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宫殿”:一半是沉浸,一半是反思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10   最后更新:2020/01/20 21:42:20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1-20 21:42:20

来源:798艺术  张宗希


岁末年初,我们往往习惯于反观过去继而规划未来。正如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一的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在题为《温柔的叙述者》的获奖演说中谈到:“世界的低语被城市的喧闹、电脑的嗡鸣、飞机飞过天空的震声与信息汪洋令人疲竭的噪音取而代之。”而在信息的洪流中,个体的声音纷纷失去了轮廓,很快在我们的记忆中被瓦解,变得不真实,然后消失。世界变得空洞。我们开始片段地看待世界,受到无法理解的命运的束缚。
“我们这个时代的本质,是多样性和不确定性。它只能在松动中栖身。其他年代的人所笃信的稳定其实都在松动。一切都分为许多部分,每个部分进一步分为许多部分,再也没有什么概念能归纳这一切了。”早在1905年,奥地利作家霍夫曼斯塔尔曾如是写道。这位被茨威格称之为“昨日的世界”的代表性人物,谈论的是一战之前、已经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电气时代的科学观念对当时文化的影响,在今天读来,仍无违和之感。

展览文献阅览室

到了20世纪中后期,随着以电子信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技术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新的机遇与迷茫。1962年,英国建筑师塞德里克•普莱斯与前卫导演和戏剧制作人琼•利特尔伍德合作,创造了一个不同于传统意义的交互建筑项目——Fun Palace(娱乐宫/欢乐宫殿)。这个设计项目综合了如控制论、信息技术、博弈论、情境主义、剧场表演等大量当代理论与实践,形成一种新的即兴建筑来应对战后不断变化的文化景观。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建筑,更像是一个与社会互动的机器,一种社会实验:可以引发参与者之间的相遇与冲突,适应社会文化与社会条件的变化。

塔噶·布雷恩 & 山姆·拉维尼 《新器官》

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之初,审视逐渐步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智能化时代的我们,在享受着科技史无前例的便利、并梦想着它能够带来的美好未来的同时,人们也不难发现,自己已经逐渐陷入科技的控制中,甚至任其摆布,比如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推送,甚至比我们更了解自己。人们生活、娱乐、社交、工作的方式,无不因新的技术的实现而受到改变,但科技的发展依旧方兴未艾,许多想象在逐步变为现实,技术的未来和人的生活将以什么样的关系存在?在这一点上,与五六十年前或一百多年前人们对新的科技和文化的态度与思考,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欢乐宫殿”的深圳进行时


因此,当在12月的南方,在深圳这个“全球科技生产的缩影”之地,看到华侨城创意文化园2019OCT-LOFT创意节以1960年代的设计项目 “欢乐宫殿”为主题,来关注当下的技术生活及其与社会、身份、地方等因素之间的关系时,不仅没有“过时”之嫌,反而显得颇为贴切。

2019 OCT-LOFT创意节 展览现场

这种“贴切”,一方面是因为创意文化园的建筑背景及自身的文创定位,与深圳“设计之都”“移民城市”的城市特色的某种吻合:始于2007年的OCT-LOFT创意节坚持“前沿视野激发并讨论对未来的创想”,而如何打造一个社会参与的公共空间,是其持续关注的方向;深圳则是有着设计互联、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等品牌,以“城市交互”为主题的2019年“深双”,在深圳各区的九个分展场与主展场联动,正是从不同角度探讨城市空间与科技创新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

参展观众


另一方面,也与主题展策展人丁博的关注方向和艺术实践有关:建筑学、社会剧场的参与、具身化的经验、作为媒/中介的技术,以及另类组织与生产的模式等。2019 OCT-LOFT创意节共分为主展览、“无定游乐场”及“提问集”三个板块,来探讨技术未来的问与思。主题展共邀请16组国内外艺术家,展出基于科技与生活的不同媒介的作品。强调艺术家作为“提问者”的角色,激发与话题相关的各种讨论:关于技术时代的忧与乐、爱与怕。

2019 OCT-LOFT创意节 展览入口

走进展厅,入口处看似随意的分布着如“这里有wifi么?”“中午点什么外卖”“扫脸支付专享半价优惠”等日常生活中,与手机或科技有关的手写体字句,作为前奏引导观众进入展览的氛围。地面上贴着不同种族、人群、职业的人看手机的照片,呈弧线状分布在展厅不同的位置,是《十万个看手机的人》,戴建勇于2012-2019年在世界各地拍摄下的10万个看手机的人中的一部分,反映出现代化工具对人时间、精力和情感的掠夺。

戴建勇 《十万个看手机的人》

《无处安放—中国共享单车坟场奇观》(2018-2019)也是一件集中了大量“个体”和“碎片化”的摄影作品,吴国勇暗访国内多个城市50多处共享单车坟场,用航拍、地拍、VR、视频、音频等方式,记录下风暴过后的一片狼藉,让人们反思当下资本利益驱动下的发展模式中各种深层次问题。正如艺术家所言,“无处安放的不仅仅只有共享单车,更有我们对这世界的执念,对财富的梦想,以及在时代背景下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吴国勇 《无处安放—中国共享单车坟场奇观》

线上或虚拟方面,不少作品聚焦于科技公司的产品或项目引发的现象与思考。如装置《训练姿势》,山姆•拉维尼利用程序从数据库(微软COCO数据集包含的220000张带标签的图像)中随机筛选带人物的图片进行人物姿势的模仿,目的是以此来实现最新的对象识别。在综合装置《傲慢的判定者》中,崔英婷则指出了验证码技术的隐形判定偏见:如果一位盲人应用苹果的屏幕朗读器却不能读取验证码,该用户是机器人吗?

