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名流云集的弗里兹洛杉矶:销售火爆,谁在买单?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231   最后更新:2020/02/20 16:44:1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2-20 16:44:13

来源:Artsy官方  Benjamin Sutton


Photo by Casey Kelbaugh.

Courtesy of Casey Kelbaugh / Frieze.


第二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是一部超越原作的罕见“续集”。直至周日晚,人们开始对这场在派拉蒙影业公司举办的艺博会进行最终盘点时,好莱坞名人与美国西海岸的超级藏家们早已摩肩接踵,光顾了多家展位并一览外景场地上搭建的装置艺术。更为重要的是,无论规模大小还是创建地点,各式画廊在本次展览的表现都十分强劲。一些最引人注目的参展商甚至以高达七位数(美元单位)的价格完成了艺术品交易——这在任何现有的大型博览会上都已经非常出色,但对于英国弗里兹系列在美国洛杉矶的前哨“新星”而言,这种成功令人印象格外深刻。


弗里兹艺博会全球总监维多利亚·西多尔(Victoria Siddall)表示:“(艺术品)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今年,超过100万美元的交易已有多起,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展会的规模有所扩大。听到数家大型画廊成交不断的消息令人十分振奋。与此同时,许多较小的画廊也有良好的业绩,为创立15年以内的年轻本土画廊特别开辟的‘聚焦洛杉矶’单元(Focus L.A.)就是很好的例子。它的成交量非常可观,有些展位甚至销售一空。”


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对洛杉矶画廊的影响也并不局限于博览会的展位之上。上周,由于收藏家、策展人、商人和艺术家的涌入,城市的实体画廊人流量激增。

Installation of Pace Gallery and Kayne Griffin Corcoran's Booth at Frieze Los Angeles, 2020.

Photo by Flying Studio.Courtesy of the galleries.


“各画廊纷纷向我表示,一批又一批的观众正前往观看他们的展览。艺术家则向我透露,他们正在与到访的藏家对工作室进行访问,一切都很顺利。艺博会上有众多杰出的艺术家。” 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即将离任的执行董事贝蒂娜·科雷克(Bettina Korek)说道(从下个月开始,她将担任伦敦蛇形画廊的首席执行官)。


博览会还吸引了众多南加州的收藏家名人。伊迪萨·布罗德(Edythe Broad)、乔尔·瓦克斯(Joel Wachs)、玛利亚·赫默-塔特尔(Maria Hummer-Tuttle)、苏珊·贝·尼莫伊(Susan Bay Nimoy,Leonard Nimoy 的遗孀)等藏家都参加了周四的艺博会预展。展会当天最令人惊讶的交易由真人秀电视明星和模特“肯豆”(Kendall Jenner,肯达尔·詹娜)完成。她从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和 Kayne Griffin Corcoran 颇具野心的联合展位上购买了艺术作品,成为坐拥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新作的本土买家之一。

**ery Singer,Jordan, 2019.

© **ery Singer. Photo by Lance Brewer.Courtesy of the artist, Hauser & Wirth,and Kraupa-Tuskany Ziedler, Berlin.


Night Gallery 画廊的威廉·海瑟薇(William Hathaway)表示:“去年的总体情况不错,但我感觉今年的收藏家和画廊都格外重视。当您在高古轩展位上看到画廊带来类似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高规格汽车作品时,就会知道这场艺博会的级别非同一般。


从伦敦略显颓势的拍卖到因新型冠状病毒爆发而被迫取消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艺术品市场在别处正面临着巨大的动荡,然而本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却看起来一切照旧,并未受到明显的影响。整个博览会上见证了多笔重大交易,其中格外亮眼的包括:


  • 据卓纳画廊(D**id Zwirner)的报告称,艺博会首日,画廊销售额就超过了600万美元。尼奥·劳赫(Neo Rauch)2011年创作的巨幅画作《四月的夜》(Aprilnacht)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画廊还出售了两幅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的作品,每幅价格为50万美元。此外,卓纳画廊还成功售出5件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ge)的绘画作品,价格从12万美元至100万美元不等。值得一提的还有最近与其他艺术家共同荣获特纳奖的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rillo),他的一幅作品以35万美元的价格在展位上售出。


  • Gladstone 画廊以37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画作。

Neo Rauch, Aprilnacht, 2011, D**id Zwirner.

