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力:为什么这届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会“空缺”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329   最后更新:2019/12/15 21:27:10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9-12-15 21:27:10

来源:打边炉ARTDBL



2019年华宇青年奖入围展于12月13日在海南三亚华宇艺术中心开幕,10位年度入围艺术家陈逸云、陈泳因、褚秉超、覃小诗、王海洋、王佩瑄、辛未、许哲瑜、姚清妹、庄伟受邀参展。在经过皮力、唐昕、鲁明军、刘韡、郭瑛五位终评委的现场观展和闭门会议后,于12月14日晚上公布获奖结果。“评委会特别奖”获得者为王佩瑄和许哲瑜,而最受关注的“评委会大奖”出乎大家意料地空缺,当晚颁奖现场甚至出现了一小段的沉寂。《打边炉》获得评委会主席皮力的授权,独家首发其现场讲稿,在讲稿中,皮力对为什么会出现大奖空缺的情况进行了说明。标题由编者所加。


尊敬的各位来宾、参展艺术家、观察员、提名评委和初审评委:

大家晚上好!

我代表2019年华宇艺术奖的终审评委同事郭瑛、刘韡、鲁明军和唐昕对我们的评审做一个说明。我们首先感谢提名评委和初审评委的辛勤工作。将近67位提名评委,提名了160位艺术家,5位初审评委选出了本次参展的10位艺术家。因为你们的工作,这十位艺术家在性别、地域和媒介上具有多元性和广泛的代表性,所以非常感谢你们。华宇艺术奖评奖制度的一个特点就是提名、初审和终审三级评委之间没有交流,甚至互不知晓。因此这种评审结果也正如本次入围展览策展人刘畑所说,是某种文化的“无意识”的结果,具有复杂性。

在本次展览中,我们不仅看到很多新的艺术家,更看到了很多不同的艺术现象。本次展览的基本面貌和以往的华宇艺术奖入围展在社会、历史、科学中关注个体及其命运不同,参展的艺术家们似乎在内心、身体和欲望层面更关个体精神;以往的艺术家关注个体与现实之间的碰撞和介入,本届艺术家很明显关注感知、治愈与修辞,这些都是不同的艺术现象,也代表了当代艺术本身对于社会性议题的泛滥,对于政治正确绑架艺术的厌倦。因此我也感谢参展的艺术家,大家的辛苦工作呈现了面貌鲜明的展览。

华宇艺术奖的一贯的制度中,初审评委和终审评委有着不同分工。初审评委的工作是研究艺术家档案,关注艺术家创作观念与方法论以及持续性。根据初审评委的工作,有了入围艺术家和这个展览。同样根据华宇艺术奖的惯例终审评委的工作则是研究展览现场中的作品本身。具体说来是挑选出两位最优秀的艺术家。我们以观念与创作的契合程度以及作品的完成度为标准,授予一位艺术家“评委会特别奖”。而“评委会大奖”则是在此基础上,授予一位能够呈现出新的方法或态度、看到艺术与现实之间关系的新界定,甚至看到某种明确未来样貌的艺术家。

总的说来,终审评委要选出两位优秀的艺术家,我们完成了这个工作。评委的决定是空缺了“评委会大奖”,并将“评委会特别奖”从一位扩展到两位。本次获奖的艺术家是王佩瑄和许哲瑜。因为他们的作品在视觉的意味上、现场呈现和观念的有效传达上,都是最优秀的。在此我代表终审评委向他们再次表示祝贺。

作为终审评委,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十位艺术家在无意识中呈现出来的复杂状况,但是我们觉得这些样貌和特点还是一些可能预示着新事物的“症状”和“震颤”,我们还需要时间去等待这些展览中的复杂性去生发与完善,以让艺术释放出更大的能力和更新的方法。“不同”和“新”并不是同一个品质,而“不同”要成为“新”则需要过程。

我需要说明的是,空缺本次大奖并不意味着终审评委没有能力完成讨论或者逃避选择的责任。恰恰相反,空缺大奖是我们五位终审评委的一致决定。空缺本次大奖也不是我们对于本次展览的艺术家和初审评选工作的否定,恰恰相反,我们对于所有参展艺术家那些属于未来的特性心存敬畏,但是我们不愿意过早地去定义他们,以奖励的形式将一些零星的症状与震颤固化下来。

因此在发言的最后,我想和刘畑一样引用拉康的话: “不要理解得太快”。

谢谢大家。


皮力

2019年12月14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