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纪实影像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480   最后更新:2019/12/09 13:43:11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19-12-09 13:43:11

来源:墙报


本文转载自:映画廊
ID:intergallery798

2019年11月21至22日,由映艺术中心/映画廊主办、“映画廊之友”摄影基金支持,瑞士阿尔帕ALPA、丹麦飞思PHASE ONE赞助的第三届映·纪实影像奖评选活动正式进行。

第三届映·纪实影像奖共收到293位摄影师的专题作品,集合了平面照片、纪录片、短视频、装置、VR、手工书、光栅片等多种媒介,相较于前两届,无论作品数量还是类型都更加丰富。

为保证评选结果的公正性和专业性,经过多次选择,评委团队最终由美国当代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摄影文化批评家薇姬·戈德堡(Vicki Goldberg)、英国摄影师和影像艺术家埃德蒙·克拉克(Edmund Clark)、图像学、艺术史学者李公明、著名纪录片导演周浩映画廊艺术总监那日松组成。

经过两天夜以继日的反复筛选和考量,五位评委最终甄选出了6位获奖者,其中包含“映·纪实影像奖”评委会大奖1名,“映·纪实影像奖”优秀奖5名,其中包括“阿尔帕奖”1名。

突然有点小紧张

这是一份刚刚揭晓的2019年“映·纪实影像奖”获奖名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奖究竟花落谁家!

2019年映·纪实影像奖获奖名单

陈杰

郭凌
洪溢临
梁莹菲(评委会大奖)
余丽燕
占有兵(阿尔帕奖)

注:名单按获奖者姓名拼音的首字母排序


“映·纪实影像奖”大奖


获奖作品《伤痕之下》用多种沟通方式展现了所拍摄话题的不同方面:通过性侵受害者所拍摄的照片、用文字转录的其他性侵受害者的语言描述,以及由其他社会成员朗读这些性侵描述文字的视频,让观者体会他们自己介入这种情境时的感受。希望影像创作者能保持探索,在创作中找寻在观念和道德方面更有效的形式,从而将作品传递给目标受众。

——评委埃德蒙·克拉克点评


它反映的是关于性别的权利保护问题,作者具有较为敏锐的问题意识,也有一定的思考深度。在艺术表现上把事件中当事人的文字、视频和平面照片结合起来,强化了纪实的质感。通过在“伤痕之下”呈现的审美抗爭,可以在公共舆论中引起对这个问题的持续与深入的关注。这组作品无论是在题材方面,还是艺术创作方面都让我印象深刻。

——评委李公明点评


《伤痕之下》(图片专题+视频)

从内部的角度出发,去记录和呈现性侵害亲历者的创伤记忆,事情对她们往后生活、工作的影响,以及我个人与这些经历所产生的共鸣……


获奖作品选登


V的回忆

风的回忆

C的回忆


花的日记(2) 摄影/花

东东的故事(视频截图)


“映·纪实影像奖”优秀奖


陈杰


《生态环境危机》(图片专题)

2014年8月,我开始重点关注中国生态环境问题,展开国内系列生态环境问题调查,目的是充分发挥影像的力量,推动社会的进步……


获奖作品选登


天津大爆炸

埋在沙漠里的污染

“中华水塔”的危机


郭凌


《风停了》(纪录片)

麻风病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慢性传染病之一,其带给人们的恐惧堪比现在的艾滋病,本片讲述中国最后一批麻风病中的7位幸存者,展现他们的生活状态,记取“麻风村”这段快要被遗忘的历史……


获奖作品截图


《风停了》海报

《风停了》截图

《风停了》截图

《风停了》截图

《风停了》截图

《风停了》截图



《花儿》(纪录片)

在这40分钟篇幅里浓缩一个孩子三年成长的时光,从男孩到少年的蜕变。该纪录片讲述一个南疆农村男孩的成长,从快乐到忧伤,在幻想中难分真假,透过小人生看见大世界……


获奖作品截图


《花儿》截图

《花儿》截图

《花儿》截图

《花儿》截图

《花儿》截图

《花儿》截图



《守护》(图片专题)
三年中,我接触了数百位老人、护工和老人们的亲属,走进了很多个家庭和养老机构。护工是老人们的亲密朋友,是老人们生活中的拐杖,某种情况下,老人们生活得愉快与否,护工有着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和责任……

