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这么“南”,画廊都怎么赚钱?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48   最后更新:2020/01/18 21:18:41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1-18 21:18:41

来源:Hi艺术  吕晓晨

采访 | 啸川、朝贝、浩文、天琪


犹记得2019开年之际,便有业内人士如此调侃:“2019年是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也有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而这一年最流行的一句话,莫过于“太南(难)了”!

在此次盘点中,我们邀请了22位嘉宾进行投票评选,最终得出2019年《Hi艺术》年度榜的年度画廊TOP10。这十佳阵容中,既有叱咤国际的蓝筹画廊,也有年轻的中国本土耕耘者。尽管2019年的市场环境确实有点“南”,但是画廊们有的依然坚持特色,凭借别出心裁的展览得到了艺术圈的赞赏;有的敢于逆流而上开拓市场,在商业上找到更多可能……2019年,大家过得还好吗?


2019年《Hi艺术》年度榜单由《Hi艺术》编辑部、专栏作者及往届上榜嘉宾共同投票得出

致谢投票嘉宾(按姓氏首字母排列):

鲍栋、包一峰、陈可、崔灿灿、杜曦云、冯博一、冯兮、黄在、蓝庆伟、刘钢、缪子衿、乔志兵、孙策、唐泽慧、王从卉、王鲁炎、王晓松、谢慕、尤洋、张宇凌、赵赵、周婉京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吗?


随着佩斯画廊关闭北京空间,798的国际面孔更少了,只剩下常青画廊、东京画廊等几个零星身影。2019年10月,常青画廊庆祝了北京空间的15周岁生日。在《Hi艺术》此前对常青画廊的采访中,问及“北京空间的收入和支出是否可以持平”时,常青画廊北京空间总监白飞德 (Federica Beltrame)表示“还是需要靠参加很多博览会,才可以维持在画廊空间做这样高质量展览的开销”;画廊创始人之一马里奥·克里斯蒂阿尼(Mario Cristiani) 也谈到,“其实不是北京的空间销售不好,而是在中国很多交易是受限的,包括货币兑换,这和当下中国的政策有关系,使得北京空间的销售不是那么自如。”


“常青画廊中国十五周年展”,常青画廊,2019(摄影:Jonathan leijonhufvud雷坛坛)


尽管这边在撤退,但丝毫不影响另一边的进场。2019年,厉为阁(Lévy Gorvy)和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分别在中国香港和上海开辟了新据点。位于上海虎丘路27号的琥珀大楼,正是贝浩登、阿尔敏·莱希和里森画廊的“根据地”。值得一提的是,当这三家画廊的上海空间开幕时,他们的负责人都透露了“如果仅仅是每年来上海参加博览会是不够的”。

上海虎丘路27号建筑外观(摄影: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贝浩登)


琥珀大楼三层的租户,正是落户上海的第一家西方蓝筹画廊——贝浩登。而这个空间,也是贝浩登目前为止在亚洲面积最大的空间。画廊推出的艺术家——从村上隆到加藤泉、尚-米歇尔·欧托尼耶(Jean-Michel Othonel),都是艺术界的流量明星,而贝浩登也是业内最带货的“网红”之一。在2019年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贝浩登带来了瑞典艺术家延斯·梵歌(JENS FÄNGE)的个展,VIP首日大部分作品便已售出。

泽维尔·维扬个展,贝浩登上海,2019(摄影:颜涛. © Veilhan / ADAGP, Paris 2019. 图片提供:贝浩登)


2019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贝浩登画廊展位


贝浩登楼下的邻居——阿尔敏· 莱希画廊在刚落地上海,其总监面对媒体的采访时也透露,“从2017年到2018年完成了(在大陆的)有效客户一倍的增长;从2018年到入驻上海时,基本是1.5到2倍的增长。”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阿尔敏·莱希上海,2019(图片:阿尔敏·莱希画廊)


寻找更多“展厅”的可能


对于佩斯画廊关闭北京空间,舆论分出了两种阵营,既有关于“画廊业真的太难了”的叹息,也有如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以下简写为站台)负责人陈海涛一样的看法:“他们做出了非常正确的决定,中国有那么多高规格的美术馆,国际画廊完全可以挑选这些美术馆来合作!”

