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占洋:中国梦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236   最后更新:2020/01/06 11:21:21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20-01-06 11:21:21

来源:招隱Echo  李占洋


水果摊


我大约有三年的时间坐地铁往返于大学城和两路口之间,从工作单位到家,从家到工作单位。每次从两路口4号门上来时就能看到这个侏儒和他的水果摊,有时他的女儿会扒在水果摊上写作业。不论严寒酷暑,冬去春来,他都守着他的水果摊。看到他,我心里产生一种尊重。他身子矮小,相貌丑陋,但他贪黑起早,用勤劳养活自己、养活家人,他可以不向任何人摇尾乞怜。我们很多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人却经常向人摇尾乞怜。我曾向他买过n多次水果,但从未跟他聊过天。从他的面容上读出他并不想跟任何人交谈,他的语言只是买卖的中介,并不是交流的工具。交易之后他又默默地坐在那里,木雕一般。三年中只要我坐地铁我们就能见面,这也是一种缘分。他对于我,就像我面对一个橱窗,透过橱窗可以看到的一幕场景,于是我把这个印象做个场景雕塑放在刘明的美术文献展厅里,挺合适,看到它,仿佛又回到两路口站4号门出口。

中国梦


这个做我大女儿的雕塑是八年前的,当时我女儿才9岁,天天写作业,天天找家教补习,天天在学校补作业,每天除了作业还是作业。几乎每晚都十点过才回家,累得立刻爬在桌上,下巴放在桌子上,两手伸直,像一条精疲力尽的小狗。我觉的很可怜,顿时憎恶中国的教育制度。于是有感而发地做了这件作品,叫“噩梦”。随着我的批判态度,我们女儿也逐渐批判教育制度,开始不写作业了,越来越贪玩,我觉的也没什么,干嘛童年搞这么累?随着她的长大,问题也越来越大了,考初中,考高中,全得找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上了高中,高一以后就不上学了,我问她为什么?她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的教育制度太坏了,是噩梦。她逃出了中国教育制度的噩梦,于是成了我的噩梦,天天为她的未来担心。八年后这件作品参加王林老师的展览“要有书”。我给小朋友们讲这件作品,告诉他们,千万别把写作业当噩梦,读书像吃水果,越吃越甜,这件作品已不再是“噩梦”,是“中国梦”。






悠闲的生活


当我站在费城博物馆的“大玻璃“前,仿佛看到杜尚悠闲的生活。上帝给他101颗**,他不慌不忙地打死101个敌人,目前我们还没发现第102个。他的“走下楼梯的女人”画得如此精致,此画让人相信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画匠。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是他亲手手工制作,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能工巧匠。很多人都说他的“小便池”,都喜欢他的“小便池”。其实是一种意淫,因为“小便池”多容易呀,从商店搬到展厅便轰然中开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仿佛自己在想,我也可以做到呀,其实哪有这么容易。很多人看杜尚好像每个人都可以带着月亮走,以为月亮是你的,可另一个人离你十万八千里,他也觉得月亮也是跟他走。“艺术家的状态永远比艺术家的作品更重要”杜尚这句话说得真好。他悠闲地享受他的生活,他不要更多,也没有负担更多的责任。他每天工作一个小时,他很享受他的工作。我们可以学到他的艺术,但根本学不到他的生活。



手工感


“Frick Museum”场景浮雕。基于我前年到去年在美国时的一个触动。我在匹兹堡一个很小型的私人美术馆看到人们如此专注地观看一件德加的作品,那种感觉就是艺术对他们来说就如饮食,缺少不了的饮食。我现在越来越重视手工感。我觉得我的雕塑手工感尤其重要。我很喜欢一个表现性大师德国奥托迪克斯,大学期间喜欢他的画,他的作品是对生活的感触,是神经质的场面,艺术手法很好,所以艺术并不在于表达内容而是注重如何表达。现在从制作到上色都是自身完成,画法上也有很大突破,以往是油漆做低,覆盖性强,颜色鲜艳。现在用国画矿物质颜料,一反过去千人一面的风格,国画在玻璃钢表面上色,如在熟宣上上色一般,渗透性强,不同于丙烯那般闪闪发光。这与我的认识有关系,过去的作品大多是舞女,按摩女。然而现在不喜欢使用绚丽的颜色,比如作品《THE FRICK COLLECTION》,尽量少用白色,我认为是创造颜色而不是涂颜色。


