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在墙上的街头涂鸦怎么卖:一场风险重重的生意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92   最后更新:2020/01/06 14:56:37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1-06 14:56:37

来源:Artsy官方  Christy Kuesel


Keith Haring, Untitled (The Church of the Ascension Grace House Mural), ca. 1983–84.

Photo by Tom Powel Imaging. Courtesy of Bonham's.


英国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以在深夜创作壁画涂鸦而闻名,无家可归、贫困等社会弊端常成为他艺术创作的主题。每当他创作新的作品,游客和粉丝就会循着艺术家的匿名 Instagram 账号蜂拥至照片的拍摄地点。因此,若是从公众视野中移除其中的一件作品并将其出售,势必会激起强烈的不满情绪。


朱利安拍卖行(Julien’s Auction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达伦·朱利安(Darren Julien)专门从事与流行文化有关的物品交易和街头艺术的销售工作,他向我们表示:“出售在公共场所创作的物件与街头艺术的基本理念背道而驰。”


然而,许多被著名街头艺人“标记”的生意场所可能并不希望受到如此多的关注。他们更愿意通过售卖偶然创作于此的街头艺术而获得“意外之财”。洛杉矶瓦莱罗(Valero)能源加油站的所有者便是其中之一,他已从班克斯的墙画《卖花女孩》(Flower Girl)中受益。该作品创作于2008年的一个深夜,描绘了一位提着鲜花、凝视着监控摄像机的女孩。街头艺术家洗脑先生(Mr. Brainwash)也曾接触加油站所有者,询问他的朋友可否在墙的侧面印刻一些图案。随后,该作品也在班克斯的网站上出现。当加油站持有者最终决定出售他的资产时,曾对保存壁画的方法进行过研究。


尽管如此,朱利安如何将重达8000磅的大块混凝土搬入拍卖行的故事要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复杂。首先,拍卖行向拍卖方预付了8万美元的拆迁费。此后,一群建筑工进入场地,并移除了壁画所在的那部分墙壁。2013年,《卖花女孩》的拍卖收入总计为20.9万美元,亦成为班克斯在美国的首批拍卖作品之一。

Banksy, Flower Girl, 2008.

Courtesy of Julien's Auctions.


街头壁画的销售通常会引起分歧。艺术家经常反对将他们创作的供公众欣赏的作品转变成待价而沽的艺术品。尽管朱利安承认有关出售班克斯壁画涂鸦争议的存在,但他仍辩称:“我们要看到故事的另一面——确实是(拍卖)使街头艺术家一举成名。”


班克斯的壁画涂鸦交易格外引发了群众的抗议。《奴役》(Sl**e Labour ,2012年)是位于伦敦一家一元店后方的壁画。2013年,班克斯的粉丝集体声讨,宣称该作品被拍卖行“窃取”,被迫离开其真正的归属地。此后,该拍品缺席了迈阿密的拍卖会。然而,这幅壁画在几个月后仍被私下出售,共带来110万美元的收入。五年后,美国街头艺术家罗恩·英格力士(Ron English)在朱利安拍卖行的一笔拍卖中以73万美元的价格重新购得这幅壁画,誓将其涂成白色以示抗议。他表示:“街头艺术家群体受够了人们从街头偷窃我们的作品并再次出售的不齿行为。”(目前尚不清楚英格力士是否兑现了清除班克斯作品的承诺。)


街头艺术粉丝以及艺术家本人或许会极力反对出售壁画,但从法律角度来看,这完全取决于作品所处建筑物所有者的态度。


“通常情况下,当你购买建筑物时,你也同时拥有了建筑物内部的一切固定财产,无论那是吊扇还是墙壁上的壁画,” Pryor Cashman 的合伙人兼该公司艺术法律小组成员保罗·科苏(Paul Cossu)说道,“当然,房产所有者在获得建筑物后究竟能够如何处置艺术壁画,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其是否受《视觉艺术家权利法案》(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的保护。”《视觉艺术家权利法案》(又名 VARA)保障了艺术家对其作品的部分控制权。他补充道,艺术家是否能容忍、宽恕这场拍卖,最终会影响该作品在拍卖会上的价值。

Keith Haring, Untitled (The Church of the Ascension Grace House Mural), ca. 1983–84.

Courtesy of Bonham's.


