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低迷的2019,看艺术市场可否迎来21世纪的又一春(上)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55   最后更新:2020/02/01 16:49:56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2-01 16:49:56

来源:凤凰艺术  姚钰琛


农历新年伊始

新型肺炎牵动着举国上下人民的心

这是一个国民不停刷手机,确认感染数字的春节;

这是一个口罩脱销,各地想方设法为武汉募捐的新年;

这是一个全国各大艺术机构纷纷无限期闭馆,各个美术院校纷纷暂缓艺考的开年。

全民都被“困”在家里时,不妨刷刷猪年的盘点总结

“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系列盘点


2019年是本世纪第二个十年的终点,转眼将到下一个10年、下一个20年、下一个100年——2020年,我们或可称之为“TT时代”(“twenty-twenty”)。这是千禧一代已然成长到20岁的时代,一切都正在发生:消费主义和气候变化、全球化和民族主义抬头、女性权力增强与被伤害、世界政治的剧烈变局、技术的进步与遮蔽、游牧与逃难、社会身份与政治的困境......每个人都渴求寻找某种答案,而答案又从来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艺术何为?


对时间的狂热是清晰判断的大敌。随着新年的临近,在庆贺之余,我们的自然反应是反思——反思我们的记忆、我们的选择和我们的里程碑——这是对于我们那充满创造力的大脑的尊重。虽然在十年间,我们时常感到自己陷入了危机,但就如挪威作家卡尔·奥夫·克瑙斯加德(Karl OveKnausgård)的小说中所描绘的:“好像他们居住的房间里的墙壁被拆除了。世界不再完全笼罩他们。突然出现了一个开口……他们的目光不再遇到任何阻力,而是不断前进。”

在此,“凤凰艺术”从全球性的媒体立场,在盘点的基础上颁布多个主题的榜单——我们相信,这些历史性的启示宣告了未来的到来。


作为这十年的亲历者,我们或许在拍卖市场的频频捷报中并没有感受到断崖式的下跌,恰恰相反,在这样一个“最不好”的2019年,艺术拍卖势头依旧迅猛。但在同时,数字也只是数据。我们将从这些数据出发,探寻其背后的审美样式与市场关注趋势,并讨论这些资本明星们在学术和文化上引起的争议。“凤凰艺术”将结合以上问题讨论引出本年度艺术市场的具体信息与原因,上篇将以艺术拍卖市场为出发点。


鼠年盘点


艺术市场的关键十年


21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之际,艺术市场最新一轮的大繁荣已经明显放缓,回顾艺术品市场这一非凡的十年增长时期,依旧具有一定的启发性。2017年11月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达芬奇(Leonardo d***inci)的遗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以七千五百万美金起拍,仅用两分钟后便突破2亿美金,五十分钟后落槌便以创纪录的艺术品最高价格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1亿成交。


这样的结果如果以艺术品市场处于“冷冻期”边缘的十年前去衡量的话,是远远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的。但是,近十年的拍卖市场一个接一个创造出了数个不可思议的数字,拍卖市场与藏家收藏也越来越像趋于一种类似冒险的劲头,却也的确影响了大家对本身艺术品价值的衡量标准。

达芬奇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亿美元的价格售出后,招标代表对此做出了反应(图片来源:AP / Shutterstock)

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艺术市场销售额骤降36%,但在全球各行业都陷入金融危机余波中的时期,艺术市场的恢复速度却远远超过了大多数从业者的想象。以佳士得巴黎在2009年2月举行的Yves Saint Laurent-Pierre Bergé3.74亿欧元拍卖创了新纪录开始,一直至2010年初以1.04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  《行人I》、以1.065亿美元的价格收藏毕加索(Picasso)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作品的案例表明,艺术市场正在以一种嘲弄又脆弱的回弹方式慢慢地愈合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经济伤痛。

巴勃罗·毕加索《裸体、绿叶和半身像》 2010年5月4日纽约佳士得拍卖会 以大约1.065亿美元价格拍出

2010年2月3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行走的人I》阿尔伯特·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以将近1.043亿美元价格拍出。创造了其作品拍卖纪录,同时成为当时全球拍卖价格最高的艺术品

