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水史 | aaajiao:我好像无意中成为了一个幸存者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265   最后更新:2020/01/02 14:32:21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01-02 14:32:21

来源:打边炉ARTDBL


“吹水史”第一季相比,我们重新设置了问题,并继续坚持书面回答的方式,受邀对象则会从珠三角向珠三角之外进行延展,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基本的工作,保存中国当代艺术现场的碎片和灵光。依照惯例,发表前经过受访人审校。


ARTDBL:你有时会感到沮丧吗?


aaajiao:会,不时还有绝望。最近的沮丧,是因为我好像无意中成为了一个幸存者,一个岁月静好的人。艺术创作者的身份,塑造了我能够这样生活的可能,但“艺术家”是个title,既然我已经以这个平台工作,就必须背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这会牵扯到非常具体的他者,作为从业者,我们有必要去明晰我们面对的人群,而不只是局限在自己的问题之内。出于胆怯、自私的情绪,也来自庞杂的现实,我还没有没尽到我的社会责任,这种迫切感偶尔闪念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沮丧,第二反应是很羞愧。


ARTDBL:分享一件快乐的事情?


aaajiao:今天做的牛肉干鱿鱼干加花椒,还有清炒油麦菜特别好吃。最近在柏林休息比较快乐,以前总觉得好像不能空下来,人会比较紧张,在柏林,休息是特别仗义的一件事,柏林在教会我,人是需要空闲的,我也在学习一个可以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是的状态。


ARTDBL:你持续做得最长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aaajiao:原来还以为跑步会是持续做得最长的事,现在就还是创作吧。对我来说,一开始创作是出于表达的欲望,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是从痛苦中获得创作的力量,但作品很直白,我所有的状态都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其中,即便是我不太想展现的一面。现在越发觉得创作是一个和作品对话的过程,作品自然会告诉你该往那边走。


ARTDBL:随口说出三个艺术家的名字?


aaajiao:就说一个吧,游戏以撒的作者Edmund McMillen。我最近在探索player(玩家)这个身份,因为如果是user(用户)的思路,很多时候媒体艺术创作的内容不来自艺术,而是要依靠你所获得的权限。当权限大到一定的程度,作品会不自觉地呈现上帝视角,这之中人性是缺失的,冷酷又无情。我们过去相信媒体的数据,但现在在媒体的数据里已经无法操作了,一切都只是关于用户的权限,我们真的应该停下来,回头去思考一些更加本性的事情,人的共情能力或许还留下了一些可能。相较于user(用户),player(玩家)很明确,它离“人”更远了,游戏公司已经预先设置好了人物的身份、特点和游戏的规则,当所有“个人”的身份被剥离的时候,player(玩家)反而能够在可操作的空间里拥有了自由。

ARTDBL:最近让你印象深刻的图像是什么?


aaajiao:黑色,最近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黑色图像。黑色是某种情绪的描述吧,不过更多的时候,情绪都是一种欲望的体现。


ARTDBL:谈谈时间、空间和你。


aaajiao: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带来不断累积的不适感,不适感塑造了我最大的无常。要是没有不适感,其实所有事情都是相对静止的。人对于不适感的警惕天生的,但它是生活的伴侣,像开车时的风的雨的云,你没有办法抵御它,没办法跟它硬扛,只能够学会和它相处,继续把车开下去。

ARTDBL:你喜欢做什么运动?


aaajiao:曾经是跑步,现在是做饭。


ARTDBL:你最愿意保存的东西是什么?


aaajiao:睡前的迷糊。


ARTDBL:是什么在决定我们的未来?


aaajiao:是未来。假如基于人类文明对未来真相的追寻,似乎永远无法打破向死而生的规律,我们能看到最大的真相只有死亡。回到个体,以这样的方式去思考,我对未来是没有期待的。随着年纪的增长、意志力的变化,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缩小,自身能够凝聚的意志力和身体能力越来越小,未来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这让我产生了强烈的不安全感。生活很大的一部分都是愚行,像溪流一样随着惯性自然流动,做东西能让我的生活完整化,溪流会流淌得更顺,不过即便我不去做,溪流依旧是在流的,生活的完整度并没有那么重要。

ARTDBL:推荐一家你喜欢的火锅店,推荐理由是什么?


aaajiao:在柏林家里可以围坐的自家铜锅,生火和灭火的过程有意思。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