攥住图像与记忆:武汉艺术青年的九段《封城日记》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243   最后更新:2020/02/21 10:40:27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2-21 10:40:27

来源:澎湃新闻  Lena


2020年2月18日,是武汉封城后的第27天。武汉青年策展人Lena在1月31日发出一则#封城日记#作品征集,她呼吁每个人记录自己在这个“特殊时期”生活和情绪,同时也不要忘记和自己对话。

第一批响应者中不少是身在武汉的青年艺术家和背景多元的艺术爱好者,他们的视觉日记并不是晦暗痛苦,反而是种冷寂的美、一点幽默,甚至温暖。有人说:“疫情再凶猛,在爱的面前,总会孤单的离去。”也有人说:“有一盏灯,永远不熄灭,有些图像,被我揣入怀中,放进口袋,用手紧紧攥住。”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经授权选发部分《封城日记》,“希望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
2020年1月23日一早,从噩梦中惊醒,还没晃过神,就从一句“武汉封城了”的消息中彻底清醒过来。一切发生得太快,来不及反应,然而我并没有想到,之后的每一天更加充满魔幻色彩。

第二天,好友郭成发来问候,也发来了屏幕间“朋友圈艺博会”的策划征集链接,邀我策划个“朋友圈展览”,当时我还打趣说,要策一个“瘟疫公司”的展,“瘟疫公司”是一款有点“反人类”的游戏,因为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登上了当时游戏榜首,“瘟疫公司”的游戏设定与病毒传播途径/发病症状以及向人类发起进攻的现实十分贴近,甚至游戏中病毒的特性选项,比如抗药性/抗寒性/隐蔽性也让人联想起新冠肺炎病毒被报道出的种种特性。我当时还假想了一个新的游戏设定,游戏中的病毒不再是生物医学领域,而是社会学中症状,比如“社交恐惧症”“乱立flag症”“拖延症”“信息焦虑综合征”“地域黑症”等。
随着疫情的发展和全面爆发,我再也没有心情开这种玩笑,每天大量接收着实时更新的疫情消息,有求助的、捐赠的、援持的,当然其中也参杂着不少谣言甚至是对湖北人的不公正待遇。最揪心的还是看到医务人员的辛劳以及大量等待确认患者的求助,那时候会思考自己作为艺术行业的从业者能做些什么。除了转发一些求助求援信息,自己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当时有个朋友从疫情还未大肆宣传时就很关心进展,她建立了自救互助群,每日和几个小伙伴整理医院的物资告急信息,核实医疗用品的捐助信息,物流信息等等,甚至联系医院和捐赠人对接,对接物流,对接患者就医。做了很多琐碎繁杂的工作,让我很是钦佩。
在微博微信,各类平台,我也看到了很多平凡的小人物的“英雄主义”。我不算是有“英雄情结”的人,但是在与这座城市一同经历着属于这个时代的劫难的时刻,我依然想记录点什么。因此决定在“屏幕间”这个平台,发布一则#封城日记#的作品征集,“屏幕间”是一个“致力于运用屏幕作为创作和展示媒介的艺术平台,探索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边界”。在“封城”这段时间,电子屏幕,应该成为了御宅们和外界沟通和表达最重要的媒介,因此在屏幕间发布再合适不过。我最初的希望是:征集只是一个引子,让每个人都能发声,记录自己在这个“特殊时期”生活和情绪,同时也不要忘记和自己对话。

文字是我1月30日写的,屏幕间于1月31日发布,现在看起来这些文字显得有些矫情,也有点伤感。但是这是当时最真实的心境,我记得写的时候还告诉自己尽量克制些,写的中立点。推文发出后收到了很多投稿,一些作品来自艺术家的创作,另一些则来自其他行业及个人。

华蕾是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的一位青年教师,从封城后她就一直呆在家里,搞创作,其中一个是关于疫情的,我便邀请她参与。这个动态影像素材都是源自新闻图片,她对新闻图片的一点点解构显得特别正能量,所以我放在第一个。湖北美术学院作为省属高校也被政府征用作为隔离点。

《逆行者》 动态影像 2020 创作者:华蕾,点击查看完整视频

华蕾:2020年春,很多人被封在了武汉这座城市,为了让这座暂停的城市恢复往日的繁华,有一群人,与家人挥泪告别,奔赴武汉,他们是这个春季最伟大的逆行者。他们是其中的一点一滴,他们汇聚成的爱之河,他们会让我们一定赢!

Cece是一位武汉本地电视台的后期剪辑师,她的投稿让我颇为惊讶,她说平时喜欢用收集记录生活,说到此,她还做了一波华为Mate30pro的广告。作为媒体工作者,封城期间她也一直需要外出工作。


来自cece的朋友圈:不用担心了吧,毕竟我已经这样了。

《shiningalone》 动态影像 2020 创作者:@cece,点击查看完整链接

Cece:下班后单位附近的一个奢侈品店橱窗,在花园道,年前店就关门了,但是串灯一直没关,平时是个挺繁华的地方的,因为封城变得安静无比,应该是晚上八点多拍的,当时看到觉得橱窗里的模特有点孤独,也很像关在家里不能出门的武汉人。

《15的月亮16红》2019 静态摄影 创作者:@cece

Cece:左边黑白的是元宵节晚上的月亮,右边红色的是第二天的月亮,拍红色月亮的时候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正好映出月亮是红色的,觉得很有意思,就合在一起了。

