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报告|台北“国际化”的想象与实践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470   最后更新:2020/01/25 11:10:22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01-25 11:10:22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py


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南港展览馆1馆,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台北当代。


在迎接农历新年之前与在选举投票之后的间隙中,台北迎来了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展期:2020年1月17日至19日,以下简称“台北当代”)以及其他三个位于不同旅馆的博览会——One Art Taipei 艺术台北(展期:2020年1月17日至19日)、艺术未来(ART FUTURE,展期:2020年1月17日至19日)、WHAAAAAT’S OPENING STUDIO(展期: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卷入不同程度的艺术爱好者前往参观进而消费。

展览现场:第二届One Art Taipei 艺术台北,西华饭店,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One Art Taipei 艺术台北。


台湾的现代化程度,以台北为首,而在艺术博览会发展中,台北有两条发展路径,一条是以画廊协会为主的“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Taipei),另一条则是因为“Art Taipei”趣味的陈腐与结构性的缺失而产生的旅馆型博览会,其中以“台北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Young Art Taipei,成立于2009年,2017年为最后一届)为代表。这两条路径虽然在组织结构上完成了“现代化”,但在“国际化”的想象与实践上遭遇困难,这也使得“台北当代”有机会在此生根发芽,并以龙头之姿空降宝岛。

展览现场:第二十六届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世贸展馆,台北(2019年10月18日至21日)。图片提供:Art Taipei。


台北当代因其出资背景皆为外资公司,使其存在暗含了对于台北在世界艺术版图的肯定之外,还有一种来自西方的、资本意义上的肯定。这样的隐喻使得台北当代有了光环,此外博览会总监任天晋(Magnus Renfrew)过往成功运营Art HK的经验也增加台北当代本身的说服力,使得瑞士银行成为台北当代的合作伙伴。同时,台北当代的组织结构,从顾问团 [1] 到国际画廊评审团 [2] 皆具有一定程度的国际经验或者本身就是来自外国之外,其个人的学经历的高度,也使得台北当代本身的体质与视野不同于过往在台北举办的艺博会。这样的特色奠定了台北当代在台湾富人们心中的地位。

黄海欣,《无题》,2019。布面油画,50×50cm。©黄海欣&瑞银。摄影:Sean Wang。图片提供:瑞银。


2020年第二届台北当代也迎来了联合总监岳鸿飞(Robin Peckham)。岳鸿飞从2019年7月就驻扎在台北与15年在中国内地的从业经验,使得任天晋有所余裕准备即将开展的新加坡艺博会ART SG(展期:2020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也满足任天晋当时对于顾问团的承诺——住在台湾,深耕地方。在S Hotel的“洗尘”晚会上,岳鸿飞以保证“展墙直直的、灯光白白的”的中文发言令人印象深刻之外,也请到了他曾经的同事,独立文化评论家张铁志共同策划展会讲座“新观点共享平台”。在新闻发布会上,张铁志以“艺术作为支点卷动台湾对于当代社会的讨论”的讲座定位,得到在场许多台湾人的共鸣,如收藏家、顾问团代表姚谦。

台北101大楼×台北当代委托林明弘公关艺术项目。图片提供:台北当代。


作为新晋加入顾问团的收藏家姚谦,对台北当代乃至台湾是有很深的期许与肯定:“台湾已经开始呈现出不同的意见、观点可以在这里交流的面向,而从台湾收藏家身上可以看到开放性与多元性。任天晋建立了台北当代,也带了很好的团队在这里。台湾是一个发表创作、创意的好平台。”类似的态度也可以在瑞士银行台湾区董事总经理陈允懋的采访中看到:“我们的客人有来欣赏作品,也有是来看作品收藏。我们赞助台北当代不仅是从客户服务出发,而是通过这样的展会,能有一种‘对话’(dialogue),使我们更了解客户的需要,客户也会更了解我们所能提供的服务。事实上,对于高资产高所得的客户,我们提供的服务是特制化的规划。瑞银选择在赞助Basel系列展会之外,选择赞助台北当代,是因为任天晋有成功运营博览会的经验,具有公信力之外,还因为这个展会有达到瑞银做活动的标准,同时,也因为台湾是全球前10大市场,瑞银在台湾的业务相当成功。”

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南港展览馆1馆,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台北当代。


票价上涨(单日票750元台币,相当于一道五星级酒店餐厅主菜的价钱)的第二届台北当代,在展商位置的规划上作出了调整,一改国际大画廊的集中性,以分散国际大画廊的位置,使得观者走完全场的几率增加。比第一届90家参展商多了9家的第二届台北当代,尽管也有国际画廊撤出,如Esther Schipper、Sadie Coles HQ和Taka Ishii Gallery,部分新加坡画廊与韩国画廊也撤出,来自中国内地的参展画廊也减少,但也迎来了20多家第一次参展的国际画廊,其中包括伊娃·培森胡柏画廊(Galerie Eva Presehuber)、Massimo De Carlo、厉为阁(Lévy Gorvy)、Kaikai Kiki画廊等。

