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或脆弱,伤害或治愈:11个故事,揭开艺术和爱的本质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12   最后更新:2020/02/14 22:45:55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2-14 22:45:55

来源:artnet


马里·斯特恩伯格,《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墨西哥城》,1952年

图片:Courtesy of Frida Kahlo Corporation. © Stephan Loewentheil


斯、情人、对手——当谈及恋爱中的艺术家时,通常一个人都有这三种身份。当富有创造力的人陷入混乱的爱情中时,我们几乎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有时,这三个不同身份的结合会成就一段长久的幸福。而在另一些时候(或许是更多的时候),他们的结合会导致争执、嫉妒和不忠。


今天是情人节,我们详细介绍多组令人着迷的“艺术界的浪漫史”,这些亲密爱人或多或少改变了艺术史的进程。


加拉和萨尔瓦多·达利

加拉和萨尔瓦多·达利
图片:Courtesy of 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与命运抗衡:当加拉(Gala)和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在1929年相遇时,两人在情感上面临着无法阻挡的障碍——加拉比时年25岁的达利大十岁,而她还是艺术家兼诗人保罗·埃卢德(Paul Éluard)的妻子,与他育有一个女儿。然而,这些都没有阻止年轻的达利发起攻势,他已完全被这位俄国移民女性迷住。在后来的书信中,达利写道:“她注定是我的格拉迪瓦(译者注:Gradiva,20世纪神话人物,象征着极具吸引力的女性),是和我一起向前迈进的人,我的胜利曙光,我的妻子。”不过,达利的父亲无法忍受这些,当他们在1934年结婚时,达利的父亲切断了与儿子所有的联系和财务支持。但这段婚姻一直持续到了加拉逝世的1982年。


是缪斯还是经纪人:他们的爱既带有合作性质,又是非传统的——加拉相信达利是一天才,而达利也将加拉视为他创作的灵感和精力的源泉。她经常担任他的模特,并在他的画作《利格里特港的麦当娜》(The Madonna of Port Ligat,1949年)中被描绘为圣母玛利亚。尽管名气比不上达利,但加拉依旧是他成功背后的经纪人,负责他画作所有的销售、展览和财务工作。


非传统的婚姻:达利曾公开承认他害怕一切亲密关系。为解决这个问题,这对夫妇决定维持开放式婚姻,达利常鼓励他的妻子在婚姻外进行探索。然而多年来,由于达利日渐担心会被妻子遗弃,害怕妻子在他人身上花费金钱和时间,关系变得紧张,甚至演变成暴力。尽管达利在几十年的婚姻中一直深受妻子的“困扰”,但在她87岁去世以后,达利最终被击垮,从而进入了一个孤立的状态,一直延续到他逝世之前。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
图片:Courtesy of the Louisiana Channel


极度亲密:出生于南斯拉夫的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和出生于德国的乌雷(Ulay)于1975年相识,并立即开始合作。他们组成了一个名为“另一半”(the other)的组合。两人称自己为“有两个头的一个人”,就像双胞胎一样亲密。


信任练习:这对年轻艺术家共同进行了一系列对身体耐力和情感信任的亲密测试。其中一个行为表演是《潜能》(Rest Energy,1980年)。表演过程中,乌雷手持弓箭,阿布拉莫维奇用她的身体重力拉开弓箭。她回忆说:“实际上,那个箭头指向我的心脏,这完全是基于信任的行动。”


长城挥别:尽管他们的爱情为行为艺术的未来奠定了基础,但也最终使他们分道扬镳。在《海上夜航》(Nightsea Crossing)中,两位艺术家坐在椅子上,在桌子对面凝视着对方。然而有一次,乌雷动摇了,在表演期间,阿布拉莫维奇独自一人凝视着对面的空椅子。两人于1988年分开,他们在中国,选择从长城两端徒步行走,在中间汇合再分别,以此标志着双方关系的结束。


再次见面: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在此后的几十年内一直没有再见面,直到2012年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回顾展“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上,乌雷出乎意料地现身了,并在桌子的另一端坐下,与阿布拉莫维奇相对而望。这让人联想到《海上夜航》的画面,这对昔日情人都留下了泪水。尽管如此,怨怼仍然存在。乌雷之后起诉了他的这位曾经的合作伙伴兼前女友,声称其未付相应酬薪,并刻意除去他在相应作品中的署名。最新的消息时,据说在2017年后,这对昔日情人已看淡过去的恩怨,重归平静。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


