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澈:写郎粲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233   最后更新:2020/01/08 10:56:24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1-08 10:56:24

来源:798艺术  王澈


郎粲个展“信使”

指纹画廊|北京

2019.12.27-2020.1.6

郎粲“信使”指纹画廊展览现场


郎粲给她的个展写了一段自述,其中描述了她创作的动因及思考的问题,这段自述在我看来是展览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是一个艺术家长期“秘密”工作的自白,显得格外的真实可靠。


《寤寐》, 三屏影像, 14'00'', 2019


从她的观点来看,对于既定秩序和权力的怀疑使她迷恋理性之外那种未被驯化的“疯癫”状态,也是对于福柯理论的认知与肯定。在《寤寐》作品中,女性日夜间的心绪被剪辑在一起,画面在急进中显得腥风血雨,剪辑像她的一把利刃,不断击打屏幕。这是一个在感性基础上构建了一系列感官体验的作品,感性和疯癫有时候差不多,都是被理性的文明判定的少数群体,始终经历着驱逐、隔离、禁闭。无奈的自我剥离是在一定年龄时所必须经历的撕扯,对于郎粲的出口便是屏幕与剪辑,“我作为女性这么一个身份,无法逃避这个身份是一种无奈,作为人,又无法逃离理性是另一种无奈。社会不给你一个出口,一个长时间释放的出口,你没有这样一种出口你就会被压抑到疯掉。但是你有这样一种出口又会被社会认为是疯子。”这种遗憾的语气让郎粲的创作站在了叙事的对立面,通过对女性心理微妙变化的呈现来反思社会对于理性的信仰,进而讨论理性叙述背后潜藏的权力欲望。


《寤寐》, 三屏影像, 14'00'', 2019


另一方面从社会权力与个人主体性辩证的角度揭示隐形意识对女性压抑所展开的创作脉络,比如《十厘米的骄傲》中女性被物化为性感的对象,是完全站在男性立场来呈现女性被性物化的一种外在标准,郎粲选择半裸女性背对站立,并且只有腰部以下的身体,黑白高光除了性感之外没有多余的信息或是情感,我想她是在强调女性作为完整人被忽视的问题,诸如人格、能力、情感、思想、性格等等,郎粲说她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她作为女性,这可以是她创作思考的角度,这似乎像是《使女的故事》中Jane是一个被物化的对象,但她始终竭力保持自己的思想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对于未来的期望。

《十厘米的骄傲》


另一件作品《信使》亦是这次展览的主题,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名字,也是现在的郎粲与过往郎粲之间的一次对话,这里关乎女性成长过程中的心理变化以及不得不去变化的方方面面,少女拉扯泳衣的私密动作被循环播放,遮掩的心理被放大,有些焦虑有些无奈,过于秘密,不易被言说。

《信使》


郎粲会爬树,大家也都喊她老狼,我们一起去过沙漠上过燕山,厉害的女人身上都有侠气,她对朋友们的所求也常常是尽全力相助,极其擅长给予。日常的郎粲与作为创作者的郎粲,似乎截然不同,但是又特别的完整,这两者之间有一个信使,最终我们才能看清全部。

《信使》


撰文:王澈

图片提供:郎粲、指纹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