2008年9月15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当天,雷曼兄弟宣布破产,美林被收购,美国国际集团评级面临调降,华尔街金融版图巨变震动市场,纽约股市遭遇恐慌性抛售。道琼斯指数重挫逾500点,标准普尔下跌近5%,创“9·11”恐怖袭击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直到2013年起艺术品价格的迅速上涨,期间超过4,000万美元的高价作品逐渐将拍卖推入到了公共领域中。直到2014年,艺术市场整体回春,这一年的交易额达到了682亿美元。随后2、3年艺术市场都处于稳定回升期,2015年佳士得拍卖中一幅以7.05亿美元成交的作品成功登上了历史交易记录的榜首。两年后,佳士得再次以4.5亿美元的成交高价震惊了全世界。虽截止2019年,仍然有着众多令人惊讶的拍卖成交数字出现,但这一杰作依旧呈现一种“终结”的姿态在艺术市场中独占鳌头。

《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1955丨毕加(西) 布面油画 114x146.4cm  2015佳士得纽约拍卖 1.7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12亿元)成交

▲ 2008年-2018年,全球艺术品市场拍卖成交额走势 数据来源:《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全球艺术市场报告2019》
事实上2010年至2015年期间,贾科梅蒂,莫迪利亚尼,毕加索,马蒂斯,蒙克,培根,罗斯科,里希特,沃霍尔等一些受世人认可的艺术家同样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价成交记录,但市场整体的稳定性依旧非常薄弱。据统计,可以花5千万美元以上的金额去购买艺术品的藏家数量始终在减少。

《双轮战车》阿尔伯特·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1950年 1.009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6.86亿 2014年11月在纽约苏富比上拍卖

《指示者》阿尔伯特·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1947年 1.41亿美元 2014年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拍卖

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7.32亿元成交,佳士得纽约2018拍卖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压克力 画布, 213.5 x 305 cm.,1972年作 © D**id Hockney 903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26亿元 2018年佳士得纽约拍卖成交


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总监、展馆馆长,上海泓盛拍卖有限公司国际董事,泓盛空间(上海)总经理孙佩韶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市场根据大的生态环境逐渐在调整与转型,所以我们也同样减少了现当代的门类,例如我们过去拍卖过一些高价位的当代艺术作品,但从2015年开始,我们就意识到了这样的高价位在现在是不可能再出现了。经过我们自身的评估,大环境的转变是不能去反逆的,所以为了避免伤害这些艺术家和他们作品的真正价值,我们选择的途径便是减少上拍。

▲ 2008年-201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率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截至2019年12月12日。

从2015年到至今,这五年中藏家是有一定的转变的,传统买家中有一部分人开始去收藏国外艺术家的作品了,还有另外一部分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美术馆。无论怎样,他们会用他们的途径去解释当代艺术,当好的艺术品被放进美术馆时,就证明这些艺术品无法进行再次交易。这也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拍卖行中非常经典、稀有的作品会越来越少,这同样意味着这样的拍卖行是没有办法再做好的。”

▲ 2008年-201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走势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截至2019年12月12日。

▲ 2008年-201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拍卖公司数量变化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截至2019年12月12日。

在谈到今年艺术市场趋势时,马学东博士认为,“2019年全球艺术市场的总体成交应该要比2018年略微下降,2018年全球艺术品市场交易额674亿美元(UBS Basel 报告)。中国市场成交额继续小幅下降;英国因为脱欧的关系,市场相比2018年也会有下降;美国市场仍是最有活力的,但纽约春秋拍的印象派、现代艺术夜场以及当代艺术夜场成交额相比2018年也有小幅下降。

因此,我判断2019年全球艺术市场总体交易额在640-650亿美元左右。中国艺术品市场随着经济降速,2019年的成交额应该会继续下降,但下降的幅度有限。2019年的香港市场仍是全球表现最好的区域市场,无论是画廊交易、拍卖还是博览会的成交额都在增长。香港苏富比2019年年度成交额79多亿港元,香港佳士得2019年的成交额50多亿港元。他们在亚洲取得的成绩对于苏富比和佳士得2019年全球的成交总额贡献度继续提升。

