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往事,你的朋友圈今年不会再有人刷它了......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51   最后更新:2020/02/10 11:20:44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0-02-10 11:20:44

来源:中国艺术现场


官方宣布:今年的香港巴塞尔正式取消了!


本来这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50周年。本来这将是香港乃至亚洲艺术圈的一个超级派对。


但没有本来。没有如果。严重的疫情态势终于让所有人都死心了。


尽管这个结果多少已是预料之中,但还是让人唏嘘不已。今年三月,艺术的粉丝们少了一个例行的打卡处;今年三月,巴塞尔进入香港7年来第一次遭遇了全面停摆!



“一万人,一年聚一次”,第3个巴塞尔


是的,这是艺术圈的一件大事。


对于艺术圈来说,巴塞尔绝对是头等大事。


巴塞尔对这个圈有多重要?简单来说,正常情况下每年的3月份你的朋友圈要是没有人打卡巴塞尔,那你肯定不是圈里的人。


作家汤姆·沃尔夫作了一个更具象的比方。他在 1960 年代为艺术圈做了一次统计:“……这个圈子(艺术家不算在内)在罗马大致有 750 人,在米兰有 500 人,巴黎 1750 人,伦敦 1250 人,柏林、慕尼黑和杜塞尔多夫统共 2000 人,纽约 3000 人,再加上散在已知世界其他地方的大约 1000 人。这就是整个艺术界了,大致一万来人—也就一个小村镇的人口罢了!限步于这八座都市的艺术围城里。”


香港巴塞尔就辐射了以香港为中心亚太的大多数有钱人。


每年三月份,你会在这里撞见马云,强东,也可能会撞见贝克汉姆,或者周杰伦、余文乐、陈冠希......每年,这个时候,在这里,地球是平的。



沃尔夫统计的1960年代那时候还没有巴塞尔。


后来纽约太俗气,伦敦太妖,巴黎浮夸而且爱自己,意大利人只看年份……在 1970 年的时候,“圈子”里的人发明了巴塞尔。


艺术不但可以嘉年华,而且真的做成了一个小村子。一万人,一年聚一次。

1970年,巴塞尔艺术展由Trudl Bruckner、Balz Hilt和Ernst Beyeler三位瑞士艺廊代表创办


后来,如果一个巴塞尔不够,那就两个,三个。


2002年,圈子进一步扩大,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诞生,成为国际艺术圈最热衷的冬季聚会。迈阿密当年推出了创新的展区概念Art Positions,在一个个海运货柜内展出全球艺术家们的作品。

第一届迈阿密

23个国家160家画廊参加  30,000人士入场


接下来的香港就是第三个。


这个背靠着神秘大陆的香港,早年还得靠它税收自由港的身份在艺术圈产生竞争力。但谁也没有想到,快速崛起的中国人的财富让全世界瞠目结舌。


世界有钱人的圈子需要向中国张开怀抱。


虽然有点晚了,但瑞士巴塞尔集团还是终于看上了这块蛋糕。


看上中国,最好的时代


巴塞尔看上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那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疯狂时代。也是中国快速爬升的开始,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新兴的富有阶级投入大量资金搜罗本国艺术家作品。金钱的味道老远就飘到了瑞士。


那一年,这个被视为“艺术世界的奥林匹克”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破天荒地开门允许“中国队”进场了。


巴塞尔专门邀请了一个中国小组到巴塞尔采购。爱马仕中国区商务总监高玉峰是成员之一。预展头一天他就以5万欧元从一家韩国画廊买下四川艺术家何森的一幅油画。


“中国圈子”代表队在世界“财富圈子”的大舞台上登台亮相了。

又过了7年,经历了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和随后的经济复苏,早就盯上这块中国蛋糕的巴塞尔,意识到再不领到一张登上中国的正式船票,就要完美错过这轮红利了。


香港显然是分割这块蛋糕红利最佳地点。艺术品交易无税率运输方便。


2013 年,巴塞尔集团收购香港当地的艺术展 ART HK,打造成了全新的香港巴塞尔。

“来到香港,巴塞尔才真正成为国际性的展览,”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 Marc Spiegler 喜欢这样说。


香港,需要这张财富和文化的双重名片。


来自香港和内地的艺术家、画廊们需要“巴塞尔”的光环。


内地的新钱们,需要进入更大的“圈子”。


各取所需。


2013年,第一届香港巴塞尔有 6 万人参加,可以说那真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超过50架全球各地的私人飞机停靠在香港机场。


