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家就是美术馆(第一期)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841   最后更新:2020/04/16 13:24:50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20-02-15 21:28:49


来源:扉美术馆


2020年2月5日,扉美术馆发起了“家就是美术馆”的征集。我们最终选出了30组作品,组成第一期线上展览。


参 展 艺 术 家
李泽鑫、黎鸿城、春英、大雄、海兄、杨逸辰、叮叮妈妈、Yiru Lu、Wuyan、小丸、小小叶子、姚熙琳、贞杰、DJ彭伟、Sam、 李涛、袁为、Erin、阿凉、杨礼杰、尹林华、周瑾和姐妹、阿Lam、张汶羚、陈娟、李昭然、李雪铭、 南汐、陈娟


展 览 开 始



《三个人在家》
李泽鑫
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家就是美术馆,那么家里的人、物就是作品。
家原本是属于私密的空间,作为美术馆来说就要让人去参观,可惜的是,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参观这个——家就是美术馆。
家里的一切会像往常一样在进行,只是这段时间禁止外出,美术馆中的一切也终将会迎来参观的人们。

家中有我和我的父母,还有一只猫,我们是从大年初二禁止外出的,原本以为元宵节疫情会好转,没想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也是我在家里面近十几年呆的最长的时间。


《阿努比斯的称重》
黎鸿城
2020.02.07 广州番禺


《蓝色风铃》
春英
2020.02.08  广东惠州

因为买不到口罩,我们每天都会很勤快的晒洗口罩,一直都没注意到,口罩随风飘拂的样子像没有声音的风铃,喜欢蓝色,更喜欢把口罩洗干净的满足感。


《消融》
大雄
2020.02.01 徐州家中

微博上人们说,那些让人愤怒的某些新闻,会在不久之后被层出不穷的新信息所掩盖。我们记不得,我们都会忘掉。
可是,虽说记忆消融在时间里,但那些“刺到我们的”,会在潜意识里留下存在过的痕迹。


《赏月》
海兄
2020.02.07 广州家中

女儿春节前跟妈妈回姥姥家,疫情发生后,留在北方不敢妄动。三年来第一次在外这么久,她想自己朝夕相处的小伙伴,小伙伴也想她。月亮圆了,团聚的日子近了。


《野餐》
叮叮妈妈
2020.1.27 广州家里

孩子喜欢户外活动,最喜欢的是假日和爸爸妈妈到二沙岛野餐玩耍。春节假期响应号召少出门少聚集不助长疫情,一家三口在家里“野餐”。众志成城,疫情消退,大家又可以到户外享受阳光。


《同桌》
杨逸辰
2020.02.07 杭州

我和老婆都是建筑师,我还画漫画,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把设备都搬回家办公,三块屏连起来,几乎占满了两米长的大桌,从夫妻变成同桌,希望不要越线,不要吵架,以上。


《小人物的故事:白色城堡 - 生与死》
Yiru Lu
2020.1.31 上海家中

原本在生活中不起眼的口罩突然成为了能撬动生与死的重要物品。引起了我的反思。看到所有人的恐慌,作为建筑师的我决定以一组作品来反映不同人的心理投射。
面对病毒普通人的日常:极力用小小的口罩筑起高高的城堡围墙,并躲在其后。
病倒的人希望获得外界的求助却苦于没有口罩,而希望去施救的人面临的同样是无法提供自我保护的口罩的困难。而病毒游走在口罩这一堵围墙,城堡之外,寻找着破绽想入侵这些无辜而又无奈的人群。特殊时期里,生存被简单的一分为二:有城堡和没城堡,生或者死。


《临时消毒室》
Wuyan
20200206 西安家中

我自以为是一个理性的人,自疫情开始我们家都是井井有条没有过多的慌乱。没料到的是孩子憋坏了,在家把自己磕到皮开肉绽,我们全家不得不去医院,这彻底打败了我和孩子爸爸,我们极尽所能的想一切办法,消毒液、酒精总会用完,怎么办?有没有环保且可持续的方式?因此我们的卫生间被改造成临时消毒间,用一盏紫外线灯来对抗即将用完的消毒液和酒精,好像也是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方法,但我不知道有没有用,可操作性有多大,是不是可以推广?未来或许我们都需要一间可以消毒的卫生间也说不定。


《无题》
小丸 以前的画作

众志成城抗击疫情!我是一名奋斗在一线的医护管理人员,今天是连续上班的第22天!很累很焦虑也很大压力,连休息时间都不够更没有时间画画,所以只能分享以前的作品。站好这班岗,继续做好抗击疫情这台大机器的小小螺丝钉,发光发热!


《UFO》
小小叶子
2020.02.08 广州家中

庚子元宵困在家,想起灯宠年年掛,灵机一动想起它,装个灯泡吊起来,谁能猜到它是啥?


