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山 | “有问必答·真心为你”电台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317   最后更新:2019/12/09 11:33:12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12-09 11:33:12

来源:微信公众号“不周山”  文:王鹏杰


此前不周山发起了一个活动,任何人在指定时间内提问,我都会给予回答。现在把问答呈现出来,供大家参考。我的回复仅供参阅,不必太当真。回复这么多问题,算是我提供给所有提问者和所有读者的新年礼物。


LK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陈丹青及其现象很疑惑,请问你是如何看待的?请直截了当地说说,如果可能的话。


答:陈丹青在他那代人中肯定是非常有才华也非常聪明的人,也算是比较好学的人,虽然他对于文化历史和艺术哲学的认知常常都漏洞百出,甚至常常是谬误的,但他并不迷信自己,这一点挺不错的,毕竟他们那一代人基本都完全没有自我反省能力和继续学习能力,比如王华祥这样的人。他当初抨击教育体制,不管他出于何种动机,肯定有助于中国教育体制中的年轻人发现自己的真实受教育状态,并且引发了社会对中国教育现状的关注与讨论,这些无疑是有益的。事实上,现实的情况比他所揭示和批评的还要严重得多,他还是搂着说的。一般画家非常怕别人说他画的不好,陈丹青很坦然地承认自己的画没有什么,虽然他比同代大部分国产写实画家画的好得多,不像杨飞云等人那么僵硬死板,也不像王沂东那么恶俗造作,也不像艾轩那样不可救药地重复自己、走向风格和身心的腐败,相对来说比较有灵性和主动性,但距离朝戈、韦尔申等人代表性作品差距其实非常明显。客观的说,他的画也确实没有学术上、艺术上、思想上的明显价值,但他这种坦然与从容无疑增加了人格魅力。他利用自己身为文艺明星、社会问题评论者的公众角色,成功突破了画家这样狭隘的角色设定,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将各种媒体资源成功地调动起来,无疑是对自己艺术创作能力疲软状态的拯救,而且为很多同代画家们做出了更加开放的示范。当然,身为明星,他可能会不可避免的显得有点浮夸、造作,而且他身上那种酸酸的读书人(其实真的没读明白多少书)腔调,招致不少人的讨厌也很正常。


XMH王老师您感觉现在的CG画和当代架上绘画相比较有什么看法吗,看有的CG画比现在很多架上画还好,也可以列入当代绘画艺术里吗?


答:CG比现在架上绘画好太正常了,CG绘画有新媒介的表现空间,与时代的关系更紧密,当然可以列入当代绘画中,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个门类。而架上绘画早就是夕阳领域,不仅它的风格范式已经穷尽,而且很多画家的头脑和感受力都非常教条化,基本没救了。如果CG绘画比架上绘画还差,还要无聊,那说明画画的人一定毫无感受力的庸人。


中国人民需要红钞聊一期巴黎画派老师,再来一期早期包豪斯。


答:包豪斯在坏蛋店专栏里已经谈过一期了,不必在此赘述。巴黎画派不太重要,我也不像浪费口舌,你若感兴趣,自己去看看资料就可以了。


吴冰:绘画对于您是什么?可以的话简单的说说就行。


答:绘画是我艺术创作的一个方向,比较贴近自己感受世界的知觉,画画相对直接一些,也比较放松,是我表达自己某些内在感知的重要途径,也是我的重要爱好。


李昊:王老师,您好,冒昧的问,您是否觉得进入学院体制会有耽误了您的才华。


答:不会,当你在一个非常有限制的环境中,其实能够更好的确认自己的真正需要和能力,可以帮助自省。虽然学院体制看似非常封闭保守,但其实也有很多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空间,这些空间可以做挺多尝试的,这些尝试是体制外的人难以想象的。当我对体制的利益没有太大诉求,而且主要的工作空间并不在学院体制中(我的舞台在学院之外),就与体制产生了一个适合的距离,既可以参与介入,也可以回环隐遁,能做事可以做些实验,又不是很影响我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个人很多愿望肯定会受到限制,但也有试炼与挑战的价值,当视野与实践不局限于学院制体内,其实总体而言就比较从容。另外,我从来没有对学院抱有幻想,上课我自然会尽量认真负责,但对于教学结果毫不在意,没有期待,受挫感就几乎没有了,只不过有时候看到一些年轻的同学,觉得不能有效帮助他们,心里会有些歉疚。


