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2019艺术界九大预测,真被我们说中了吗?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433   最后更新:2020/01/02 14:14:27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1-02 14:14:27

来源:artnet


Tacita Dean的“Landscape”展览,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图片:D**id Parry


转眼又到了每年的这一时刻:我将在这周的灰色市场专栏中对我做过的2019年艺术市场预测进行回顾,看看我预测对了哪些,又有哪些失手,以及我们从这两种不同的结果能学习到些什么。那么让我们现在就来看一下:


1. 美国联邦政府将不会为艺术市场制定新法规
预测结果:正确


首先提醒一下,我并不是从一个制定法律法规的相关人士立场出发,来做这一预测的。大概一年前,《The Art Newspaper》报道了一则内容可靠的来自华盛顿的争论,内容是关于在欧盟宣布通过《反洗钱指令》(Anti-Money Laundering Directive)第五次更新之后,美国众议院将重新讨论被一条被搁置的议案,迫使艺术经纪人们采纳一些与银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遵从的相同措施,包括财政合规、客户尽职调查以及交易监管手段等。如果此项议案真的通过,那么私下销售艺术品的生意将在一夜之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剧透警示:12个月过去了,这项生意没有受到影响。国会到现在没有对这一议案采取任何有效行动,而国会成员们要到2020年才从假期中回归工作。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看看这项议案是否会在新的一年被突然旧案重提,回到众议院的讨论议程中。

特朗普总统的财政部长 Steven Mnuchin在2016年离开纽约特朗普大厦时的照片。图片:KENA BETANCUR/AFP/Getty Images


2. 将有一场游说行动,试图让艺术品再次适用于1031税务递延交易条例
预测结果失利


先来解释下这条叫做1031或同类资产(like-kind)交易的条例。这一条例可以使美国境内受认证的投资人在进行某些实物资产的交换时,其中的利益得失不予承认,投资人也不用缴纳过程中产生的资产利得税。条例的关键点在于投资人必须将交换资产时所获的销售收益在180天用于购买一个或多个相似的同类资产。


此前,艺术品也属于1031条例中的资产类别,而且对于艺术品商业来说是件好事。原因是?如果有了这一契机,就能刺激到那些财大气粗的藏家们在决定出售某件昂贵作品后再去买另一件大作品——而且这些藏家中大部分人只要看到一定的利益甜头后,就会十分乐意将作品卖出。


但是自从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在2018年1月以后将除房地产以外的所有资产都从1031交易条例中剔除,推动高端艺术市场运转的机器就开始转动地极为缓慢。到2018年秋季,艺术经纪人和拍卖行都在私下咒骂国会,因为这一波新的立法条例着实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这群人看上去似乎很有可能会团结起来,开始正式要求恢复原来的条例规定。更何况,这些艺术经纪人和拍卖行的说客理论上还可以直接向同为藏家的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说上悄悄话,以获得同情。


但我的猜想错了。就我所知,艺术市场上的经纪人们并没有针对这一问题采取任何游说行动。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生意没有受到1031条例对艺术品失效的影响。根据2019年《artnet秋季艺术市场预测报告》,2019年上半年,价格在1000万美元及以上的艺术品销售全球范围内出现了35%的暴跌;纽约秋拍中只有5件作品估价在2000万美元以上,而在2018年这一数字为22件作品。

相关阅读👇
请查收这份《秋季artnet艺术市场情报》!


我的猜测是,所有参与这场游戏的人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的集体意见过于微弱,以至于无法推翻既定的有关1031交易条例的看法。所以,为什么要在注定失败的事业上投入金钱呢?他们取而代之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一项新的替代性税务改革政策, 名为“机会区域”项目(Opportunity Zones)。但是到目前为止,后者尚未被证实为一项特别可行的解决方案。


3. 自#MeToo 时代开启以来,艺术圈内因为不当行为指控而被迫离开的一个重要人物将被另一个具有声望的机构聘请或举行一次展览
预测结果呃…正确


2018年1月中,在三名女性对Anthony d’Offay提出性骚扰的指控及第四位女性对其提出“恶意传播”的控告后,泰特美术馆与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突然中止了与这位传奇艺术经纪人的合作,而后者还曾向这两家机构捐赠了1600件作品并策划了“艺术家房间”(Artists Rooms)这一收藏项目。当然,D’Offay本人否认了所有指控,而泰特和苏格兰国家美术馆也在三个月内与他重新开始了合作。对此,两家机构辩解称对于这次事件的调查表明,“没有确实证据表明”D’Offay有什么做错的地方。


在艺术市场方面,我的同事的Nate Freeman曾在”Wet Paint”专栏中报道了策展人Jens Hoffmann在消失两年后开始逐渐回到了艺术圈的外围开始活动,而在此之前他在因性骚扰指控而接受调查后被犹太人博物馆(Jewish Museum)切断了合作关系。然而,随着其在纽约和哥伦比亚波哥大某个空间内新项目的展开,Hoffmann还在今年完成了两个其他任务,分别为在里斯本Cristina Guerra当代艺术中心策划的一个雕塑群展以及为Anna Weyant在下东区56 Henry画廊内举行的带有超现实主义风格的绘画个展撰写文章。


