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绿色:伦敦蛇形美术馆50周年之际回应全球生态危机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53   最后更新:2020/02/21 16:06:1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2-21 16:06:13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伦敦蛇形美术馆(Serpentine Gallery)2020年夏季展亭将由南非建筑事务所Counterspace设计。

在成立五十周年之际,伦敦蛇形美术馆(Serpentine Gallery) “承诺将对当今各种人类面对的紧急事件作出更多回应”,在美术馆聚焦生态变化问题的基础上继续挖掘。更关键的是,更多时间跨度长的项目也将展开,这些项目“将拓宽博物馆和展览的常规限制”——不管是在线上还是在伦敦,或是全球的其他城市,都会形成蛇形美术馆的回响,蛇形美术馆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表示。

蛇形美术馆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


2月3日,一篇由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主笔的文章在《艺术新闻》发布,在文中他提到正值美术馆50周年纪念,这个转折点让美术馆停下脚步进行思考:


作为展览空间,作为容纳艺术家和艺术创想的场所,作为档案馆和催化剂,艺术机构承担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让他们决定采取新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而生态将成为美术馆所做一切事务的核心。


生态将是美术馆一切事务的核心


长期以来,蛇形美术馆开发了多个针对生态危机的项目,并通过融合新型科技、科学,注重与社区互动,致力于跨界合作的方式尝试拓宽21世纪艺术机构的机能。


“回到地球”(Back to Earth)是蛇形美术馆设置的一个长期项目,在每年夏天举行,来自多领域工作者受邀通过作品和项目的形式,对气候危机的问题作出回应。


自2006年起,每年蛇形美术馆夏季展亭都会举办“马拉松”(Marathon)项目,2014年就以“濒临灭绝马拉松”(Extinction Marathon)为主题。小野洋子(Yoko Ono)、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和莉莉·科尔(Lily Cole)等近80位受邀者聚集于此,围绕人类对资源的过度消耗已经影响到自然世界,因此人类本身作为一个物种,正面临灭绝的灾难这一主题进行探讨。

“物种灭绝马拉松”(Marathon)活动现场,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展示作品


此主题由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戈尔(Gust** Metzger)首先提出,据《卫报》报道,梅茨戈尔认为如果只是单纯探讨生态变化,人类永远不会觉醒。因此我们必须探讨灭绝的问题。我们正处于一个最极端的情况下,也已经目睹了许多物种、语言甚至文化的灭迹。在我们这个消费主义社会中,我们被迫与无尽的灭绝捆绑在一起,并且人类所制造的东西并不是可持续的。而艺术家的责任就是去强调、并警醒人们自然世界的肥沃,并鼓励人们保护这个自然的意识。


上图:艺术团体Karrabing Film Collective,《美人鱼:镜面世界》( The Mermaids: Mirror Worlds )2018年,艺术家曾作为嘉宾参加“普遍生态学”(General Ecology)项目;下图:舞者Claire Filmon 演绎performing 艺术家西蒙妮·福尔蒂(Simone Forti)所编的《梦游者》(Sleep Walkers )


作为第一个聘用生态学领域策展人的当代艺术机构,蛇形美术馆聘请露西娅·彼得罗尤斯蒂(Lucia Pietroiusti)担任“普遍生态学”(General Ecology)项目策展人,她也登上了2019年《ArtReview权力100》(Power 100)榜单。作为美术馆的长期项目,跨平台项目“普遍生态学”(General Ecology)将环境和生态议题贯穿于展览项目、出版物、教育课程、音频、专题研讨会和现场活动中,研究环境和生态变化中的复杂性及后人文主义。


“我们的这些受到赞誉的生态项目以灵活且具有鲜明态度的方式在日常生活中嵌入保护生态准则,‘回到地球’将会在2020年和往后的日子里在线上线下同时进行,艺术家将能够在全年发起关于生态危机的活动,同时进行创作,”奥布里斯特补充道。

亚历克斯·切凯蒂(Alex Cecchetti), 《颠茄》(Belladonna), 2019年, 艺术家曾作为嘉宾参加“普遍生态学”(General Ecology)项目


