到新展标题时如此解释。

我们坐在博物馆一间清洁工的换衣室内,这个房间被暂时改造成一间休息室,里面放置着一张小牌桌和一堆瓶装水。头顶敞开着的天花板下露出一排排水管和电线,一粒粒水珠从上面滴落下来(大楼内的翻新工程仍未完成)。仅管如此,穿着粉色袜子,涂着粉色指甲并穿着同样颜色T恤的泰勒看着还是如此光鲜。

“有些展览的名字非常隐晦,”他继续说着,“这么做都是障眼法。我的许多作品就是要去掉那些伪装。我并不是以一个直接的方式来专门吸引专业观众,而是希望能够在艺术机构的体系中的同时接触到更广泛的观众群体,并以此来创建更具批判性的对话空间。”

泰勒·米切尔,《无题(蝴蝶)》,2019年
图片:© Tyler Mitchell. Courtesy of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米切尔在美国佐治亚州玛丽埃塔市长大,这座城市位于首府亚特兰大附近。他在13岁时开始使用相机,用来记录朋友们玩滑板的时刻。他通过Youtube上面的教学视频学习使用相机,并把自己制作的视频发布在博客网站Tumblr上,收获了一群忠实的粉丝。

“我不知道天赋这个词用的对不对,”他在谈及自己初入摄影时这样说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拥有天赋。我认为自己只是有一个观点,以及有非常切合自身的创作方式。

的确,那些早期视频的灵魂依旧能在米切尔现今的创作中被洞悉到:阳光明媚的场景以及年轻人们的寒暄;对移动中的身体所表现出的兴趣;以及对纯粹的乐趣丝毫不掩饰地窥探。

泰勒·米切尔,《无题(风筝)》,2019年
图片:© Tyler Mitchell. Courtesy of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糖果色的色调和对自然光的使用,这些方法是用来维持我的照片的辨识度的,“他如是说,“商业不就是这么回事吗,辨识度。我喜欢琢磨摄影中这种程度的接纳性。”

他在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NYU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主修电影,但也在摄影系待过很长的时间。大二那年,一份《The Fader》杂志为Brockhampton乐队创始成员之一凯文·阿不思助科特(Kevin Abstract)拍摄的任务让他开始被众多摄影编辑关注,并成功地通过这个项目扩展出更多的工作。当他2017年毕业的时候,已经是一名冉冉升起的艺术之星。碧昂丝的拍摄工作机会就在次年出现了。

展览现场图,“泰勒·米切尔:我能让你感觉很好”,纽约国际摄影中心,2020年
图片:© ICP
摄影:Michael C Mooney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此次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的展览是米切尔在艺术界的第二次个展,但这种划分对他来说意义不大。

“泰勒这代人是与我们有着不同界线标准的艺术家群体,”展览策展人伊索尔德·布里埃尔迈尔(Isolde Brielmaier)说道,“他们不被过去艺术家们所主张的那些观念、美学或流派所束缚。这也是我被他的作品所吸引的原因之一,因为他是如此灵动的一个人。

布里埃尔迈尔说着并指向一件贯穿走廊的装置作品。米切尔将自己拍摄的肖像作品打印在不同的现成布料上,有柔软的枕头套和浴巾,也有随着光线闪动的丝绒布样。所有的作品都挂在一根根晾衣绳上。

这件装置作为本场展览的重头戏,将时尚与艺术、摄影与雕塑、艺术史与2020的时代精髓融合一体。与《追逐粉色,发现红色》这件作品一样,这件装置展示了一处被阴险的现实插足所破坏的梦幻景观。

泰勒·米切尔,《无题(蓝布背后)》,2019年
图片:© Tyler Mitchell. Courtesy of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他在尝试构建一幅图景,展现专属于黑人的乐园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这同时有多层次的意义,”布里埃尔迈尔解释道,“它隐喻了家庭、奴役,以及黑人群体在这个国家中向来‘被附注’的状态。”

策展人指出,很多人会迅速地将米切尔的图像视作种种愉悦性的反抗。“尤其是对黑人群体而言,因为我们常常被刻画成反抗的、挣扎的、受苦的,亦或斗争中的群体,所以能够享受乐趣这件事可以给人很强的鼓舞。”

但以上的话还没有完全抓住这位年轻艺术家作品的精髓。

“人们总说黑色乌托邦是反叙事的,但这必须建立在以反叙事为主要叙述的基础上。我认为泰勒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里埃尔迈尔继续讲道,“如果你脱离这个叙述主体,你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空间。”

“我认为那个空间就是泰勒的艺术和理念所在。”


文丨Tyler Dafoe

译丨Boyang Qu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