一筆吊遭王老师您好,上次在坏蛋店天美讲座的动态下我有留言,希望您能来三四线城市的美术学院做讲座,很高兴您也做了回复,我自己就读在安徽的一所师范类学校的油画系,可惜是我并不能从母校中获取什么关于艺术的知识,特别是关于当代艺术方面的知识,少有老师或者学生真正关心艺术。当然,我爱我的学校,我希望我的学校能够更好,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做过这方面尝试,包括理论课做分享内容,与老师交流教学方面的浅见,自己制作影像,也许也包括和一些老师或者其他人发生冲突,当然最终成果几乎不可见。最终我发现,这样一个状态在中国一流美院都是常态,更别说在安徽的一所师范大学了。如今也即将准备考研,也没有大一大二时的冲动了,再想着冲在前面改变什么,但脑子里还是想着能好一点,能做点什么能让我们变好一点,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让您来做讲座的原因。您觉得可以做些什么交流和教学上的改动能改变或者改善这样一个情况呢,或者说您觉得这个问题在二流三流美术学院里值得讨论么?(因为我发现有时候这不是艺术不艺术的问题,而是生活不生活的问题。)

答:这种情况在当前几乎是不可改变的,只能靠自己顽强、主动的自学,而且要和学院外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人交流,人会迅速成长。我去做讲座,同学们即使当时有所触动,但很快就会恢复原样,这不是靠某个人、某种行为能改变的。我还是相信个人内在的自觉和独立的行动。

我想要一只米老鼠,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拥有?

答:你疯了吗?


成歌 CHENG GE王老师您好。我画了很多年,也看了不少作品。有点迷茫。请指点迷津!

答:我不是大夫,我不可能真的帮你指路,关键你自己要自觉。但这个自觉确实在今天非常难,这个需要一些契机。只能祝你好运吧。



张姣:我想问,跟您学习了很久,您是否也在无意识的理论建构,以至于,混沌的前路,除了您的观点,我没有更好的新发现。来个微笑的表情。


答:我是有意识在构建理论,但我不会为了理论而制造理论,我在讲述中运用、发明的理论是为了更清晰的讨论问题,我特别厌恶为了掉书袋、跟人争辩去进行理论阐释。我必须说,我所谈的东西可能有非常大的问题,千万要批判地看待。


郑文泉:王老师,你有没有对某些你的女粉丝动心,你会主动出击还是会对女粉丝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任,或者有没有推荐过一些女艺术家只因美色,其实艺术上也并没那么认同?


答:我对女粉丝没有动心的体验。她们可能很优秀,我可能会欣赏她们,但从来不会想在欣赏以外的方面发进一步的关系。我对与我相关的任何人都尽量负责任,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伦理底线。我推荐过某些女艺术家,但与其美色无关,只因为在某个时刻她们的才华或者作品的活力,让我觉得应该推荐。文泉大哥,你的提问和心思能别总那么油腻吗,哈哈哈。


Sunny你怎么能这么能讲,请不要说肚皮里有货。

答:我可能有天赋,但我在思考和表达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这个更主要吧。


画娘: 我想问怎么把我儿子培养成王老师这样优秀?这么多书怎么看的?王老师怎么读书破万卷,一口气吃进去的吗?