内地艺术品市场画廊经营依然举步维艰,博览会虽然交易活跃,但并不会给画廊的日常交易量带来巨大的增长。拍卖市场2018年全年成交额下降到246.05亿人民币(拍卖协会数据,未包含买方佣金),2019年较2018年相比仍有小幅度下降,但下降空间不大。因此,国内艺术品市场交易额相比2018年也会有小幅下降,但下降的空间有限。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2001年作220×395cm 成交价:HKD180,440,000 香港苏富比 2013年秋拍

中国嘉德2017秋拍“当代艺术夜场”现场

同样地,亚洲拍卖市场也随之变动。中国艺术家在过去十年间成绩也不容小觑。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最成功的艺术家之一曾梵志,2013年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中他的一幅《最后的晚餐》最终以1.8亿港元成交,这也始终保持着中国当代艺术品中的最高记录。三年后陈逸飞也以1.495亿元的高价成交了1993年创作的《玉堂春暖》油画,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家中作品成交上亿的第二位艺术家,这幅作品是2017年时中国嘉德秋拍所产生的战果。

陈逸飞 海上旧梦系列之二《玉堂春暖》 1993 年 布面 油画 169.5×243.5cm

在过去几年中,艺术行业一直存在着过于侧重艺术家作品交易数字的问题。这便导致了市场的拍卖总量在下降的同时艺术品的价格却仍然稳定。同时也反映出一些问题:因过于在意艺术品的价格高低,而艺术家作品本身的价值是否真实?整个艺术市场又有何弱点?艺术家作品价格的高低是否能代替了他们作品本身评价的好坏?这又是否是所谓的“泡沫投资”?


经济低迷,拍卖市场却步步高升?


2019年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经济最低迷的一年,但全球艺术拍卖的势头却依旧迅猛,亚洲艺术拍卖市场又再创历史新高。纵观2019年度全球拍卖的总体成绩如何?

5月15日,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奈的《干草堆》以1.1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成交(纽约苏富比)这也是本年度最高成交画作,此作品是莫奈于1890年创作,该件作品的委托方在1986年以250万美金购入,本次拍卖也刷新了莫奈作品的个人拍卖价格纪录。

▲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干草堆》

2019年度第二成交作品是出自杰夫·昆斯 (Jeff Koons) 之手1986年创作的《兔子》,以9100万美金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成交纪录和在世艺术家成交纪录(纽约佳士得),艺术家本人也一直有着最贵的波普艺术家之称。

杰夫·昆斯 (Jeff Koons) 《兔子》图片来源: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年度成交额排行第三的是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水牛》,以8880.5万美元成交(纽约佳士得)。

罗伯特·劳森伯格 《水牛II》 6.109亿元  丝网印刷油墨   243.8 x 182.9 cm 1964年作 佳士得纽约春拍成交价:88805万美元(新纪录)

全球前二十的剩余几个作品分别来自于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埃德·拉斯查(Ed Ruscha)、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大卫·霍克尼(D**id Hockney)、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常玉、莫蒂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等艺术家的作品,通过整个拍卖榜单可知,白人男性艺术家仍然占有绝对统治力,女性艺术家与亚洲艺术家占比依旧为少数。

保罗·塞尚《Bouilloire et fruits》5930万美元 5月13日佳士得纽

▲ 《女人与狗》(Femme Au Chien)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1962年 成交价:5493.6万美元,2019年5月 苏富比纽约

《双面猫王》(Double Elvis)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1963年 成交价:5300万美元,2019年5月 佳士得纽约

埃德·拉斯查《伤害文字Radio #2》油彩 画布 150 x 140.3 cm. 1964年作 佳士得纽约秋拍成交价:5248.5万美元(新纪录)

《头像习作》(Study For A Head)弗朗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1952年 成交价:5038万美元,2019年5月苏富比纽约

