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强:岛上十谈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11   最后更新:2020/01/20 21:47:30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01-20 21:47:30

来源:打边炉ARTDBL


2019年年底,《打边炉》在位于广州二沙岛的广东美术馆王绍强馆长的办公室与之进行了一次长谈。在此之前,他刚结束了自己在馆长任上的第一个任期,并开始了他在二沙岛的第二个四年时光。


作为一位信奉着“先做事,再发声”的馆长,王绍强和我们坦诚地回顾了他在广东美术馆四年的工作体会与心得。他认为广东美术馆不只是对专业观众负责,还要关注普通市民的需求,他很清楚自己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在做事情。他还和我们谈及美术馆的责任与使命,以及做美术馆很容易掉入的陷阱和风险。


本文根据采访整理,发表前经过受访人审校。


受访:王绍强

采访及编辑:钟刚 陈思敏(实习生)



1 、过去一年,广东美术馆策划过一个“图绘新中国”的展览,粗看这个展览的名字,大家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主旋律的展览,但事实上这个展览对广东美术馆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这个展览中的展品主要来自广东省国有宾馆的收藏,比如像广东温泉宾馆、广东迎宾馆、广东大厦、胜利宾馆等,它们转制成为企业后,宾馆藏画的去向成为一个问题,广东省政府出面协调,将这些宾馆收藏的书画整体移交给广东美术馆,由广东美术馆保管和修复。像这样把省内政府宾馆的收藏移交给省美术馆来保管,在全国来说都是一个创举,据我所知其他省份还没有先例。



2 、由于广东的冬天比较温暖怡人,不少北方的艺术家会到广东过冬疗养,他们在这些宾馆留下的具有时代性的笔墨,都是名家佳作,有不可替代性和重要的学术价值。广东美术馆依靠自身有限的收藏经费,是不太可能购藏得起这些重要作品的。


在省政府的推动下,去年我们一次收了718件/套藏品,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馆藏,并且我们还倡议将广东省属国企的藏画,都移交给广东美术馆来保管,因为广东美术馆不仅有高标准建设的藏品库房,还成立了修复科技中心,对入库藏品能够进行专业的修复和保护性收藏。广东美术馆接手这批藏品后,一方面可以很好地守护这批藏品,同时还能让更多的公众欣赏到这些佳作,最大化地发挥它的公众价值。



3 、广东美术馆成立至今已有二十多年,通过历任美术馆人的努力,目前我们已经拥有4万多件馆藏,无论在中国近现代美术方向,还是中国当代艺术和当代摄影方向,都收藏了重要节点的代表作品,这是广东美术馆人一直非常引以为豪的成果。


我认为美术馆除了可以通过展览积极介入当代文化生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不断丰富馆藏,夯实家底,以藏带展,从而建立美术馆在美术史上的地位。我认为这也是美术馆非常重要的一项使命。



4 、通过在广东美术馆这四年的工作,我也在思考美术馆和公众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毕竟我们是公立美术馆,我们的属性就决定了我们和大学美术馆、民营美术馆不一样,我们除了针对艺术专业人士来推动专业上的发展,我们还要面对公众,服务公众。所以我们除了把展览做好,还会通过各种公共教育的手段让更多的人走进美术馆,通过不同的接入点,推动观众走进艺术的世界。


去年“第六届广州三年展”快闭幕的时候,观众排起了长龙,队伍都排到星海音乐厅门口,当时有观众拍了照片发在社交媒体上,我看了非常感动。美术馆尝试做好一点事情,马上就能在公众当中得到反馈,这是做美术馆工作最让我开心的事情。


目前我们还在争取夜间开放,大家能够在晚上来到美术馆看展览,听讲座,让夜间生活更丰富一些。这个改变,可能会吸引到一些新的观众群体,我们还挺期待的。



5 、过去四年,作为一个美术馆行业的新人,我的工作首先是建立在继承和发扬广东美术馆既有的展览品牌和学术方向的这个基础之上,我总觉得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客观面对这个事情的基础和历史。


我从来都不相信只有翻天覆地做变革才是好事情,所以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广东美术馆人投入大量精力继续做好广州三年展和广州影像三年展,并且在个案研究上推出了王肇民、汤小铭、林丰俗、郭莽园的大型个展,都是广东美术馆既有定位的延续和发展,都是“以守为进”的做法。



6 、在美术馆的工作机制上,我们也摸索和建立一套针对展览计划的学术论证规则,比如要在今年底推出的“广州影像三年展2020”,我们召集专家举行论证会,这样的论证会,我们还会开几次,最终的展览方案和策展人,都是在一个动态的论证过程当中确定下来的。


一旦确定了方案和策展人,我们全馆就会全力支持展览的实施。我们很重视策展人的学术视野和综合素质,希望通过整合学术资源,让展览从学术上更形成更完善的机制和逻辑,确保其学术性、社会影响力,以及大众视角的纳入,如此展览才能真正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7 、去年的“第六届广州三年展”,我们尝试通过平行展来带动珠三角的艺术机构的发展,可能大家会觉得一些空间和机构还处在发展初期,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呢?我倒认为一个地区艺术生态的发展,还是要做一些积极的联合和联动,我们一定要走出这一步,它比原地踏步要强。


《打边炉》去年发了一篇《千万不要在广州开画廊》的文章,非常尖锐地指出了广州艺术生态当中的问题,从这篇文章的反馈来看,外界对广州还是有很高的期待。广州作为南方的门户城市,确实应该加把劲了,广州是一座非常务实的城市,大家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生活很舒适,但仅有这样的现实还不够,还需要一点文化理想,我甚至认为,在未来的城市竞争当中,人文生态决定了城市的竞争力和吸引力。



8 、大家都很关注广东美术馆的新馆建设,这个是全省的文化大事件。广东美术馆(广东当代美术馆)与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省文学馆三馆合一,其中广东美术馆的面积最大,建筑面积约7万平方米,未来我们的场馆不仅会有近现代展陈空间、当代展陈空间,我们还会努力探索艺术设计的研究、收藏与展示。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广东美术馆新馆的库房空间将更为充足,未来我们的藏品能够进行专柜陈列,并且进行数字化管理。对于研究者来说,会是非常大的福利,大家能够很便利地检索到作品,接触到原作。我认为一个美术馆的藏品不应该是休眠的状态,它应该被研究者用起来,发挥它的公共价值。



9 、大家可能会好奇新馆为什么会选在芳村白鹅潭,这当然和广州的西部发展战略有关系,广东美术馆新馆选址白鹅潭,有非常好的城市景观,并且随着三个馆的进驻,白鹅潭未来会有很多的发展可能性,它会不会成为广州的“西岸文化艺术带”?会不会改变广州的艺术版图?我觉得未来的遐想空间还有很多。


至于广东美术馆老馆,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成为一个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我们还在为此努力争取,我们认为二沙岛已经形成了很好的文化氛围,它应该延续发展下去,保护历史印记。



10有些美术馆对当代艺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但我认为广东还是非常支持当代艺术的发展,广州三年展是得到公认的展览品牌,省里也非常重视,还为此划拨了专门的经费支持展览的举办。当代艺术在当代文化生活当中的先锋性和影响力,是不可以视而不见的。


事实上过去这几年,年轻的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也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广东美术馆的“七号空间”就持续关注年轻艺术家的创作,成为一个非常受关注的展览系列,并且它是有机的,既有活力,又有成长性,我认为美术馆应该对当代文化和艺术的动向保持敏感,作出判断,它应该是与之同行的状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