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艺术圈怎样过春节:疫情当前,我们都是“武汉人”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229   最后更新:2020/02/02 20:18:26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20-02-02 20:18:26

来源:凤凰艺术


(以下为节选)


2020年的春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牵动着举国上下人民的心。“春节怎么过”成为了一个再次被抛出、在今年意味重大的现实问题——它不只是个人的选择,还是整个社会的结构性问题。而在问题背后,更是指向在当下我们与所生活的地域究竟应该保持着何种关系?这个地域既是社会的,也是自然的,那么同样也应是艺术的。这是因为,好的艺术总是撕扯掉无用的虚伪而直面现实的。


值此特殊时刻,“凤凰艺术”推出“艺术圈怎样过春节”系列,通过对于艺术领域的一系列采访,试图探寻“人”如何自居于现实世界的某种状态和答案。而封路、隔离与被迫选择,究竟带来的是一种无尽的困境,还是可以凭借艺术的支撑,在黑暗的土壤中悄然长出一朵花草。


本篇为这一系列的第一篇,首先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省份:湖北、浙江、广东、湖南与河南。看一看、听一听那些居于斯或长于斯,主动留守或被迫按兵不动的人们和家庭,处于怎样的生活和思考状态中。而艺术,又为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和改变。

▲ 截至止发稿时的全国疫情地图,来源:凤凰新闻


2020与艺术圈的特殊新年对话

“凤凰艺术”提问以Q替代


疫情原生区

艺术圈在武汉

“留守武汉是一种态度”


截至发稿时,湖北省已确诊4586例,死亡162例;武汉市已确诊2261例,死亡129例

武汉处于东南西北交通枢纽,“九省通衢”,是中国的老工业城市,同时在文化艺术上也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渊源。在“85新潮”时期,武汉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阵地,向国内的人民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文化的窗口。许多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和理论家在这里完成了他们的专业积累。

▲ 艺评家、策展人费大为在微信朋友圈发文

近年来,武汉再次在当代艺术世界中崛起,频繁地与外界产生交流,使当地生态重新变得活跃并富有力量。而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地域,这里的人们又会表现出怎样的个体意识?

1998年迎战特大洪水,2003年抗击“非典”,武汉是一座勇于面对困难、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它曾挺过洪水,抗过雪灾。而如今在危难面前,通过彼此的力量,武汉将再度赢得这场“战役”———此时,我们都是“武汉人”!

▲ 武汉加油


鲁虹

在武汉

艺评家、策展人,湖北合美术馆执行馆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鲁虹这个春节我是在武汉过的,本来也是准备利用假期完成上海书画出版社的合同,即于今年四月上交新世纪中国当代艺术史的书稿,所以也没有改变之前的计划。

▲ 春节疫情期间,鲁虹在武汉的家里写作

Q:和谁一起过的节?

鲁虹是和家人一起过的节。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鲁虹我每天都宅在家,主要是对已经写好了的新世纪中国当代艺术史文字做些修改,其实,这书已经写了四年多。

▲ 与儿子看冯小刚的网上电影《只有芸知道》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鲁虹此次疫情来得很突然,为了应付这种状况,只好取消了一些与亲属、朋友的聚会。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鲁虹就我而言,在家是努力完成预先定的计划。而在工作之余我就会看看电视、练练书法、拉拉二胡,并向各地朋友发过节祝贺的信息。由于这段时间是在赶任务,所以也没有推荐别人读的书籍,很不好意思。

▲ 春节疫情期间,鲁虹在武汉家里演奏二胡

▲ 鲁虹在春节期间写的书法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鲁虹面对疫情,要听医生的话,即不出门并注意一些防范措施。另外,还是要乐观的面对现实。

至于艺术,对我是一种生活方式与避难所。我还认为,在这个时候主要得靠医生,艺术好像没什么用。

鲁虹发给朋友的新年贺卡

▲ 鲁虹为自家写的春联


鲁虹:1954年生,江西省黎川县人,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著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现为湖北武汉合美术馆执行馆长。


主持或策划了“重新洗牌——当代艺术展”、“进入都市——当代实验水墨展”、“观念的图像——中国当代油画展”、“图像的图像——中国当代油画展”、“国画改革二十年理论研讨会”及“第一、二、三届深圳美术馆论坛”等重大学术活动。


