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沙尼:撰写一部艺术版《淑女之城》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381   最后更新:2019/12/11 15:28:3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12-11 15:28:30

来源:绝对艺术


好的艺术总是超越时代。成立于1984年的特纳奖(Turner Prize)是英国本土奖项,被称为英国当代艺术的风向标,颇具艺术界的“奥斯卡”之势。

从左至右分别是劳伦斯·阿布·哈姆丹、海伦·卡莫克、奥斯卡·穆里约及泰·沙尼


“赢者通吃”中脱颖而出


特纳奖自创立之初就争议不断,提名即得奖?!成为2019特纳奖的槽点,而四位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海伦·卡莫克(Helen Cammock)、奥斯卡·穆里约(Oscar Murillo)和泰·沙尼(Tai Shani)的“四蛋黄”,亦打破了奖项规则。

2019特纳奖主视觉


此前,这四位艺术家并不认识。在今年6月,他(她)们来到了位于马盖特的特纳当代艺术画廊讨论如何向评委提出他们是一个整体。“我不记得是谁第一个大声说出这样的想法,”现任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当代艺术实践导师泰·沙尼说道,“我们都想到了这一点。对我来说,被提名就是莫大的认可。当有人提出那样的建议时,我们立马就团结起来。”

泰·沙尼(Tai Shani),Credit Stuart Wilson Getty图片社


正如他(她)们在联合声明中所言,为自己置身于同对方的竞争中“会破坏我们每个人为了展现世界的混乱而作出的艺术上的努力。我们各自所处理的议题都是不可分割的。”


泰·沙尼,《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2019年作,装置,2019特纳奖决选展览现场,英国特纳当代美术馆


泰·沙尼认为这是一种更大的转变的一部分——一种打破权威的普遍情绪,一种看穿公认的权力矩阵并质疑它们的情绪。世界可能正在超越“赢者通吃”的单一奖项的局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选择一位最佳艺术家的行为。


泰·沙尼,《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2019年作,装置,2019特纳奖决选展览现场,英国纳当代美术馆


沙尼凭借英国利兹泰特利美术馆的个展《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Dark Continent:Semiramis)以及2018年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和诺丁汉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我仍上升:女权主义、性别、抵抗(Still I Rise:Feminisms,Gender,Resistance)”展览中展出的作品而备受关注。评委会认为,《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项目非常引人注目,特别是该作品将历史文本与当代参考文献和问题相结合。这一项目在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同样受到好评:“最好也是最丧最难忘”。


与泰·沙尼一同梦游奇境


黑暗大陆:塞弥拉弥》灵感来源于法国文艺复兴时期作家克里斯蒂娜·德·皮桑(Christine de Pizan)在1405年写的一本早期女性主义作品《淑女之城》。作为皮桑最重要的作品,这本书的写作意图是反对女性属于少数种族的观念。皮桑把这本书想象成一个象征性的城市,在这里收藏历史上重要女性的传记,使她们免受厌女主义的攻击。这本书是早期女权主义传记目录的一个例子,这是一种庆祝历史和神话人物生活的类型。

克里斯蒂娜·德·皮桑著作淑女之城


在过去四年里,沙尼一直以《淑女之城》为出发点创作作品,小说中的人物与女性历史人物并肩生活,共同为两性平等做了早期的辩护。沙尼的创作也将观众带入了一个经典的女性主义主题:父权制的死亡和女性的释放,探索科幻、人类学、女权主义和酷儿理论。



泰·沙尼,《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2019年作,装置,泰特利美术馆


现年43岁的泰·沙尼没有任何艺术学历的背景,父亲是名作家,母亲是演员和摄影师。她表示:“我想创造一个物理的和概念的空间来审视当下人们对性别结构的理解,而且想像一个另类的历史维度——赋予它感觉、经验和内在性以特权,破坏叙事历史的主导权,以构想一种后父权未来。在世界范围内,父权制意识形态被边缘化意识形态所取代。我希望以此提出关于历史、科学和自然复调的、非等级性的观点。”


泰·沙尼,《Lovesickness》


以跨学科实践进行创作泰·沙尼,通过表演、电影、摄影和装置等,从不同的历史、叙述和从被遗忘的来源挖掘出来的人物身上获得灵感。沙尼用密集、馥郁的语言讲述暴力、梦幻般的图像,构建起一个复杂、互文的世界。



泰·沙尼,《黑暗大陆》系列,2016


一个好作品应该对毫无所知者和知之甚多者有不同的感受,沙尼利用了多种虚构的策略,打造了一个更自由、可爱、无拘无束的宇宙,如同掉入魔方世界或者爱丽丝去过的梦游奇境一样,是否懂得其中混杂的过度、非理性、迷狂,在艺术家看来则是你的事了


泰·沙尼,《黑暗大陆》系列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