《无题》(Untitled)马克·罗斯科 Mark Rothko,1960年 成交价:5009.5万美元,2019年5月 苏富比纽约

《亨利·格尔德札勒与克里斯托弗·斯科特》(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大卫·霍克尼 D**id Hockney,1969年 成交价:3766.1万英镑,2019年3月 Christie's 伦敦
同样可以关注到的是2019年度整体拍卖作品种类依旧以油画为主,装置类作品占比较小。拍卖榜单的“常青树”克劳德·莫奈、保罗·塞尚、森特·梵高、巴勃罗·毕加索、大卫·霍克尼、安迪·沃霍尔等艺术家依旧稳固的占据榜单。这是不是进一步可以证明艺术市场的某种禁锢性?藏家们的喜好依旧略显“保守”,新进的千禧一代藏家群体在整体拍卖市场中仍然无法与之“抗衡”?

据苏富比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2019年亚洲拍卖总成交额73.5亿港币,亚洲当代艺术拍卖总成交额高达16.3亿港币,创亚洲史上年度拍卖最高纪录,总成交额超总估价两倍。总成交率高达92%。而同样为世界两大艺术拍卖行之一的佳士得此次在亚洲现当代艺术板块中的成交总额逾20亿港元,同样也再创新高。

▲ 2019香港现代艺术拍卖总额

中国的拍卖行整体也再创佳绩,保利拍卖系2019年度共成交86亿元,保持亚洲艺术品拍卖行业成交榜首。其中5件拍品过亿元,134件拍品过千万,中国书画板块收获35.5亿元,古董珍玩板块收获32亿元。北京保利拍卖春秋两季大拍成交总额超过62.22亿元人民币。春拍成交过亿拍品一件,秋拍成交过亿拍品三件,全年成交额达千万元作品共106件。

2019年北京保利拍卖现场

中国嘉德2019年全年总成交额57亿元,共有4件拍品成交价过亿元,72件拍品成交价超过千万元,14个专场实现100%成交,刷新39项拍卖纪录,

▲ 2019嘉德拍卖现场

早在2018年7月,中美贸易战的战火便殃及到了艺术品。特朗普提议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约为10%。这是在第一轮对中国出口美国约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基础上的升级。但从上述数据来看,不论是本土老牌拍卖行的整体成绩还是世界拍卖行的亚洲市场的板块战绩,成交总额并未受太大影响。反观全球艺术市场而言,美国纽约的市场依旧独占鳌头,只增不减,英国伦敦市场因受英国脱欧的影响有不同程度的波动,也许受苏富比易主法国电信与传媒大亨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的影响,法国的艺术市场的总体成绩在2019年度表现颇佳

▲ 苏富比易主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

对此,艺术理论学博士马学东也对“凤凰艺术”谈到,“香港市场的确在2019年仍保持了增长,尤其是拍卖市场和博览会交易仍很活跃,因为香港的背后是亚洲市场(主要是东亚、东南亚),它的买家辐射范围相当广泛。纽约市场随着美国经济的小幅增长而继续增长,英国市场随着脱欧而受到影响,2019年没有什么特别亮眼的成交。反倒是在欧盟内部,法国市场重现活力。因此,香港市场相对而言仍最有活力,亚太地区的高净值人群对艺术的需求(尤其是出于财产保值增值或者投资的需求)仍比较旺盛。但下半年香港局势动荡,艺术品市场受到的影响有限,但这种消极影响会在今后几年有所体现。所以,哪个市场中心的发展和出现不是必然的,要看该地区经济的发展,高净值人群对艺术的需求,甚至政治局势的变化都对艺术市场产生影响。

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 122.5 x 135cm 1965年作 201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1.98亿港元

▲ 赵无极《无题》(1958年)1.16亿港币成交

近几年来,赵无极在拍卖市场中一直风头强劲,也是二十世纪最为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而2019年底常玉竟先后以1.98亿港元《曲腿裸女》与3.04亿元《五裸女》重出江湖,与此同时,《五裸女》成为了史上亚洲第二高价的油画,热度直逼赵无极。同样,不仅仅只是赵无极和常玉,吴冠中的作品在2019年度百分百成交,其中《荷花(一)》以1.308亿港币成交,张大千的《伊吾闾瑞雪图》也拍出162,665,000 港币的高价