傅中望

 在武汉

艺术家、原湖北美术馆馆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傅中望今年在武汉过春节,按习惯,一般过年都会与家人团聚,吃年夜饭。大年初一开始向亲朋好友拜年。今年很特殊,武汉遭遇新型冠状病毒的侵入,政府下令全城封锁,外地人进不来,武汉人出不去,以防病毒扩散。

也正好落个清闲,平时都很忙碌难得宅在家里,腊月三十晚,本来定好的全家年饭只好退掉,以避免多人接触,大年三十,武汉人退订团年饭、退机票、火车票,特别纠结,双方损失的不光是钱,还有很多。

▲ 傅中望在自家阳台上也戴口罩


Q:和谁一起过的节?

傅中望女儿在国外学习和工作,只能两口子相互陪伴,宅在家里看闲书,看无聊的电视,整理平时未修改的文稿,更有兴趣的是写毛笔字,写完后发在群里让大家评议,还很有乐趣。

▲ 春节期间,傅中望为本次疫情所做毛笔字

▲ 春节期间,傅中望为本次疫情所做毛笔字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傅中望在家里宅久了也很难受。偶尔冒险带着口罩外出转转,闻闻新鲜空气,亦很担心空气中有病毒被撞上,街上无人无车,安静得令人恐怖。老远看见一个人都得避开,相互都有不信任的感觉。

▲ 春节疫情期间,傅中望拍摄的无人的武汉白天街道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傅中望武汉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城市,武汉的城市面貌号称每天不一样,没想到新型冠状病毒也在这里存活、扩散,来势凶猛!一时间,政府着急束手无策,市民恐惧亦无防备,实在令人焦虑。

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疫",看不见又摸不着,要赢得这场战"疫"的胜利,高喊"武汉加油"的口号,只能支撑人们的心理。而更重要的是要依靠科学防治的道理,和非常时期城市应急管理。

▲ 作为原湖北美术馆馆长的傅中望,于春节疫情期间拍摄的湖北美术馆


▲ 春节疫情期间,傅中望拍摄的无人的武汉夜晚街道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傅中望作为武汉市民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能宅在家里等待,不出城、不出门、不串门、戴口罩、洗手消毒。喝点酒、抽点烟、吃大蒜,据说也能起点作用。



▲ 春节疫情期间,傅中望用手机软件制作的图形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傅中望在天灾人祸疫情之时,艺术家能做什么呢?在实际中可以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觉得很多余,我想:艺术家应该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用心灵去感受和体验是有意义的。

大年三十夜电视里的文艺表演就觉得很不合适,武汉各医院告急,缺物资,缺床位,缺及时护理。病人在哭喊,护士被感染,在这样的情境中,我们该做什么呢?艺术家应该有及时作出反应的可能。

▲ 傅中望发来的春节祝福


傅中望:生于武汉,在汉口念小学中学和高中,在北京上大学,学雕塑。


先后供职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美术院、湖北美术馆,原湖北美术馆馆长。具有文物修复、雕塑创作、展览策划与营理的职业经历。之后在武汉创意天地设傅中望工作室,从事职业艺术创作。


冀少峰

 在武汉

艺评家、策展人,现任湖北美术馆馆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冀少峰武汉过春节,因疫情改变了计划,家回不去了。


Q:和谁一起过的节?

冀少峰和傅馆,张老师一起在傅馆家吃的年夜饭。

▲ 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冀少峰看闲书,写写字。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冀少峰比想象的严重,做好自身防护是最重要的。先是闭馆,购买口罩,酒精,但很难买到;购买两个测体温仪,只留值班人员,大多数员工建议待在家里。

▲ 春节疫情期间,冀少峰拍摄的空无一人的武汉街道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冀少峰保持心情舒畅愉快很重要的,做些家务,找点菜谱研究研究,和朋友聊两句,看看大片。

▲ 春节疫情期间,冀少峰拍摄的空无一人的武汉街道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冀少峰面对灾难时,艺术更让你放松,从事艺术带来的生活乐趣乐观旷达都很用的上,艺术也是抵抗灾难的有效方式,社会发展太快,灾难让我强制停滞反醒。

大年三十晚上和傅馆吃完年夜饭,到美术馆看了看,场馆,街道空荡荡的,有种无言无语。面对灾难,所幸还有艺术,还有友情亲情,不断接到朋友们电话,微信,都是关于保重之类的,感觉暖暖的……

