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艺术馆如期开放,画廊应时而变:乱局中艺术行业何去何从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458   最后更新:2019/12/12 11:44:21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12-12 11:44:2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近六个月来,香港受困于抗议活动的暴力升级,自然也引发了很多人对艺术行业的关切。自10月起,香港苏富比、佳士得等秋季拍卖照常运行,蓝筹画廊正常展出,及至11月底,来自香港的一系列艺术行业新闻,更加显示出香港文化产业并未受到局势影响。

改建后的香港艺术馆,图片来源:Artnewspaper


11月30日,耗资1.19亿美元、历时4年改建后的香港艺术馆(英语:Hong Kong Museum of Art,简写HKMOA)按原计划重新开放;11月28日,乌菲齐美术馆与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签署的一份谅解备忘录显示,明年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间将在香港艺术馆举办中国首个桑德罗·波提切利与15世纪佛罗伦萨绘画的展览,该展览是美术馆与香港文化部门达成的史无前例的五年文化交流计划的一部分;最早在香港开设空间的外国画廊之一——贝浩登画廊将跨越维港,将其香港空间迁至九龙半岛地区,但此举与抗议活动无关;2019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也仍将按计划展开。


如期重新开放的香港艺术馆

从维港南岸眺望艺术馆新貌,图片来源sc.archsd.gov.hk

翻新前的香港艺术馆(2014年8月),图片来源wikiand


经过为期四年斥资9.34亿港元(合1.19亿美元)的扩建工程后,香港艺术馆于11月30日在香港九龙油尖旺区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0号重新开放这座成立于1962年的公立艺术馆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最古老的博物馆,现拥有1.7万件藏品,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辖下的博物馆之一,原址位于中区香港大会堂顶楼,1991年迁入,在2015年8月闭馆后进行了整修,本次重新开放,有望在正于西九龙文化区兴建的M+和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落成前,为本地的文化产业打一剂强心针。


重新开放后的首批11个展览,其中4个追溯了香港艺术的脉络,另一个展览“地域之感:从透纳到霍克尼”(A Sense of Place: from Turner to Hockney)来自英国泰特美术馆的借展。还有六个展览则从艺术馆自身的丰富馆藏出发,呈现包括近期由至乐楼捐赠的一批传统中国水墨画,以及20世纪艺术大师吴冠中的绘画(香港艺术馆是全世界藏有吴冠中作品最多的机构)。

吴冠中(1919–2010),《富士山下樱花色》 ,1993年,水墨设色纸本,香港艺术馆藏品,吴冠中及其家人捐赠 ,图片来源:Facebook

林风(1977-78),《秋色伊人》,图片来源:Artnewspaper


11月初,在香港艺术馆附近的香港理工大学成为抗议活动的主场地之一,因这一区域也临近政府运营的香港历史博物馆与香港科学馆。运营着17个公立博物馆的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部发言人告诉《艺术新闻》国际版,催泪瓦斯并没有影响到香港艺术馆。


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特别项目助理主任及香港艺术馆前馆长谭美儿(Eve Tam)表示,四年的扩建和整修让艺术馆得以在亚洲瞬息万变的文化版图中重塑自己,但同时保有自身的本土特色。艺术馆最初位于港岛的香港大会堂,于1991年迁至目前维多利亚港九龙侧的滨海位置。改建后的艺术馆会增加40%的展览空间,拥有12个画廊,面积达1万平方米。艺术馆也雇佣了更多的策展人员以开展新的项目。

五彩五毒纹碟, “大明万历年制”款,明 万历 (1573 – 1620),香港艺术馆藏品,图片来源:Facebook


谭美儿认为,香港艺术馆收藏的1.7万件作品表现了“香港独特的文化历史”,反映了这片前英国殖民地东西方交汇的特征。提高这些经常出借给国外机构的作品的知名度将是艺术馆重新开放后的一项关键任务。她还表示通过客座策展人组织的展览和项目,香港艺术将成为新的焦点。博物馆在继续将国际机构的藏品借展至香港的同时,也计划与香港本土藏家合作开发展览。

龚贤(1619 – 1689),《新蒲细柳图》,1671 ,水墨纸本立轴,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品,图片来源:Facebook


“许多前所未见的珍宝在香港落入了私人藏家手中,” 谭美儿说,“尽管我们是公立博物馆,但我们希望从这些人的角度介绍香港的艺术故事。这种转变追随了其他公立机构推出的以本地艺术家为代表的前卫当代艺术项目,丰富了自2008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此开展以来香港不断发展的艺术领域和市场。当被问及香港艺术馆是否也会展示并收藏政治性的艺术作品时,一位政府发言人表示它的策展策略会“与艺术馆的战略定位和整体规划相吻合”。


谭美儿坦言人们无疑会将改建后的香港艺术馆与2018年5月揭幕的位于前中区警署的大馆当代美术馆和未来的西九龙文化区的博物馆们进行比较,但是M+注重呈现全球当代视觉艺术,而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致力于展陈中国国宝,她相信香港艺术馆会坚持自己的身份,即“一个真正的‘香港制造’的博物馆。


