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对话丨黄勖夫:我们想为年轻人提供更多机会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90   最后更新:2020/02/01 10:17:00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2-01 10:17:00

来源:artnet


X美术馆渲染图
图片:致谢X美术馆


“开年对话”是artnet在农历新春的传统,如同我们在前几日的新年祝福中所说的:我们依旧坚信艺术本身和艺术创作者带来的有关创造力和独立思考的启迪,也依旧坚信艺术——如同它在历史中的角色一样——可以帮助我们愈合“伤口”。


今年,artnet的“开年对话”将呈现几位艺术圈人物对过去的总结,以及对未来的观感。


在中国,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是青年藏家群体中知名度较高的一位。过去的几年中,他曾策划多个重要展览,如“锡人的心脏”和“尼古拉斯·帕蒂:花花果果猫猫人人”。2017年,他被评为福布斯全球“30 Under 30”,并在此后的几年担任该榜单在艺术行业内的评审。2019年,黄勖夫发出声明,表示将在次年开展重要的个人项目——一座全新的美术馆即将问世。

如今,这座最终定名为X美术馆的空间在正式开幕前,已经吸引了各方的期待。X象征着新一代的年轻人,这也正是黄勖夫、以及这座美术馆的大愿景——为中外的年轻艺术家,提供更好的展示平台。在2020开年之际,artnet新闻对话黄勖夫,他与我们分享了美术馆筹建过程中的大小事,以及未来的更多规划。


artnet新闻
×
黄勖夫

黄勖夫
图片:致谢X美术馆

为什么用一场三年展作为美术馆的开馆展?

黄勖夫:我们的X美术馆致力于为年轻人创造机会,同时也注重发展机构的教育作用。因此,将三年展作为开幕展将为美术馆定下学术基调。在过去,我受到了一些国际关注,不仅因为我是个藏家,而且也因为我推广的国际艺术家在中国受到了关注。因此,在这个开幕三年展上,我们希望推出一个有益于中国青年人的项目——X美术馆是一个鼓励创新和激发可能性的艺术空间,而不是一个展示单纯展示我个人收藏的地方。

而所以是三年展,是因为这是一场以40岁以下中国艺术家为主力军的展览,因此我们需要更长时间来扩充这份名单,找到更令人耳目一新、更符合我们愿景的艺术家。同时,我们还将在未来的项目中呈现国际新兴艺术家,使中国观众对他们的作品更了解。

X美术馆三年展“How Do We Begin?”海报
*由于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本次三年展的开幕时间可能会进行适当调整,具体请以X美术馆方面发布的官方信息为准。
图片:致谢X美术馆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戴安娜·坎贝尔·贝当古、张子康和凯特·富勒都是组成了本次三年展的的评审委员会。他们在展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黄勖夫:三年展由我们的首席策展人吴冬雪(Poppy Dongxue Wu)策划,大家一起挑选艺术家。

吴冬雪:关于甄选过程,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对中国新兴艺术家进行研究,同时与中国独立艺术项目的负责人和国际学术界都保持着密切联系。最初列出了100多位艺术家,我们不仅考虑他们的实践是否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至关重要,而且还考虑他们在艺术创作范围之外所做的事情,以及他们是否处于正确的职业生涯时间点。

策展人吴冬雪
图片:致谢X美术馆

既然本次展览的主体参与者是中国艺术家,那么为何组织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学术评审团队?

黄勖夫:X美术馆三年展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它致力于为中国带来一些区别化的国际视角。我认为部分中国年轻艺术家没有足够的国际关注度,所以我想帮助他们进行更多的国际曝光。这就是我们邀请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国际策展人的原因,让他们有机会亲眼看到这些中国年轻人的创作。

强家栋,《超体物理空间关卡2(橙):超体性:色普龙与6杯粉色食人酸奶》,2019
制作:Sense Health工作室
摄影:Burning Bears,重庆

吴冬雪:当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进入国际艺术批评界的视线中时,有一种观点是,它带有某种“中国性”(不管是符号还是艺术语言),这类作品不能简单地“翻译”成其他语言,因此隐含着一种“不可读性”。

而千禧一代艺术家诞生于数字化大发展的时代、成长于全球化背景下,这种“中国性”的痕迹在他们的创作中并不多见。当代性的一个特点是既具有在地性,又具有全球性。我们自己的视野或许不能包罗万象,于是邀请那些有经验、对自己所在地区非常了解的策展人们一同工作。

刘昕,《脱离》,2019,装置双屏视频,EBIFA装置零件(复制品):铝,黄铜,铁,电子元件,玻璃,牙齿模型

三年展之后有其他的展览计划可以提前与我们分享吗?