《粮草满仓》
叮叮妈妈
2020.02.07 广州家中

一家子都是吃货,往年的元宵佳节,不是在外面有特色的酒楼聚餐,就是当天到菜市场购买当季新鲜食材自家制私房菜。今年的元宵节是特殊的。节前采买了一大堆粮草,选购的标准是耐存放易消化,足够供宅家办公学习的一家人未来一个星期食用,食材塞满了冰箱,厨房也成了个仓库。往年精致丰富的元宵大餐是满满的仪式感,今年平淡朴实的元宵大餐是深深的责任感。


《无限循环》
姚熙琳
2020.02.02 杭州家中

17年过去了,继SARS后的新型冠状病毒又一次出现,我们必须要吸取教训敬畏自然敬畏生灵,否则历史仍会循环重演!


《玩具旅行社》
贞杰
2020.01.25-02.02 泉州家中

年幼的小侄子过年期间寄住在我家。
他拿着一堆玩具,从房间玩到客厅,从厨房玩到阳台。于是他的玩具散落在家的各处。
那些玩具总是意想不到地出现,就像它们是有自主意识的,到处跑的生命。当零落的玩具点亮一个个小角落,我也从这些玩具的视角,重新认识这些我很熟悉的空间。
你小时候找不到的玩具,也开始了自己的旅行。


《家就是电影院》
DJ彭伟
2020.02.06 广州家中


《在台北过的生日》
Sam
2020.01.24 台北家中

我在大陆工作,过春节回到台北家中,回来后发现疫情越来越严峻,决定延迟回大陆,一直在在线工作。这是期间生日妈妈给我做的生日蛋糕,是上海松糕,妈妈是多年前从上海来的上海姑娘。离乡背井20年,老太太终于等到儿子回家过生日。


《真假》
李涛
2020.02.04 立春 渭南家中

尺寸28×19cm.这个作品是立春那天在渭南家中所画!在这自我隔离的十几天里我和家人几乎没有出门,每天有很多消息从媒体上看到,一会儿说是真的,一会儿又出来辟谣说是假的!一会儿又说辟谣是假的!真真假假的信息铺天盖地,在这个非常的时期里,我们还需要努力分辨真假信息,找到自己需要的和愿意相信的!


《窗、天线、口罩》
袁为
2020.02.08 广州家中

在疫情严峻的这段时间里,和世界沟通的三种形式。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世界;4G路由器的天线架在窗户上,希望能够信号好一点,通过网络了解世界;一直买不到新的口罩,只能将口罩反复用,正好,口罩挂在天线上,可以通过阳光消消毒,每隔几天,戴上口罩出去采购些物资。


《灯火》
Erin
2020.02.08  广东广州

今天是元宵节,往年我们会回父母家团聚晚宴,今年各自在家在线团圆。傍晚,我开始做饭,先生说今天难得空气质量好,把“工作台”搬到阳台。我去叫他吃饭,看到身后住宅楼和二沙岛上的灯火如常,马路上冷冷清清。这个特殊时期,每个家庭守着自家灯火,期待重新绽放的一天。


《无题》
阿凉
2020.02.08 成都家中

疫情在家期间,平时几乎不用冰箱的我高频率地使用起了小冰箱。因为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点外卖或外出吃饭,所以开始自己做简单的饭菜,也慢慢习惯了做饭的感觉。比起拍摄冰箱里的食材,冰箱门上的冰箱贴倒引起我的兴趣并勾起了我的回忆:冰箱贴中糖葫芦那个是朋友从北京带给我的的,其他都是自己从各地旅行带回的纪念。每每看到它们都能想到去过的地方。“自由”在此刻显得更加珍贵和令人向往。


《血馒头》
杨礼杰


《天使在人间》
尹林华
2020.02.08 广州工作室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在神州大地上蔓延,身边渲染出一丝丝恐惧的氛围。感染、隔离、封闭、消毒、口罩等字眼不断的在朋友圈刷新。地图上确诊的红点一步步向自己的坐标围合,如果不是必要出行都在家里窝着,家此刻成了我们最大的港湾。身边的一切多少都因为疫情而受到影响,食和行都变得困难。但相对武汉而言我们已经好很多,他们才是人间炼狱。而在大家都着急闪躲的瞬间,有那么一群逆行者他们用自己的身躯照亮了这个灰暗的时刻。他们就是医护人员、警察、记者、清洁工、快递外卖等。

而我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正是享受他们的付出才能安然无恙。我在空白的画布前沉默了很久,三番五次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动手画。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作品都有存在的意义,实际上也不一定能为疫情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与他们的刚需而言实在是苍白无力。犹豫之际我冷静下来,我的手里只有画笔创作应该是我生而为之的使命。我该做的是更大胆的落笔,去记录这次疫情、为他们在风雪中奋斗的时刻留下艺术的痕迹。


《每日一练》视频截图
周瑾和姐妹
2020.02.02-2020.02.08 广州番禺

响应政府号召,不出门锻炼身体。据说独轮车是攀岩最好的搭档,每日一练——独轮车,每天一个体育项目,锻炼身体提高免疫力!在疫情仍然严重的时期,孩子们自告奋勇的要来一场表演,并为此准备了2天时间。在长达半个月不出门的时间里,和和姐妹坚持每天最少一个体育项目的锻炼,保持良好的心态和强大的免疫力。


