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代,十年全球十位最重要艺术家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25   最后更新:2019/12/27 11:24:12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12-27 11:24:12

来源:Artsy官方


从网红装置、无法捕捉的即时艺术和从行为艺术衍生而来的抢手商品,到吸引公众参与的行动主义,过去十年里,艺术家在探索中拓展了与不断扩大的艺术受众愈发紧密相关的多元创作策略。那些火速成为膜拜对象的艺术家创作了挑战全球文化的作品,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同时激励了顶端和低端的市场。随着经济从十年前的危机不断恢复,藏家之间的激烈竞争抬升了价格,造就了一个接一个的新闻头条,证实了艺术市场的全面复苏。过去十年里,关注和收藏当代艺术的人群扩张到前所未有的规模。那些产生最广泛和深远影响的艺术家,是推动了这种蓬勃背后的直接动力,他们的创作也恰恰是对这些新发展和新的表达方式的回应。


艾未未

1957年生于北京,现工作和生活于柏林

Portrait of Ai Weiwei in his Berlin studio by Wolfgang Stahr for Artsy.

© Artsy and Wolfgang Stahr.


2010年10月艾未未受泰特现代美术馆委托创作的作品在涡轮大厅揭幕,自从便翻开了他艺术生涯的新篇章,让他成为了全球闻名的明星。这件由一亿只手工制作的陶瓷瓜子装置立即掀起了全球热议,它令人难忘、十分上镜、互动性极强,并蕴含着对全球资本主义的深刻隐喻。

Installation view of Ai Weiwei, Laundromat, 2016, at Jeffrey Deitch, New York, 2016.

Courtesy of Ai Weiwei Studio.


从2014到2015年,他“挺进”了旧金山“恶魔岛”阿尔卡特拉斯(Alcatraz)举办展览。2016年,他同时在曼哈顿的三家画廊内举办展览。在调查四川地震的项目之后,他将目光转向近期的难民危机,打造了规模庞大的装置并执导了一部长篇纪实电影;他2017-18年联合 Public Art Fund 举行的以此为主题创作的上百件作品分布在纽约五个区。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1946年生于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

现工作和生活于纽约

Portrait of Marina Abramović by Dusan Reljin, 2018.

Courtesy of the 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十年前在纽约 MoMA 现代艺术博物馆创造历史的回顾展“The Artist is Present”定义了艺术家近十年的巅峰。展览呈现了阿布拉莫维奇近50载艺术生涯的50件作品,吸引了约75万观众来到美术馆见证这场史无前例的展览。MoMA 的门口排起了长队,观众纷纷等待着与艺术家面对面而坐,参与她正在美术馆前厅进行的行为表演。由于阿布拉莫维奇的创作以行为表演为主,举行回顾展就意味着要训练艺术家重演她的旧作。这一辛苦的过程被著名的展览同名纪录片捕捉了下来,2012年这部影片在 HBO 首发,并摘得了 Peabody 大奖。

Performance of 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 at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2010.

Photo by Marco Anelli.Courtesy of the Marina Abramović Archives.


卡拉·沃克

1969年生于加州斯托克顿,

现工作和生活于纽约

Portrait of Kara Walker by Ari Marcopoulos.


新千年的前十年是卡拉·沃克的突破阶段,她用风格奇异、散发出暴力气息的剪影戏描绘美国南北战争前的堕落和野蛮,赢得了广泛赞誉。但在过去的十年里,她持续突破人们的预期,探索不同的创作媒介,创作出规模庞大的绘画和雕塑,其中包括两件过去十年内最瞩目的委托项目。


在2014年联合纽约非营利机构 Creative Time 完成的项目中,沃克用雕塑填满了布鲁克林的一座前制糖厂,这些雕塑的形态基于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和小饰品,其中包括一件糖衣包裹着的35英尺高、75英尺长的狮身女怪像。这件纪念碑般的庞大雕塑结合了“木乃伊”形体和露骨的性别化身体特征,像沃克的其他作品一样极具煽动性。今年,沃克受泰特现代美术馆委托为涡轮大厅打造了一件不同的纪念碑。这件名为《Fons Americanus》的作品(2019)灵感来源于白金汉宫的维多利亚女王纪念碑喷泉,以寓言般的叙事描绘了跨大西洋的奴隶贸易和这段历史在非洲、美洲和欧洲居民之间建起的关联。

Installation view of Kara Walker, "Fons Americanus," at the Tate Modern, London, 2019.

Photo © Matt Greenwood. Artwork © Kara Walker.