吴冠中《荷花(一)》1.308亿港币成交

▲ 张大千《伊吾闾瑞雪图》成交价:162,665,000 港币 2019苏富比香港春拍

现代艺术板块中的其他中国艺术家林风眠、淑芬、刘国夫、霍刚、何凤莲、厐均、庄喆、李华弌、谢景兰等也取得非常好的成绩。而在当代艺术板块中,中国艺术家中张晓刚、刘野、贾蔼力等艺术家依旧是拍卖场上的“常客”。中国书画板块相比其他拍卖板块一直较弱,2019年中国书画板块也并未有超乎想象的成绩,甚至是在持续下行中但在颇为悲观的数据中,一些向暖的苗头也显现出来,2019年中国书画头部作品成交率达到95%,共计产生8件超过亿元成交的作品。

▲ 2019年度中国书画成交高价榜单(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 张大千《致黄君璧「才子英雄」行书联》(左)HK$ 8,890,000
张大千《白云堂图》(右)HK$37,150,000 中国嘉德香港2019秋季拍卖会

▲ 李可染  《万水千山图》 RMB 207,000,000 北京保利2019秋季拍卖会


随着我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包括中国书画、瓷玉杂项、文房清供、佛教艺术、古典家具、古籍碑帖、邮品钱币等在内的“传统”拍卖门类,虽然表现有起伏,但总体上的拍品存量、流通速率和参与人群已较为稳定,所以市场规模和行情也相对稳定,进入成熟发展期。名家旧藏专场的拍卖状况今年表现仍然优异。中国嘉德以及北京保利的一些专场成交率几乎达到100%,并且多个专场成交额超过千万元。

——余锦生
(中拍协艺委会秘书长)

潘天寿《初晴》落槌瞬间,中国嘉德拍卖

潘天寿《初晴》镜心  设色纸本 140.5×364 cm成交价:RMB 205,850,000

亚洲拍卖场上韩国的金焕基《05-IV-71#200(宇宙 )》以1.01亿港元再创佳绩,刷新了个人的成交作品记录,同时一举成为韩国最贵作品,日本的艺术家奈良美智也同样再次刷新个人作品记录,2000年作的《背后藏刀》已1.96亿港币成交;草间弥生的《无尽的网#4》以6,240万港币创下女性艺术家亚洲拍卖新纪录;同样亚洲其他地区的艺术家今年在拍卖舞台上也逐渐展露头角,包括越南的梅忠恕、黎谱等艺术家。

金焕基(1913-1974)《05-IV-71#200(宇宙 )》油彩 棉布 二联作 每幅 254 x 127 cm.  全幅 254 x 254 cm.1971年作成交价:港元 101,955,000

奈良美智《背后藏刀》成交价:195,696,000 港币 刷新奈良美智世界拍卖纪录 苏富比香港2019秋拍

欧美艺术家在亚洲拍卖市场上依旧备受关注,从安迪 · 沃荷到班克斯(Banksy)再到kaws、杰夫昆斯等。去年做出自毁作品惊人之举的Banksy在2019年英国脱欧之际,讽刺政府的大幅油画《权力下放国会》拍出987.9万英镑,自此之后也成为了推动艺术市场的一位强劲的“推手”。

▲ 班克斯(Banksy)作品《女孩与气球(Girl With Red Balloon)》(2006)在苏富比以120万欧元成交后自毁,现场哗然

▲ 班克斯(Banksy)作品《权力下放国会》 987.9万英镑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常玉以三亿港币成交的《五裸女》成为上年度拍卖中的一匹“黑马”,这也是全球前二十榜单中唯一在亚洲地区——香港出售的作品,其余作品依旧都在苏富比、佳士得的伦敦、纽约地区成交。

▲ 常玉《五裸女》油彩 纤维板 120 x 172 cm 1950年代作 2019佳士得香港秋拍:3.04亿港元(新纪录)

在观看这些令人惊喜的拍卖成绩的同时,我们也生出了对收藏群体的疑惑,即使亚洲市场经济整体并未有太严重的“冰冻期”,但中国大部分的艺术拍卖作品仍被中国地区藏家所收入囊中,这样的趋势是否可以被改变?亚洲市场逐渐占领全球市场的领地,又该如何保持?