获奖作品选登


在奎山敬老院浴室护工王姐帮助双腿不能行走的张兰英洗澡,在敬老院老人洗澡都是要靠护工来完成。

护工照顾老人多年,晚上她会将小铃铛栓在手腕上让老人有事及时提醒自己。

护工张长生每天拿着带有音乐的小鸟笼放给昏迷的老人听,希望能唤醒老人。

在老年病康复医院病房走廊里摆放得齐整整的轮椅。

徐州工人医院。李兰英老人因患脑溢血做完手术后再没醒来成了植物人。儿子朱师傅看着病床上弥留之际的老母亲,依依不舍。

在徐医附院的病房大厅身患重病的老人在家人的陪护下转诊。

徐州云龙湖公园,85岁的林玉蓉阿姨公务员退休后每周六都会到公园参加合唱团活动。


“映·纪实影像奖”优秀奖+阿尔帕奖



《密集的打工生活》(图片专题)


生产线是密集的状态,生活用品是密集的状态,打工者的生存空间是密集的状态。密集,是资本最理想的状态,也是对打工者最大限度的倾轧。我用相机,持续全面地记录下同事和亲人在工厂打工的生存状态……


获奖作品选登


碗柜。2012年5月16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电子厂食堂,打工者的碗存放在柜子中。

丢弃的**。2019年6月21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鞋厂关停后,打工者丢弃的**。

女工郑婷。2012年6月18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手袋厂的女工郑婷在工位上进行生产。工厂的老板是台湾人,产品全部出口,2013年,老板跑路,欠下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手袋厂男工。2011年11月25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男工在生产线上劳动。工厂的老板是台湾人,产品全部出口,2013年,老板跑路,欠下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工人集体。2014年12月31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纸品厂的打工者在工厂内参加集体活动时集合。


映·纪实影像奖”每年举办一届,旨在发现、鼓励和支持关注民生、关注环境、关注社会变迁,并通过非凡艺术创造力扩展纪实摄影边界的中国当代影像创作者,通过对这些影像创作者所做探索和实践的嘉奖,支持中国当代摄影文化的繁荣与发展。


此次投稿的作品的题材与内容也极为贴合“映·纪实影像奖”的宗旨,评委李公明在评选结束后,谈及这些作品时说:“对中国当下的问题都有相当丰富的涵盖面,尤其很多作品聚焦意识相当清晰,比如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社会发展的生态环境问题、老年人问题,还有小城镇青年的精神状态等。其中,有很多问题对于当下中国的社会发展都是急需引起公众关注的。”

评委李公明

在这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评委周浩感慨道:“手机、各种软件已经开始助长人们拍出'专业'的照片。可当你希望用作品去触动他人,好难呀!有幸,在评选中看到了大家各自在努力,很多作品让人称叹。”

评委周浩

此次参加大赛的作品有很多吸引人的作品,但因获奖名额有限,评委们通过多次讨论直到深夜,才有所取舍

评委薇姬·戈德堡在观看每一个作品后都要写笔记

评委埃德蒙·克拉克在与其他评委讨论

评委薇姬·戈德堡的笔记

“映·纪实影像奖”创始人、评委那日松总结,本届“映奖”的参评作品题材非常丰富,几乎涵盖了当代中国的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冲突,比如环境问题、养老问题、农村问题、城市化进程,以及青少年教育、性侵害等等……这些作品有力量,有深度,有情感,有态度,表现手法也更加多样,富于创新。大奖授予《伤痕之下》,符合“映·纪实影像奖”一直以来追求执行的摄影理念和精神。

评委那日松与埃德蒙·克拉克

90后女摄影师梁莹菲在得知自己获得了“映·纪实影像奖”大奖后感言:“这个奖项的意义无论于我还是故事本身,都是巨大的。性侵受害者的经历和创伤后遗症需要被社会正视和重视。愿这份嘉奖为所有踏出黑箱和处身黑箱的人带来勇气。

评委薇姬·戈德堡说:“这是一个鼓励纪实摄影师的独立奖项,非常精彩也非常慷慨,这样的支持无论对年轻摄影师还是年长的摄影师都很重要,因为摄影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在评选过程中跟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影像工作者的交流也很有启发性。将动态影像和摄影作品一同评选也非常值得借鉴,因为视频作品的展示空间在迅速扩展,而直接纪实摄影的角色在逐渐衰减。

评委李公明也同样为影像创作者,尤其是青年摄影师们给出了一些建议:“艺术家、摄影家怎样找到最适合的艺术语言,我觉得关键还是在生活中对于问题发现的准确、深刻,这点也就是我们所谈的艺术家与生活的真实联系。另外一方面,我们在艺术创作方面,我们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创新的、原创性的艺术理念,让艺术作品具有更新颖的面貌,可能也是大家需要去注意的。”

“映·纪实影像奖”将继续鼓励创作者们用影像记录当代中国——无论创作者来自中国大陆还是港澳台地区,无论镜头对准的是中国本土还是海外的华人社群。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影像爱好者和工作者能加入我们的“映·纪实影像奖”,也希望大家能通过这个平台用影像去影响更多的人。

注:文章图片由映画廊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