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政府的天使”来了:超现实主义女艺术家将占领2020年展览头条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70   最后更新:2020/01/15 11:21:37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1-15 11:21:37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纵观2020年全球展览日程,英国,欧洲和美国的展览显现出公众对女性艺术史的研究兴趣日益浓厚。长期以来,超现实主义运动中的女性往往都被当作是激发男性艺术家灵感的缪斯,而今天她们终于以艺术家的身份吸引了学术界的目光。她们曾或是作为情人,或是作为共事的艺术家而与更为知名的男性超现实主义大师们生活在同一时代。在今年一系列即将到来的美术馆展览中,她们的艺术遗产似乎是要挑战这些男艺术家的作品了。

超现实主义女性艺术家:

2020年全球展览关键词


法兰克福锡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展览“出色的女人(Fantastic Women )”海报,展期:2020年2月13日-5月24日


两场关于超现实主义运动的研究型展览即将在2月开幕。法兰克福锡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的展览“出色的女人(Fantastic Women )”将带来包括弗里达·卡洛(Frida Kahlo),梅拉·奥本海姆(Meret Oppenheim),莱奥诺拉·卡灵顿(Leonora Carrington),凯伊·萨奇(Kay Sage)以及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在内的34位女性艺术家的260多件作品。


上图:克劳德·卡恩(Claude Cahun),《我正在训练中...别亲吻我》,(I am In Training...Don't Kiss Me),1927年,图片来源:法兰克福锡恩美术馆;下图:莱奥诺拉·卡灵顿(Leonora Carrington),《自我肖像》(Self Portrait),1936年,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法兰克福锡恩美术馆


伦敦南部的多维茨画廊(Dulwich Picture Gallery)紧随其后,将在2月26日揭幕展览“英国超现实主义(British Surrealism)”,近四分之一的展品都出自女艺术家,比如伊瑟尔·科尔奎豪恩(Ithell Colquhoun),艾林·阿加尔(Eileen Agar)和伊迪丝·瑞明顿(Edith Rimmington)等等。在2019年7月,伊瑟尔·科尔奎豪恩创作的近500件手稿和绘画作品曾被英国国民托管组织(National Trust)赠予英国泰特美术馆。


上图:伊瑟尔·科尔奎豪恩(Ithell Colquhoun)作品,来自英国国民托管组织(National Trust)赠予英国泰特美术馆的未命名档案中,图片来源:英国泰特美术馆;下图: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终局》(Endgame),1944年,“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英国泰特美术馆,图片来源:英国泰特美术馆


在2019年和今年展出多萝西娅·坦宁(Dorothea Tanning)和朵拉·马尔(Dora Maar)作品的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正计划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合作举办一场大型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展览,时间暂定于2021-2022年,预计会出现大量女性艺术家的身影。今年,莱奥诺拉·卡灵顿(Leonora Carrington)的个展将先后于马德里的Mapfre基金会(Fundacion Mapfre)和马拉加毕加索博物馆(Museo Picasso Malaga)举办,后者在2017-2018年间已经举办过一场展示18位女性超现实主义大师作品的大型展览。

朵拉·马尔(Dora Maar),《穿着泳衣的模特》(Model in Swimsuit),1936年,“朵拉·马尔(Dora Maar)”,英国泰特美术馆,图片来源:英国泰特美术馆


“无政府的天使”展出后的十年


专业人士表示,学术界、艺术机构和艺术市场所关注的艺术家的方向正在发生变化。超现实主义学者帕特里夏·奥尔默(Patricia Allmer)于2009年在曼彻斯特艺廊(Manchester Art Gallery)策划了展览“无政府的天使:女性艺术家与超现实主义(Angels of Anarchy: Women Artists and Surrealism)”,这场展览聚焦了1920年代后的三个时代的超现实主义女性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来自阿根廷、墨西哥、瑞典、丹麦、德国和美国等多个国家。其中也包括来自1970年代的弗朗西斯卡·伍德曼(Francesca Woodman),她展现一系列超现实摄影作品——带有诡异恐怖色彩的肖像。

弗朗西斯卡·伍德曼(Francesca Woodman),《无题,罗马,意大利》(Untitled,Rome Italy),1977年,作品在“无政府的天使:女性艺术家与超现实主义(Angels of Anarchy: Women Artists and Surrealism)”中展出,图片来源:曼彻斯特艺廊


策展人帕特里夏·奥尔默指出在这场展览后的十年间,公众对这些作品越来越感兴趣。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无政府的天使’展出的时候有很多人问,为什么我们之前不知道这个作品?而现在,新一代的学生中已经有人对其进行了研究,并且改变了大众的观点。”


拒绝被归类为“女性艺术家”的艺术家


多维茨画廊(Dulwich Picture Gallery)将于2月举办的超现实主义大展“英国超现实主义(British Surrealism)"的策展人戴维·博伊德·海科克(D**id Boyd Haycock)表示,他从来没有把女艺术家从英国的超现实主义运动中剥离出来看待,她们确实是有价值的,而不是为了政治正确才这样说。他认为,在英国做一名超现实主义女艺术家比在它的诞生地法国更容易些——安德烈·布勒东(Andre Breton)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巴黎创立并领导了超现实主义运动。博伊德·海科克说:“(布勒东)踩在了一条奇怪而矛盾的线上,一边是拥抱自由,而另一边却又在寻求控制,包括对女性的控制。”

莱奥诺拉·卡灵顿(Leonora Carrington),《随后我们看到弥诺陶洛斯的女儿》(And Then We Saw the Daughter of the Minotaur),1953年,作品是MoMA2019年新购藏的作品之一,在MoMA扩建重开时亮相。图片来源:MoMA


对于那些希望在机构的永久收藏中巩固女性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地位的博物馆来说,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事实上还有一些新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有待发现,尤其是像卡灵顿这样创作效率高的艺术家。坦宁也有不少作品可以挖掘。”来自旧金山的画廊主温蒂·诺瑞斯(Wendi Norris)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她在2019年成功将卡灵顿的作品销售给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


像博伊德·海科克一样,诺瑞斯也认为这些女性艺术家和那个时代的男性艺术巨匠的地位应是并列的。这些话要是被莱奥诺拉·卡灵顿听到了,她一定会赞同,在卡灵顿生命的最后五年里,我和她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我十分了解她。她强烈抗拒自己被归类为“女性艺术家”。(文/Joanna Moorhead;翻译/杜竞草)


*本文作者乔安娜·莫赫德(Joanna Moorhead)是传记《莱奥诺拉·卡灵顿的超现实人生》(The Surreal Life of Leonora Carrington)的作者。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