▲ 林风眠拍卖作品

谢景兰《遮掩的月》 678万港币成交 逾拍前估价4.5倍

刘野(1964年生)《红2号》压克力 画布 195 x 195 cm. 2003年作 成交价:港元 23,525,000

马学东博士这样告诉笔者,“市场地位不是保持的,是经过积累的。目前纽约、伦敦、香港是全球三大艺术品交易中心。都是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云集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群,艺术品交易政策宽松,艺术生态健全完整。这些都是成为全球性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客观条件。就是要有天时、地利和人和。中国的北京和上海也都具备成为全球性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可能性,尤其是上海在2019年极其活跃,政府支持举办了上海艺术品交易月,还支持了西岸与艺术设计博览会。同时西岸集团汇集了多家民营美术馆,上海日渐吸引了很多国际性画廊开设分支机构,上海包含有潜在成为全球性艺术品市场中心的条件,但目前来说,只有北京和上海合在一起后也许才会成为全球艺术品交易中心。

亚洲艺术品市场肯定还是以亚洲藏家为主,这个与欧美市场以欧美藏家为主一样。这种趋势短时间变不了。苏富比和佳士得有意将香港变成和纽约、伦敦一样销售西方现当代艺术品的重镇,但他们仍必须要兼顾亚洲藏家的喜好需求西方艺术品最高的比例我觉得也不会超过50%。对比伦敦和纽约市场,伦敦的现当代艺术拍卖交易额仍要比纽约逊色不少。在香港主要卖西方艺术品仍需要相当时间。随着老一辈藏家的陆续离世,欧美市场中高品质的中国艺术品日益减少,经过国内市场近30年的发展,能回流的艺术品大部分都回流到了亚洲市场,这是客观现实。对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喜爱仍只能以亚洲藏家为主。”


对女性艺术家的关注仍为少数占比


近几年,因为“#Metoo”运动的热度,女性艺术也成为了艺术圈一直热议的焦点话题,但目前除了排行第十五的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1997创作的《蜘蛛》,2019年5月以成交价3205.5万美元在佳士得(Christie’s) 纽约成交,便再无女性艺术家上榜的身影。

▲《蜘蛛》(Spider)Louise Bourgeois,1997年 成交价:3205.5万美元,2019年5月佳士得 纽约


在《瑞银投资者观察调查》报告里显示,馆藏构成的趋势里女性作品仅占馆藏的37%,由此可见,女性艺术家在艺术行业中的关注度并未因全球对“Metoo”运动的形势而产生明显的效果。该调查对收藏家的收藏行为进行调研后发现,去年近30%的受访者在艺术品和物品上花费了超过100万美元,而12%的人花费了超过10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支出是女性。这从另一角度回应了女性在艺术行业中的参与度逐渐提高。


伦敦苏富比晚间拍卖上的珍妮·萨维尔作品《支撑》(1992)
马学东博士认为,“2018/2019年,当代艺术板块中女性艺术家有4位跻身前100名,分别是: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其次是朱莉 · 梅 赫 雷 图 (Julie Mehretu)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和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从近几年开始,随着#Metoo运动的开展已经使人们重新认识女性的力量,也给予女性在社会更多平等的机会。这在艺术界已经开始有所显现,这几年很多国际上知名的美术馆也做了很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展。使人们重新认识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史中的重要性,让我们重新认识此前被忽略的女性艺术家。

珍妮·萨维尔(Jenny S**ille)《转变》1996–97年作 油彩画布 330.2 x 330.2公分 成交价:681万英镑 估价:150万–200万英镑

朱 莉 · 梅 赫 雷 图 (Julie Mehretu)《墨景(深邃的光)》成交价:4,420万港元 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Sky Towers and Bridal Bowers》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 2016 Oil on linen 165.1 × 109.2 cm

《茱莉(Jule - the Woman)》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1985,125 x 105 cm.