雲淏是一位职业摄影师,他在封城的那天记录下了时间凝固的武汉。

《封城夜》摄影 2020 创作者:@雲淏WOLF

《封城夜》摄影 2020 创作者:@雲淏WOLF

《封城夜》摄影 2020 创作者:@雲淏WOLF

《封城夜》摄影 2020 创作者:@雲淏WOLF

雲淏:疫情之际,作为一名摄影从业者,也有着一份莫名的责任感去记录下,武汉这样一次沉睡的夜晚。也希望武汉早日康复,武汉加油!
田原是我大学时的好友,也是武汉纺织大学的一名视觉传达专业的老师。他说也收到了很多其他机构的征稿邀请。

《心手合一,一“疫”孤行》公益海报 2020 创作者:田原️

田原:爱可以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超越生死的存在,手与心的交合,让我们再次看到爱的力量。疫情再凶猛,在爱的面前,总会孤单的离去。

幼猫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自由艺术家,定居武汉。她认为艺术并不能治愈,还不如干点实事。她的画也充分表达了“宅”在家所释放的艺术能量。

Shelter 数字绘画 2019创作者:@幼猫

幼猫:Shelter(庇护所),这是我喜欢的一个场景。疫情开始不能离家后对所处空间激增了更多过分要求,希望家里多扔点家具,空的像画里那样。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on January 数字绘画 2020 创作者:@幼猫

幼猫:我1月份接收的所有信息糅杂而成的意识流
魏梦宇是一位设计师和涂鸦艺术家,他一直密切关注疫情。封城期间他有跟朋友一起做播客,《怼石电台》第二期:在世界漩涡正中心的五个武汉人。坐标武汉三镇的几个武汉人聊了聊他们真实的生活。

《封城日》数字绘画 2020 创作者:魏梦宇

《雷火集结》数字绘画 2020 创作者:魏梦宇

《共同战疫》数字绘画 2020 创作者:魏梦宇

魏梦宇:没等我们把病毒检测明白,病毒就先我们一步检测了一些人的水平、良知、素养、操守和认知。
当时想着宣传都是彩色的,就这画些体现中国元素的不一样的东西,之后想过去景德镇烧成瓷盘。希望24天后的新一轮隔离期我们能重见光明。
何成云是一位纹身艺术家,他还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合成云。这件作品他创作于湖北嘉鱼,在某晚睡前突然想到,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玩了一下录屏,他将刷微博,微信朋友圈的经过录屏下来,并在碎片化的网络信息中“随机”截取了“我”“爱”“你”三个字符,并粘贴到Google翻译,将其翻译成英文iloveyou。

点击查看视频

GRE是本科二年级在读学生,坐标上海,目前在杭州中国美院读书,艺术理论的视觉文化系。疫情给他带去了很多思考,他认识到日常可以随时变成异常,病毒是毁灭人类的手段(霍金的警告)。人来到这世上制造语调,制造响声,接着学习,说出一个字,“我”。在消失会之前变成新的通道,想象力会成为一种关怀。

关于家的记忆 2020 静态影像 创作者:GRE

GRE:我也喜欢那座山,它就在我体内,钟摆摆过来又当过去,这一旅程永远反复循环。“我”,在消失之前会变成新的通道。

围堵 2020 静态影像 创作者:GRE

异常的挪放,围堵,就是错置的真实。

GRE提到他关于创作的思考:可能并不是所有人创作都可以打动人,但是打动人的创作生发的点一定是一堆人的共情,所以本质上事件是不能产生感情的,而是人们对事件的感情产生了感情,就像一张网一样。
2月6日那夜,牵动了很多人的心。蔡凯就是其中一个,他在2月7日就推文发布了一件作品,当时的蔡凯身在上海,我想和许多在外地的武汉艺术家一样,时刻关注着武汉的动态。


蔡凯那篇推文的标题是“有一盏灯,永远不熄灭”,“不希望所有的情感只能在网络上沸腾,更不希望那些轻易就可被清除的文字或者图片随着时间被遗忘。”蔡凯将一些字迹“变成了一道实实在在的光,投射到对面这座实实在在的建筑上。这些光安安静静的呆了十几分钟,对我而言,它们已经不会再是单纯的图像了,它们成为了私人的物品,被我揣入怀中,放进口袋,用手紧紧攥住。”

蔡凯说:真心希望这场灾难早日过去,也希望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我们回到家中,打开客厅或卧室的这盏小小的霓虹灯,提醒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
2月14日,此活动进入了第二阶段,武汉K11联合屏幕间以“爱予力量”号召,一同发起#封城日记的征集,并计划之后在武汉K11展出部分作品。推文发出之后也陆续收到了不少作品,显然,空间上的禁足并不能阻断个体间羁绊,亦不能限制我们想象力和视野。病毒让医院沦陷,却没有让意志沦陷。据我所知,武汉有一些艺术家实实在在帮忙运送了物资,搭建了生命的桥梁。水墨艺术家/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先生,在1月31日画了《中国速度》《中国效率》,火神雷神山的建设场景和援持武汉的专机都跃然纸上。


最后,想缅怀因为新冠肺炎去世的湖北著名水彩艺术家刘寿祥老师,刘老师是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只愿天国没有病痛。

(本文略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加。)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