答:你儿子可能会很优秀,但为啥要跟我一样?跟我这样多累啊。读书开始是因为兴趣,喜欢读,不爱去玩闹。后来长大一些,越来越喜欢胡思乱想,脑子里很多疑问,很多不解,希望通过阅读寻找一些答案。再后来发现答案是不可能有的,但阅读的过程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很有乐趣,于是读书越来越多。读的多了,就自然会提高速度,熟能生巧。


廖河:好奇劳模王鹏杰在生活、研究、创作上的的时间规划和精力分配?(今年总结和明年展望)


答:顺着感觉走。生活中有状况就先顾生活,研究有进境就持续深入,心中有强烈感受就画画,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没有一定的分配。今年做了不少事情,收获挺多。做了展览,画了新画,写了两本书,明年会出,参加了几次有质量的学术论坛,个人专栏为几百人服务,结识了不少新的朋友,思想上有了新进展,儿子三岁多,越来越好玩。明年想再绘画上有一个阶段性突破,希望与之前的路数有个了断,开拓出新的空间,另外我尽量把《素描论》这本新书写完,并努力把个人专栏做的更好。


非洲王:王鹏杰请你批一下十大中国当代艺术家,让大家过个好年。

答:我真的不知道谁是十大中国当代艺术家,特别是艺术行业内部,我几乎看不见打动我的艺术家。我现在越来越不在乎艺术行业内的实践状况,愿意把目光放在艺术圈以外广阔的世界,那里的优秀艺术家又何止十位。大家好好过年,做不了艺术就别硬做,做了艺术也别纠结,尽量跟自己缠斗吧。


sunny为什么有的艺术家对性很感兴趣?


答:艺术家也是人,除了性冷淡,绝大部分人都对性感兴趣,这有什么问题?


鹏杰老师能否谈下你学习方法,感觉你是学霸型,一定有你独到学习方法,比如你之前谈过带着问题研究(但谈得比较粗略)能否具体谈一下你某个阶段具体的学习和研究过程(若是和你绘画创作训练有关更好)。


答:少年时代,一定要有对某些领域、问题浓厚的好奇和兴趣,不然学习没有动力。青年时代,得有自我反思的渴望和习惯,对周遭世界和所有知识保持怀疑和批判态度,对物质方面的成功不要太焦急,有自己关心的问题。我的创作和研究都与我自己的关怀与困惑有关,因为好奇和迷惑,我会根据具体的问题及相关要素去找资料来思考,会因为精神的骚动与变化调整创作的方向和方法。在这个逐渐发展的学习过程中,有时候肯定需要刻意强化自己的意志,有时不免矫枉过正地去尽力弥补知识、思想上的缺陷,在现实的肉身经验方面也应该尽力扩展,因为切身之痛可能是自我认知、追问世界的核心动力。


Somer 2.0王老師好,最近有個很大的困惑不知怎解,剛好看到你的這篇,決定問問你。我目前在歐洲某地學藝術史,也給國內一些媒體供稿,最初我的目標方向是策展,之後是兒童藝術教育,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教育機構)實踐後,感覺我最喜歡和享受的還是獨自寫稿的時光。我不知道我是該“回到”獨自工作的狀態,還是應該再試試更多地往外走不知老師過去是否有過類似煩惱,以及如何找到解法感謝!


答:我从事艺术理论研究确实是个意外,本来只想当个画家,后来一路误打误撞成了专业的研究者,还涉及策展和艺术教育,其实是顺应着自己的兴趣和生活的契机走到这一步的。整个过程并没有违背我最初对自己从事艺术创作的初衷,其实我一直无论什么都在艺术创作,都在体验创造性工作带来的一切,只是自己的视野与经验不断被拓展了。在这个演变过程中,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也更加明确了,在哪些方面努力更加清晰。这个自我拓展和自我认知的持续深化是一个过程,得不断确认,不断跨越。所谓独自工作和往外探求其实并不矛盾,在你精力和能力允许的前提下,向内和向外的尝试都可以继续,在相互映照中把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生活道路明晰化。


画娘:王老师谈谈爱情吧。


答:爱情,对我来说是在某种命运中获得的某个愿意持守的信念,这种信念的获得是因为某个人走进自己生活来实现的。在获得这个信念之初,是充满激情和快意的状态,然后是无数怀疑和心焦,这样反复几次之后,这个信念被真正获得。有人觉得那个激动快乐的初期阶段是爱情,我觉得那是爱情的初始阶段,如果没有后来的苦痛、坚持、反省和认同,其实爱情就只是一种生物学上的欲望满足、达成社会交往和谐状态的偶然事件,这种爱情肯定是不完整的。

