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P春节来信 | 子杰的武汉消息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547   最后更新:2020/02/10 10:55:34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02-10 10:55:34

来源:艺术界LEAP  子杰


编者按:2020年的春节必定是很多中国人非同寻常的一段经历。深夜里刷着手机的我们感受着相似的无奈、愤怒、焦虑、悲哀,但又彼此隔离在自己局促的现实中,无力,失语。LEAP邀请了周围从事创作的朋友们,用最贴近属于自己的真实的语言写一封信,尝试描述这个春节期间的所看所思。今天这封信来自住在“风暴中心”武汉的漫画家子杰,他从他在武昌的“船舱”发来海上的消息。


1. 我今年已经决定留在武汉过年,一个是因为春节来得太早(1月底),我还有一些工作没有收尾;再一个也避开春运高峰和父母的例行催逼。月初时辛恒在家里的群看到传“SARS重来”的截图,8号香港的朋友提醒我和辛恒要小心,到了14号另一个在外的武汉朋友也发了好些消息来求证身在当地的我们,并让多注意;而我当时仍在处理跟我父母说清楚年后再回广西的打算以及如何接待准备18号到访的友人唐潮。

2. 显然搞错了,这个前奏之后,更汹涌严峻的事态把整个武汉、湖北乃至中国拽进了漩涡里。就连武汉整个城市封城的消息也是在23号凌晨2点时才发布通告,仓促和紧急得直撞我们这些熬夜者的脑门。相对于汉口来说,我和辛恒及室友小韦一起住在武昌,更平稳一些;就像风暴里尚能偏安的船,人困在仓里不能外出。

3. 在船上我对着小窗口,透过昏黄的玻璃和层层的迷雾,仍看到有人在打旗语传递信息。辛恒远远看到她两个姐姐,跟她打手势:说家里囤粮食的情况,还有奶奶和小狗格格的船找到了,她的爸爸和大伯每天能过去;很不幸格格因为实在年纪太大之前又中过几次风,没熬过去。

4. 很多朋友也顺着风浪把信发来,问我们的情况。我隔两天和我妈说我们刚做了什么好吃的,辛恒也给她妈妈发我做的菜。

5. 风暴中则经常几艘船凑在一起围成圈,隔着窗户交换信息:旗语里讲到了一艘海盗船,还有……一个浪头打过来,打旗的人只好下了甲板。

6. 我们再聚在一起,隔空云喝酒。

7. 有一个夜晚,整个海面都在翻滚。有个气象预报员被卷入浪里。
当晚朋友圈里全部是关于他安危的消息,愤怒和悲痛在弥散在生根。这个最早发出风暴警示的人被装进薛定谔的船舱,在生和死、真和假之间起身又躺下。
打旗的人又被浪打下去了。

8. 辛恒的姐姐们在桅杆上升起了一张报纸《身处“风暴眼”之中》,是她们一家期间经历的日记,小宝给报纸排版,还画了插图。这些临时又动人的状态,让我们在焦虑又担心的情况下能稍微安心去想象一些新的可能。


作者:子杰,1985年生于广西玉林,现居武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