诚如陈海涛所言,2019年不少国际大牌艺术家在美术馆的展览中,都有国际画廊的影子。7月龙美术馆举办的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个展,由豪瑟沃斯画廊深度参与;松美术馆“隐形于色——抽象艺术群展”中,所有的艺术家均来自阿尔敏·莱希画廊;9月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马修·巴尼:堡垒”展览,艺术家的合作画廊——格莱斯顿画廊和伦敦赛迪HQ画廊分别派遣了画廊总监、艺术家联络员和销售总监来京助阵,所有的展品说明中都写明了提供展品的画廊名称,毫不掩饰现场作品的购买途径;10月在中央美术学院开幕的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大型展览中,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是艺术家在开幕式的指定发言者;6月在昊美术馆举办个展的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11月在余德耀美术馆举办展览的美国当红“70后”艾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都是贝浩登的艺术家……或许对于这些国际大画廊来说,即便在中国并未拥有固定空间,也不妨碍这里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展览现场图,龙美术馆(西岸馆),中国上海,2019,摄影:JJYPHOTO。©马克·布拉德福特

“隐形于色——抽象艺术群展”,松美术馆,2019(图片:松美术馆)

“马修·巴尼:堡垒”,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9(图片: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安尼施·卡普尔个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9

“丹尼尔·阿尔轩:现在在现”,昊美术馆,2019(图片提供:昊美术馆)

“艾迪:马丁内斯:游宴”,余德耀美术馆,2019(摄影:王闻龙。© Eddie


除了美术馆之外,也有部分画廊将目光投向了商业空间。2019年7月,艾米李画廊在SKP新光天地打造特别艺术项目“5G@艺术”,带来克莱尔·巴斯勒(Claire Basler)、马丹、易鹤达等五位中法艺术家的作品;12月,位于深圳万象城的hiart space在同一商场内将Hi21新锐艺术市集引入深圳,这也是该项目首次落地深圳……


“老炮”资源,是画廊的制胜法宝吗?


在《Hi艺术》2019年度画廊的榜单中,TOP10阵容并非是国际大画廊独占鳌头;相反,有大半本土画廊表现瞩目,它们或许岁数年轻,但凭借自身的努力和竞争力也获得了业内的认可。除了玉兰堂有超过十年的运营之外,“劳模”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只有六年成长史,拾萬空间成立五年,Tabula Rasa“年仅四岁”……

此前,拾萬空间的合作艺术家以年轻一代为主,2019年岁末则带来压轴大戏——梁铨个展“新六柿图”。画廊负责人焦雪雁表示,拾萬空间的合作艺术家虽然以年轻为主,但年龄并不是选择艺术家的标准。她和梁铨相识已久,并且在三观上彼此信任,因此展览只是从艺术家角度出发,而并非因为“成熟艺术家比青年艺术家更好卖”。谈到市场的大环境和画廊的应对策略,焦雪雁表示:“我们太年轻了,年轻到可能还不能感受到市场的落差。因为我们不是从顶峰滑落,而是从一个低于地平线的土坑里在慢慢地往上爬……拾萬空间在2019年做的展览项目只是跟以往展览的艺术家不同,没有什么运营上的变化,我不太看运营,而是只看艺术家。


“梁铨:新六柿图”,拾萬空间,2019(图片:拾萬空间)


站台中国2019年的展览以“老炮”艺术家为主,推出了宫立龙(b.1953)、丁立人(b.1930)、马可鲁(b.1954)、袁运生(b.1937)几位“熟龄”艺术家。而站台开辟的实验空间dRoom,曾经做过许多舞蹈表演、工作坊等类型的展示,2019年的展览也以加上绘画为主要面貌。陈海涛认为,“变化”是一种常态。“可能过去站台更多是关注‘85后’,但近些年,我们开始重新进行对美术史价值的理解和挖掘,关注到以往未被列入‘当代’范畴的艺术家。当然,‘价值’里也包括‘价格’。”陈海涛并不避讳市场方面的考虑。据他透露,2020年3月画廊周期间,站台将推出武艺的个展。


“袁运生:生命的赞歌”,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2019(图片:站台中国)


“马可鲁:自述”,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2019(图片:站台中国)