尽管十分不愿意,但我还是想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纽约,2012年12月11日:Allison Kanders和Warren Kanders出席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惠特尼晚宴。图片:Ben Gabbe/Getty Images


4. 尽管公众压力不断增长,和充满争议的社会政治问题产生联系并不会让一个美国重要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离开其职
预测结果事情并不会只发生一次


老实说,对于Warren Kanders从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董事会辞职这件事情,我依旧处于震惊中,而且惊讶程度丝毫不亚于我哪天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能在水下呼吸般。达成这一结果的过程,是7个月内各种有组织的抗议行动、来自博物馆员工的公开信、艺术家和学者的联合行动、一篇刊登在《Artforum》上的视角全新的精彩文章、惠特尼双年展8名参展艺术家中途公开申明退出展览、再加上其他董事会成员在背后的游说等一系列行动的集合,然而Kanders因为拥有***及国防产品生产商Safariland而受到的压力,是逼迫他退出董事会的最有力一击。

相关阅读👇
Ben D**is深度评论 | 惠特尼退展风波后,我们是否进入了“抗议”的新纪元?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对艺术赞助人的道德准则是否要有严格控制的争论正酣,而Kanders从董事会的离开无疑将让这一问题的范式出现改变。然而,这一事件到底是为更多董事会成员的罢免打开了闸门还是会成为历史上的个案,终将取决于时间、行动主义、以及有权人士对于争议的容忍度(或许这也是最重要的)。我们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5. 在世非洲裔美国艺术家的全球拍卖纪录将连续第二年被打破
预测结果差之千里


拍卖行里最经受得起考验的一句常言便是“质量取胜,也就是说真正伟大的作品无论在什么环境和气氛中都能拍出好成绩。此话不假,但也有它的局限性。某件特定作品的成交或者说以不错的价格拍出,和同样的作品瞬间价格一飞冲天,两者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你若是真的想创造历史性的拍卖结果,那么一件对的作品还远远不够。你还需要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作品,比如当数位藏家都对某件作品趋之若鹜,而且更理想的是全球经济一片大好让那些买家安心地认为追逐这么一件珍品着实是个不错的想法。


以上这些因素在2018年5月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彼时,Kerry James Marshall一幅恢弘的《昔日》(Past Times)在纽约苏富比上拍出了含佣金2120万美元的高价,成为最贵在世非洲裔美国艺术家。尽管在2019年,此类艺术家的作品也卖出了不少,但并没有出现像《昔日》这样伟大的作品或是足够多的藏家群体来追捧这类作品。这一预测是一个典型的教科书案例,让你看到用过分简单的方式推动某些作品会让你直接完蛋。

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Untitled II》(约1970年)。图片: Photo: courtesy of D**id Killen Gallery


6. 2018年在新泽西一仓库内发现的可能属于威廉·德·库宁的一件或多件作品会在今年得到严肃的学术研究支持,以确定其真正作者
预测结果了解尚不全面


如果你想知道我是何时作出这个判断的,我能告诉你的是“业余时间”。


我的理由是:当某件事情无法完全确定时,与之会产生相关利益的富人们便会用钱设法把那件事情变成自己的喜好所愿。这一点在判断艺术品归属时尤为如此。只要尚待确定作品不至于差到面目全非,理论上没有人会失手。即便对此持不同意见的学者能够有机会说出来、通过媒体报道或发表文章来表达自己的异见(恐怕也无济于事!


然而,我的问题是在于时间线。通常要把一件作者不详的艺术品转变成精美的大师作品,往往需要几年的时间来收集整理足够的学者们的认可,然后再在过程中把作品的价格利用好。我举一个最著名的例子为,就是达芬奇的《救世主》。它一共用了8年的时间,挣扎着从一件1万美元的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作品成为了一件价值7000-8000万美元的达芬奇作品。


换言之,我始终认为“那些被适度激励”的专家们终有一日会把威廉·德·库宁的名字贴到这批被经纪人D**id Killen从一个随意发现的仓库中买来的画旁边。但这件事没有在12个月内发生,所以对于发生时间的预测是我过于天真了。

2016年11月10日,北京某报摊。图片: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7. 作为中美贸易战再次升级的一部分,艺术品和古玩也将成为惩罚性征税对象
预测结果正确


本月已经是中美贸易战开始后的第19个月,特朗普政府随性的策略让中国艺术品和古玩贸易如同在弹簧床垫上蹦跶一般来来回回波动。据《The Art Newspaper》报道,去年7月,美国将这些物品列入了计划在2018年9月征收10%关税的进口清单内。然后,政府在去年8月又提出将关税提升至25%,给这一行业带来更多痛苦。当时,由艺术经纪人们和其盟友进行了11小时的游说活动,终于在截止日期之前让中国艺术品和古玩从这一名单中免除。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5月,特朗普团队又再次将中国艺术品和古玩于列在了2019年9月向中国开征25%关税的物品清单内。不过,他随后在8月进行了两次适用关税的调整:首先把关税降至10%(但他同时也拒绝在延迟至12月中实行新税收物品的列表内加入艺术品和古玩),接着又在两周后调整到15%。


