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画廊心声:本届香港巴塞尔上策是取消,中策是延期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367   最后更新:2020/02/05 19:44:45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20-02-05 19:44:45

来源:Hi艺术  郑啸川


昨日画廊周北京2020的延期公告使得人们愈发关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进一步动向。在西方画廊和香港本土画廊接连发声之后,我们更关心内地画廊的态度,尽管他们还并不是200多家参展机构的主角。



2019年3月,第七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现场


签注停办,进场艰难


在24家西方画廊联名上书巴塞尔表达对香港政治形势及卫生状况的担忧,并要求艺博会做出相应让步,比如减少50%的展位费、延期到2月底付款等之后,香港的一些本土画廊通过香港艺术画廊协会(HKAGA)董事会发声,表示对香港巴塞尔的支持,并指责西方画廊抱有偏见,利用危机牟利,并传播有关香港的虚假信息。

内地参展画廊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负责人夏季风与HKAGA持有相似观点。他认为,从24家国际画廊的联名信中,看不出真心出于对香港形势的担忧,而是以令人不快的要挟口吻,在利用香港社会的危机讨价还价,最终目的是希望参展费减半。从纯商业角度来看,这样的要求无可厚非,应该也是所有参展商的愿望;但作为落地亚洲最重要的艺博会,香港本土和大陆以及亚洲各国的参展画廊,或许更了解形势,也更有发言权。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 夏季风

2019年香港巴塞尔,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展位现场


多年来,来自内地的画廊在香港巴塞尔尚未成为主角,香港巴塞尔边缘化内地画廊的说法一度甚嚣尘上。主办方在2019年11月1日公布的11家新加入的画廊中并不见内地画廊的踪影。但中国内地的参展画廊、藏家和观众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群体。内地参展画廊并非“失语”,他们也有呼吁和顾虑,没有香港画廊的主场优势,如今仅字面意义上的进场都变得艰难。

每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举办之前,参展画廊均会应组委会邀约提交VIP****,便于主办方发出邀请。到目前为止,部分内地参展画廊透露已有藏家表示不会前往参加,香港签注的停办则是主要原因。

2020年1月28日,内地暂停发出到港个人游签注;高铁香港段、城际直通车、内地航班暂停。如果说在此之前,内地多数人还对3月的香港巴塞尔心存侥幸;28日之后各地停发香港旅游签注则成为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事实。

星空间负责人 房方

2019年,星空间在香港巴塞尔展出刘香成的摄影作品


在星空间负责人房方看来,停发香港签注对内地参展画廊而言是无法逾越的障碍。原计划参展香港巴塞尔的星空间暂时毫无对策,希望主办方尽快给参展商提供妥善的解决方案。就他自己的判断而言,上策是取消、中策是延期、下策是如期举办。Vanguard Gallery负责人李力却认为,一派祥和的环境下去参加博览会也不一定就会赚得盆满钵盈。

据夏季风透露,参加一个艺博会的前期工作通常需要漫长时间的筹备和投入,比如作品的选定、场地的规划、报批通关、物流运输、行程安排等,当然也包括已缴纳的不菲参展费,这些都会让参展商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目前采取的态度是静观其变,不会选择主动退出。

Vanguard画廊负责人 李力

2019年,Vanguard画廊在香港巴塞尔展出啾小组的作品


争取更多退款、甚至全额退款


拾萬空间的负责人焦雪雁一直在与香港巴塞尔主办方进行邮件沟通,其代理的艺术家孙大量原计划参加“亚洲视野”板块。除了旅游签注的停办,作品运输和保险也是令她忧心的不稳定因素。在疫情还未得到有效控制的局势下,焦雪雁不否认自己也有退展的想法。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退出,争取更多的退款甚至是全额退款是所有参展商的心之所向。

拾萬空间负责人 焦雪雁

2019年,拾萬空间在香港巴塞尔展出仇世杰的个人项目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因为香港严峻的政治形势,主办方就曾传出给予退展画廊缴纳参展费用75%的退款。如今对于24家西方画廊的联名上书,主办方虽然未同意降低50%的参展费,但同意提供延期付款的条件。夏季风认为,种种举动都可以看出香港巴塞尔正在按照形势的发展不断地调整政策,期待最终能给出一个符合各方利益的方案。

香港巴塞尔的举办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HML)的官网中并没有对公众披露场租协议,可查证的仅有HML2014-2015年的设备及项目服务收费条款,其中有一项:“若因‘不可抗力事件’、劳工纠纷、材料短缺或超出HML控制范围的任何其他原因,或者,若HML在整个项目活动期间或任何项目活动阶段无法提供任何所有已订购的服务或设备时,‘用户’的唯一权力仅限于要求对已付服务和设备费用按比例退款”,但按何比例并未告知。

据artnet报道,香港巴塞尔的经纪公司Expat Marine Limited和保险公司Circle AsiaLtd (伦敦Lloyds银行集团的代表)“正在定期评估香港的情况”,从而确保“当前最优保险选项”能够正常提供。这则新闻应该是当前所有参展画廊的最大指望。

Tabula Rasa Gallery负责人 刘亦嫄

2019年,Tabula Rasa Gallery带来马海蛟的个展项目

香港巴塞尔主办方于2020年1月31日发给参展商的邮件中并未提及退款的相关事宜


Tabula Rasa Gallery的艺术家钟云舒原定参加“艺术探新”板块。其负责人刘亦嫄2020年1月31日收到主办方表示关心的邮件,但并未提及退款的相关事宜。她大胆猜测,香港政府层面会取消所有的大型活动,到时也许会有应急保险可以提供场地退款以便支付展商接近全额的退款,将主办方的损失降到最小。


非常时期可能也是最好时期


香港巴塞尔的前路未卜只是疫情影响中的一个缩影。立春已至,但对于小微企业来说似乎正值寒冬。画廊作为这一群体中容易被人忽略的一员也有诸多苦衷。房租和员工薪资是看得见的支出,但无法开门经营则意味着没有收入。互联网销售或成破局之道,也是部分画廊主的尝试方向。鉴于艺术品的特殊性,画廊的经营模式尤为强调在场性,展览才是可以为顾客提供的最好欣赏方式。多数画廊已在春节前,乃至2019年下旬制定好2020年的全年展览计划。所有人都希望按计划进行,但至少二月的展览开幕时间暂时不得而知。牵一发而动全身。

东京画廊+BTAP负责人 迟丽萍

2019年香港巴塞尔,东京画廊+BTAP的展位现场


东京画廊+BTAP负责人迟丽萍表示,近几年来对市场的预判不是特别乐观,所以年度计划制定得相对保守,除了画廊的常规展之外,艺博会和广告投入等方面已经很克制,不需要大的调整。他们计划和更多的机构合作,互相支持互通有无,在不景气的情况下更需要踏实做事,养精蓄锐,为下一个上扬期做好准备。

夏季风则提出另一个乐观的角度,“非常时期可能也是艺术品购藏的最好时机。当年‘非典’期间,二级拍卖市场因为参与人少,许多作品底价流标。在一级市场的画廊,也能以非常优惠的价格买到平常根本无法到手的好作品。

藏家购买力的信心是这场风波中最难以衡量的影响,房方的应对策略显得十分务实,减少不必要的支出,与艺术家共渡时艰;向藏家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作品,以获市场支持。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或许看似愁云惨淡的2020年也在一片不确定中蕴藏新的机遇。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