若提到在2019年所有画廊展览的“老炮”艺术家,或许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北京两地接连举办个展的陈丹青。画廊负责人郑林认为,虽然对画廊来说成熟艺术家的商业回报率更大;但画廊在商业上的成功与否,还是在于自身实力的积累。提到2019年商业上的收获,郑林坦言,“虽然近两三年国内的市场不是很好,很多画廊都很难维持。但对唐人而言,2019年是近六七年最好的一年。这是因为我们在曼谷、香港深耕多年,构建了画廊立体、多元的架构。所以尽管中国的市场环境有所波动,但由于唐人早就打开了全球化的视野,因此反而创造了很好的成绩。”


“陈丹青:退步1968-2019”,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空间,2019


陈丹青“装扮与写生”,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2019


北上深之外,二三线城市画廊如何生存?


如果说当代艺术核心城市的画廊更容易构建立体、多元的架构,那么远离中心的、非当代艺术一线城市的画廊,又要如何生存呢?

位于青岛的墨非墨画廊成立于2013年,彼时当代艺术市场处于冷静期。“在青岛这样的二线城市,大家对当代艺术基本没有认知”,画廊负责人冯国建女士谈到,“但就是在当代艺术市场比较好的时期,青岛其实也不会受什么影响。所以行业的波动对于我们影响并不大。”墨非墨画廊在三周年之际迎来了海尔资本的注资入股,画廊随之进入快速上升期,并迁址到位置更为便利的青岛金家岭金融中心,同时也开始进军各大艺术博览会,迅速融入当代艺术的画廊体系。截至目前,墨非墨也几乎仍是山东唯一的当代艺术画廊。虽然远离当代艺术核心城市,但冯国建透露,画廊合作的艺术家及收藏家已是全国性甚至国际化的,“要从地方走出去,也要将优秀的艺术家和展览引进来。


墨非墨画廊参展Art Central现场,2019(图片:墨非墨)


墨非墨画廊参展ART021现场,2019(图片:墨非墨)


扎根成都的千高原艺术空间已成立12年,也是西南地区资历最深的当代艺术画廊。负责人刘杰曾在接受《Hi艺术》的采访时提到,“今天的信息流通、交流,资讯的掌握变得越来越容易和频繁,导致整个艺术的生产方式不像过去那么地域化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来说,我觉得画廊受地理位置的影响没那么大,或者说不是根本性的影响。”2019年,千高原推出了六档新展览,并且积极拓展成都以外的项目:如参加中国台北、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的艺博会,在hiart space上海协办了漆澜个展“海上几朵云”,支持代理艺术家熊文韵在OCAT西安馆的个展、陈秋林在GCA星汇当代美术馆的个展,推动艺术家的公共艺术项目等……


“漆澜:海上几朵云”,hiart space上海,2019,展览由千高原协办


千高原艺术空间参展Art Basel HK现场,2019(图片:千高原)


千高原艺术空间参展ART021现场,2019(图片:千高原)


如何看博览会的性价比?


2018年11月上海艺术季前夕,站台中国忽然宣布暂停参加各类艺博会;2019年7月,长征空间也宣布新的转向,包括:成立长征资本,停止参加艺术博览会、创新商业模式,改造升级空间,同时展览项目以长期、系统、深度研究艺术家个案为核心等——在过去的一年中,长征空间只开幕了两档展览。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了节日”,长征空间,2019(图片:长征空间)


纵观2019年度画廊的TOP10,均是博览会的“积极分子”。除了北京、上海、深圳、南京、香港、台北等中国城市之外,纽约、巴黎、伦敦、日内瓦、新加坡等国际城市,也是其中部分画廊的征战之地。郑林的目标是打造国际一线的中国本土画廊,因此唐人也是世界多个艺博会的资深参与者。“博览会很重要,2019年香港巴塞尔是历年来唐人销售最好的一年,几乎展位上所有的作品都售出了!”郑林透露。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Asia Now博览会现场,2019(图片来源:Asia Now官网)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艺术雅加达博览会现场,2019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ART021展位现场,2019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2019