最新的关税政策按计划于9月生效。为了不再赘述这一错综复杂、不断循环的过程,最终的结果便是本月初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达成的贸易协定将中国艺术品和古玩的进口税削减了一半降至7.5%,但没有真正消除。总统先生最近做出的另一项逻辑奇特的决定,是他最近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他曾敦促环境保护署“好好看着水槽和淋浴间”,因为据称由于水压太糟糕以至于“人们不得不冲洗厕所10次、15次。


8. 威尼斯双年展的某个国家馆会被破坏,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政治极右团体成员所为
预测结果失败


我很高兴这一猜测是错误的。尽管最近一次双年展期间的威尼斯并非完全没有戏剧性场景发生,但展览利益相关者面临的真正威胁是游轮失控和洪水泛滥,而不是右翼破坏者。 (唯一接近我猜测的情况是委内瑞拉馆国家馆由于国内动荡局势而推迟)幸运的是,即便是那些危险似乎也没有损害到展览中的任何作品,使得威尼斯双年展成功摆脱了在其他大型艺术展中延续下来的负面趋势,包括去年明斯特雕塑展(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所遭遇的犯罪恶作剧,以及从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上出于政治因素取消了一件现场作品的时间。

“Kate Crawford, Trevor Paglen:Training Humans“在普拉达基金会观景台(Osservatorio)展馆的展出现场。展览将持续至2020年2月24日。图片:Photo by Marco Cappelletti, courtesy Fondazione Prada


9. 人工智能将代替区块链,成为艺术圈每年持续关注的科技问题
预测结果正确


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大概有10个月左右的时间区块链似乎要在艺术圈掀起一场革命风暴,但很快人们就意识到这是一项十分糟糕的技术而且会加剧大部分它试图解决的问题。这听起来很有趣,不是吗?


虽然在我做此预测时,区块链显然正处于讨论热度最高的时候。但当时,人工智能(AI)也已经崭露头角——不过可能是以最糟糕的方式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对于AI的狂热多亏了那个用极其愚蠢的高价在2018年10月买下了法国设计组合Obvious用算法生成出的一件充满噱头的作品。但到了2019年2月中,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布了一个与微软和MIT合作的A.I项目,而过了不久机器学习成为了首届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上某场研讨对话的主题并随后出现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艺术家Tishan Hsu的个人演讲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浪潮演变得更为猛烈。佳士得一年一度的全天候“艺术与技术峰会”(Art + Tech Summit)可谓营利性艺术行业内最雄心勃勃的技术盛会。在今年6月的峰会中,他们以“人工智能革命”(The A.I. Revolution)作为了主题。 (前一年的主题?猜对了,就是“区块链探索。”)几周前,位于巴塞尔的电子艺术中心(世界上主要的新媒体机构之一)在最宝贵的黄金时段巴塞尔艺术展举办期间呈现了“纠缠的现实:与人工智能共存” (Entangled Realities: Living Wit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展览。旧金山de Young博物馆则宣布了其即将举行的展览名为为“奇异谷:在AI时代成为人类”(Uncanny Valley: Being Human in the Age of A.I.)。


艺术界对机器学习的参与甚至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引发了真正的变化。9月份,ImageNet(一个用于在许多机器学习企业中“训练”软件的庞大在线数据库)的研究人员同意删除其120万张“人”(People)分类中超过一半以上的图片。其原因在于艺术家Trevor Paglen和AI研究者Kate Crawford通过他们合作开发的应用程序ImageNet Roulette揭露了ImageNet里普遍存在的算法歧视。比如,描绘有色人种的图片大量地被贴上“做坏事的人”之类的标签。(顺便提一句,这个作品也可以在另一个以AI为中心的展览,在米兰普拉达基金会观景台展馆举行的“Kate Crawford, Trevor Paglen:Training Humans”中看到)。


与此同时,消失不见的是迈阿密艺术周期间由各重要人物举行的有关区块链的会议;慈善拍卖会上对“加密小猫”(Cryptokitties)这类作品的竞购战;抑或是在我的收件箱中每天出现的区块链x艺术创业公司的雪崩式推销邮件……当然,几乎所有其他表明区块链技术曾被艺术圈各种权威成员认为是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迹象也都消失了。据我所知,2019年第四季度艺术圈与区块链相关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一则不温不火的通告,Winston艺术集团将会为那些同意把作品列入“Artory区块链产权登记处”的作品拥有者们提供免费的艺术品检查服务。淘金热结束了,朋友们。


总而言之,从对区块链痴迷到对人工智能的狂热体现了艺术界趋势的变化速度之快以及变化之突然。我在不久后做出2020年的预测时,是否能完成地更好?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2019年总成绩:4中5败


文 | Tim Schneider
译 | Elain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