吕克·图伊曼斯,《科尔索 II》,2009。布面油画、196.2×152.5cm。© 吕克·图伊曼斯。图片提供:艺术家及卓纳画廊。


展场中国际大画廊带来的都是以绘画为主的作品,如卓纳画廊清一色带来的是知名艺术家的绘画作品,如吕克·图伊曼斯、罗斯·怀利、雷蒙德·帕提伯恩、奥斯卡·穆里略、拉乌尔·德·凯泽的作品,而画廊的销售成绩也颇为出色。即将在香港卓纳画廊举办个展的吕克·图伊曼斯,其多件作品被购藏,其中包括一张单价150万美金的作品。另一方面,艾迪·马丁内斯在贝浩登画廊台北当代展位上,为此次台北之行特别创作的系列作品“Flowers for Taiwan”,在开幕当天全部售罄。周杰伦也是其藏家。艾迪·马丁内斯的作品,不仅融合了抽象绘画与潮流文化,画面上明快的笔触、鲜艳高饱和度的颜色都是他备受关注的原因,此前他在上海西岸艺博会期间于余德耀美术馆的个展“游宴”(展期:2019年11月7日之前2020年1月12日)就吸引了许多海内外的艺术人士前往观看,同时,在西岸博览会参展的泰勒画廊成功售出数件其作。

展览现场:贝浩登展位,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南港展览馆1馆,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贝浩登。


与国际大画廊务实的展览策略相反,部分在地画廊带来符合此次博览会主题“科技与生态”作品,其中表现最为亮眼的是诚品画廊。展位为台湾艺术家团体豪华朗机工个展的诚品画廊,带来的是3件动态、切题的大型装置作品,其中包括一件台币1200万(约美金40万)的作品《太阳之诗》最能让人驻足观赏。由陈志建、林昆颖、张耿豪与张耿华组成的艺术家小组豪华朗机工,为2017年台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Universiade)设计了低耗、机械动力的圣火台,因而知名度大增,此次他们的新作,用铝合金、不锈钢等轻型金属,以1.3万个零件与马达所组成的无声动态装置作品《太阳之诗》是2016年台电公司永久收藏的同名之作迭代版本。

豪华朗机工,《太阳之诗》,2020。展览现场: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南港展览馆1馆,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Ocula。


散布在博览会边缘处的展位,不仅仅是各种赞助商的展位或者贵宾休息区、瑞银#TOGETHERBAND展位与典藏厅中一系列委托年轻艺术家黄海欣创作的作品,还有博览会特别安排的装置作品,其中包括豪华朗机工、朱铭、谢素梅、艾未未与陈万仁的作品。自从2015年就长居在柏林的艾未未,此次他2016年的纪录长片《人流》不仅在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展览“灾难的灵视”(展期: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2月9日)中得见,他用PVC材质的充气装置模仿难民乘坐船只的《行之道》(2016)成为台北当代中最不商业也最为沉重的作品。

艾未未,《行之道》,2016。展览现场:第二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南港展览馆1馆,台北(2020年1月17日至19日)。图片提供:Ocula。


在国际化人才进驻台北的时空中,台北当代,像是一艘“国际化”的船只,许多在地画廊争着上船,为了要得到“国际化”的认证,或者说为了避免自身被贴上“低端”标签而交付高额展位费参展,但,台北当代也确实成为了一个非常合适地显示自己地位与品位的高级社交场所,所以,场内贵宾们的欣喜之情常常可见,就连知名媒体人、政治时事评价家陈文茜都会到场,足见这场国际展会对不同圈层顶尖人士的吸引力。一如瑞士银行台湾区董事总经理陈允懋所言,重要的是建立对话式的交流,让彼此了解彼此。


不幸地是,这里的“彼此”是金字塔尖端的人,而“艺术作为支点卷动台湾对于当代社会的讨论”则有待时间与资源展开。


[1] 2020年的顾问团名单包括:Jam Acuzar、Benjamin Cha、Evan Chow、Sylvain Levy、赖英里、茅矛、施俊兆、孙怡、孙启越、李冠毅、陆寻、张明、张泰玮、纪嘉华、姚谦、诸承誉、罗扬杰、Ivan Pun、翁美惠、王津元。


[2] 2020年的画廊评审团包括:冷林(佩斯画廊)、Edouard Malingue(马凌画廊)和Patricia Crockett(Spruth Magers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