而曾经的博览会常客——站台中国,如今则选择成为“局外人”。陈海涛打趣道:“对于我们画廊来说,博览会的宣传方式已经失效了。我们积极地参与了十几年国际艺博会,也积极地被边缘化了十几年。现阶段艺博会存在普遍性的问题:过于泛滥,且过于‘媚洋’。如果这个问题一直存在,那么站台将无限期地继续退出。”同时陈海涛也透露,虽然2019年没有参与博览会,但是画廊的销售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而相比于往年“省下”的博览会参展费用,则可以用于优化画廊的每次展览。

“选择博览会最终还是看性价比,这个博览会能给画廊带来什么?能给艺术家带来什么?这两笔账算算,如果划算就会去。”拾萬空间负责人焦雪雁简单明了地总结道。


香港危机,画廊如何应对?


2019年8月,德国艺术家乔纳斯·伯格特(Jonas Burgert)经过再三权衡,最终还是缺席了他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的开幕式。由于彼时愈演愈烈的香港社会问题,以及家庭中刚迎来一个新生命,乔纳斯在酒店、机票都定好了的前提下,依然放弃了香港之行。“如果乔纳斯来了,肯定会更好!香港问题对画廊肯定是有影响的。”郑林表示。


乔纳斯·伯格特亚洲首展“Ein Klang Lang”,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2019


在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公布的2020年参展名单中,共有来自31个国家和地区的244间画廊参展(和2019年的242家机构参展的规模基本保持持平),其中共有11张新面孔亮相,但值得一提的是“新玩家”中,中国大陆的画廊集体缺席(11家机构分别是:在安特卫普及香港均设有展示空间的维伍德画廊、来自韩国的P21、来自澳大利亚的Fine Arts(Sydney)、来自泰国的Bangkok City City Gallery、来自英国的Southard Reid、来自德国的Konrad Fischer Galerie、来自瑞士的Galerie Gregor Staiger、来自美国的Jessica Silverman、来自中东的Green Art Gallery)。

不久之前,巴塞尔艺术展主办方发出一份电邮,以期为香港展会的参展商提供一粒“定心丸”。邮件中写道,允许展商缩小展位面积,同时组织方还承诺,如果因为“不可控的原因”被迫取消展会,将退还给展商至少75%的展位费。另外据外媒报道,这次的香港巴塞尔还在展位的灯光照明和地面设施等方面提供了10%的折扣,以及酒店等合作供应商也会作出必要的优惠。

每年3月,香港巴塞尔让香江彼岸成为世界瞩目的艺术圈核心。借着全球艺术从业者的集中来到香港的契机,中国大陆多地的艺术机构也都纷纷卯足力气,搭上这趟顺风车,比如画廊周北京正是借了这场“东风”。但我们也不妨反问:“如果没有香港巴塞尔,这些国际来客还会来吗?”或许,北京、上海与香港,从来不是亚洲的“艺术中心之争”的“替代”与“被替代”,而是“唇亡齿寒”。

2020年3月,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会面临什么?


在我们此次的调查中,既有画廊感慨2019年“太难了”,也有云淡风轻地表示“还算正常”。《Hi艺术》在2019年记录了1343个当代艺术展览,其中50%的展览都发生在画廊。下面将奉上《Hi艺术》编辑部专栏作者及往届上榜嘉宾共同投票得出的年度画廊榜单——这份榜单包含的,或许只是画廊业2019年的一份缩影,但同时也记录着艺术圈对他们工作的肯定。对于画廊而言,2019年的辛劳与收获,个中滋味,唯有自知。


 TOP 1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放眼国际的勃勃雄心


刘钢

收藏家


2019年,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先后在北京、香港、曼谷做了将近30个展览。其中,“陈丹青:退步1968-2019”在互联网上引发许多争议和话题。


杜杰

收藏家、广东时代美术馆董事


“策略”“布局”这两个单词,似乎总会伴随着唐人在亚洲不同的空间里,每次新展开幕出现。2019年唐人香港引入德国艺术家乔纳斯·伯格特在亚洲的首展令人兴奋。坚持不遗余力地为自己的青年艺术家艺术项目投入,也让画廊收获了不错的回报。