第二年同为瑞士人建造的一个新地标景点——香港中环摩天轮,在天星小轮中环码头边竖起,见证了他的瑞士同胞缔造的巴塞尔艺博会进驻香港后的壮大。


2013年香港巴塞尔上艺术品的单笔最高成交额在百万美元左右,而5年后的香港巴塞尔上,单笔最高成交价达到了 3500 万美元。


这些数字迅速帮助香港在 6 年内成为亚洲艺术中心,中国成为排在美国之后的第二大艺术品市场。


2018年巴塞尔和瑞银集团出版了《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环球艺术市场报告》。研究者对未来信心满满,报告指出,亚洲占全球艺术品交易量的 23%,占全球个人收藏交易量的 15%,而中国是最大“藏家”。


瑞银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艺术品企业收藏商之一,连续六年赞助巴塞尔。瑞银集团亚太区总裁施许怡敏说,她的目标是到2020年瑞银集团中国内地员工人数增加一倍。


逃离香港......大疫之下没有“圈子”可以幸免


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危机在即。


从信心十足,到悲观弥漫,仅仅一年。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持续蔓延的阴影下,那些当年率先嗅出中国红利机会的艺术商人们,也率先嗅到出了不安。


1月中,包括厉为阁画廊、里森画廊和保拉·库珀画廊在内的24家画廊给香港巴塞尔组织方写了一封联名信,表达了对今年参会藏家和赞助商数量减少的担忧。


纽约的画廊Metro Pictures Gallery联合创办人说,“因为示威,现在还有病毒,大家都不愿意派同仁去这样的地方工作。”


但对于50周年的巴塞尔和已经报名参展的画廊们来说,“喊停”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样一个重量级展会的参展,也是许多参展画廊一年工作的重头戏。他们已经为此投入诸如作品选定、场地规划、报批通关、物流运输、行程安排等在内的大量筹备,也已缴纳不菲参展费。


能不能争取更多的退款?甚至是全额退款?是确定参展的画廊们不得不打的算盘。


新型冠状病毒,不仅在隔离病患,隔离内地各个城市,也在隔离过去十年来在共同利益联系下不断紧密的西方世界,香港和内地。


也开始隔离了所有的“圈子”。


香港巴塞尔的经纪公司Expat Marine Limited和保险公司Circle Asia Ltd (伦敦Lloyds银行集团的代表)定期评估香港的情况,确保最优保险选项能够正常提供。尽管如此,5家画廊第一批表示退出2020年香港巴塞尔。


1月28日,疫情严峻下,内地暂停发出到香港的个人游签注;高铁香港段、城际直通车、内地航班暂停。这几乎彻底杜绝了内地画廊的参展可能。


而随着输送艺术品的日期截至,以及各大航空公司开始取消或减少到3月底飞往香港的航班,参展画廊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巴塞尔艺术展终于正式宣布取消即将在香港举行的展会。


MCH集团(MCH Group,即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表示: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爆发,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巴塞尔艺术展不得不取消即将举行的香港巴塞尔。这一决定涉及许多因素,关乎对所有博览会工作和参加博览会的人的健康和安全;关系到建造和运送艺术品,再到展会后勤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加上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使得国际间旅行变得越来越困难。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说,


“我们对最近全球爆发的冠状病毒疫情表示同情。取消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在此之前,我们曾探索了所有其它的可能性,收集了许多画廊主、收藏家、合作伙伴和外部专家的建议和观点。我们深知巴塞尔博览会在亚洲乃至全球的文化舞台、对我们的画廊业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的团队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努力,以确保3月份的展会能够成功地进行。不幸的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突然爆发和迅速传播彻底改变了这种情况。”


一万人,一年聚一次。这本是金字塔尖上的事。


“金字塔尖”是这个行业的金钱对市场的基本定位。唐人的老板郑林曾说,


我们从1997年底成立以后,一直在淘汰和筛选藏家,从一千个藏家变成两三百个,从两三百个变成二三十个藏家,不断的在减少和精炼。所以你在低端,你卖的再多,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覆盖的人再多,它的量是有限的,但是在金字塔的顶端,一个藏家也许一年的销售就能占到几十个藏家的量,所以像我们这种机构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去争夺重要的机构和藏家的份额,而不是在培养小藏家。


“金字塔尖”就是那个“圈子”。


但从繁华,到寂灭。这场汹汹之疫,没有圈子可以幸免。


今年3月,你的朋友圈不会有人再刷香港巴塞尔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