通过一系列的画廊和美术馆展出,沃克持续探索我们集体意识和记忆中最黑暗的角落。近十年最经典的图像之一也出自沃克之手:今年八月《纽约客》杂志纪念作家 Toni Morrison 的那幅封面。


班克斯

1974年生于英国耶特,现工作和生活于英国

Banksy, Love is in the Bin, 2018.

Photo by Ben Stansall/AFP via Getty Images.


这位艺术界最神秘的人物在过去十年里持续进行着极具野心且精密安排的项目。班克斯2010年执导的纪录片《画廊外的天赋》(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赢得了奥斯卡提名。今年年初,似乎出自对愈发嚣张的伪造班克斯展览和衍生商品的不满,班克斯对意大利的一场展览的组织者发起了商标侵权诉讼,发布了线上商店,并公布了开发线上拍卖平台从而控制他作品在二级市场的销售的计划。尽管对市场的轻蔑态度从未减弱,班克斯却开始主动施加更多的影响。

Banksy, Big Rig Jig at Dismaland, 2014.

Image via Wikimedia Commons.


班克斯在2018年苏富比的拍卖上自毁作品的事件震惊了艺术市场。2015年的“Dismaland”项目聚集近60位艺术家的作品打造了一座反乌托邦的游乐场,其中包括珍妮·霍尔泽和大卫·史雷格里。2013年10月,他在纽约自行设立“驻留”计划,每日在 Instagram 和他的个人网站上“揭幕”一件分布在城中的新作。


十年在全世界范围内“恶名昭著”的创作酝酿了投机班克斯现象的理想时机——不论是艺术家本人开办线上商店的操作,还是肆无忌惮地贩卖从街头取下的班克斯作品,又或是今年10月在苏富比以1210万美元高价成交的大幅绘画《Devolved Parliament》(2009),都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莫里吉奥·卡特兰

1960年生于意大利帕多瓦,

现工作和生活于纽约和米兰

Portrait of Maurizio Cattelan by Pierpaolo Ferrari.

Courtesy of the Maurizio Cattelan Archive.


这位艺术界的终极整蛊专家在过去十年里为艺术界带来了不少欢乐。本月,卡特兰用胶带把一只香蕉粘在墙上并取名为《Comedian》(2019)的作品在迈阿密海滩的巴塞尔艺术展上售出12万美元的高价,这一事件在全球媒体和艺术界之间掀起了舆论狂潮。


2011年5月,卡特兰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放飞”了2000只鸽子标本。这些鸽子散步在水管、房橼和双年展主展厅的外立面。同年,他还举行了名为“All”的展览,这场充满噱头却内容充实的展览是对典型美术馆回顾展的戏谑。卡特兰21年来的作品悉数挂在古根海姆美术馆的中庭进行展示:教皇和毕加索的另类肖像、祈祷的希特勒和躺在棺材里的肯尼迪总统的诡异雕塑、动物标本(包括一只无头马)。卡特兰惊人地宣称那场展览将是他最后的狂欢:他打算自此退出公众视线。但不难料想,这一切并不是真的。

Installation view of Maurizio Cattelan, Untitled, 2007, at the Monnaie de Paris, 2016.

Photo Zeno Zotti. Courtesy of the Maurizio Cattelan Archive.


“作为意大利人,我对‘假装退休’的把戏见怪不怪,”在2018年的一篇采访中,纽约新美术馆的艺术总监 Massimiliano Gioni 告诉 Artsy,Gioni 是卡特兰的好友。“假装退休就像国民运动,同时也是危害财政的恶劣瘟疫:人们假装残疾为了不劳而获领取退休金,或是表面退休,拿着退休金私底下非法作业......莫里吉奥的假退休是对意大利典型印象的戏谑和进一步荒诞化,”他补充道,“我一直认为他是个罕见的懒惰却总能取得惊人成绩的天才,但自从他退休后,他反而让自己更加忙碌了。”


忙碌是真的。自2010年来,卡特兰和摄影师 Pierpaolo Ferrari 创办的夺人眼球的《Toiletpaper》杂志吸引了一众狂热粉丝;他还为包括 OKCupid 和《纽约时报》在内的大客户完成了委托创作。与此同时,卡特兰还在华沙、巴塞尔、纽约和巴黎举行展览;在切尔西联合 Gioni 开办了名为“Family Business”的画廊;2018年,他联合 Gucci 的创意总 Alessandro Michele 策划了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行的网红展;最近,他接受了英国 Blenheim 宫殿的空展厅,为观众带来了卡特兰十年最佳恶作剧。

Maurizio Cattelan, America, 2016.

