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老五:九节炮筒
发起人:邝老五  回复数:0   浏览数:185   最后更新:2020/01/06 19:55:29 by 邝老五
[楼主] 邝老五 2020-01-06 19:55:29

九节炮筒


祖先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由我来书写

邝老五





故事从四节炮筒开始,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夕阳把最后一抹余晖交还给山梁。


看着夕阳落下去的那山坳阴影处,升起了两束烟花一样的光芒,在十九秒时,传来了两声沉闷的响声。我知道,那是四节炮筒放炮时特有的炮声,响声一落,也意味着我一天的任务结束。


601125e0ly1gaeyizjrtej23402c0x6r.jpg


牛皮水袋已干瘪,我跺了跺脚,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脚边横躺着碗口粗一米见长*蛇蜕皮后留下的壳。抄起牛角号,开始回城堡。


你可以把我看成一块若有若无的影子。


阳光消失时,黑暗就生长出来。如果你正在我对面山梁,你就可看见一块白色人形状的影子在崖壁上奔跑。那就是白色影子的我。



葛尔崖城堡


我急着赶回葛尔崖城堡,他们叫寨子,我可从不这么称呼,我觉得称呼城堡才名实相副。这是我出生的地方,更准确的说,这是我魂魄寄存之所。


我一边奔跑,心里开始埋怨萨斯木,埋怨他从不对斯娜德姬小姐有丁点好,更可气的是斯娜德姬却像牛皮糖一样整天粘着萨斯木。她的这位哥哥,未来葛尔崖(城堡)土司的继承人,此时应该用着晚膳,斯娜德姬小姐也正懒懒的用牛角勺子搅拌着银碗里的牛奶吧?一想到这里,斯娜德姬嘟起的小嘴,微暖就在我心中荡漾开来,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


601125e0ly1gaeyixujpmj22c032v7wl.jpg


当我快到达葛尔崖城堡的时候,莫名的接收到了一丝遥远未来的某种信息启示。


星舰飞行器


炮筒状的飞行器正从遥远的地方飞来,在主控舱内,星舰主人纳帕拿着一块镶嵌着金边的头盖骨把玩着,嘴角浮起一丝冷冷的笑。


我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一切。


这艘炮筒状的星舰是灰色的,星舰巨炮、发动机、显示器,舱内按钮一律皆是灰色的,只有星舰主人纳帕呈蓝灰色。我当然也是灰色,并且是以影子的形态服役于这艘星舰。这就是灰色影子的我。


星舰主人纳帕用他蓝灰色的手在一块巨大的灰色按钮上轻轻一点,这艘巨舰的后五节炮筒状的飞行舱,就被他弹射到星辰大海里,舱内可还生活着上百亿的外星生命灵体,就这样获得了永恒的飘荡自由。


星舰主人帕纳用这些成千上万的星人腿骨制成动力,难道他已经找到了新的飞行动力源了?


我开始担心我的腿骨了。



黑色塑料袋


在遥远的某个帝国支城,遮天蔽日的霾尘已淹没了一切。

公共知识份子们正整齐的排成一排,站立在张家口,张着嘴使劲的对着空心笔,集体向着都城吹风,希望吹跑雾霾,吹来朗朗乾坤的天。


而我却在一旁吭哧吭哧的,不断踢着一块黑色塑料袋,使它不至于坠地。我和文人骚客们已这样足足坚持半个月了。


601125e0ly1gaeyj2s5lqj23402c0qv8.jpg

在风沙影影绰绰里,只能看见一溜黑色块状的轮廓在晃动不已。



前世  今生  来世


时空折叠剂已然发酵,读者不用感到奇怪,这个踢着黑色塑料袋的人就是今生今世的我。那块白色影子却是过去时空中,转世后曾经存在某一世的我,未来的未来呢,毫无疑问,我将以灰色影子的形态漂流在星际间。


注:《九节炮筒》小说与其他,可能不定期更新。


岩巢艺术工作室出品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