今年3月底,一份由蛇形美术馆策划的《未来艺术生态系统》报告将出版,这份报告聚焦艺术与前沿科技的融合和互动将对艺术界产生不可逆转的转变。报告针对在艺术、科学和科技领域跨界工作的组织者和从业者。同时,美术馆还引入了被首席技术官本·维克斯(Ben Vickers)称为“慢编程”(Slow Programming)的长期项目,这些项目能够超越博物馆或有限展览的传统局限。伴随着由“回到地球”的参与者、各类项目以及公众之间相互碰撞而编织出的思想与关系网,艺术作品将在画廊内、公园里、伦敦乃至世界上其他地方和网络上展出。

海伦·卡莫克(Helen Cammock),《天空中有一个洞Part 1》(There's A Hole in the Sky Part 1)2016年, 影像


一个由蛇形美术馆赞助的项目“给21世纪的民谣电台”(Radio Ballads for the 21st Century)也将于今年实现。英国籍黑人女性艺术家索尼亚·波伊斯(Sonia Boyce)、英国艺术家海伦·卡莫克(Helen Cammock)、罗里·皮尔格林(Rory Pilgrim)和伊萝娜·塞加尔(Ilona Sagar)四位艺术家重新想象了在1950年代英国广播电视BBC上的民谣电台,并聚焦像零时合同、自主创业和妇女所承担的无薪水照料任务等与雇佣和公共关系相关的社会问题,对此进行讨论。这个项目的建立回应了美术馆长期以来关注社区生活的导向。

罗里·皮尔格林(Rory Pilgrim),《软件花园》(Software Garden)2018年,影像


审视艺术机构和从业者的生态成本

开发可持续策展


“我们也在重新思考我们所作所为带来的影响。比如说,为了展览而运送艺术品的生态成本有多少?对于一家没有永久收藏的美术馆来说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能否探索所谓的可持续策展(sustainable curation)并开发出新的标准和实践呢?”奥布里斯特说道。“可能实现的举措之一是邀请艺术家编写作品的说明、标记和创作方法,使得每次作品展出时其他人都能够理解。”这也是奥布里斯特在1993年与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和贝特朗·拉维尔(Bertrand L**ier)一起实践的“Do It”项目中所尝试的方法。项目的成果是呈现了一场所有材料都能在当地生产制作、并使用可逆的现成物的展览,这样就不会浪费资源。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与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和贝特朗·拉维尔(Bertrand L**ier)合作的“Do It”项目


在文章的最后,奥布里斯特也发出了个人对于生态问题的回应,并表示将大量减少自己的出行,降低个人碳足迹。“随着蛇形画廊不断革新,我也必须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工作方式。我周旋于全球各地将艺术家联结起来。这已经成为当代策展人的一项主要职能,但这样大量的旅行是不可持续的。多年来我每次乘坐飞机时都会向一家碳补偿基金支付一笔钱,但这还不够。从今年起,我将遵循梅茨戈尔的建议,大大减少我的飞行量。


“自毁艺术”肇始者与蛇形美术馆

在关注生态上的渊源


奥布里斯特提到,目前蛇形美术馆中很多关注生态的项目的开发灵感都来源于他的艺术家朋友古斯塔夫·梅茨戈尔(Gust** Metzger)。1959年,梅茨戈尔发布“自毁艺术宣言”(Auto-Destructive Art

manifesto)对高涨的消费主义、扩张的资本主义及核武器的建设提出抗议,也对资本主义以及操纵现代艺术以牟利的艺术商人和收藏家展开攻击。

古斯塔夫·梅茨戈尔(Gust** Metzger),《连枷树木》(Flailing Trees),2009年


2009年,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戈尔(Gust** Metzger)在伦敦蛇形美术馆举办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数十载1959——2009”(Decades 1959-2009),展览呈现的作品跨越60年,从“自毁艺术”到反应20世纪大事记及灾难性事件的历史相片系列(Historic Photographs),也不乏关注生态问题、全球化问题和商业化问题的作品。同年在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Manchester International Festival)中,他展出装置作品《连枷树木》(Flailing Trees),将21棵树倒置在混凝土中,以此警醒人类关注生态危机。