如果某人拥有一幅带有著名涂鸦的建筑物,那么无论是整个出售这座带有艺术品的建筑物,还是在其售出之前将艺术品从中取出,都没有法律的顾虑。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Ascension)便选择了第二种方式,在今年早些时候售出了一幅鲜为人知的凯思·哈林(Keith Haring)的壁画,总计380万美元。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拆除过程共耗资90万美元,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完工。尽管哈林的壁画以前曾被私下出售,但此次拍卖仍标志着其壁画涂鸦于拍场的首度官方亮相。


Grace House 壁画(大约1983–1984年)由艺术家于一夜之间绘制完成,位于一青年组织总部的楼梯间内。数个哈林最具标志性的角色——例如吠叫的狗、爬行的婴儿以及两个连体且胸前有洞的人物都可以在该作品中寻觅到踪迹。Grace House 曾是公教青年组织(Catholic Youth Organization)的女修道院,也是该组织一度的所在地,但如今已关闭。其财产所有者升天教堂需出售该建筑以维持其日常开销。


拆除壁画的过程并不简单,涉及到13块各重约1000磅的墙面。EverGreene 建筑艺术公司(这是一家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司,专门从事建筑物的保护和修复)在不断试错中完成了这项任务。该公司最初运用的技术只去除基底,意在迁移绘画本身。在尝试失败后,EverGreene 切掉了周围的墙壁,并逐块取出壁画。由于壁画位于三层楼之上,对其进行一次性迁移几乎没可能。因此,团队在每个部分的背面涂上树脂,焊接上定制的金属框架,然后将框架吊至建筑物的底楼。


项目经理 Andrew Maziarski 表示:“我们与教堂双方都花了很多时间来确保一切无虞。当然,在我们取出壁画时,发生破裂或类似的事也并不能完全排除。我们无法保证在当时的情形下可以将所有13块墙面万无一失地取出。”

Keith Haring , Untitled (The Church of the Ascension Grace House Mural), ca. 1983–84.

Courtesy of Bonham's.


邦瀚斯拍卖行(Bonhams)的战后及当代艺术高级专家丽莎·德·西蒙(Lisa De Simone)称赞了艺术品的“绝佳状态”。壁画运抵邦瀚斯的陈列室后,全部13块墙面都被安排放置在专门负责哈林的画廊中,并向公众开放了近两个星期。德·西蒙表示,除了拆迁艺术品的物流工作更为繁琐之外,在拍卖会上出售壁画的过程与出售任何其他类型的艺术品并无差异。


然而,有一个因素可能会一度限制街头艺术壁画的市场表现:谁真的可以存放下如此庞大的作品。朱利安表示,他曾在人们的房屋和办公室中看到过街头艺术作品,有一位买家甚至将壁画用作他所建房屋的墙壁之一。但德西蒙仍将这类作品的规模视作巨大的挑战。


她说:“无论价格高低,当你卖出一幅画时,买家可以将其带回家并马上挂在墙上。但出售由13个部分组成的壁画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尽管邦瀚斯不愿公布 Grace House 壁画买家的身份,但德·西蒙表示,鉴于这类大型作品的硬性要求,她和她的团队都曾预计对此感兴趣的应多是博物馆或艺术机构。


出售拆迁街头壁画的另一个障碍可能是艺术家拒绝与拍卖行合作或认可这场拍卖。在拍卖行中出售班克斯的作品尤具争议,因为无论是班克斯本人还是他委任的认证服务公司 Pest Control 都拒绝对任何被移出其原始语境的艺术品拍卖背书(仅有一次著名的例外)。尽管如此,班克斯对 Instagram 的大量使用以及媒体在每一次新的公共介入下呈现出来的疯狂,使得确认某件作品是否出自这位匿名艺术家显得十分容易。

Installation view of Keith Haring , Untitled (The Church of the Ascension Grace House Mural), ca. 1983–84, at Bonham's, 2019.

Courtesy of Bonham's.


德·西蒙认为,在拍卖行中出售壁画的伦理困境是公共与私人艺术孰是孰非的问题。在邦瀚斯出售的哈林壁画是私人空间中的私人壁画,除了经常光顾青年组织的人之外,没人可以接近这件艺术品。她特别强调了邦瀚斯曾提供的公众观赏期,这为更多人提供了一种方式,接近与体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街头艺术家之一的罕见作品。


德·西蒙说:“我坚信,凯思·哈林宁愿让他的作品活着,也不忍心目睹壁画在出售建筑物时被破坏的惨状。”


朱利安承认,街头艺术家对壁画在拍卖会上出现这件事可能永远不会感到满意,但他还尚未看到这种态度阻碍其作品的市场表现。只要买家仍愿意为这些庞大的作品付款,这种现象似乎注定会继续下去。他说:“事实上,只是因为有人在上面快速涂鸦就可以卖出30万至40万美元的巨大墙面,这本身就很不可思议。”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