▲ 大年三十晚上,冀少峰拍摄的湖北美术馆


冀少峰:现任湖北美术馆馆长。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先后参与了国内外许多重要的当代艺术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学术研讨,先后在重要美术期刊发表当代艺术理论、艺术批评和当代艺术家评论文章百余篇,计百余万字。

已出版专著《中国当代艺术批评文库:冀少峰自选集》(北岳文艺出版社)、《品图:冀少峰艺术批评文集》(河北美术出版社),主编《从地门到天井:傅中望的艺术》(河北美术出版社)。


水果(严虹)

在武汉

资深媒体人、供职于今日美术馆、《今日·ART》执行出版人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水果2020年春节假期,我在武汉陪伴父母过年。原计划是想趁春节假期开始一个异国艺术之行的行程。武汉的疫情对我来说是一次大大的“意外事故”。我一点也不后悔回武汉过年,毕竟在危难的时刻可以陪伴在父母身边,心里也少一份挂念。

▲ 春节疫情期间,水果回到了武汉的家中

▲ 封城前夕,水果赶回武汉的行李


Q:和谁一起过的节?

水果2020年春节,过一个清静的新年!由于春节前湖北家里突发了一点意外状况,我的姑妈突然病逝,按湖北的风俗习惯今年是姑妈的“新年”,大年初一是姑妈的“三七”,这是所有家人都要参加的大家庭的聚会。所以,我回到了武汉过年。也因为疫情发生,姑妈的“新年聚会”也取消了。

至今,我每年的春节都和父母在一起。

▲ 水果武汉的家中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水果自1月23日武汉封城,我一直宅在家里,今天(初四)是自行隔离第6天。每天宅在家里,把暖气室温调控到22度,空气净化器24小时运转,早晚两次艾柱消毒。用枇杷叶、雪梨煮水喝。喝小米粥,吃清淡的食物。饭后用盐水漱口。一天吃两顿:早餐和午餐。晚餐是苹果。坚持锻炼身体。打扫清洁房间。每天中午打开窗户通风。正在写疫情的约稿,但在电脑前只工作两小时。午夜12点前睡觉。每天早晨量体温代替了称体重,已经胖了3斤,准备疫情过后再减。

我的生活方式一直很“佛系”,春节宅在家里,每天必做的“功课”之一是做半小时艾灸,通常都是一边做艾灸一边听梵音,《药师咒》《金钢经》《心经》每天必听。万分庆幸一家人身体都很健康。目前我的亲人无一感染。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水果如是我闻。每天早晨看新闻的心情,悲从心生。扪心自问:今天的武汉还是那个纵横江湖、肆意人间的武汉吗?眼睁睁看着曾经行云流水、热气腾腾的武汉病了,封城后瘫痪成一座孤岛,我置身其中,深深地无力感。面对灾难,深感百无一用是书生。如果有来世,一定弃文从医,救命治病,救死扶伤。

作为个体,在疫情爆发的时刻,我能做到的就是做好自我的隔离,谢绝走亲访友,不外出,不聚会,不给社会添乱。

▲ 春节疫情期间,水果在武汉的家中过年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水果我有一个建议是希望大家对湖北人多一些悲悯。

这次疫情武汉人是受害者。反之,有一天每个人都是“武汉人”。当我看到网上流传的有人对身在外地的湖北人进行躯赶,现在在外地的湖北人如同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真让人寒心。所有盲目的优越感都来自缺乏见识和缺乏悲悯!

疫情期间:我正在阅读的书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

▲ 水果武汉家中的书架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水果当代艺术和哲学一样是提出问题,让人从不同维度去思考。希望中国的当代艺术能切中此次疫情的要害,提出直指人心的社会问题。

▲ 水果的新春祝福


水果:笔名水果,原名严虹。生长在湖北,成长在北京,现居武汉。供职于今日美术馆、《今日·ART》执行出版人。


魏光庆

在武汉

艺术家、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原计划去江苏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魏光庆一直坚守在武汉。原计划去江苏南通去走亲戚过年的,考虑到特殊时期武汉人民到哪里去都不会受欢迎,还会给他人带来麻烦,最终决定留守武汉。更重要的是:留守是一种态度!


Q:和谁一起过的节?