“梅茨戈尔是我的朋友,他总是跟我说,艺术家应当去创作一些能够反映社会紧迫危机的作品。他曾呼吁艺术界要善用他们的机构以警示人们:地球正遭受着毁灭性的威胁。奥布里斯特在文中提到。正如梅茨戈尔在2014年“面对濒临灭绝”(Facing Extinction)的展览开幕式上所说的那样,一场规模空前的对自然的破坏正在发生。


2015年,蛇形美术馆与艺术家梅茨戈尔发起了“记住自然”(Remember Nature)活动


2015年11月4日,蛇形美术馆与艺术家梅茨戈尔发起了“记住自然”(Remember Nature)的一日艺术活动。在梅茨戈尔的呼吁下,艺术学者和各个学科的学生创作全新作品来“记住自然”,并提出例如物种灭绝、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等全球性问题。


“艺术、建筑和设计的世界需要对物种正在消失的情况采取强硬立场,尽管可能只有很小的几率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能站在前端抗争是我们的荣誉和职责。在能力范围内保护自然,通过艺术创作,我们会进入一个新的,富有内在创造力的领域。”梅茨戈尔在活动现场说道。为了纪念这位艺术家,美术馆仍旧在持续这项活动。

重新定义21世纪的艺术机构

蛇形美术馆此前也任命了新任首席执行官贝蒂娜·科赖克(Bettina Korek),她此前担任弗里兹艺博会洛杉矶展会(Frieze Los Angeles)的总监。“(她的加入)非常令人振奋,她丰富的经历为美术馆在不同层面上得到增强。重新组织艺术机构的内部结构亦将带来巨大潜力,我们对如何定义身处21世纪的艺术机构都同样抱有热忱。我们有一个强烈的愿景,即继续为蛇形美术馆与许多其他城市建立联结。”奥布里斯特说。

詹姆斯·巴诺(James Barnor),《生病的哈格迈尔德商店助理》(Sick Hagemeyer shop assistant),1971年,摄于加纳共和国首都阿克拉,图片来源:蛇形美术馆


在美术馆的50周年纪念的展览计划中,有一部分是为加纳摄影师詹姆斯·巴诺(James Barnor)、美国画家詹妮弗·帕克(Jennifer Packer)、中国艺术家曹斐及出生于斯特拉斯堡的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举办展览。“现年91岁高龄的詹姆斯·巴诺对摄影做出了卓越贡献,这是他的首次美术馆研究展。另一方面,我们同样也为需要大范围展示的新晋艺术家们举办展览,比如杰出画家詹妮弗·帕克(Jennifer Packer) —— 这是她于欧洲的首次展览,”奥布里斯特说。

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装置场景,2015年,图片来源:蛇形美术馆


曹斐将聚焦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历史,探索属于数字时代初期的记忆。此次将呈献她迄今最具野心的VR作品:与Acute Art合作制作的《永恒的浪潮》(The Eternal W**e)。观众将于虚拟空间中走进曹斐位于中国的厨房,在此与周遭环境互动,经历断电、被传送到其他房间,并偶遇神秘人物等场景。而冈萨雷斯-福斯特(Gonzalez-Foerster)将在作品中为观众创造一种多感官体验,将蛇形美术馆改造成太空站,她亦将制作一个全新的VR元素。

曹斐,《新星》(Nova),2019年,电影,109分钟,“曹斐:蓝图”(Cao Fei:Blueprints),2020年3月4日-5月17日,伦敦蛇形美术馆


奥布里斯特也表示,在美术馆的周年纪念中,作为经营者,应当认真考虑美术馆要如何发展才能扩大艺术家的能动性和影响力。提高某个个体的行为对整个集体缓解气候危机确实有所助益,但只有通过系统性的组织变革才能够在可持续的实践中取得较大进展。艺术机构能够成为连接地理位置、思想和生活方式的工具。“当机构利用其平台来展示像梅茨戈尔这样的艺术家时,我们就可以用诚实和希望来理解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问题了。”奥布里斯特写道。(翻译/杜竞草、Zola Shao;编辑/林佳珣)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