Photo by Jacopo Zotti. ©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New York. Courtesy of the Maurizio Cattelan Archive.


2016年秋季,在美国总统大选之际,卡特兰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出了18k 金的马桶,命名《美国》(2016)。观众为亲眼目睹这只金马桶而排队数小时。随后,古根海姆的策展人 Nancy Spector 将这只金马桶送给特朗普总统的举动激起了广泛争议。快进到2019年:这只俗丽的马桶被安装在了 Blenheim 宫的洗手间,但展览开幕不到数日内就遭遇了盗窃。尽管盗窃事件仍是个谜,卡特兰坚称自己的“清白”;他甚至和一家意大利保险公司推出了一只恶搞广告。他还透露,《美国》并不是独一件:还有其他两版目前安然无恙。


卡门·海莱娜

1915年生于哈瓦那,现工作和生活于纽约

Portrait of Carmen Herrera by Jason Schmidt, 2015.

Courtesy of Lisson Gallery.


如今104岁高龄的卡门·海莱娜和她极简而纯净的绘画在过去十年间终于迎来了迟来已久的赞誉。在2004年首次售出作品,并且售出给了备受尊敬的大藏家 Ella Fontanals-Cisneros 之后,其他藏家和机构也纷至沓来。但在过去十年里,海莱娜真正成为了艺术界的重要人物,开始被里森画廊代理,并于2016年101岁高龄之际在惠特尼博物馆举办了个展。拍卖方面,海莱娜的几何绘画已经几次刷新价格纪录;在今年3月苏富比的一场慈善拍卖上,《Blanco y Verde》(1966-67)已290万美元成交。

Carmen Herrera, Iberic, 1949.

"Carmen Herrera: Lines of Sight" at WhitneyMuseum of American Art, New York.


“由于移民和女性的身份,她极具开创性的作品长期以来受到忽视,但她对艺术不懈的投入和对为女性艺术家正名的大力倡导让她终于迎来了迟来已久的认可,” Public Art Fund 的策展人 Daniel S. Palmer 说。对海莱娜作品的热情反映出这十年内艺术界更广泛的运动,画廊、美术馆和藏家纷纷开始认可被忽视的艺术家群体,尤其是女性和少数族裔艺术家。


“104岁高龄之际,海莱娜持续充满活力地进行创作,启发了不同年龄层的艺术后辈,”Palmer 补充道。今年夏天,他和海莱娜合作完成了 Public Art Fund 在纽约 Hall Park 的项目“Estructuras Monumentales”。这是海莱娜梦想中的创作——实现了她50多年前便开始构想的雕塑。


草间弥生

1929年生于日本松本,现工作和生活于东京

Portrait of Yayoi Kusama.

© Yayoi Kusama.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Victoria Miro, and D**id Zwirner.


在过去十年里,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可以说算是 Instagram 网红作品的鼻祖——尽管这件作品自从1965年就存在了。“无限镜屋”的一系列沉浸式作品让观众进入覆满镜子的小房间。内部的装饰从悬挂的彩灯到波卡圆点南瓜,在封闭的镜面空间内映照出无限的视界。


作为激进女性主义艺术家的草间弥生最初在1960和70年代凭借其观念和行为作品获得关注,很难预见她日后会成为大众追捧的流行偶像。2017-19年间由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组织的巡回展开始吸引无数观众为了踏进镜屋拍照发到 Instagram 而排队数小时。2013年卓纳画廊的展览“I Who H**e Arrived in He**en”引来了同样的热潮,画廊门外排起长队的景象在2017年和今年的草间弥生展期间再度重演。类似地,沉浸式艺术在数字时代的吸引力在兰登国际在 MoMA 呈现的《雨屋》(2012)和 teamLab 的巨大成功上得到进一步印证。

Yayoi Kusama, Love Is Calling (detail), 2013.

Courtesy of D**id Zwirner, New York; Ota Fine Arts, Tokyo/ 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 KUSAMA Enterprise. © Yayoi Kusama.


