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文字的文字的文字的 | 颜真卿转世当代书法家何岸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19   最后更新:2019/12/17 11:03:07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19-12-17 11:03:07

来源:HOW昊美术馆


展览:文字的文字的文字的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展期:2019年12月21日 - 2020年4月12日
艺术家:柯乔(James Carl)、科斯莫·迪恩(Cosmo Dean) & 特雷弗·惠特利(Trevor Wheatley)、何岸、杰普·海因(Jeppe Hein)、克里斯汀·孙·金(Christine Sun Kim)、斯蒂芬·赛格梅斯特(Stefan Sagmeister) & 杰西卡·沃尔什(Jessica Walsh) & 桑蒂亚戈·卡拉斯奎拉(Santiago Carrasquilla)、史文华、施勇、王博、劳伦斯·维纳(Lawrence Weiner)、徐震®、姚大钧、张英海重工业(Young-Hae Chang He**y Industries)、张鼎
策展人:周昕
助理策展人:Zhanna Khromykh、李亚琼
地址:温州市鹿城区江滨东路1号 (万和豪生大酒店内)

何 岸 | He An


何岸,1970 年生于武汉,肄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其创作涵盖了多种形式,时常结合工业材料营造富有感官叙事的装置现场。他曾在世界各地举办过个展,包括:澳大利亚当代艺术中心(2017)、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09)、Daniel Templon 画廊(2011、2014)、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15, 2011)、没顶画廊(2014、2017)、HdM 画廊(2015、2019);也曾参加过许多重要的国际群展,如:波普之上(余德耀美术馆,上海,中国,2016),后波普:东方遇见西方(萨奇美术馆,伦敦,英国,2014),卡内基国际艺术展(卡内基美术馆,匹兹堡,美国,2013),约会 2008(里昂当代艺术馆,里昂,法国,2008),真实的东西: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泰特美术馆)


参 展 作 品


《风轻似小偷》

The Wind Light as A Thief

何岸,《风轻似小偷》,2014,霓虹灯箱,尺寸可变,图片致谢艺术家和HdM画廊


本次参展作品《风轻似小偷》由七个字型灯箱相互挤压重叠而成,其灯箱均来自原本照亮于武汉街头的霓虹灯,何岸用“偷”的方式在夜里获取霓虹灯箱并进行重组,将它们放大为对于光、黑暗和未知之物的显现与玩味。比较特殊的是“似”字的偏旁——它是将一个偷来的英文字母锯断再组合而成的,这样的模式是何岸未曾尝试过的新经验。



何岸,《风轻似小偷》,2014,霓虹灯箱,尺寸可变,图片致谢艺术家


作品名“风轻似小偷”来源于歌手尼克·凯夫(Nick C**e)的一首描述爱情谋杀案的歌曲 《野玫瑰生长到哪里去了》(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中一句歌词:The wind light as a thief,译作“风轻似小偷”。“风轻似小偷”在这里是互文关系,即指涉了作品不在场的偷窃行为,又暗喻了关于暴力、浪漫和诗性对于一个城市生长关系。

在本次展览“文字的文字的文字的”展厅内,作品《风轻似小偷》将被置于视频挑高厅内。蜿蜒的电线与作品散发的魅惑的光线,将引导着观者的意念和想象力,进入一个不确定也无需意义的空间。而在其中,艺术家的创作过程也引人深思城市与地缘、破碎与重建之间的关联性——我们所栖身的城市,是否也如此的浪漫又暴力,鬼祟又明目张胆?


更多作品



何岸,《看看大哥能帮帮她吗》,2008-2009,霓虹灯箱,尺寸可变,图片致谢艺术家和澳大利亚当代艺术中心

何岸,《何桃源 吉冈美穗》卡耐基三年展,图片致谢艺术家

何岸,《夜晚或者和它的白天》,2015 年,LED 灯,150x150cm,图片致谢艺术家和HdM画廊


生长在中国经济极具扩张的年代,何岸的作品很大程度上反映着对中国城市化现象物理和心理层面的情感表达。他的实践涉及装置、雕塑、摄影等多重媒介,并以其对霓虹灯材料的独特运用而为人所熟悉。从2000年至今,何岸进行霓虹灯创作已接近20年,其中一些是偷来的,一些被他从高空砸下,另一些则延展至象形文字般难以解读的曲线形态。
在中国城市化的过程中,霓虹灯字与灯箱是城市风景的一个重要部分。夜幕降临,它们廉价的戏剧性分外明朗。而在文字中,我们似乎可以更清晰的感受到艺术家个人的情感和思绪。这些作品在对艺术家个人经历进行纪念的同时,也显示了艺术家对现代人和都市环境关系的反思。

