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霏宇 | 论黄永砅(1954–2019)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274   最后更新:2020/01/04 21:49:05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0-01-04 21:49:05

来源:artforum


黄永砅,2012


2002年十月的一个周六在广州的一次午餐上我第一次见到黄永砅他刚从急诊处回来因为早上在与一群金属加工工人合作蝙蝠计划 II》(Bat Project II)时切伤了手该作品按一比一的比例复制了一架美国海军侦察机的驾驶舱和左翼部分十九个月前这架飞机与一架中国战斗机相撞后意外落在海南岛本来这件复制品应该作为首届广州三年展参展作品之一出现在广东美使馆门口的广场上然而黄永砅的伤算是白受了开幕前几个小时他的飞机在解体拆除后被拉走关于这件作品的意义当地政府已经被法国和美国领事馆官员点拨过了

黄永砅的蝙蝠计划 II》2002年广州三年展布展现场广东美术馆,2002.


当时,9/11事件发生不久伊拉克战争尚未打响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在这个短暂的空档期间一位移居海外的中国艺术家回到国内在国家级美术馆展出——创作一些对当时的正统话语来说过于挑衅的作品——这一切在理论上还是可行的那时候我住在美术馆里三间公寓的其中一间跟黄永砅做了一个月的邻居我在那里负责展览画册编辑而他的飞机也正逐渐成形每天晚上我都听他与策展人和美术馆工作人员交换感想或唇*舌战到深夜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我得以了解到他那一代先驱者的奋斗故事作品被撤后我看到其他艺术家纷纷站出来声援他也看到他始终保持着平静的态度任凭争议不断发酵又平息最后成为该项目再次实现时的素材这架飞机吸引他的不仅是它所激发的戏剧性的地缘政治还包括它所叙述的物的故事毕竟原飞机也被切成数段放在另一架飞机的货仓中从中国运回美国

这种桀骜的偶像破坏姿态加上一种真诚的好奇心贯穿着黄永砅对1980年代中国前卫艺术与新千年全球艺术界这两条互相交织的轨迹所作出的巨大贡献。1983他从当时中国最前沿的艺术名校——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家乡厦门的一所高中任教很快围绕着他形成了一个群体厦门达达在他们最重要的一次展览结束后该小组焚烧了自己的作品。19892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开展黄永砅提交了一份方案和一套绳子计划将策展人们千辛万苦才拿到的场地——中国美术馆中苏风格的外立面拖走几个月后他受邀参加由让-于贝尔·马尔丹(Jean-Hubert Martin)策划的展览大地魔术师”(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成为三名参展中国艺术家之一这一次他延续了之前用中西方艺术史教科书和洗衣机所做的实验将中法两国的G。C。D党报放进洗衣机洗出一堆堆形状蜿蜒的纸浆中国爆发学生运动后黄永砅与同为艺术家的妻子沈远移居法国1992-1993年于德国斯图加特幽居城堡”(Akademie Schloss Solitude)驻地项目结束时黄永砅首次展出了世界剧场》(Theater of the World):一座龟形全景监狱里面装着确定数目的昆虫和爬行动物大约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后,2017在我参与策划的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群展“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Art and China After 1989: Theater of the World)该作品才真正引发争议在各类社会团体和媒介的压力下过去两年美术馆对这种压力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古根海姆不得不撤走玻璃罩中的活体动物黄永砅的剧场也因此关停”。

黄永砅,《沙的银行或银行的沙》,2000混凝土. 上海美术馆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第三届上海双年展.


1989年中国和西方发生的动荡是黄永砅生活和工作的支点八十年代他致力于调和刚刚翻译引进的后现代主义思想与复兴的佛教及道家思想流派当时新启蒙运动的一部分),这种努力后来让位于另一种纯粹的必要性和巨大的际遇在方兴未艾的全球化浪潮在黄永砅眼里全球化不仅是不稳固的甚至是可鄙夷的中开辟出一条道路。1999哈洛德·塞曼(Harald Szeemann)策划的威尼斯双年展邀请了19位中国艺术家参展与此同时黄永砅与让-皮埃尔·贝特朗(Jean-Pierre Bertrand)一起代表法国馆参展在托马斯·弗里德曼的凌志汽车与橄榄树》(The Lexus and the Olive Tree)出版的这一年上述组合显得大胆而激进。2000当上海美术馆邀请黄永砅长期的对话者侯瀚如来策划这一年的上海双年展时黄永砅选择以美术馆附近的汇丰银行总部现浦发银行建筑为原型用沙子制作了一个巨大的模型放入美术馆当时还位于前英国跑马总会旧址展厅让一座砂砾形式的殖民建筑在另一座殖民建筑的内部慢慢坍塌同一年早些时候黄永砅在纽约苏荷区的Tilton Gallery举办了个展其中的核心作品是《2000-2045年的旅行指南》(Tr**el Guide for 2000–2046,2000)。这件雕塑是一个像苹果皮一样被削下来的地球表面上面插满了431个标签标签上写着各种灾难预言这一图像来源于约瑟夫·博伊斯)。现在看来这件作品中不祥的灾难化叙事似乎预示了接下来九月会发生的恐怖袭击以及之后二十年世界局势的动荡不安

黄永砯,《帝国》,2016,金属综合媒材. 巴黎大皇宫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Monumenta 16.摄影:Raphaël Gaillarde.


随着西方艺术界的叙述开始容纳其他声音随着中国选择性地接受其自身的前卫艺术历史黄永砅最终获得了他曾向往也怀疑过的权威地位。2013我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现在的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策划了杜尚与//在中国”(DUCHAMP and/or/in CHINA)展览展出了杜尚的手提箱里的盒子》(Boîte-en-valise,1935-41)和深受杜尚启发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黄永砅的四个轮子的大转盘》(Large Turntable with Four Wheels ,1987)。他在看过展览后严厉地批评了我:“杜尚不会乐意看到我们的作品被用来衬托他的英雄主义。”黄永砅在新一批评论者收藏家和中国的美术馆中找到了热心的追随者并最终获得法国艺术与文学勋章。2016他为Monumenta展览创作的作品帝国填满了整个巴黎大皇宫的主厅通过这件由集装箱蛇骨结构和一顶巨型拿破仑帽组成的庞大装置黄永砅对殖民主义和全球化的批判上升到了史诗般的高度然而人们知道这并不是他衡量成功的方式

黄永砅的突然离世正值他所醉心观察的权力与知识之间的矛盾已经增长到他作品所能想象的巅峰但他直到最后都保持了冷静和明智在前往2017年古根海姆展览开幕的途中他在法航的晕机袋上写下了世界剧场的命运

人围绕笼子观看是安全的这跟今天治理和被治理的观念相关人们往往只注意被治理’(笼子里面的混乱和残酷),而这一残酷难道不是由于精致的治理在这里比喻为笼子所达成仅是一个空笼子并不是现实现实是平静中的混乱和平中的暴力或相反。”

田霏宇(Philip Tinari)是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也是《Artforum》杂志特约编辑


文/ 田霏宇 | Philip Tinari, 译/ 冯优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