李振洲请对我说几句话,不少于一百字。有问必答。谢谢。


答:不少于一百字。完毕。



三斤二两鹏杰老师:我问三个问题,一、艺术/绘画的本体是什么?艺术有本体吗?二、审美指的是什么?艺术一定要有审美吗?三、你总说创作要有问题意识,你说的这个问题意识指的是社会或者政治问题,还是语言创新问题呢?谢谢


答:艺术的本体是什么?如果有这种东西,就是以感性和知觉的方式所达成的精神和思想的超越性。艺术的本体是变动的,没有本质化、固定的样子。审美是人经验并理解世界的一种特别的方式,人面对其他客体、环境乃至自己的意识所形成的无功利的、感受化、无法彻底理性化的关系状态。艺术当然一定要有审美,没有审美艺术何以存在?艺术何以发生表现、交流功能?问题意识只要与创作者具体真实的疑问和关怀有关,都是可以的,不限于任何一个单一领域。



Sue粉丝多了以后会有反噬,会少很多怀疑与探讨,全都是忠实的粉丝会形成一个圈,这个圈对异见自带屏蔽作用,有意义的互动会越来越少,这对王老师并不是好事,您怎么应对这个问题?


答: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样。我非常喜欢被人批评我,这样才是帮助我,但很多朋友似乎不看这样看,他们秉持中国式常规道德伦理的信念太强,不愿意出击,我也不能逼迫他们。但我自己必须玩命给自己找出问题和缺陷来自省,必须不断突破自己的局限,我对这种自我更新有近乎病态的追求,不能容忍自己一直在一种局限的框架中生活、思考和创作,这个会起到挺大的作用。当然,这是不够的,外界的意外刺激更为有效,所以请大家向我开刀,不要再有顾虑,凡是真诚批评我的人,都是我的朋友。


Ll 在慢节奏的三四线城市发展,经济文化跟不上一二线城市,但是自身的局限性又让自己很难在一二线城市立足。如果要说因为自己不够努力的话,但很多事情又不是努力的有用。但好像并非好的东西都在一二线城市。可是一二线丢弃的东西容易成为三四线的主流。就像当时外国已经老旧的东西成为国内的主流那样。


答: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



殷童:老师喜欢制服吗?喜欢什么制服?


答:比较喜欢护士、空姐和职员正装,这些制服都代表体制在社会生活中显形的面貌,如果身着这些制服的人处于非常不正式、不正统的状态,会让逼仄的体制性力量显得更加可塑,如果这些制服角色能被我们普通人在私人空间中消遣,会觉得个体的身心得到了释放,心理上会愉快一些。也喜欢旗袍,一方面性感,一方面代表着某种传统形象,前者关于生理和审美欲望的释放,后者涉及对传统的重塑欲望。


K王老师为什么有些绘画没看到有什么艺术上的突破绘画语言上的突破呈现出的画面给人感觉很正常甚至有点像插画比如刘野奈良美智但他们为什么被画廊承认了甚至认为他们是当代艺术家。


答:画廊是挣钱的,它有什么资格声称某人是艺术家、是优秀艺术家?你为什么在乎画廊的判断?你自己是怎么判断的?另外,像插画怎么了?就一定不可取吗?刘野、奈良美智的绘画虽然也比较庸常,但在形式感和气质上还是有明确的特点的,在技术表达上也比较准确,这是他们的价值。他们还是比国内很多画家强得多。



D 明天早饭想吃豆浆油条太冷了不想起起来了店关了咋办想吃

答:又懒有馋,无能为力。


芥:在一个公众号上看的:当代艺术只能在文化上玩玩脑筋急转弯,拼盘式春卷,杂糅,指鹿为马,玩政治宗教意识形态信念,玩田园女权信念,玩比惨游戏,玩突破性规则和性禁忌,玩社会学考察,如果这些都不想玩,那就没得玩了,真正的学术是超越杜尚的美学新建构,没人玩得了。看到这些话之后,手上的笔有点不香了,孔千,杨涛好像也不香了。