当然,草间弥生在过去十年内的影响力可不只是带动自拍热潮。她持续不断的美术馆和画廊展览(包括2017年在东京开幕的草间弥生美术馆)助燃了市场的兴趣,同时激发了她作品在二级市场的吸引力。草间弥生的五个最高拍卖纪录都发生在过去十年,包括她价格最高的作品,一幅创作于1959年的“无限的网”系列绘画,在今年4月苏富比香港的拍卖上以790万美元成交。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1955年生于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

现工作和生活于芝加哥

Portrait of Kerry James  Marshall by Felix Cla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ack Shainman Gallery.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将黑人形象置于精美的大幅肖像画中心,用大师级的笔触对西方艺术史中对黑人题材的描绘和黑人艺术家的“缺席”做出回应。马歇尔画面中的黑人身体置身于日常场景中,他的作品推动了近十年来不断发展的黑人具象画运动,以具象画刻画了美国历史和经历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画面中的肤色、场景和服饰都是体现黑人经历的重要元素。


马歇尔自1993年起由 Jack Shainman 画廊代理,2014年被顶级画廊卓纳画廊挖走。2016年,马歇尔35年创作的大型回顾展“Mastry”在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巡展。

Kerry James Marshall, Untitled, 2009.

© Kerry James Marshall. Courtesy of theartist and Jack Shainman Gallery, New York.


马歇尔作品对种族和审美观念的挑战为他赢得了全球声望,并被全球最重要的美术馆收藏,包括纽约 MoMA 现代艺术博物馆,洛杉矶郡立博物馆和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机构的支持也激发了市场对马歇尔日益增长的兴趣。2018年,他一跃成为最贵的在世非裔美国艺术家,他的作品《Past Times》(1997)在苏富比的拍卖上被 Sean “Diddy” Combs 以2110万美元拍下,自此马歇尔的作品便成为晚拍的常客。他近十年内的成功奠定了他书写艺术史新篇章的重要地位。



杰夫·昆斯

1955年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约克市,

现工作和生活于纽约

Portrait of Jeff Koons by 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杰夫·昆斯的地位在过去十年经历了过山车:先后失去又重新夺回在世最贵艺术家的宝座。2013年,昆斯的《Balloon Dog (Orange)》(1994)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上以5840万美元的天价击败格哈德·里希特首度斩获这一头衔。2018年11月,大卫·霍克尼1972年的绘画《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以9030万美元成交,刷新的昆斯的纪录,但昆斯很快便凭借《兔子》(1986)重回顶峰,今年5月《兔子》以稍高于91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Installation view of Jeff Koons, Gazing Ball, at D**id Zwirner, 2013.

Photo by Tom Powel Imaging. © Jeff Koons.


2012年,昆斯开始由全球最重要的两家顶级画廊——卓纳和高古轩——代理,次年,他在卓纳首次展出了“Gazing Balls”系列(2013-16),而高古轩同期展出了他的大幅绘画和钢铁雕塑。2014年,惠特尼博物馆举行了昆斯的大型回顾展(那是惠特尼美术馆在布劳耶大厦举行的最后一场展览)。与此同时,昆斯的跨界合作也从未停歇,从流行天后 Lady Gaga 到快时尚品牌 H&M,这些项目让昆斯收获了全球数百万公众的关注,而不只是亿万富豪才能追捧的拍场明星。

Zanele Muholi

1972年生于南非温拉济城,

现工作和生活于约翰尼斯堡

Selfportrait of Zanele Muholi.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venson Gallery, Cape Town.


过去十年里,Zanele Muholi 无疑成为了摄影师作为视觉活动家的代表人物。布鲁克林博物馆2015年的大展呈现了来自“Faces and Phases”系列的众多影像(2006-14),纪录了艺术家生长的南非当地的 LGBTQ 群体。三年后,伴随一场全球巡展,艺术家联合 Aperture 出版了一本充满力量的摄影画册《Zanele Muholi: Somnyama Ngonyama, Hail the Dark Lioness》(2018)。在这系列作品中,艺术家充满戏剧感的黑白自拍像中交织着个体身份、黑人群体的表达与呈现和非洲及流散的非裔人种的文化历史。Muholi 像是一位表演大师,自由行走于一幅幅肖像中的一个个角色,艺术家同时利用包含象征性的物件对文化遗产和个人记忆做出注脚。

Zanele Muholi, Gazi T  Zuma 2, Durban,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venson Gallery, Cape Town.


随着 Muholi 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单是在2017年就举行了11场个展),市场也加快了脚步。继2013年首度进行拍卖之后,Muholi 的作品便不断出现在二级市场上,14次拍卖中有10次都发生在去年。在如今黑人艺术家创造力的爆发期和长久以来在艺术和摄影中被忽视的黑人形象终于受到关注之际,这些影响呈现了一位坚定而无畏的黑人酷儿摄影师的面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