魏光庆和家人一起过节。

▲ 艺术家魏光庆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魏光庆总算有时间可以多陪陪家人。看看书,看看电视,玩玩手机,与朋友微信聊天,收到很多朋友的问候和祝福!很开心,也很感恩。难得宅在家里休息。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魏光庆无语。真相是什么?不离开武汉就是对社会的贡献!

▲ 艺术家魏光庆封城期间没有去工作室,“没有过节的味道,只有窗外的风景!”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魏光庆大家真的要珍惜生命,可以考虑写写传记。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魏光庆艺术真的不重要了!

▲ 艺术家魏光庆发来的科比在武汉的视频截图


史金淞

 在北京

艺术家、毕业于湖北美院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史金淞春节在北京,如果没有这次疫情应该也会抽时间回武汉陪陪岳父见见老朋友。


Q:和谁一起过的节?

史金淞和父母家人一起过节。

▲ 艺术家史金淞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史金淞其实和往年没太大不同,在家看看书、刷手机或者在工作室静静地呆一下午……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史金淞一开始就是愤怒!虽然现在还是,但我觉得应该为此做点事情啦,正在和朋友们讨论中,应该会是一些很具体的工作吧。

▲ 春节前,史金淞摄于武汉东湖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史金淞安静自处,当然也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我仍然觉得大家可以力所能及地为此做些事情,哪怕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工作……最起码也能让自己生命多那么一点点意义,让这个世界也因此好那么一点点吧。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史金淞艺术只是一种更xxx的方式,而我更希望的是正义和悲悯。


史金淞:生于湖北当阳、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就职于湖北省美术院。现生活和工作在武汉和北京。


第二大疫情区

艺术圈在浙江

“艺术越是应该发挥其正能量的一面”


截至发稿时,浙江省已确诊428例;其中温州确诊172例,杭州确诊69例。

从武汉宣布“封城”开始,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武汉或湖北人,被唾弃、被排挤的相关字眼,而浙江杭州已经多次接收武汉同胞,让人们看到了这座城市的格局与大义。

浙江以杭州为中心,是吴越文化、江南文化的发源地,被称为“丝绸之府”、“鱼米之乡”,自古便是富足繁忙之地。进入当代,这里作为重要辐射源头,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度与广度的拓宽起到了重要作用,并在独立策展和新媒体领域为全国输送了大量人才。在此次疫情的严重程度上,浙江省位列第二,那么,这里始终秉持着求新求变的艺术工作者们,又有着怎样的思考和状态?


许嘉

在杭州

 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专任教师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许嘉这个春节,我们是在杭州过的。之前计划想去南方过春节,因为觉得那里比较暖和。但后来改变计划,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所有的高铁票都被卖光了,所以,我们就决定留在杭州。今年因为父母搬新家,所以我们想都在父母的新家一起过春节,热闹一下。

▲ 许嘉与母亲施慧

Q:和谁一起过的节?

许嘉和家人一起过的。我和我先生,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我们一起过的春节。我们六个人从年三十前一天一直到现在,都宅在父母的新家。

▲ 许嘉杭州的家中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许嘉既然宅在家里,也不能干什么别的,就画画漫画,追追剧。我们主要还是要陪小朋友们玩,给小朋友们讲故事。因为家里有两个小孩儿,我们必须要把他们的能量释放掉。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许嘉我觉得这次疫情还是比较严重的,浙江省目前是疫情感染第二大地区,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出门,宅在家,减少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如果非得出门,也就是回老家拿一下必要的东西,今天倒是出去买了一个菜。这些天,我们真的几乎都没有出过门。以往年三十都要和我奶奶,以及另外一家人一起吃年夜饭,今年因为疫情取消了,就是不出门。

我估计这次疫情可能至少还要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可以相对稳定。我们今天把春节回去的阿姨也给接过来了,现在我们就是一大家子都住在一起,基本上不出门。如果不得已出去的话,肯定会戴口罩。还要注意勤洗手。

▲ 杭州部分地区封路

▲ 杭州地区在积极防控疫情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许嘉我觉得现在倒是一个静下心来看书、画画、修身养性的时机。如果家里没有小孩儿的话,刚好可以趁这段时间,读读书,写写东西,画画画,练练字之类的。