答:这种看法有点像这种:人生有成就不是也得死吗?没有成就不是也得死吗?一个人有追求不是也得死吗?一个人没有追求不是也得死吗?所以,不用追求,不用努力,不用学习,不用突破,等死就行了。当代艺术从业者如果持这种彻底的消极虚无主义观念,那就这么等死吧,当然也行,这些人最好早点死,死干净。至于所谓新的美学要超越杜尚,我想问所有看到这些文字的你们,你确定你了解杜尚吗?你如果并不能深入了解杜尚,如果对于现代艺术的基本意识都理解不了,还想超越?要超越,先做功课,先去努力研究和尝试,这种态度比等死肯定要累。


刘意思:你觉得尿夫兄是一线艺人,我觉得他是二三线,请问,尿夫兄为毛属一线艺人


答:杨涛创造了一种高度完善、个人化、精确的绘画表达方式,立场是纯粹理性的个体化的底层立场,作品的创造力和独特性几乎可以灭掉《芭莎艺术》、《Hi 艺术》这些杂志报道的所有封面人物,而且杨涛只是一个画家,他就用那点看似轻巧的绘画做到了这一点,这样还进不了画家中的一线,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当然,他这几年作品的固化、惯性化、狭隘化非常严重,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他个人无可救药的文艺之心使他缺少坚决的行动力与批判性,随着作品活力的降低,他的创作日益走向疲软,他从今年起可能已经滑到二线了。他如果不能做出有出有效的反应,也有可能跌入三线。不过,他在2015-2018年跻身一线,我觉得基本上没有问题。


陈九匹 JiUPi您之前的文章“成为真正的一个”中间的这一段“当我们有一个人生目标,并且这目标与某种价值紧密勾连,但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去做,都会发现只有歪曲价值的时候才能接近目标,或者只有放弃目标的时候才能靠近价值,这时你觉得是否足够荒诞?这样的体验,我自己有过几次。当荒诞的体验积累起来之后,人们可能就不再畏惧至暗时刻,也会看淡了至暗时刻”这一段我没看懂可否把您自己的体验说出来当例子让我理解一下


答:我曾经是一个对很多事情都满怀希望和理想的人,在努力达成目标的过程中非常积极进取,我曾经以为只要我全力以赴、不存太多私心杂念,就可以达成目标。以前也有很多时候,一些艺术行业内很有能力的人给过我一些肯定的承诺,我那时觉得我的机会来了,我的才能被看见了,我本身又是很积极理智的人,我在创作上的理想有可能靠努力达成。后来,我明确的意识到,我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也把人看简单了。与其说我被一些人欺骗过,不如说我那样盲目积极的想法在今天的生活体制中一定会失败和碰壁。无论是从事艺术教育,还是学术研究,还是艺术创作,还是建立与其他人的关系,如果以很纯粹的想法很纯粹的实践,一定会失败。如果想要获得结果的成功,那么就必须把纯粹的想法弄得稍微混沌点,让自己的实弄得犹疑一些,立场不能太明确,行为不能太彻底,表达不能太干净。妥协是必须的,关键是有时妥协过后,目标不仅没有实现,做事的初衷也完全扭曲了,花了很大精力可能做了一件非常沮丧无意义的事,这是常态。


Mmmmuse今天的艺术应该指向何处呢,如果说经典的范式或是精英化表达的某种延续可能在今天已经不能涵盖所有的问题或是角度,人们需要某种特殊的经验与可能。那如果脱离了一贯的经验,艺术又该指向什么呢,是某种先验的探索吗?还是凝聚或记录某种时代特质呢?又或是什么?想听听您的看法。ps我妄谈一些,也算是对刚才问题的补充。我看您的画,有些仿佛想凝聚某种您个人的时代经验,或是您某种怀疑,或问题的显示,作品里一些对于传统观看经验来说出现的尴尬与并置,似乎是您故意留住的。那您觉得这种对陌生“物质”的建立,在当下是一条对“正确”的“拨乱反正”之路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做艺术的策略问题,安全又高效的做艺术,在学院里会不会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呢?刚在后台留了,怕您看不见于是再来帖子下边留一下莫辜负。