《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
阿Lam 2020.01.28

这幅画是新年期间在家创作的,来自自创的iPhone手绘系列「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因为本人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这幅画的名字叫「迷茫」,是内心感受的自画像。


《元宵节的我》
张汶羚
2020.02.08 海南家中

2020年的开端,一场疫情打破了我们原有的生活,一时间冠状病毒遍布了所有新闻。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呆在家中成为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就像这次的元宵节,虽然是过节,但是总是掺杂了一些不安的情绪,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尽管我们呆在相对安全的家中。我想我们中的一些人,或多或少都会偷偷的想象一下如果自己现在身处武汉,在空荡荡的充满了末世感的街道上,或是亲眼看到感染者的无力感。这些我们肉眼所不能看到的病毒带给我们的这些相似的感受,把身处在不同地方的我们联系了起来,家成为了我们不能聚集时的一个创造地和美术馆。加缪在《鼠疫》中说“这世上如果还有一样东西,人们总是渴望,有时也能获得的话,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在这个与以往不太相同的元宵节,希望我们在创造每一个独特的个体记忆的同时能够产生更有意义的联结。


《榻榻米》
陈娟
2020.02.08 长沙家中

榻榻米本来是我妈的储藏室,疫情期间成了小朋友最重要的活动场所,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多功能室。运动室、阅读室、手工室、厨房……有时候她会望着窗外,看着院子里的滑滑梯说:“妈妈,我想下去玩。”我只能说:“宝贝,等病毒都被赶走,我们就能下去玩了。”“那什么时候呢?”“快了,很快了……”


《时间差》
李昭然
2020.02 法国

这场意外来的太突然又太凶猛,现实的揭露人性在生死面前的畏惧。平时谈论生死是多么洒脱,但在这现实瘟疫面前瞬间被打回了原形。

当听到很多法国飞回国内的航班取消时,忽然感觉自己和家人隔了一个世纪。每个人在自己家里几乎被封闭起来见不了面,却无时无刻不想念自己牵挂的人。

巴黎时间24点,国内时间7点,迫不急待拨通与家人的视频电话,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急切想知道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病例不断翻新的数字传来,这时候牵挂的不仅是自己的家人,而更是祖国的人民,牵挂着这一大家子人。

身在法国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所有身边的法国人都关心来询问中国的肺炎病情,学校同时发来提醒全体师生们注意安全防护的邮件,这时候,中国人似乎成为一个敏感的身份,因为在法国的病例全是和中国有关。口罩一时之间成为能带来安全感的寄托,大部分中国留学生却根本买不到口罩,网上的订单也全部取消,少数买到口罩的同学其实也不太敢戴。自疫情后,法国当地人倒是照常生活一切如旧,几乎察觉不到他们的改变,但作为中国留学生的一员,平日和法国同学照常上课,只能晚上回家看国内的新闻默默担忧。

大概只能这么画两笔
我和我牵挂的人总有一个时间差
就像断层,那么近那么远
Il y a toujoursun décalage horaire entre moi et la personne dont je me soucie
C'estcomme une faille, si proche, si loin


《盆儿》
李雪铭
2020.02.06  河南家中

盆儿作为一种家里常用的洗漱用具,往往不会令我们产生什么灵感。因为它太日常,通常被我们视而不见,也许它不够特殊,不够特别。

在疫情严重的时期由于频繁的洗澡我开始注意到它,于是我发现这个广口容器很像我们自己,不断地被动地甚至是被迫地接收了无数条讯息,我们被盛满了,这时候由于盆的容积有限,它急需往外倒水。与社交网络上的我们一样,我们憋了太久,不得不发表点观点,作为置换。我们在获取的时候也必须得输出,不管它对不对。因此洪水爆发了——在一个个事件冲击之下,我们终于得以倾泻。实际上那时的我们非理性,也许是因为装满了水的盆儿无法保持平衡的缘故,但我们都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等等》视频截图
南汐
2020.02.07 中国湖北家中

在家自我隔离的这半个多月里,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睡到自然醒,却怎么都睡不着还常常失眠。近日,湖北农村连日降雨,让本来没有暖气的房间连说话都有浓重的哈气。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等待归期,等待灾难过去。
就像孩子所说的一句玩笑话,我们可以把后院的菜地改装成游泳池,把门窗都换一下,好好装修一下,这就是我们的乡间别墅。想想这孩童般的创想真是不可思议。但也并非完全玩笑!午后,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感受着乡间的一切。想着温暖的日光浴,手边的白开水也是一顶绝佳的乌龙茶。我想象着,想象着,无论身处哪里,永远无法阻拦我的想象。


《动物园》
陈娟
2020.02.07长沙家中

阳台被改造成了动物园,有兔子,松鼠,蛇,刺猬,青蛙一家,还有水族馆。好多动物都是这段时间宅在家中小朋友的手工,今天做了个集合。我问小朋友:“你在干什么呀?”答:“在给生病的动物们洗澡呀。动物园暂时不开门。”我好想对她说:“动物没病,是人有病。”


未 完 待 续


[沙发:1楼] guest 2020-04-16 13:24:50
tt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