山姆·拉维尼《训练姿势》

此类作品还包括塔噶•布莱恩和山姆•拉维尼的《新器官》、胡子哥&媚潇的《微王国》、马可•布埃蒂克福和洛特•梅里特•埃芬格尔实验性视频游戏《数据虚构》、怪悟的《可爱疯》。

塔噶·布雷恩 & 山姆·拉维尼 《新器官》

马可•布埃蒂克福 & 洛特•梅里特•埃芬格尔 《数据虚构》

另一部分影像作品则是关于特定地点、事物或事件、现象的记录、转换与表达、创作。爱玛•查尔斯的《白山》是一部16毫米胶片拍摄的剧情式纪录片,主要讲述佩蒂恩数据中心的故事,试图揭开通常隐匿起来的网络基础设施的面纱。——这座冷战时期的民防地堡在2008年被重新设计,变成了一个数据中心,为曾经包括维基解密和海盗湾在内的客户存放服务器。

爱玛·查尔斯 《白山》

里亚尔•里扎尔迪的《锡石》,探讨了印度尼西亚邦卡岛上锡矿与劳动力变迁及当今科技的复杂纠葛,影像是在邦卡岛调研后拍摄记录而成,而锡金属是“所有电子设备之必须”。王凝慧和本•唐合作的《角锥体与抛物线I》、石青录像《动物园对面是天文馆》、章清的《博伊尔斯顿街886号,波士顿,美国》、李爽的四频录像《T》,也可归为此类。

里亚尔·里扎尔迪 《锡石》

几组多媒体装置,则讨论了电子工业与地方性。张欣的装置《记忆体的碎形》中来自近17年间于深圳因故障、损坏而淘汰的电脑配件与林亭君的表演 《未来道:碎形》形成一种对话能量,呼应作为大量电子物品聚集地的深圳特点:技术物在这里产生、损耗、消亡、重生。

张欣 《记忆体的碎形》

广州艺术家史镇豪的新作品《日照、炎热、潮湿》,源于走访东南亚城市的经历,让其开始对“热带建筑”感兴趣,并思考“南方生活”的“南方”到底指向哪里?从而指出,这不只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应是一种人与空间的关系,尤其在人的身体与城市化的改造同步着的今天。正像“欢乐宫殿”展览前言所述:“也许,技术的未来不该是一个产品,而应是一个地方、一种与技术共处的方式。

史镇豪 《日照、炎热、潮湿》

技术时代,艺术何为?
冬季的深圳仍是绿意盎然,创意文化园内不仅有着当代艺术展,也有着定期的T街创意市集,展现着不同种类的文创品,从茶具到首饰,从文具到玩具,应有尽有。——正像深圳不仅有着、时代美术馆、“深双”等当代艺术机构与组织,也有着南山博物馆等传统文化的展示机构,为期一年的“大象中原——河南古代文明之光”正在南头古城附近的南山博物馆展出。一如主办方对园区未来的期望:这里不是美术馆、不是学校、不是剧院或者游乐场,但同时,它又可以承载发挥所有这些用途。

2019 OCT-LOFT创意节


主题展之外,“提问集”则希望通过一系列阐释性的提问,引发读者/观众对相关技术议题的关注。展场内设置的 “无定游乐场”——一个不断变化、可以自定义的灵活空间,在为期近三个月的展期内面向公众开放征集入驻方案并提供呈现,也呼应着“欢乐宫殿”的概念。

2019 OCT-LOFT创意节 无定游乐场

尽管普莱斯在1975年宣布欢乐宫殿这个其时已有十余年历史的项目最终废弃,但它一直吸引着后来的人们的想象,这个作品启发了皮阿诺和罗杰斯的巴黎蓬皮杜中心以及建筑电讯派的插入城市和行走城市等作品的设计和思想。正如后人对塞德里克•普莱斯的评论,他没有哀叹失去的“秩序”和共识,也没有沉浸在未来科技的浪漫之中,而是在战后英国的文化“混乱”中找到了一种连贯性。

插入城市(建筑电讯派档案文件),彼得·库克,1964

再看托卡尔丘克对今天各种危机来源的分析:经济上、社会上,以及涉及到世界整体(包括宗教在内)的行为决策。“贪婪、不尊重自然、自私、缺乏想象力、无休止的竞争和丧失责任感,这些已使世界沦落为一个物体,可以被切成碎片,被耗尽,被毁灭。”这也是为什么她提出我们必须讲述一些故事,因为“编写故事意味着赋予物体生命,赋予世界微小碎片以存在感,正是这些碎片映照着人类经验、生存境况和记忆。”这与普莱斯所言的“欢乐宫殿并不关乎技术,而是关乎于人”,似乎有着某种精神和智识上的不谋而合。

巴黎蓬皮杜中心,理查德·罗杰斯 & 伦佐·皮亚诺,1976

而这或许也正是今天的艺术家们之所为或应所为:在科技日益渗透到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的时代,他们将如何用艺术的方式赋予所处世界的碎片化以整体或尊严;“仿佛世界仍然是一个鲜活的、完整的实体,不断在我们眼前成型,仿佛我们就是其中一个个微小但强大的组成部分一样。


图片提供: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Pills Press、FunArt艺术工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