答:艺术是自我认知,艺术是个体解放,艺术是美学实验,艺术的自我更生,艺术是改造处境,艺术是启发社群,艺术是本体研究,艺术是精神超越,艺术是刺穿遮蔽,艺术是时代描述,艺术是异质激活,艺术是开辟世界。艺术可以是上面任何一种状态,也可以是以上的结合体。我自己的艺术信念和创作实践都与教条化的“正确”不可兼容,一定是对抗性。学院里安全又高校的做艺术是可能的,但做出来的是不是艺术就难说了。学院里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择,但是否适合做艺术主要看你自己是否对艺术有信念,是否足够理智。在体制内,被一种主流化、经典化的意识结构所控制,是一种随时伴随的风险,这种危险无处不在。


🍌跟大学同学不合群,我看不上他们他们也看不上我。他们做的东西我也看不上,是我有问题了吗?还有考研,所有老师都跟我说考研干什么?为什么不出国我觉得出国没这么好,难道是因为国内研究生实在太差了?我想选,车建全当导师,您有这方面的了解吗?能帮我参考一下不?

答:我不认识你,也不了解你的学习状态,也没有见过你的作品,我无法判断是你的问题还是环境的问题。但从你的叙述中,我可以确定你的表达和思维很不清晰,比较混乱。车建全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刚才查了一下他的作品,实在太无聊了。


司:王老师!坏蛋店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绘画流派?特别是蘑菇屯的这群人


答:坏蛋店自2015年以来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力,不少在坏蛋店上发表过作品的画家,在绘画观念和美学方面有一些共识,这些共识与此前国内画坛的主流潮流有明显的差别,这些画家仍然保持着比较充沛的创作能力和愿望,并在艺术行业中有一定的曝光率和影响力,如果你说这些人构成了一个画派,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毛病。不过,这个画派的追求是相当多元的,大部分画家还是非常明确地发挥着他们各自的主张,大家并没有在乎要符合什么艺术标准。大家再一起切磋和交流,产生了一些相互的互动,这很正常。不过,也有一些年轻画家比较急躁和轻率,把坏蛋店推重的某些画法当成了学习的对象,这就是误入歧途了。



踏溪王老师,有个问题比较困扰我,目前大四面临毕业,本科在一所美院学服装,因为系里教学思路混乱,课程设置不专业,我大二开始利用课余时间自学一些艺术理论,同时进行独立创作。虽然我认为从自己的专业背景转入艺术创作不是什么问题,但我感觉在创作过程中缺乏某种专业度(并非技法、媒介之类的,可能是对艺术理论及其历史的模糊?),以使我可以将自己完全从一个学生或说艺术爱好者的身份中区分出来,这种缺失目前也对我艺术的自觉性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对自己的观念不够自信、笃定,相比于自我批判,自我怀疑反而更多。我感觉自己还是需要继续补充自己的知识,完善理论架构,那么怎样去补充才更有效呢?毕业后我考虑过进入社会工作,增加些社会阅历并持续创作,但又很纠结,感觉自己还是挺需要继续接受教育的,自学肯定不能停,但纯粹自学的话,可能会做很多无效的事,也易走弯路;在国内读研没太考虑,对这种学院体制不抱希望;出国?国外也有自己的艺术体制,相比国内院校有多少优势?或者其他方式?

答:怎么才能够更有效?就目前来说,我只能说你继续好好听坏蛋店专栏节目,对每一期节目做总结,把该查阅的资料认真看一下,有意识地把知识进行体系化串联。出国学习当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其优势却未必在它教育体系本身的绝对优势,更多在于新的生活处境和文化语境的刺激。一个具有全面素养的艺术家,一方面要建立系统化的常识,一方面要有丰富的现实体验和多重生命经验,这个要靠变换生活环境来获取,也要靠灵敏的思考能力来激发。


小小沨:我想问一下艺术展览在当下的合理性在哪里?大都市和小圈子里艺术展览在当下沦为自娱自乐,收割名利的道具。怎样让展览回归到展览本身,怎样做才能做一些好的,对自己成长有帮助的展览?是不是除了作品好之外,展览的策划和主题也得面对具体的问题展开实践?那这样的话是不是艺术家的创作就不仅仅是一件具体作品的创作了,相应的也要在一个展览和价值能量的传播事件里做大的创作?如果这样的话,艺术家的身份和艺术家这个概念也会在新的历史时期瓦解掉?