好的读物有很多,就是要看你想看专业的,还是休闲的。我最近看了几本巫鸿的书,觉得还是不错的。还有,因为我先生是研究园林的,受他影响,我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园林的书,也不错。


▲ 许嘉杭州的家中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许嘉我觉得在这个时候,艺术就应该要正视,应该面对这些人类的灾难。是这种时候,艺术就越是应该发挥其正能量的一面。好的艺术作品也可以在这种时候发挥比较积极的,正面的力量,从而鼓舞人们。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让人安心宅在家中,自我反思、修身养性的时机。比方说,我觉得现在在家画画、写字,就是一件很享受、很幸福的事情。因为不出门变成一个很正当的理由,那就刚好利用这段时间画画吧。


许嘉:策展人。2019年第三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国际研讨会策划人,2016年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联合策展人,2013年首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策展助理。

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学专业,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博士,曾赴美国罗德岛设计学校、英国伦敦金史密斯学院交流,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专任教师。


第三大疫情区

艺术圈在广东

“最先被忽略的可能就是艺术”


截至发稿时,广东省已确诊311例;其中深圳86例,广州79例。


在当代艺术领域,从上世纪80年代“105”画室、南方艺术家沙龙,到90年代“大尾象”“卡通一代”甚至包括“后岭南”“新客家”等兴起,90年代末到2000年以来的各类艺术机构的发展,学院派与民间性、全球性与地方性的种种交织,都使广东当代艺术经历了数条线索的发散性更迭。广东在本次疫情的严重程度中位于第三,由于始终与“吃”有关自而备受关注。在这种“印象”或“语境”中,这里的艺术工作者们是否也因此受到了巨大影响?


范勃

 在广州

艺术家、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范勃在广州过节,原计划就是在广州休寒假。

▲ 广州美院副院长范勃


Q:和谁一起过的节?

范勃家人。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范勃吃饭、睡觉,买口罩。整理生活用品及专业资料,再有时间就看看书。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范勃是天灾,也是人祸,尽量保护自己和家人,不给社会增添负担。

▲ 春节疫情期间,范勃摄于广州家中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范勃相对来说,保护自己的主动权还在自己手里。各自安好,在疫情肆虐的时下,就是对社会作出的积极贡献。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范勃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最先被忽略的可能就是艺术。


范勃:1966 生于天津,现为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第七届学位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八届委员会委员。


王璜生

在广东汕头

艺术家、现任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王璜生今年在汕头家中陪伴九十四岁的老母亲过春节。

我们每年春节,初四、初五,都会在狮峰书院做一个文化讲坛,今年因为疫情,原定的文化讲坛取消了。

▲ 春节疫情期间,王璜生在汕头的家里宅居画画


Q:和谁一起过的节?

王璜生:今年春节因为碰上疫情,所以大家一般都会在家里。我觉得待在家里挺好的,少了一些热热闹闹的东西,而多了一份安静、安详,多了一份内心的自我观照与静思,还有安详。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王璜生宅在家里,我没事的时候会画一些小画。真没其他的事儿,我就会画画、看看书。我画了一批关于酒的小画,因为没去跟朋友们喝酒,就自己在家里画画酒,喝喝酒,用酒精进行自我消毒。

▲ 王璜生和家人在汕头过年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王璜生对于这次的疫情,我觉得,政府方面高度重视,每个个人也都高度重视,这是非常重要的。或者说,不要去相互接触传播感染,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自觉性。

但是,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对疫情看得过分严重,那么紧张。我们
也当年曾经历过SARS,第一例非典病例就是在中国广东顺德被发现的。但是,当年的广东美术馆没有闭馆过一天,我们会非常注意消毒什么的,在非典时期同样提供给公众一个平日休闲参观的去处。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王璜生其实在这阶段,我除了在家画画,也看看书,看看电影。我觉得属于自己喜欢的就去做、去看。那么在这过程中,难免也会有很多属于自己的新的、安静的思考吧,这是很重要的。

▲ 春节疫情期间,王璜生在家中所做的画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王璜生其实在这种天灾人祸的面前,在这种重大危难面前,艺术却能够使大家的从新的角度去思考生活,认识世界。而且艺术家也好,每个人也好,都以他们的所作所为去为这个社会去做出一点贡献。我觉得这也是做艺术的意义,每个人去做好自己的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 春节疫情期间,王璜生在家中所做的画