2005年,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位于纽约中央公园的大门
图片:Photo by Wolfgang Volz, © Christo, 2005


作为纽带的法国:克里斯托(Christo)出生于保加利亚加布罗沃,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出生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但巴黎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1958年10月,作为难民的克里斯托受托为珍妮-克劳德的母亲绘制肖像。尽管珍妮·克洛德在他们初见时就已订婚(甚至已经结婚),但她最终还是跟随了自己的心,在蜜月期间离开了丈夫,从此跟随克里斯托。


双子座的双胞胎:这两位艺术家都出生于1935年6月13日。


隐含的创意:夫妻二人以其垂悬的大型织物艺术品而闻名,包括中央公园的《门》(The Gate)和加利福尼亚州纪念碑式的作品《奔跑的围栏》(Running Fence)。此外,他们还使用面纱般的帷幕包裹建筑,例如德国国会大厦(Reichstag)和新桥(Pont-Neuf Bridge)。这对夫妇不愿为作品进行过多解释,并认为他们创作的唯一意义就是带来视觉冲击。


特别注意:几十年来,二人的作品只署克里斯托一人的名字。然而1994年起,他们的作品已全部用“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的方式重新署名。


罗伯特·劳森伯格和贾斯培·琼斯


1958年12月1日,罗伯特·劳森伯格和贾斯珀·琼斯参加了在纽约Tibor de Nagy画廊举行的Larry Rivers画廊开幕
图片:Courtesy of Fred W. McDarrah / Getty Images


纽约下城区的梦想家:虽然可能是纽约最典型的一对情侣,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和贾斯珀·琼斯(Jasper Johns)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长——仅在1956年至1961年在一起过。他们在纽约下城珍珠街的一栋工业建筑内的不同楼层设置了工作室,还曾与艺术家艾格尼·马丁(Agnes Martin)和埃斯沃兹·凯利(Ellsworth Kelly)等艺术家一起在南大街海港(South Street Seaport)附近居住过。


截然不同的魅力:劳森伯格善于交际、健谈,而琼斯则沉默寡言,与人保持距离。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差异,但他们同样推崇抽象表现主义:劳森伯格的“融合”(Combines)系列和琼斯的“旗帜”(Flags)和“靶子”(Targets)系列作品,分别为个人主义的美学开创了新路径 。


嫉妒:也许比爱情中嫉妒更可怕的是商业上的竞争——这对情侣也难以抵抗。当著名画廊主里奥·卡斯特利(Leo Castelli)来到劳森伯格的工作室预订展览计划时,他偶然发现了琼斯在工作室内的作品,并当场与琼斯签约。与此同时,劳森伯格的展览被无限期推迟。两人随后分手,此后多年都未有交集。


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


迭戈·里维拉和弗里达·卡罗

图片:Keystone-France / Gamma-Keystone via Getty Images


巨大的差距:艺术史上还有比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和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更动荡的爱情吗?他们是一对忘年恋人(May–December romance),在卡罗与里维拉初次相遇时,她是一名艺术系学生,而他是比她大20岁的艺术界大佬。卡罗的父母强烈反对他们结合,并给这对夫妇起了绰号“大象和鸽子”——指他们之间有悬殊的差距。


不忠的艺术:里维拉爱慕卡罗的才华,而她也是如此。不过,卡罗是公开的双性恋者,还与他人(比较知名的就有俄国革命者托洛茨基)有过情史。然而,里维拉追求卡罗的妹妹克里斯蒂娜(Cristina)的举动未能被卡罗理解,而这一发现也彻底摧毁了卡罗。


他说和她说:这对夫妇于1939年离婚,但对彼此的热情和崇拜使他们重新在一起,并于次年再婚。里维拉曾经称卡罗为“我一生中的伟大的事实”,而卡罗则没有那么确定,她说:“我一生中发生了两次重大事故。一个是有轨电车,另一个是迭戈。迭戈是目前为止最糟糕的事故。”


政治热情:在他们在一起的25年中,这对夫妻都是墨西哥社会主义激进分子的象征。被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称为“包裹**的丝带”(a ribbon around a bomb),卡罗开创了一种崭新而大胆的肖像画法,并成为首位在卢浮宫中展出画作的拉美女性艺术家。同时,里维拉也颠覆了玛雅的传统壁画,并创造了一种当代的、墨西哥式的视觉语言,讲述了墨西哥工人的生活和经历。