Lisa Yusk**age, Photoshoot (Magenta), 2019, D**id Zwirner.


  • Thaddaeus Ropac 画廊在艺博会的第一天就以1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在铜板上创作的作品《Bowery Parade(Borealis)》( 1989)。画廊还以5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于2018年为其妻子艾达(Ada)创作的肖像画。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的大型水墨和炭笔画《灰狼研究》(Study of Grey Wolf, 2019)以1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阿里·班尼萨德(Ali Banisadr)在2019年创作的绘画《蛇与钥匙》(The Serpent and the Key)的售价则为10万美元。


  • 博伦坡(Blum&Poe)是一家位于洛杉矶、纽约和东京的画廊。在博览会开幕当天,展位上的作品就已然售罄。在众多交易中,画廊以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的画作,并以10万至12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了亨利·泰勒(Henry Taylor)的作品。

Paul McCarthy

SC Saloon Triptych, 2013, X**ier Hufkens.


  • 豪瑟沃斯画廊(Hauser&Wirth)代理了年轻画家艾芙瑞·辛格(**ery Singer)的最新作品,其个人展位销售一空。艾芙瑞·辛格于去年12月加入了这家蓝筹画廊的艺术家名册。作品的价格在8.5万美元至49.5万美元之间,由数位国际收藏家和一家美国艺术机构购得。


  • 布鲁塞尔的画廊 X**ier Hufkens 与洛杉矶艺术家的合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画廊以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的一幅画作,并以每件4.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该艺术家的四件陶瓷作品。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两幅纸上作品分别以25万美元和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托马斯·豪斯雅戈(Thomas Houseago)雕塑的所有三个版本均以每件17.5万的售价卖出。丽茵·福尔克斯(Llyn Foulkes)的一件作品售价为9.5万美元。

Nick C**e, Arm Peace, 2018, Jack Shainman Gallery

Idris Khan, 65,000 Photographs(Maquette), 2019, Victoria Miro.


  • 维多利亚·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向我们呈献了艺术家伊德里斯·汗(Idris Khan),其个人展位上的雕塑、绘画和纸上作品受到了热烈的追捧。艺博会首日便有17件作品成交,价格在3万至15万美元之间。展位上的每一件作品最终都找到了心仪的买家。


  • 纽约的杰克·史恩曼画廊(Jack Shainman)以未公开的价格出售了已故杰出艺术家巴克利·亨德里克斯(Bakley L. Hendricks)的佳作《父亲,儿子和……》(Father, Son, and… ,1969)。画廊特别指出,他的“主要绘画作品”通常会以150万至5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杰克·史恩曼画廊还以32.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勒内特·亚多姆-博克耶(Lynette Yiadom-Boakye)的最新画作《Seven Stitches South》(2020),而尼克·凯夫(Nick C**e)的雕塑《 Arm Peace》(2018)最终售价为11万美元。

Installation view of Gagosian's booth at Frieze Los Angeles, 2020.

Photo by Casey Kelbaugh. Courtesy of Casey Kelbaugh/Frieze.


在展会上,洛杉矶本地收藏家充满冒险色彩且多样化的口味成为了流行的话题。例如,韩国的 Kukje 画廊不仅出售了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和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等人十拿九稳的艺术作品,还成功将康瑞璟(Suki Seokyeong Kang)所提供的作品悉数卖出。康瑞璟是一名来自首尔的艺术家,目前在洛杉矶 Commonwealth and Council 画廊举行个展。


Kukje Gallery 公共关系副总监 Joorhee Kwon 说:“对我们代理的韩国艺术家感兴趣的人非常多,最终销量很不错。人们的兴趣非常广泛,甚至比去年更趋多样化。”


其他交易商指出,当地博物馆和画廊展览的协同效应促进了艺博会的销售,反之亦然。

Suki Seokyeong Kang, Tender Meander #19-07, 2018-2019, Kukje Gallery.

