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人体中的抗体与人性中的抗体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10   最后更新:2020/01/31 20:10:2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1-31 20:10:26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人体中的抗体与人性中的抗体

人体中的抗体是很专业的话题,最近的科普特别多。在病毒、RNA、DNA、免疫识别系统方面,有一个叫李永乐的老师,说得特别通俗,他的视频在网上经常被刷屏,我也受益无穷。总之,像类似这样的话:“也奇怪,中国人过去是不吃蝙蝠的,而吃这个东西是东南亚,已经吃了几千年。人家不得病,怎么到了武汉就出问题?当然武汉市场管理没到位也是问题,但东南亚管理就到了位?”这种提问的方式,离开了专业只会陷入死循环。这点还是要尊重科学家的意见,要接受医生的引导。但人性中的抗体,这个严肃的话题,总是会在激烈的表达中踩上了刹车,似乎人体中的免疫能力与“活着”有关,而与人性中的免疫能力与“活着”无关,好像“活着”的抗体只是选择了肉身。

但我觉得中国人人性中的抗体是强大的。当人寄生在一个岁月静好的“生态”里,生态的基因是安排好了一切的,善恶好坏一切都是基因安排好的,只需要习惯性的“排异”就可以了。所以,人“活着”的精神性几乎托付给了肉身,肉身安好,一切安好。而肉身是寄生的,宿主好,肉身才好。这在生物学上叫“共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维稳状态,也就是共生状态。宿主要“排异”,肉身就必得排异,否则肉身就安好不得!这个逻辑在生物学上 完全是说得通的。

但问题来了。这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美丽球体,它居然能与貌不惊人的蝙蝠“共存”,而蝙蝠携带着这个病毒,原本也以为拥有了“核武”,加上自身千万年来的不断整型,自以为已经整成一个让人类厌恶的造型,并自觉地错开了与人类的生息时间,这种智慧的算计应该是万无一失了。但最后还是失算了人类的欲望。人类的口味是“迷魅”的,“你越怪异,我越好奇”。在寻求异趣中戏谑你的味道,这是暴殄天物的品性。中国人历来是吃转一切的,很少失手。这次遭遇病毒,算是偶遇。但后果很严重。为了逻辑上的一致性,这里暂且假定病毒是来自蝙蝠的,因为大量吃蝙蝠的图片已经让人脑洞大开心中肿胀了。借用蝙蝠可以继续说下面的事。

人体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无法排异,肉身的脆弱是显然的。“无法排异”是由于免疫识别力不够,一如敌人伪装成了同志,很难识别好人还是坏人。人最后是在“核糖核酸”甜言蜜语中被整垮的。

而这对“活着”的人来说,却无疑裹挟着恐惧与怨愤,惟一能支撑自己的是人性中的抗体。抗体本来是应该属于自己的,抗的对象也必须清晰而精准。但中国人的抗体是携带的,在澄清遮掩之间,肉身之外的排异可见一斑:隔离、断路、驱赶、围追堵截,一片肃杀景象。这都是为了“活着”,为了“人性的,太人性的”,甚至,许多人的出演不需要排练,出场的都是狠角色。这就是习惯拥有的、直接可以排异的人性中的抗体。比如,有一张图片中的文字是这样写的:长春男子一路尾随武汉牌的车,并报警,直到武汉车被扣才得意地离去~现实比故事传奇。这种盯梢、跟踪的专业性,这种冷静与冷酷的理性,已经不仅仅是伤痛了,更是一种人性中抗体的狂妄与强大。

大家也理解,一些话必须绕着弯子说,大家也能宽宥无知,因为肉身的环境更适合造就反智。但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所有肉身都共有的,这就是活着的肉身是自己惟一能做主的存在,所谓活明白是指:我是向死而生的。为此,“活着”不能被寄生,人性中的抗体也不能被别人所施予,这是肉体与精神在“向死而生”的路途中必须独立地合二为一的,是必须合一地自己要回答的严肃问题,哪怕回答得幼稚与木讷,这也要成为一个生命体中的自觉。但这又谈何容易呢?人性中的抗体需要在人的精神生活中得意完成。而人的精神生活是需要在自由中创造与升级的。在自然本能中的自由还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对自由意志的超越,是自由意志通过抗衡反自由意志而获得超越,只有这层意义上的自由才是解放的,这才是真正人性中的抗体。一切寄生的抗体都是“伪抗体”。

托马斯·内格尔1974年写了《成为一只蝙蝠会是什么样子》,他说:

我们自己的经验为我们的想象提供了基本素材,因此,想象的范围也是有限的。我们的经验无助于想象这样的场景:一个臂上有蹼的东西在清晨和黄昏时分飞来飞去,吞吃昆虫;它视力低下,只能凭借反射回来的高频声信号来知觉周围的世界;它白天在阁楼里倒挂着睡觉。就我所能想象的范围之内(这并不算多远),它只告诉我,像蝙蝠那样行动对我来说会是什么样子。然而,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想知道,对于一只蝙蝠来说成为一只蝙蝠是什么样的。

成为一只蝙蝠会是什么样子呢?现在我们知道了,他是“冠状病毒”的携带者,他携带着一个美丽的正二十面体的病毒。柏拉图早就研究出,正立方体一共有五种:正四面体、正六面体、正八面体、正十二面体以及正二十面体。两千多年来,人们一直纳闷,除了正二十面体,其他四种正多面体在自然界中都能找到对应物,惟独这个正二十面体找不到它的自然之物。原来这个自然之物是个病毒,它以纳米的形式寄生在“宿主”体内,这个宿主居然是“蝙蝠”。本来说好今年大家都奔小康了,这铁板钉钉的事儿看来要黄了,还给了蝙蝠,是不是蝙蝠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呢?

大地是冷硬的。不管蝙蝠在下怎样的大棋,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死亡,这都是人类活着的主题,万万不可在掩饰中回答。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