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新美术馆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美协策展艺委会副主任。德国海德堡大学特聘教授等。2000年至2017年任广东美术馆馆长、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2004年获法国政府颁发的“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2006年获意大利总统颁发的“骑士勋章”。

王绍强

在广州

艺术家、广东美术馆馆长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王绍强这些年来,我都按照中国春节的传统习俗,回老家过年。但是今年春节恰恰又遇上非常时期,我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情况,心系湖北的朋友,特别是原发地武汉和疫情蔓延的广东更是牵动人心。

因此我改变了原有计划,提早结束休假,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在危难的时刻,作为一名艺术管理者更应当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障集体和公众的安全健康。


▲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拍摄的广东美术馆

Q:和谁一起过的节?

王绍强今年陪伴生病的八十岁老母亲及家人一起过节,但是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我们取消了亲朋好友之间的拜年。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王绍强这次因为疫情,城市公共系统等方面都实行了管制,春节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度过,除了每天关注疫情的变化,尽绵薄之力帮助有需要的人。

我也趁这次机会,把平时想做却没有时间完成和及时处理的事情重新拿出来晒晒,也会花时间在书房安静地看看读书什么,其实没什么心情

▲ 王绍强摄于春节期间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王绍强面对疫情,每个中国人都在心系湖北,我也很牵挂武汉的朋友!政府更反应非常迅速,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乡镇街道,全国上下都按照指示,为打好攻坚战做着万全的准备和工作,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推出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这反映了国家对于应对、把控公共卫生事件建立的完善周全的制度。

这次疫情不仅是对美术馆、博物馆的考验,更是需要全社会人们众志成城、同舟共济才能渡过难关。针对疫情,我们对单位人员近期的出行等情况进行了记录和排查,协助政府处理疫情预案。美术馆也进行了闭馆的处理,确保公众安全。按照原来的设想,广东美术馆在春节期间为市民呈现四个大展和丰富的公教活动,以美的形式惠及民众。但这次疫情蔓延速度快,传染性高,我们在春节期间闭馆,避免大众在公共空间聚集,这对于抗击疫情蔓延来说尤为重要。为此我们紧张准备线上展厅的上线工作,今天晚上就上线,民众可以在线观看展览为艺术爱好者及艺术家开通安全的观展通道。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王绍强这次疫情来势突然、凶猛,作为普通市民要按照专家意见保护好自己,积极配合单位以及公共空间等区域进行疫情的记录和排查等工作,在特殊时期需要社会大众团结起来才能共渡难关。

这次突发的疫情所折射出的问题,让我们重新思考人与自然、人与动物、饮食文化、社会、生命和人性等主题。如果需要推荐读物的话,我会推荐美国作家威尔搭.特尔著的《世界和平饭食》,通过了解饮食的视角看待自然与人、社会、生命之间的关系。另外还有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她不仅仅是摄影理论领域的重要学者,她讨论疾病的这本书,从社会、伦理和道德等层面重新对看待疾病的方式进行探讨。最后还有美国文学经典: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作为小说,相信它的可读性能够为大家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不一样的启发。

▲ 王绍强摄于春节期间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王绍强面对疫情,我们需要包容与理解,不分彼此,保护自己和家人,对需要帮助的朋友和亲人伸出援手。而人类的危难时刻,艺术更是能够通过视觉的沟通,记录和传播历史,记录英雄和事迹,记录感人的故事和人性本真。在危难中的人们带去疗愈心灵的力量,应对困难的信心、意志与同时也留下一些反思!


王绍强:教授,博导,艺术家

现为广东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委员、学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策展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美术馆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澳门科技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曾任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参与策划广东百年美术大展等重要的艺术事件。是2017广州影像三年展,第六届广州三年展的总策划与文献展策展人。2017和2018连续两年被“中国艺术权力榜”评为上榜人物,2018年被《国家美术》评为风云人物。


第四大疫情区

艺术圈在河南

“天灾人祸是人类的共业”


截至发稿时,河南省省已确诊278例;其中南阳51例,郑州46例,信阳42例。

河南是中华民族与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也是中国四大发明发源地。从夏朝至宋朝,这里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是中国建都朝代最多、建都历史最长、古都数量最多的省份。从古至今,河南都是全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和人流物流信息流中心,素有“九州腹地、十省通衢”之称。但在当代艺术领域,却始终难以呈现百花齐放的盛开景象。而作为个体的艺术家,在思考着什么样的问题?