李俐

ArtAlpha艺术阿尔法联合创始人


唐人在2019年,北京、曼谷、香港的空间一再推出重量级展览,尤其是北京空间中的陈丹青最大规模、带有回顾展性质的“退步”大展,是美术馆级别的。还有秦琦、尹朝阳、王璜生、黄一山、阿岱尔·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毛旭辉等人的展览,在相对艰难的时刻还在加强自身的展览力度。而且也是参加世界范围内艺博会最多的画廊之一,新加坡、巴塞尔、FRIEZE等博览会都积极参与。



王智一

艺术家


徐小国的展览“近作”是我这些年看过挺受感动的画展,艺术家用几年的时间进行自检与反省,绘画作为安慰的行为生效抑或失效,大尺幅的色域对心理的影响……这些其实可能真的只有做创作与学画画的人才能参悟其中一二。中肯地说,唐人对艺术家的投入与展览出品,丝毫不亚于一流的美术馆。


陈丹青“退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空间,2019


“徐小国近作”,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空间,2019

 TOP 2 香格纳画廊
多元趣味带来惊喜不断


王将

策展人


香格纳在2019年做了不少新签约的年轻艺术家展览,闫冰、林奥劼、何伟都带给人不少惊喜,从合作艺术家的选择面上能看出画廊趣味的宽广。对艺术家的持续推动力强,无论在学术还是商业上都做了不少工作。


王智一

艺术家


刘月的展览“体积”是香格纳M50空间升级改造过后的第一个展览,我是处在尾声的时候去看的,现场相当震撼,空间的推演与特殊场域的共振非常切题。真的,只能说艺术家的很多想法与巧思,需要画廊与画廊主用很大的精力与态度去支持,才能得到一个像样的展览现场,在现在的环境与背景下,这显然需要勇气。


“欧阳春:凡夫俗子”,香格纳画廊西岸空间,2019

“刘月:体积” ,香格纳画廊M50空间,2019(摄影:Alessandro Wang)

“孙逊:魔法星图”,香格纳画廊M50空间,2019

 TOP 3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拥有显著执行力的劳模


杜杰

收藏家、广东时代美术馆董事

夏季风领导的蜂巢是中国当代艺术最勤奋、最高效的画廊团队,2019年画廊的北京、深圳两个空间推出了近20个展览。同时,“蜂巢生成计划”作为不断深入挖掘国内年轻艺术家的摇篮,含金量也很高。


王智一

艺术家

蜂巢一直是以显著的执行力著称,北京的空间升级之后,更具备做美术馆级别大展的基石,让人期待之后的动向。作为一家入主深圳的北京画廊,南与北的对话可能放在现有的艺术生态中,仍然是个非常难能可贵的切片。


“时永骏:预售屋”,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2019


“任小林:模糊的末端”,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2019


“王豪:借景”,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2019


 TOP 4 常青画廊

站在商业与学术平衡的制高点


徐文

Kenna Xu画廊负责人

商业与学术的平衡制高点一直是所有画廊都在追逐的目标,深耕中国十五年的常青画廊无疑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杜杰

收藏家、广东时代美术馆董事

常青画廊在北京扎根了15年,在与美术馆机构合作推广自己艺术家的路上走得踏实又坚定。它不仅仅带给了中国藏家如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这些大师级艺术家,更多的也许是引起画廊业界对经营生存价值观的思考。

“常青画廊中国十五周年展”,常青画廊,2019(摄影:Jonathan leijonhufvud雷坛坛)

“利拉·阿拉维:离别的你”,常青画廊,2019(摄影:董林)


 TOP 5 Tabula Rasa

每一次发声都要有态度

周婉京

艺评人、作家

系统地推出女性艺术家作品,虽然不明显,但实际上正在带动整个艺术界对于性别与身份政治的重新认知。

“苑瑗:厚岸草”,Tabula Rasa,2019

“龙荻:与此同时”,Tabula Rasa,2019


 TOP 6 博而励画廊

兼顾趣味、价值,平衡力出众


郭成

资深媒体人

在呈现了一系列精彩的艺术家个展之外,“没有航标的河流”是北京画廊的一个重要展览。复杂的展线配合着翔实的资料几乎达到美术馆规格,画廊负责人贾伟一再强调机构的公共服务属性,同时我们也可以将之理解为画廊的野心。


