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进驻博物馆?微软推出混合现实体验设备……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358   最后更新:2019/12/25 13:16:19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9-12-25 13:16:19

来源:artnet


西雅图历史与工业博物馆内,Hololens2的展示。图片:Image courtesy Microsoft


对于AR/VR以及AI技术带有压倒性的发展,艺术圈的人会被抱以怎样的情绪实则很难言说清楚,正常的兴奋感、害怕或只是感到不安?或许都有可能。
尽管这些看法已经在过去十年内被艺术家和批评家们令人不甚厌烦地进行探讨,但在近两年这一话题变得愈发重要。此外,目前社会上用艺术来传达AI所带来的隐患和烦恼也成为了一种趋势。比如以American Artist和Lynn Hershman Lesson为例,其具有深刻洞察力的作品反映了预测性监督技术(predictive policing technologies)在实践时所带来的严酷现实问题。
而对于艺术机构而言,他们显然对于这项蓬勃兴起的技术抱持着更为开放又务实的态度。在创造一个艺术与技术共生和谐的关系方面,微软公司(Microsoft)应该是领先的实践者之一。
就在上个月,配合着HoloLens2的发布,微软公司最新的混合现实头戴式设备与西雅图历史与工业博物馆(Museum of History and Industry)共同合作举行了展览“圣米歇尔山:模型的数字呈现(Mont-Saint-Michel: Digital Perspectives on the Model),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沉浸式混合现实的环境,体验这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也许我们也能借此机会,看看技术增强的未来能在展厅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圣米歇尔山模型数字渲染的细部图。图片: ©Microsoft – Iconem – Musée des Plans-Reliefs


打开历史的一扇新窗

由微软人工智能(Microsoft AI)和混合现实技术支持的展览以一件17世纪的模型或者说圣米歇尔山的三维地图为起点。这幅3D军事地图是由本笃会修士(Benedictine)手工制作并赠送给了路易十四,此次它从巴黎战略博物馆被借来展出。这也是这件地图模型第一次离开自己的祖国。以1:144比例制成的模型被装在一个大型的定制玻璃柜中,放置于博物馆的小房间正中。
模型本身就令人印象深刻,但若是通过HoloLens 2设备体验作品则让观众更不虚此行。这不仅是因为其技术创新和酷炫的视觉效果,同时它还可以有效地将信息传递给观看者。如果将其作为了解历史的一种方法,它肯定优胜于通读冗长而枯燥的墙面文本。
这一展览的先前版本在巴黎战略博物馆进行了首次亮相。除了设备的升级外(HoloLens 2比起上一代设备而言更为轻盈和舒适,并且具有更多的交互功能。但为了避免让新用户被过分占据注意,互动功能并没有在这一展览中启用),MOHAI的展览并没有什么不同:导览员将你带到指定位置,然后为你设置好HoloLens2设备,就如同坐过山车之前做的准备一样。接着,在你进行了一系列简短的练习以适应了这套设备后,整个程序便开始运行。

圣米歇尔山3D地图,约1691年。图片:© RMN –Grand Palais (Musée des Plans-Reliefs) / Adrien Didierjean


整个体验过程持续约15分钟,不长不短正合适。头戴设备的观众可以看到全息画面出现在3D模型之上,同时还播放有介绍这一建筑和遗迹景点具体历史的语音讲解。在某一时刻,设备将整个展厅空间和教堂修道院的全息图像重叠在了一起,瞬间将观众传送到虚拟的建筑空间内部。总体而言,观看体验的过程十分有趣又传递了足够的信息量。
增强叙事?

事实上,这并不是微软公司第一次与艺术机构合作使用其人工智能技术。例如艺术家Mel Chin的两部分混合现实体验作品《Wake and Unmoored》(2018)就使用了HoloLens1为观众呈现了一幅未来的纽约因为气候变化而淹没在水中的景象。此外,微软也与MIT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持续进行合作,开发出新的方式让观众能够通过AI技术来探索Met的收藏。

Mel Chin的《Unmoore》作品中,重建的美国船舰Nightingale号渲染效果图。图片:courtesy of Mel Chin


Chin的作品所表现的主题充满了想象力又有些凄凉。如果你想要寻找的是有关AI技术的令人欢快的作品,那么这也许并不是做好的演示案例。同时,微软与Met合作的项目则是挖掘了个人数据,以吸引观众与博物馆馆藏进行更多互动。鉴于目前对技术和隐私问题的各种质疑,这项举措还没有让人们对AI技术为用户带来的积极影响报以太多信心。
或许是为了改变人们有关AI的看法,微软还启动了AI for Good 计划。这是一项投入为1.25亿美元的五年计划,致力于使用人工智能来应对目前社会中最大的挑战。”一段时间以来,微软一直在使用AI来保护濒临灭绝的语言。去年夏天,它在全球范围内宣布了该计划的第四大支柱:用于文化保护的AI。

尽管Met与Microsoft的合作也是该计划的一部分,但在圣米歇尔山项目中使用历史和建筑数据将濒临灭绝的历史遗迹进行数字化处理的方式似乎更具有先见之明,同时还为观众创造了互动体验,在身临其境般的环境中了解展示对象的广度。


初露端倪

但是,这一技术之后会走向哪里?在相对适度的应用之后,下一步之后是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该如何在不同的社群和文化中产生持久的影响?这对当今的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又有何特别的意味?

圣米歇尔山的这种可视化很有趣,它暗示了AR在未来会如何进入传统的博物馆推广和教育计划。但这提示之一,(AI的)领先优势将不仅用于教育,而是“可持续地”使用该技术。
最近,Knight基金会(Knight Foundation)授予五家艺术机构共75万美元,以分享他们正在创造的“实验项目,探索通过沉浸式体验吸引观众的新方法。”基金会与微软也达成了合作,允许这些机构使用公司的AI技术并接受AR /VR专家的指导。这五个组织分别是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纽约皇后区动态影像博物馆;迈阿密Dade学院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圣何塞的日裔美国人博物馆;和费城的有色女孩博物馆。

各家机构挑选出的代表在Knight基金会技术项目中,与华盛顿州Redmond的微软团队人员进行会面与学习。图片:Nicole Ryan, courtesy Microsoft


有趣的是,这些项目中的大多数很明显都是受到社会和不同社群的推动,并且都非常令人兴奋——至少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例如,日裔美国人博物馆将打造一种AR体验,以揭示从二战时期对日裔美国人拘禁期开始到现在,圣何塞日本城复杂且多民族的历史变迁。博物馆计划与社区成员紧密合作,在博物馆内部和外部共同开展项目,从而将AR体验带到圣何塞街头。
其他例子包括迈阿密Dade学院艺术与设计博物馆提出的与跨学科团体法政建筑小组(Forensic Architecture)的合作项目,他们将创建一个多元样式的展览,来检视艺术、社会正义和沉浸式技术的交汇。同时,动态影像博物馆将与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AR / VR公司Scatter合作,制作一部关于皇后区社区成员生活的立体影像。
到目前为止,根据西雅图圣米歇尔山的展示案例,很难说这些项目的未来前景如何,或者说它们能否在各自的任务中取得成功。尽管如此,这些想法本身还是很有希望的。最终,我们也无法了解这些案例对某些特定社群可能产生的影响,也无法知晓这些沉浸式技术如何在制度层面上对我们消费文化的方式产生积极影响。或许它至少可以说服最坚定的怀疑论者一点,那就是这些技术并不一定都是坏事。


文丨Terence Trouillot
译丨Elain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