尚平君

河南人在重庆

艺术家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尚平君我出生于河南,但是今年春节在重庆过的,本来节后计划去海南住一段时间,目前看来得随疫情控制的情况再调整计划了。

▲ 春节期间尚平君拍摄


Q:和谁一起过的节?


尚平君在孩子的外婆家。节前我已经回了一趟河南安阳老家,适逢母亲身体不适住院,陪老人家在医院住了几天。

河南是个人口大省,又紧邻湖北,情况一定很严峻,但网上和家人说,这次河南省政府管理控制很及时严格,他们说,特殊时期,老百姓都很理解并能积极配合政府的相关措施。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尚平君我本来就是佛系,平常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工作室。


▲ 春节期间尚平君拍摄于重庆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尚平君:
积极做好个人防护,杜绝到人群积聚的地方。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尚平君严格按照政府和医务部门的要求和建议,不可掉以轻心。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通过疫情给社会和人类带来的灾难,好好做些反省、反思。

▲ 春节期间尚平君拍摄于重庆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尚平君天灾人祸是人类的共业,艺术虽不能改变即成的现状,但每次天灾人祸总能触动人类和艺术家的深度思考,从而为人类的行为和艺术家的创作带来深度的变化。


尚平君:1963年生于河南省内黄县。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任教于温州大学、浙江工商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2006年至2014 年兼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术主持。现为职业艺术家,居住北京。



第五大疫情区

艺术圈在湖南

“保护自己的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截至发稿时,湖南省已确诊277例;其中长沙57例,常德30例。


湖南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自古以来这里的人文、艺术与文化领域始终群星闪耀。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湖南历史上最早的现代艺术团体——“磊石画会”、以及湖南新潮美术运动中十分重要的运动社团之一——“野草画会”的出现,湖南地区的艺术生态在争议中始终存在着。近年来的艺术长沙,更是将这里的艺术生态推向高峰。而直爽的湖南人,在面对当下严峻的现实境况时,又会展现出怎样独特的气质?


谭国斌

在长沙

收藏家,“艺术长沙”发起人


Q:这个春节您在哪里过的?是否因为疫情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谭国斌春节一直身处长沙,也确实调整了外出计划,服从战疫。

▲ 谭国斌在长沙的家中


Q:和谁一起过的节?

谭国斌陪伴家人。


Q:如果宅在家,都做些什么?变佛系了吗?

谭国斌在家翻书、留意疫情进展,也会防护周全驾车出门看看急停后的城市。佛系了,也得空审视自身了。


Q:您怎么看待此次疫情?您做了什么应对这种状况?

谭国斌这次疫情我觉得防大于治,自己暂时能做的也就是督促周边家人朋友注意自身防护。

▲ 春节疫情期间,谭国斌摄于长沙家中


Q:在大家都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下,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推荐给人们去做/去看/去读的事物?

谭国斌相对来说,保护自己的主动权还在自己手里。各自安好,在疫情肆虐的时下,就是对社会作出的积极贡献。


Q:无论是天灾、人祸,抑或是疫情,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你觉得,艺术何为?

谭国斌当人类共同面对灾难之时,最先被忽略的可能就是艺术。

▲ 收藏家、“艺术长沙”发起人谭国斌


谭国斌:“艺术长沙”发起人。1998年开始从事书画、古董收藏;2006年深度介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及推广。现为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湖南省兴兰堂艺术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潇湘画楼、兴兰堂艺术品陈列馆及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长。


史说庚子年六十年一轮回,而自1840后的2020又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农历新年伊始,新型肺炎牵动着举国上下人民的心。这是一个国民不停刷手机,确认感染数字的春节;这是一个口罩脱销,各地想方设法为武汉募捐的新年;这是一个全国各大艺术机构纷纷无限期闭馆,人们重新思考自我存在的开年。

生死难控,个体在当下如何直面现实?在某种程度上,艺术的本质才就此显现——它不是空中楼阁、无病呻吟或是脑筋急转弯,而是真实地、绝对近距离的生活。本系列访谈将持续进行,从艺术的角度,在此时代的大幕下,探寻每个独立个体的思考和生活,并给予彼此信心和鼓励。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