王将

策展人

博而励展览一向做得都很细致,每次展览都能带给人新鲜感。近年来在内容和趣味上的跨度也逐步扩大。有一些对艺术价值的坚守,有一些适应市场的战略调整。这是一家平衡力出众的国际化画廊。

“没有航标的河流,1979”,博而励画廊,2019

“邢丹文:生命处方”,博而励画廊,2019


 TOP 7 卓纳画廊

火力全开的终极控场者


Hi点评

《Hi艺术》

卓纳画廊在香港开设空间不过两年有余,在亚太地区的发展速度却是火力全开。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前夕,画廊宣布代理刘野的消息又引发了一大波关注。每次博览会的VIP首日,也都能听到“卓纳画廊展位作品几乎售罄”的捷报。在开拓亚洲市场的过程中,他们是佼佼者;在步步为营的耕耘中,也赋予了商业画廊更多角色的可能。

“尼奥·劳赫:宣传”,卓纳香港,2019

“菲利普-洛卡·迪科西亚”,卓纳香港,2019

 TOP 8 贝浩登画廊

不限于展览层面的精彩


王智一

艺术家

自从贝浩登出现在虎丘路后,有朋友笑言外滩这里有座上海的H QUEEN’S。无疑,国际一流的画廊带来一流的艺术家,无论是布展,动线,作品,上海已然与国际实施无缝接驳。所以说贝浩登所带来的真的不仅仅是好的展览,艺术家——还有属于一线的标准。


李俐

ArtAlpha艺术阿尔法联合创始人

在激烈竞争的国际画廊环境中,贝浩登是一家比较有前瞻眼光和创新精神的画廊,敢为人先。比如代理像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这样的“恶作剧”艺术家,去年还出现了博览会行为艺术家现场“吃香蕉”事件,也是引起社会关注的艺术圈爆款事件。


“贝瑞·麦吉(BARRY MCGEE):彼岸”,贝浩登香港,2019(摄影:Ringo Cheung.  图片提供:艺术家、贝浩登及 Ratio 3, San Francisco)


“尚 - 米歇尔·欧托尼耶(JEAN-MICHEL OTHONIEL)个展”,贝浩登上海,2019( 摄影:Ringo Cheung. © Jean-Michel Othoniel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19.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TOP 9 玉兰堂

具备更广泛的市场接受力


李俐

ArtAlpha艺术阿尔法联合创始人

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Hi艺术中心,加上玉兰堂画廊,这个体系在2019年的辐射能量从开年到年末,遍及整个艺术圈,high点不断。不但是三地的展览、讲座,各个大小博览会也几乎都不缺席。全年展示了1000件架上作品加上100件左右的雕塑作品,体量惊人。这个机构的小伙伴们貌似24小时可以不眠不休,经常都到了洗洗睡的时间,他们都还在紧张地工作。除了推广年轻艺术家,像尹朝阳、李津这样的中坚力量,也在多年合作中积累了硕果。还有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展览就是伍劲的年轻艺术家收藏展,展现了他从画商到收藏家不一样的一面。


王将

策展人

立场决定趣味,2019年是国际潮流艺术价值爆发的一年。本土的画廊中,其合作艺术家的风格趣味有着明显的潮流文化特质,具备更广泛的市场接受能力。也许这种特质将逐渐拓展出艺术经济的多元可能。


“今夜突然下起小雪——1999年以来的中国年轻艺术家收藏案例”,玉兰堂,2019


“尹朝阳:隔江山色”,玉兰堂,2019

 TOP 10 拾萬空间

对普通保持警惕


Hi点评

《Hi艺术》

对常规意义的“白盒子展览”保持警惕的拾萬空间,在搬来798艺术区的这一年,陆续推出了多个具有实验性的展览项目。我们看到的,不是一味追求宏大叙事,而是日常中被忽视的环节,经由挖掘而让人眼前一亮。


杜杰

收藏家、广东时代美术馆董事

好吃、爱喝茶的老板总会把一个画廊做的有点儿声色 。2019年搬了新家的拾萬空间推出了孙大量的个展,令人印象深刻。


“孙大量:小幽与小羞”,拾萬空间,2019


“陈轴:平静,7”,拾萬空间,2019

“蒋竹韵:云下日志”,拾萬空间,2019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