黄勖夫:三年展之后,我们将呈现挪威艺术家Yngve Holen的个展,也将会是他在亚洲做的第一个大型个展。

从零开始筹备一个美术馆,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轻松。从选址到设计到展览到项目,整个周期大概有多久?其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黄勖夫:X美术馆的想法是从去年7月份开始计划的,9月份正式开始筹备,一切都发展的很快。很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从展览部到媒体部,每一个遇到的员工都非常棒,特别是我们的副馆长,给了我很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同时,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Theresa在她负责的部分也非常给力,我们合作得很好。目前来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发展得很迅速。

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当然压力是有的,不管是什么职位,不管是不是开美术馆都会有压力,所以也会去应对。不过目前来说,我觉得自己最没有经验、但也是第一次去做的,就是施工的统筹计划和实施。当然,通过这次我也学到了很多。

X美术馆渲染图
图片:致谢X美术馆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部分有怎样的计划和想法?

黄勖夫:我们的美术馆里会设立一个公共图书馆,想让观众不仅是来看展览,在展览里获得视觉或者其他感官的体验,同时也可以从书籍中查阅和获取更多的知识。另外,开馆后的公教活动我们也已经有了初步的安排,涉及到讲座、对谈、工作坊、音乐演出、表演、放映等各种类型的活动,比如主题为“人类简史:身份,意识与图像塑造”的戏剧工作坊,由DJ10000参与的视觉/电子聆听会,以及多样的对话与派对——包括正在计划中的“老好使”艺术项目完结分享会。

麦影彤二,《Robot Mak Mak》,2019,双频影像,1分45秒,尺寸可变

2019年你做了很多事情,在其中让你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

黄勖夫:2019年真的是特别忙碌的一年,变化也很多。最有成就感的当然还是开始做X美术馆,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同时也把我的能力,我的视角和想法都展现出来。大家也都很支持,这让我觉得让特别自豪,也特别有成就感。

近期有没有喜欢的艺术家,或者有没有进行收藏?

黄勖夫:对,每个月可能都有几位艺术家会加入到我的收藏体系中,平常我也有看很多新的艺术家资料。之后我们的展览里也肯定会展出我们收藏的一些艺术家,大家敬请期待。

另外,通过我们开馆的三年展项目,我也有认识到一些新的艺术家,也有一些之前就是朋友但我没有收藏的艺术家,之后也都会借此机会将他们的作品加入馆藏。整体来说,在这次三年展中有近一半的艺术家是已经或即将进入我们的收藏。

威尼斯双年展主展馆借展黄勖夫收藏的Jesse Darling作品《March of the Valedictorians》

2020年的艺术出游计划?哪些展览、书或者电影想要对读者进行推荐?

黄勖夫:2020年出游计划暂且还没有定,因为现在专心在筹备开馆,但是年后会去达卡艺术峰会(Dhaka Art Summit),因为她们的首席策展人戴安娜·坎贝尔·贝当古也是我们三年展的评委,我一直想去,但前几年一直在纽约就比较远,今年是从北京过去比较近,所以就准备去那边看看。之后的出行计划还没有定,但香港巴塞尔是肯定会去的。

至于展览,红砖美术馆的莎拉·卢卡斯是我目前觉得在北京的展览里最喜欢的。电影方面,《半个喜剧》可以算是今年我看的比较喜欢的电影。最近没有读太多书,因为确实有很多很多工作,不过我有时候在扎针灸的时候会听一些有声读物,目前在听《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希望开馆之后会有时间去好好读书或者看看电影吧。

黄勖夫的小狗,名叫脏脏

春节打算怎么过?

黄勖夫:春节肯定还是跟家人一起团聚,然后因为开馆在即,而且春节之后还有出差计划,所以想先在家平躺几天。


采访丨Taylor Dafoe & Yutong Yu

文丨Yutong Yu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