与乌菲齐美术馆合作,

将在2020年举办波提切利大展


2020年的展览恰逢意中两国文化和旅游年,也值两国建交50周年。意大利前文化大臣阿尔贝托·博尼索利(Alberto Bonisoli)在3月习近平对罗马的国事访问期间宣布了一系列中意文化的联合倡议,当时意大利也成为了第一个认可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西欧国家。倡议包括两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之间开展缔结友好关系,以及承诺打击文物贩运。

目前在俄罗斯借展的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作品《圣母与圣子》(Madonna della Loggia),图片来源:Artnewspaper


11月28日,根据乌菲齐美术馆(Uffizi Gallery)新任馆长埃克·施密特(Eike Schmidt)与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署长刘明光在香港签署的谅解备忘录,这家久负盛名的意大利机构将与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合作于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间在香港艺术馆举办中国首个桑德罗·波提切利与15世纪佛罗伦萨绘画的展览。乌菲齐美术馆藏有20多幅波提切利的画作,美术馆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近半数将会来到中国。


这是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首次与外国机构达成长期合作协议,而明年九月在中国举办首个波提切利个展是美术馆与香港文化部门达成的史无前例的五年文化交流计划的一部分。据美术馆的发言人确认美术馆出借的仅限于波提切利中小型的画作,以及数十件他同时代画家的作品。乌菲齐收藏的最具代表性的波提切利的杰作,诸如《维纳斯的诞生》、《春》、以及《天使报喜》壁画“毋庸置疑”不会参展。最近一幅乌菲齐出借的波提切利的画作是他的《圣母与圣子》。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国家滨海博物馆(National Primorye Gallery)展出后,这件作品现展示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最著名的《维纳斯的诞生》不会来到香港参展,图片来源:Uffizi Gallery


乌菲齐美术馆还计划与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合作在香港举办其他展览。双方的人员还会进行文化交流,并且来自香港的“青年文化大使”们也会赴佛罗伦萨参与一系列的访问。作为合作方,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将“对乌菲齐美术馆的宗旨和战略性项目进行资金上的支持”。声明表示,事务署会为波提切利的展览出资60万欧元。施密特评论道:“与世界分享乌菲齐的专业知识是我们的使命,我们期待与香港的同事合作,将一些意大利最顶尖的艺术品带给香港及其游客。


评估香港现状,

贝浩登等商业画廊的应对举措


香港的局势亦牵动着商业画廊的动向,近日,法国画廊主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宣布即将关闭其在香港干诺道中50号的展览空间,并将搬迁至九龙半岛地区。作为最早在香港开设空间的外国画廊之一,贝浩登在中环的空间于2012年落成。九龙的新空间计划于明年3月揭幕,和瑰丽酒店处于维多利亚码头区的同一幢楼里。

贝浩登画廊将穿过香港维多利亚港来到九龙


画廊的发言人表示:“新空间与现在我们在港岛的空间面积相仿,不会更小。它会被分为两个部分:办公区域和展览区域。”贝浩登对《艺术新闻法国版》说:“此举与反政府抗议活动无关。” “我们很早就在构思搬迁,这在我们2018年底决定在上海开设一个更大的空间时就萦绕在我们的脑海里,这样我们可以同时举办多个展览。”

贝浩登画廊在香港干诺道中50号的展览空间正在展出GEORGES MATHIEU个展,将于12月21日结束,图片来源:贝浩登画廊


贝浩登的新空间会成为由收藏家郑志刚经营的新世界发展集团开发的新兴文化和购物区的一部分。这块区域会包括郑志刚的K11人文艺术购物馆(K11 Musea),企业网站上的介绍将它描述为“文化购物的目的地”。郑志刚的目标是使K11 Musea成为“将启发全球千禧一代的文化硅谷”。“我们想离这个新的区域更近,在那里有K11、瑰丽酒店、M +博物馆和豪华公寓,富有的中国客户也会居住在那里。” 贝浩登如是说。

K11人文艺术购物馆(K11 Musea)概念图,图片来源:k11musea.com


同时,其他商业画廊也在评估香港的现状。豪瑟沃斯画廊原定于11月23日揭幕美国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作品展,但在开幕前几天取消了展览。画廊一位发言人说:“在当前的群展(‘画廊艺术家’,至12月21日)结束后,香港的下一个展览是于3月16日开幕的“洛娜·辛普森”(Lorna Simpson)。”卓纳画廊将在明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3月19日至21日)上展示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作品。白立方画廊尚未宣布其香港空间2020年展览的时间表。至关重要的是,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仍将按计划展开,艺博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没有计划迁址或取消我们2020年的展会”。(撰文/Hannah McGivern、Gareth Harris、Vivienne Chow,翻译/赵文睿)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