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再掀抢购热潮:“僵尸艺术”之后,这次是年轻艺术家……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612   最后更新:2019/12/11 11:26:0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9-12-11 11:26:08

来源:artnet


2019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图片:© Art Basel


如果你觉得买一件受追捧的当代艺术作品所需要的只是钱,那么本周去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Art Basel Miami Beach)的旅行很快就会证明你是错的。
在迈阿密海滩展会上,藏家们争相购买阿莫科·博阿福(Amoako Boafo)和洛伊·霍洛威尔(Loie Hollowell)等新星的作品(价格均在五至六位数)。为了在竞争中胜过他人,一些藏家承诺将在几年内将作品捐赠给博物馆;另一些人为了买得心仪艺术家的作品,同意在画廊“组合”购买别的艺术家的作品。当然,他们也需要保证至少在几年内不会在拍场上转售作品。
这些情况反映了今天的市场,一些人的关注点似乎正从目前供不应求的20世纪艺术和蓝筹名作中转移。相应的是,这些视线逐渐落到年轻艺术家身上,其中许多人还未满30岁,或者还没有举行第一次博物馆展览。

洛伊·霍洛威尔,《Standing in Water》(2019)。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艺术界总是被下一个大问题困扰着。但由于一些综合因素——包括信息在网上的传播速度,藏家们总是希望用很少的钱大赚一笔,所以,发掘天才这种在过去几年间有所减弱的真实刺激感又回来了。

艺术顾问利兹·帕克斯(Liz Parks)回忆说,在艺博会开幕前的几天,她和一位客户浏览了一些“她已经收藏的成熟和中坚艺术家非常出色的作品”,客户告诉她,“这很好……但我想看些新的东西。”


年轻人的热潮


迈阿密海滩展会上有很多新的艺术品,新兴画廊和老牌画廊的作品都卖的很快。豪瑟沃斯去年刚刚从佳士得拍卖行挖走了两位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专家,二人建议将注意力转移到二级市场上,重点推出了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的一幅风景画,帕蒂今年39岁,目前是画廊最新和最年轻的代理艺术家之一。这件作品以38.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美国机构。
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最近的展览包括74岁的观念艺术先驱约瑟夫·科苏斯(Joseph Kosuth)的装置作品、27岁的耶鲁MFA毕业生Vaughn Spann的两幅作品(以3.5至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29岁的加拿大艺术家克洛伊·怀斯(Chloe Wise)的一幅油画(以3.5至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以及另一位29岁的艺术家马库斯·贾马尔(Marcus Jahma)的一幅油画,售价在2至5万美元之间。
与此同时,玛丽安·易卜拉欣画廊(Mariane Ibrahim Gallery)出售了35岁的加纳画家阿莫科·博阿福(Amoako Boafo)的肖像画,价格从1.5万至4.5万美元不等,这些作品让许多热切的藏家排队等候。其中两件已承诺将捐赠给艺术机构。(这种条件适合那些真正热爱艺术,或者至少热爱“曾在一段时间内拥有过这些作品”的名声的藏家们。)

2019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图片:© Art Basel


艺术顾问克里斯蒂·布莱斯(Kristy Bryce)说:“过去,藏家们在决定是否要购买一件艺术品之前,有充分的了解空间,能在最初的几场展览中持续追踪一位艺术家的职业生涯。而现在有一种感觉,当你遇到一位艺术家的时候,人们需要马上做购买决定,否则就会被困在一张长长的等待名单的后面,名单上的人财力雄厚,可以把它们送给博物馆。”

她指出,这种紧迫感还伴随着一种看法,即“当你有机会获得某种东西时,价格就会上涨到你无法企及的水平。”


黑暗面


上个月,在纽约举行的拍卖会上,充分显示了市场对于少数“年轻但有潜力的艺术家”超负荷的需求度,这对那些仍然需要艺术界站稳脚跟的人来说可能是有害的。易卜拉欣说:“一般而言,艺术家只是想创作,但过度的关注会干扰这一过程。”
与一位在工作室工作了二三十年后才事业腾飞的艺术家不同,应届毕业生没有机会在聚光灯下持续进行创作实验和发展,所以可能会成为压力的牺牲品——他们必须生产更多的同类产品,来满足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
对于艺术经纪人来说,这种情况也很困难,因为他们必须避开投机买家,让艺术家保持积极的创作心态,同时提醒他们不能沉溺于眼前的满足感(更不能因此倦怠),以帮助他们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职业生涯。

朱莉·柯蒂斯,《Outlook》(2019),此为细节图。图片:Anton Kern Gallery


“你必须尽可能为艺术家创造好的环境,继续进行开放的对话,并保持密切的关系,”艺术经纪人安东·克恩(Anton Kern)说,他最近开始代理法国艺术家朱莉·柯蒂斯(Julie Curtiss)。她的超现实主义肖像作品和静物作品在拍场上均以近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远超画廊定价10倍。

在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上,克恩将柯蒂斯的一幅作品卖给了一位藏家,这位藏家承诺在五年内将其捐赠给一家博物馆。“当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存在如此大的差距时,其实是很困难的——你买一些东西,然后你也会知道它们马上就会升值。”克恩说,“艺术经纪人的责任(除其他许多事情外),是把作品交给‘对的人’——要给真正的藏家,而非‘倒爷’。”


僵尸艺术当红?


这不是新趋势了。在5年前,市场已经历了一场被称为“僵尸形式主义”的风波,当时一批适合在社交平台上传播的作品轰动一时,这类作品的价格在拍场上迅速上涨了1000%以上,又迅速以失败告终。“我与一位非常成功的‘僵尸形式主义’画家合作过,他卖了50幅作品,有一些作品在拍场上价格飙升,这毁了他的职业生涯,”艺术经纪人迈克尔·贝内文托(Michael Benevento)回忆说。
虽然现在的这波趋势在目前来说并没有像“僵尸形式主义”那样过热,但从那以后,炒作周期变得越来越短。举例来说,当易卜拉欣在今年春天的迈阿密海滩展会中呈现博阿福的个人项目时,大多数藏家都不知道他是谁。仅仅六个月后,他就一画难求了。

玛丽安·易卜拉欣画廊在2019迈阿密海滩展会中呈现的博阿福个人项目。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Miami Beach


博阿福并不是孤例。31岁的艺术家Asuka Anastacia Ogawa在首次亮相仅三年后,就在Blum & Poe画廊吸引了大量买家,该画廊在迈阿密海滩展会VIP预展期间以2.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两幅超现实主义人物画。画廊创始人蒂姆·布鲁姆(Tim Blum)说:“我收到了大量电子邮件,要买她一幅价值2.5万美元的画。但对年轻的艺术家而言,你必须更加小心。”
不过,尽管画廊尽最大努力避免投机,但市场和天气一样,也有办法发挥自己的意愿。“在某一时刻,许多藏家不再把墙上的艺术品看作艺术品。”艺术顾问托德·莱文(Todd Levin)指出,“当价格足够高的时候,他们开始把它看成钱,而且钱越多,出售的诱惑就越大。”
正如一位年轻艺术家的经纪人所说的那样,“你真的无法控制它——如果作品好的话,它会‘自我保护’的。你必须相信艺术家。”


文丨Julia Halperin
译丨Yutong Yu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