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论媒介(附译者序)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375   最后更新:2019/12/16 10:35:24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9-12-16 10:35:24

来源:保马  保罗·A.泰勒


作者: [英] 保罗·A·泰勒

出版社: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译者: 安婕

出版年: 2019-11

定价: 66.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传播与中国译丛——媒介道说系列

ISBN: 9787565726071


内容简介


齐泽克涵盖了其他理论家的理论所未能涵盖的部分媒体。从托马斯·阿奎那到昆汀·塔伦诺,从《绝望的主妇》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齐泽克将高深的理论和通俗文化融合在一起,比当今任何思想家都更引人入胜。他的诸多作品包括电视连续剧《变态电影指南》、纪录片(齐泽克!)和大量YouTube视频。作为一名著名学者,他常在媒体上发表演讲。《齐泽克论媒介》是一部系统介绍齐泽克提出的主要理论概念、理论主题及其对特定的媒体研究的影响的专著。这本书描述了齐泽克媒体政治的根本性质,见解深刻地揭露了传统媒体研究方法的知识局限性在传统,探索齐泽克作品中的精神分析和哲学根源,为读者提供了从日常媒体报道中发现隐藏的意识形态内容的“齐泽克工具”;像伊萨卡讨论荷马笔下的斯普林菲尔德一样,齐泽克的理论正适合当下的全媒体管理。


目录


“媒介道说”序

中译本序

译者序

前言

致谢

绪论、“马克思大佬”,“文化理论界的猫王”,和其他媒介思想的陈词滥调

第一章、变态的媒介化幽灵

引子:理论的短路怪圈

斜目而视阴暗街边的怪诞小推车

媒介精神病和神经症:未知的已知

放虎出林

媒介穿刺工作与朵拉的麻烦

阉割自满情结:两个政党象征符号的变态故事

结论:批判的橡皮圈阉割术和哲学家的石头

第二章、齐泽克的搔痒棒

引子:酒神笑话的哲学严肃性

搔痒的主体:性变态者的羽毛、阿甘 以及不知情的鸡

哈里的游戏:拒绝被搔痒

齐泽克的搔痒的真理

资本家之存在的不可忍受之轻

结论:精神即骨头(勃起)

第三章、大他者(老大哥):对媒介进行精神分析

引子:对现实的中介

实在界

象征界

想象界

大他者

被中介的个体

象征效能抑或在电影院和赛博空间中大开眼界?

作为老大哥的大他者:伍顿•巴斯特小镇悲痛的色情性

没能小心间隙:真人秀节目中介的

神经症

结论

第四章、理解媒介:意识形态的崇高化客体

引子:意识形态的怪诞形式

不可能的述谓位置与意识形态的去崇高化

“法西斯式”全民医疗保健的媒介信息

沉默的羔羊,不知情的鸡,阿甘的犬儒主义以及功夫熊猫

结论:少数派和谐关系与百万美元非问题

第五章、媒介的暴力

引子:对暴力进行中介

动作中的猥亵性/猥亵动作

媒体的标准操作程序

交往创伤:卡特里娜飓风与假定掠夺和强暴的主体

中介齐泽克的象征暴力

所谓的“自由共产主义”的暴力慈善

结论:布莱希特式**的神圣暴力

第六章、小丑的意识形态恐怖小铺

引子:致命的弄臣

欢迎来到实在界的罪有应得之漠:“9 • 11” 事件与对理论的宗教激进主义反应

齐泽克疯狂中的方法

作为资本主义不安的良心的哥谭市恶棍:你丢到马桶里的,我镌刻在我的战袍上

作为构成性意识形态的蝙蝠侠

结论:高贵的谎言

结论

不要“尽管去做”:耐克时代的否定辩证法

一动不动的变态幽灵

参考文献

索引


译者序


文 | 安婕


作为当代最为耀眼的学术明星之一,齐泽克从德国唯心主义和精神分析中汲取能量,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及基督教神学的重要方面展开政治批评,熔精神分析、主体性、意识形态和大众文化于一体,形成了自己不拘一格的思想作品。他诙谐而又华丽的写作方式,奇异而又激进的分析解读,以及他在抽象哲学与世俗生活、严肃概念与低俗玩笑、深奥观点与浅显媒介之间自如穿梭的古怪能力,造就了他独特的风格和深邃的思想。

正是在此意义上,保罗·A·泰勒对齐泽克媒介理论的解读抓住了其思想的内核。精神分析的现实性、性变态的政治性、媒介符号的体系性、媒介暴力的神圣性、以及意识形态对现实的再造,这些构成了本书对齐泽克媒介理论的主要论述面。泰勒拟仿和保持了齐泽克粗俗的幽默及华丽的文风,广泛征用了电影、电视真人秀节目、网络游戏、恐怖战争及时事报道等媒介手段及话语,最大可能地保留了齐泽克媒介理论的风貌,最大限度地解读了齐泽克媒介理论的要点。


齐泽克的媒介研究贯穿着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齐泽克利用性变态理论来分析权威对媒介的操控;利用阉割来提醒批判;利用精神病和神经症的变化过程来反映意识形态对虚拟现实的建构;利用拉康大他者以及实在界、想象界、象征界三位一体等概念来说明,我们常识中的现实概念,并不能充分揭示某种影响在我们对于生活的直接经验中所起的作用。这种影响无疑来自非物质、空白、真空和不在场,但其决定性的作用毫不逊色。幻想及其运营的各种力比多投资,在我们个体和社会的心理中有着基础性的作用。尽管在当代,各种元叙事(例如宗教)公然的象征效力已式微,但大他者作为一种结构性力量,却继续出没于客观切实的、尽管并非昭然若揭的形式中。

齐泽克同时也是德国唯心主义的继承人,确切地说是一位黑格尔派的政治哲学家。齐泽克延循黑格尔高贵与低贱相互建构的理念,采用色情的例子,汲取批判哲学及精神分析传统,来揭示天堂/地狱,高级/低俗等等建构了我们的符号环境和心理环境的二分模式,以及非物质所具备的悖论性的物质效果。虚无、空白和缺席有着生产性和基础性的力量,这正是他从德国唯心主义那里继承的以否定性作为存在之根本的观念,由此他得以从变态疯狂的角度去看待主体性的形成。而一大部分媒介所暗含的意识形态,正是建立在对这种力量的控制和操纵之上。在这所谓后意识形态的时代,意识形态形式实际上渗透了西方社会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齐泽克调转了马克思的“虚假意识”,认为现实的再生,有赖于意识形态的操控。马克思认为一旦大众得知自己是如何被操控的,他们自然会转变行动。而齐泽克则去研究,在当代的西方社会中,大众知道自己是被操纵的,却还任由自己被操纵,这一现实背后的意识形态操控。在由礼貌和优雅等组成的交往编码语境中,符号暴力过度地集中在名人身上而非政治问题之上,而随着符号暴力成为媒介价值观最突出的背景,它就使得客观暴力不经检查、不经质疑地大行其道。这样,媒介的符号暴力具有了本雅明神圣暴力的意义,媒介体系性地利用了符号暴力来集中于主观暴力,从而不去面对我们社会体系性的客观暴力。故而社会需要主观性的替罪羊来逃避面对它自身的体系性真理——即它扭曲地强调其主观的对手来遮掩的客观暴力。在齐泽克粗鄙的幽默背后,潜伏着对于当代媒介意识形态影响的极其严肃的批判。


齐泽克介入媒介领域,因为其鄙俗的笑话而招致批评,更因为其多学科的杂糅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和思考,他的研究深刻地改变了我们对这一领域的认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