百合花


圣经中有关于百合花的诗篇,雅歌之十四-荆棘里的百合花,有新妇和新郎。百合花在荆棘中绽放,是新郎对新娘的赞美,也是基督对教会的赞美。在这件作品两块木头结合雕刻百合花,底部的木头镂空,意味着百合花扎根结实,百合花自由生长。而百合花下的情侣不同于以往人物塑造,选择洁白的玉雕形式,这是个人在创作上的转变,关注材料,转向素雅。


水中月,镜中花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人们经历了无数历练,似乎仍跑不出上帝最初为人设计的原罪。其实是人本初的欲望,这欲望有些像水中月,镜中花。“红楼梦”中的贾瑞痴情地迷恋王熙凤,他在最后能救他离祸害的照妖镜里,仍然不能自已地投身欲海,他从镜中的映像里看到了楚楚动人的王熙凤,妖娆妩媚的王熙凤。殊不知王熙凤正是一个骷髅恶鬼,正一步步向他袭来,他甘心情愿地死在幻像的魔鬼的怀抱里。


“魔鬼天使”就是起源于“红楼梦”中王熙凤为贾瑞设的相思局一段中启发而来的。人之欲望,有时像水中月,镜中花,转眼即逝,但人们往往知心妄想,总觉得离“得到”只一步之遥,可又多少为了这一步之遥便成了飞蛾扑火。我用一个骷髅的形象作为天使,旨在解开一切“镜中之花”的面纱,骷髅天使在与一位美丽的少女交合,但他们又在空中,不能落一实处。少女似乎恐惧,但也充满了欲望的高潮,她如痴如醉以为跟一位美丽的天使做爱,岂不知本是骷髅。本作品其实质是想揭穿欲望的本质,使人们在欲望前猛醒,退一步,重新看待欲望,退一步海阔天空。


民国风云


作品的灵感来自民国风云中的一段往事。民国时期冯玉祥手下大将韩复渠去天香楼点头牌艺妓。妈妈说今天头牌不方便见客,因为正会见省长的大公子。韩复渠听了火冒三丈,便上楼扛起名妓就跑。


作品是用民国时期的旧式洗脸盆架做背景支撑,把故事中的主要人物用寓意似的表现手法表现出来。韩复渠身扛着头牌,脚腿跨越在洗脸盆中,好像要度过这危机的浑水。楼上依然怀抱琵琶半遮面,歌舞升平,欢乐如初。这种戏剧性的表达增添了作品的荒诞感,透过戏剧生动的人物表情,也同时有一种荒凉的隐喻。






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木雕


美国访学期间,我购买了一套木雕工具,决定尝试木雕。回国之后遇到一块旧木建筑配件——房梁,从而产生了作品《三美神》,其不同于古希腊美丽、性感的三美神。我只是表现三个局部,与三美神无联系,两边的金鱼,有性的暗示。以往未系统地认识材料,现在开始接触材料。木头有本身性质,在作品中有榫卯结构或者用木头衔接增加其体量,这在《大猫》中亦有体现,《大猫》作品起源于在美国芝加哥美术馆的东亚艺术,其中日本艺术的小玉猫引起我的注意,造型别致,我对器物很感兴趣,器物抹去了质感,带有东方美学。


本命年


再过几天狗年即将到来,本命年即将过去。人说本命年大多不顺,甚者灾祸将至,我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度过本命年,看来无所大碍了。回想这一年,尤其后半年,几乎足不出户,整天躲进图书馆,即可躲避本命年六十星宿之克星追杀,又可详查资料、饱读经典,其两全齐美。我问高名潞老师当时为何来匹兹堡,他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图书馆藏书是世界一流。图书馆是多么重要!如果我们的大学能像这里一样有如此丰富的藏书,大概中国的教育就有希望了。狮子送美女,狗年大吉!


看书


几年前,我才开始看书,对书大有兴趣。于是画了这张画,“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我画的玉可不是瘦玉,是块肥玉。


李占洋,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1969 年生于中国吉林省长春市,现生活和工作在中国重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