答:空间、机构中的展览基本上都被意识形态化或体制化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激发新思想和美学的可能性了。把展览放到现实空间、公共场所、自然环境或私人空间中可能会有更多探索的空间,也更有可能形成真正摆脱文化和商业惯性的有问题针对性的展览。展览的实践有几个维度,一个是物理意义上的展览实践,另一个是意识上,那就肯定与更多样的媒体有关,传播与再创作就非常关键了。艺术家的身份不再是一个稳定的闭合的艺术创造者,早就成了感觉和思想交流的发起人和中介人。


XMH王老师您感觉现在的CG画和架上绘画相比较有什么看法吗,很少看到画廊展览CG画,是不是没有收藏价值?

答:CG绘画更方便,更与今天的视觉相关,更有探索的空间。画廊不展览CG画,主要是卖不出去,画廊是以盈利为目的。CG画可能有收藏价值,但大家都觉得那种东西不是他们理解的稳定的“艺术”,大部分理解的稳定的“艺术”是经典化、传统的、可以变现的艺术尸体。CG卖不出去,可能更说明它比较艺术。

王松不知道我前面的问题能否被读到,今天写一西敏敢词不得不用一些代替瓷,这就是最近一两年来最大的问题?王老师你认为这个问题多久以后才会消灭?


答:最近一两年最大的问题与最近五十年来最大的问题是一致的。这个问题在短时期内应该不会消灭,也很难真正在未来被解决,它可能会被缓解,也可能会转移,但它对当代社会的困扰和阻碍会持续很久。



乔乔想知道老师怎么看待弗朗西斯培根?

答:1940年以后最伟大的画家,他有极端敏锐的观察和表现能力,他能用绘画触及人类灵魂深处内在的真实状态,但他艺术生涯的后半部仍然身陷自我的陷阱和惯性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具体的可以听我在坏蛋店专栏中的节目,我专门做了一期谈他的内容。



羽:怎样的画可以说是一张值得说的好画,有难度的画?那么难度是哪方面的难度?单纯技术上的难度么?那么技术是具体哪些技术呢?除了技术还有哪方面难度呢?观念的新鲜有趣么?之前看文章你说过另一个点是诚实的画,诚实可以理解成是自然而然地表达么(而不是为表达而表达)?如果你没有看懂作品,也并不了解作者,如何能够感受出它的诚实于否?如何解读(感受)一幅画,从哪些方面看?题材形式构成材料颜色肌理么?能举个例子么?


答:一张画的难度有几种,其一,单纯就是他能画出来,你就是画不出来,纯粹技术上的;其二,他这么画你从来没有想到过,完全在你的意识和习惯之外;期三,一张画所要表达的东西非常难以用绘画语言表达清晰,但它做到了。诚实的画,就是心无杂念、无功利之心,纯粹为了表达自己强烈的感受与认知。如果你并不了解作者,可以通过你看画的经验磨炼看画的敏感度,这样的话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识别画的真诚度。当然,最好是了解作者,结合他关心的问题、他精神的质地、他生活的状态来理解其作品。题材、形式、肌理、颜色倒无关紧要,不构成参考要素。不真诚就是造作和刻意,这个东西在画面的每一个元素上都会体现出来,不用举单独的画来谈,因为任何一张画都可以细细来考察,你多反复练习体察,可能会有一些新体会。