弗朗索瓦·吉洛和巴勃罗·毕加索


弗朗索瓦·吉洛和巴勃罗·毕加索,1952年

图片:Photo by Roger Viollet via Getty Images


咖啡馆偶遇:1943年5月,61岁的毕加索与21岁的弗朗索瓦·吉洛(Françoise Gilot)在巴黎的Le Catalan餐厅相遇。尽管当时吉洛在与她的朋友们进餐,而毕加索也与当时的情人(摄影师朵拉·玛尔)在一起。但在用餐结束时,毕加索带着一碗樱桃走向了吉洛的餐桌,邀请她去参观他的工作室。


三个女演员:当吉洛成为毕加索新对象时,毕加索仍在与玛尔交往——与此同时,他还在和年轻的法国情人Marie-Thérèse Walter同居(当然,当时17岁的Walter在毕加索与俄罗斯芭蕾演员Olga Khokhlova离婚后也带给了他许多欢乐)。年轻的吉洛被这位毕加索深深地迷住了,但同时也对他持谨慎态度。她后来写到:“我在这个舞台上和其他三位女演员试图扮演相同的角色,但却全部陷入了主持人的陷阱中。”


十年之痒:在他们近十年的感情生活里,一共孕育了两个孩子——克洛德(Claude)和帕洛玛(Paloma)。吉洛支持毕加索尝试雕塑、陶瓷和石版画,并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自己的艺术创作抱负。1950年代初,吉洛对自己在这段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厌倦,决心离开这段恋爱关系。她也是第一个从浪漫的毕加索身边走开的人。愤怒又自负的毕加索告诉吉洛这个决定无疑是走向沙漠,并且还说服艺术经纪人们不要销售吉洛的作品。


分手的场景:吉洛随后与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结婚——是的,就是那位开发量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天才。1964年,吉洛出版了《与毕加索的生活》(Life with Picasso),这是一本记录与这位艺术天才生活的回忆录,其中偶尔出现一些有损毕加索形象的细节。为了报复,毕加索切断了两个孩子与母亲的所有接触。


格温多琳·奈特和雅各布·劳伦斯


格温多琳·奈特和雅各布·劳伦斯,纽约,1974年

图片:Courtesy of Anthony Barboza/Getty Images


艺术学校结识:他们都是奥古斯塔·萨维奇(Augusta S**age)在哈林区艺术中心任教时的学生。这位老师是哈林文艺复兴时期(编者注:Harlem Renaissance,此为美国黑人文艺创作的高峰时期)的教母,也是当时极具影响力的老师。


不同的过去,共同的愿景:出生于大西洋城的雅各布·劳伦斯(Jacob Lawrence)和出生于巴贝多的格温多琳·奈特(Gwendolyn Knight)于1941年结婚, 2000年劳伦斯去世。劳伦斯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在幼年时经常与母亲和兄弟姐妹四处搬家,曾在寄养家庭生活,经历兵役,随后住院进行心理治疗。但他的绘画却无比决然。社区意识使劳伦斯和奈特走到了一起,并成为工作进展管理局(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缩写为WPA)的一员。在那些年里,劳伦斯极力发展他的“动态立体主义”(Dynamic Cubism)风格。WPA的经历影响了劳伦斯1941年创作的“移民系列”,该系列着重介绍了美国黑人从南方农村地区到北部工业地区的迁移。


她的发光时刻:1970年,这对夫妇搬到了太平洋西北地区,奈特开始认真地进行绘画,常为朋友们画肖像。她于2003年在塔科马艺术博物馆(Tacoma Museum of Art)举办了首次个展。除了专注于艺术事业外,奈特还是一位活跃的慈善家,孜孜不倦地支持儿童事业。


伊莱恩和威廉·德·库宁


伊莱恩和威廉·德·库宁,1953年

图片:Courtesy of Bridgeman Images


偷渡者和学生:作为前往阿根廷的英国货运船上的一名偷渡者,出生于荷兰的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偷渡到了美国。此后,他立即沉浸到了艺术世界中。1938年,一位名叫伊莱恩·弗里德(Elaine Fried)的学生参加德·库宁的绘画课,他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痴迷于工作、沉默寡言的德·库宁立刻被这位迷人的女生吸引住,她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妻子。