在艺术市场上女性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也有明显增长,但她们仍然还是少数占比。短时间内白人男性艺术家占主导的现象不会改变。此外,除了女性艺术家之外非裔艺术家作品市场也有明显增长。女性和非裔艺术家都是在学术上得到重新关注之后逐渐在市场上也获得了认同


潮流艺术与千禧一代的兴起


2019年也是潮流艺术热的一年,从欧美的kaws到亚洲的奈良美智……无不证明2019是潮流艺术爆发的一年。今年4月,KAWS的《THE KAWS ALBUM》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以成交价1.15亿港币再次刷新KAWS世界拍卖纪录,随后kaws与优衣库的联名t恤被疯抢,再到本年度秋拍奈良美智两次刷新个人拍卖纪录,就连国内也慢慢出现一些潮流青年艺术家的展览。

KAWS《THE KAWS ALBUM》成交价:115,966,000 港币 刷新KAWS世界拍卖纪录2019苏富比香港春拍

▲ 苏富比拍卖奈良美智作品现场

同样,顶流韩流明星权志龙带动的村上隆“太阳花”配饰风也成为了明星、粉丝们的日常出装配饰。现如今,大街小巷的泡泡玛特、1983等盲盒店已成为一种当下年轻人收藏的社会现象。不得不说,“潮流艺术”的劲头正猛,但背后所引出的也是年轻的“千禧一代”藏家群体已经在收藏市场中成为重点关注的藏家对象群体,一跃成为了目前最活跃的消费者群体。

▲ KAWS作品

▲ 村上隆(image:Wallpaper)

▲ 国际韩流巨星G-DRAGON(权志龙)与艺术家村上隆

在较新潮的亚洲市场中,自2018年起千禧一代的藏家们在艺术收藏方面要比其他年龄层更活跃。2016年至2018年期间,千禧一代藏家中69%曾经购买过美术品,77%曾购买过装饰艺术。千禧一代的数量占高端买家总数(超过100万)不到一半(45%),更凸显这一年龄层人士的消费能力。

图片致谢美国信托公司

《巴塞尔艺术展\瑞银市场报告》

在这样的趋势下,业内也会存在一些疑惑:因为千禧一代藏家群体带动了潮流艺术的兴起,那这是否可以被称作为一个“泡沫”收藏?潮流艺术虽然是时代的产物,但真的可以延续下去吗?

马学东博士认为,“‘潮流艺术’”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只是市场上阶段性收藏趣味的体现。的确有不少年轻藏家在追捧‘潮流艺术‘,但年轻藏家还不是整个市场中最主导性的收藏力量,如果将他们叫作收藏家也许会降低了收藏家的标准。他们可能谈不上是真正的收藏家,作为艺术品消费者还说得过去

他们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改变自己的收藏兴趣。当然以后也会出现更年轻的收藏者,但更年轻的收藏者的收藏趣味与之前的一批年轻收藏家收藏趣味肯定是不同的。所以‘潮流艺术‘只是阶段性的,而且这波‘潮流艺术’有很明显的人为炒作痕迹,所以从价格上来说相对虚高,就像kaws作品拍出的亿元港币的高价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苏富比、佳士得拍卖行官方给出的资料可知,今年亚洲市场的藏家虽然以亚洲地区藏家为主,但也向着越来越多元化的趋势发展,亚洲以外地区的竞投人数已比去年多50%以上。同样,在欧美拍卖场上也越来越多的亚洲藏家“一鸣惊人”,

威廉・德库宁 (Willem de Kooning)《无题XXII》估价:25,000,000 – 35,000,000 美元 成交价:30,105,800美元 亚洲藏家收藏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红色上的蓝》 估价:25,000,000 — 35,000,000 美元 成交价:26,461,000美元 亚洲藏家收藏

不得不说,每家拍卖行的最高拍卖战绩虽然年年都有新纪录产生,但根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最终的拍卖结果较2018年均有所下降,但拍卖也都在其预售价格范围内,据数据统计苏富比拍卖行的拍卖率为92%,佳士得拍卖行的拍卖率为89%,强劲的销售率依旧表明了藏家保持着活跃的参与度与购买力。随着艺术市场趋势不断向上的过程中,2020年又是否会继续开启艺术市场的第三十年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