Julian Opie,Striped shorts.,2018, Kukje Gallery.


来自 Various Small Fires 画廊的 Kaitlyn Mar 向我们表示:“我们刚刚在画廊启动了卡里达·罗尔斯(Calida Rawles)的作品个展。”该画廊总部设在好莱坞,并在首尔设有一个展览空间。“因此,对于参加了艺博会但之前或许没有去过我们画廊的藏家来说,这次有机会真正看到艺术家的全部作品。”


作为“聚焦洛杉矶”单元的参展商,画廊的个人展位展出了罗尔斯的水下人物超级写实主义绘画,她的所有作品均销售一空。罗尔斯的作品还成为了 Ta-Nehisi Coates 的最新小说《水舞者》(The Water Dancer ,2019年)的封面。她和 Coates 都在周六的艺博会专家组上发表了讲话,该座谈会由洛杉矶县立美术馆馆长克里斯汀·金(Christine Y. Kim)主持。

Calida Rawles

Lightness of Being, 2018 VARIOUS SMALL FIRES.


Various Small Fires 画廊是艺博会上销售业绩强劲甚至售罄的数家来自洛杉矶的画廊之一。其他的本土成功案例包括:


  • 大卫·柯丹斯基画廊(D**id Kordansky)售出了两幅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的画作,每幅价格为50万美元。这家洛杉矶画廊还以31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玛丽·威瑟福(Mary Weatherford)的作品,而萨姆·吉列姆(Sam Gilliam)的作品则以18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 Charlie James 画廊出售了加布里埃拉·桑切斯(Gabriella Sanchez)的全部个人作品,价格从1.65万美元到1.85万美元不等。


  • 展览会的第一天,阿纳特·埃比吉画廊(Anat Ebgi)便在其个人展位上卖出了格雷格·伊藤(Greg Ito)的所有画作,价格在7500美元至1.2万美元之间。

Installation view of Charlie James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Los Angeles, 2020.

Photo by Casey Kelbaugh. Courtesy of Casey Kelbaugh / Frieze.


  • L.A. Louver 画廊代理的艾莉森·萨尔(Alison Saar)个人展位反响热烈:在艺博会第一天结束时,画廊就已经售出了9件作品,其中一件卖给了来自美国的重要基金会。


  • Pit 画廊在其 Jaime Muñoz 的个人展位上将六幅画作全数售出,每幅售价9000美元。


在整个艺博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通过绘画、摄影、陶瓷、青铜和装置作品等众多作品形式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卓纳画廊展位上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看似热带树的绘画,kuKje 画廊展位上 Superflex 艺术集体展出的一件带有 “表演必须继续”(The Show Must Go On)蓝色标语的作品,似乎都直接瞄准洛杉矶人的敏感艺术神经。Kukje 画廊卖出了 Superflex 艺术集体创作的多个版次的作品,而卓纳画廊也以20万美元的价格将上文提到的安卡特画作成功售出。但事实证明,当地收藏家的品味依旧不拘一格,具有独创性且难以预测。

Greg Ito, Promised  Land, 2020, Anat Ebgi.

Jaime Muñoz,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2020, The Pit.


对于科雷克而言,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将充满艺术好奇心的名人、超级藏家、博物馆策展人、当地艺术家和普通洛杉矶市民聚集起来的能力,恰恰证明了洛杉矶艺术界目前的蓬勃发展势头。


她说:“我在职业生涯中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让人们来参观洛杉矶的博物馆。那些一度没有回应的人现在却都出现在了艺博会上。”


科雷克在短短两年内就使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脱颖而出并走上了成功之路,说服了实力雄厚的参与者加入支持洛杉矶画廊和艺术家的行列。凡是接任她并举办第三届艺博会的人都将在此基础上拥有强大的发展动力。正如最近电影票房趋势所示,好莱坞对卖座的东西一向来者不拒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