动荡的时代:德·库宁夫妇于1943年结婚。他们并没有经历蜜月期,因为婚姻从一开始就受到酗酒、贫穷、双方抱负的差异,以及永无休止的情史问题的困扰。然而,他们对彼此艺术的崇拜从未消失过。伊莱恩深信丈夫的才华,同时她也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抽象形式。有趣的是,伊莱恩一连串的情人中也有许多都帮助了她丈夫的艺术事业,其中包括艺术评论家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和策展人兼编辑托马斯·B·赫斯(Thomas B. Hess)。


在她之后的时代:也许伊莱恩出生得太早了。这位坚毅的艺术家拒绝以牺牲艺术创作为代价来保留房产,同时她认为自己的事业应与丈夫的事业相当。她也很注重生活品质——总能跟上最新的时尚潮流。


再次在一起:尽管这对夫妻在1950年代末分开,不过他们在1976年达成和解,伊莱恩离开了一个薪资丰厚的教学职位,在德·库宁的长岛居所附近购置了房产,最终负责起了他工作室的管理。


草间弥生和约瑟夫·康奈尔


草间弥生和约瑟夫·康奈尔在纽约,1970年

图片:Courtesy Yayoi Kusama Studio,Inc


他们的是或不是:虽然草间弥生可能是自由恋爱的代表,但她对自己的恋情一直守口如瓶。这位日本艺术家于1950年代后期移居纽约,不久之后与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成为朋友,后者的艺术事业也才刚刚起步。这位极简主义奠基人在1959年看了草间弥生的第一个个展,给出了好评,甚至还买了她的一幅画。不久之后,两人在第19街同一个建筑的不同楼层开始生活和工作。草间弥生称贾德为“早期男朋友”,但两人的关系注定只是友谊。相反,是她与蒙太奇大师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的“柏拉图式关系”定义了她在纽约的大部分生活。


奇怪的一对:草间弥生时年30岁,遇到了比她大20岁的康奈尔。他们之间不寻常关系持续了多年,草间弥生会定期拜访位于皇后区乌托邦公园路上的康奈尔居所。或许他们没有肉体上的接触,但两人的情感显而易见。康奈尔每天都会给她打无数次电话,给她写情书,甚至在当她没有钱时,让她售卖他的作品来赚钱。


不赞成的母亲:尽管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草间弥生的故事,但有传言说,康奈尔的母亲控制力极强。据称,因恼怒于儿子与草间弥生的亲密关系,她曾在两位艺术家坐在后院接吻时,向他们浇了一桶冷水。


多萝西娅·坦宁和马克斯·恩斯特


多萝西娅·坦宁和马克斯·恩斯特,以及后者的雕塑《摩羯座》(Capricorn),1947年

图片:© John Kasnetsis


初见: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和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第一次见面,是他应当时的妻子佩吉·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的邀约拜访了坦宁的工作室,古根海姆对丹宁超现实主义风格创作的绘画甚感兴趣。出于对国际象棋的共同热爱,恩斯特和坦宁坐下来比了几场比赛。我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周后,恩斯特搬进了坦宁的住所。


两个婚礼:恩斯特和坦宁在好莱坞与他们的朋友,艺术家曼雷(Man Ray)和舞者朱丽叶·布朗纳(Juliet Browner)一起举行了婚姻仪式。


婚姻上的记分:恩斯特和坦宁1946年结婚,直到1976年恩斯特去世。这是坦宁唯一的一段婚姻,却是恩斯特的第三次婚姻——如果不算上他与超现实主义者莱昂纳多·卡灵顿(Leonardo Carrington)长期亲密关系的话。


乔治娅·欧姬芙和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


乔治娅·欧姬芙与她的丈夫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

图片: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美国现代爱情:著名的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Alfred Stieglitz)和具有开拓性的美国画家乔治娅·欧姬芙(Georgia O’Keeffe)在1924年结婚,直到斯蒂格里茨1946年去世。他年纪大许多,作为一位知名摄影师,他的291画廊也是现代主义的艺术中心。


复杂的纠缠:斯蒂格里茨总能得到年轻女性的青睐,他本人还是女性艺术家的拥护者。尽管欧姬芙和斯蒂格利茨的婚姻动荡不安,还曾多次分居,他们依然共享和欣赏彼此的学识和创造力。


情书:2011年,由两人之间的书信编辑而成的《我遥远的那个人》(My Faraway One)出版,揭秘了他们婚姻中的巨大挣扎,对彼此的尊重和复杂的情感。其中的一些细节或许过于私密,但也隐含了许多外人看不到的关于斯蒂格利茨的事情。


文丨Katie White
译丨Echo Ma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