何岸,《想你,请与我联系》,2000,霓虹灯箱,图片致谢艺术家


2000年,何岸用霓虹灯箱做了一排巨型的文字《想你,请与我联系》,吸引了几百个陌生人的来电,试图在深圳这个繁忙的大都市中寻求某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每一通不约而至的电话都是私密的——公开与私密的对立,陌生与交流的矛盾,是一次重新对人与社会关系的审视。

岸,《何桃源》系列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和HdM画廊


在2009这年中,何岸持续不断去曾生活过的城市,偷他父亲的名字与他最喜欢的日本女孩子的名字—“何桃源”、“吉冈美穗”不管最后有多少个灯箱拼成我爸爸和吉冈美穗的名字,最后的呈现方式就是这七十个字的灯箱——几十个何、几十个桃、几十个源等等,这些发光的和不发光的破损灯箱字放置在展厅,展厅里一台幻灯机循环播放这些字原本的所在地,还有偷窃、收集、交换等等手段的过程。



岸,《吉冈美穗》系列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从建筑物楼顶扔下吉冈美穗名字的霓虹灯箱,将其摔成碎片被高度还原在2011年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好奇之黄,好奇之蓝》展览现场。何岸收集碎片置于到画廊空间内,精确重现案发现场,并重新接亮灯箱里的灯管。摔碎的**女优名字依旧在地上熠熠发光,碎片甚至蔓延至主展厅中。并存于场景的展厅一角被持续不断的油滴所打断,以大约每五秒钟的频率从高处滴下,慢慢浸润展厅的墙壁与地面。

2018年底,何岸个展“玉枝”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举办。此次展览延伸了艺术家以建筑原材料对空间进行即兴介入或干预的创造性实践。作品《玉枝》正是用钢框架搭建了一个临时性建筑,观众可以走到建筑的空间里,倾听水滴的声响,注视那些被刻意营造的光斑。何岸借用了底层经验来颂写一种悲情的浪漫,一种咏神的叹调回荡在这些单薄的管柱之间,而一墙之隔外是他借用城市的霓虹灯拼凑的出来“玉枝”二字。

何岸个展“玉枝”展览现场,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何岸,《玉枝》,2015,LED灯箱,70 × 170 × 16 cm,图片致谢艺术家


2019年,何岸在HdM画廊伦敦空间举办个展《胎记》,展览延续了何岸以往对人造光的迷惑,灯光成为了连接作品之间虚无而显性的方式,组成一个碎片的话语——类皇冠状的霓虹灯作品《我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举哀你们不啼哭》被置于地上,源自《圣经》路加福音「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啼哭。」。

何岸个展“胎记”展览现场,2019,图片致谢艺术家和HdM画廊


挛线形态灯箱是何岸一直在实践的系列,完整的汉字被切割后连接,阅读性的破坏再重组使其成为了一段非线性阅读的它者文字,白色的光像是宣示着这段话内所要求的权利被无视抹去的无力感。

何岸,《我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举哀你们不啼哭》,2018,霓虹灯,150cm×30cm,图片致谢艺术家和HdM画廊

灯箱、广告、霓虹灯等城市符号被抽象成极致的艺术语言。由建筑或情绪营造的空间成为情感和想象力的体验地,在探索都市情感真理的实践中,何岸始终投射着他真挚、热烈、暴力而浪漫的情绪。可这些作品诗一般的标题,又每每提醒了人们这位艺术家细腻温柔的内在。

有人说,何岸是一个Street Mark(街头分数)比Scholar Mark(学院分数)更高的艺术家,一个听摇滚不吃肉的道长,一条武汉的地头蛇。在这个中性文化盛行于世的时代,以他庞大坚实的装置作品,宣告还有这样一种雄性力量的存在。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