张大羽:记得在旮旯群里,你提到过一份你觉得优秀的国内艺术家的名单,人不多,里面有任小林。想请你简单谈谈他的作品,优秀在哪里;如果有问题的话,问题在哪里。


答:在198090年代那样一个艺术上的急躁时代,他用个人化的方式制造出具有一定质量的绘画语言,在此后的岁月,他敏感而精确地把自己微妙的情感世界用颇为独到、怪异的手法表达出来,这种偏重怪异和魔幻、野性的绘画美学影响了贵州等西南地区诸多画家的画风,他的画大多没有浮躁、造作的气息,比较内在,接近情感的真实性,这是他优秀的地方。他的问题太多了,绘画能力有明显短板,绘画美学现在看也太陈旧,画法总的来说太单一,没有清晰的问题意识,探索和突破性不强,个性太飘逸、随性,缺少极端的力度。


iceland coolGAL👺蹲一个宁对国美油画系简评,我爸让我考研去那,还没找到方向,害。倒是很喜欢您|・ω)

答:国美油画系没有什么好评的。如果从表面上看,杨参军、焦晓健、章小明、许江、丼士剑这些人算是主导教学和创作方向的人,他们的作品放在中国学院中属于比较中庸平淡、缺少个性、惯性明显的常规一类,国美推崇多年的所谓“具象表现主义绘画”就是一个笑话,与现象学观念没有什么实在的关系,只是一种比较群体画的画法,而且这种画法乏善可陈。但是这样的老师和系科并不必然培养不出来好的画家或艺术家,关键还是看自己吧。我没有资格带研究生,只是一个小讲师。最近又不少人说要考我的研究生,我统一回复一下,我目前不带研究生。



庆祝:来批评下我(张庆祝)的作品吧,是不是立场不够彻底?


答:你的画,太不单纯,即使是制作图像也不纯粹,还想在具象领域捞点什么,画表达的内涵也比较常规,探索性很弱。立场肯定不彻底,无论是商业还是学术都两边不靠。



朱天宇16年在南京深夜提着板鸭(最后又带回去了拜访鹏杰老师长谈已经3年有余,那次谈话对我的影响之深渊直至今日依然在发酵,今天我愈发坚信这次谈话启发了一个重度5毛,让他到愿意用更理性客观人性批判地看待当代。但从今年的hk风波到前段时间的nba事件,发现民粹主义正在彻底席卷中国,所在的社交群(大部分是1525的年轻人)对于这些政治事件的态度几乎是一边倒的,而且近乎是一种狂热的态度,这太恐怖了。所以还是悲观地想请教鹏杰老师当代中国是否还有思想启蒙或人性觉醒的可能,如果有那会以怎样一种方式或事件产生呢?另外通过最近华为裁员的事件,大部分民众在代表民族的企业与个人人权中选择了后者,这是否是一个好的信号呢?辛苦鹏杰老师,再次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感谢


答:中国的启蒙只能靠个体自觉,由点及面,虽然很慢,但别无他法。群体性的运动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还是暴民政治。况且群体性运动在当下也不太可能出现。大部分民众选择了后者这一点,我没看出来,其实很多人并不关心这些事,除非涉及到他自己的利益。至于一些人对华为嗤之以鼻,是因为他把自己想象成了华为事件的受害者,这是一种维护自身安全的本能吧,也不见得是好的信号。也谢谢你的支持。


缄默:请问能推荐一些艺术史哲学史类的书单不?


答:请关注不周山以前发过的一些书单,选择自己喜欢读的。


三斤二两:鹏杰老师好,我再补充一个问题哈:当代艺术的观念导向,和过去的主题先行,或者内容决定形式,有什么区别呢?谢谢


答:当代艺术什么时候是观念导向了?是谁来导向的?过去的主题先行,主题是体制定的,艺术家是工具,是干活的工匠,个体能动性和创造力相当有限,甚至彻底被压制。所谓内容决定形式,这里的内容是谁提供的?还是体制,还是与艺术家没有太大关系,最好的情况是艺术家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为了匹配体制需要自主选择更符合需要的题材和画法。而当代艺术,首先个体要站立起来,个体发现问题,个体进行探究,个体提出观念,个体选择方法,个体决定呈现,表达个体的关怀与认知。当代艺术中的观念是个体化的,而且是问题性的、反思性。你能看出来,当代艺术与体制性艺术几乎没有多少交集了吧?


朴铁军:我就想提问你儿子和我儿子的儿童美术该怎么教育?就是保留童真随便画吗?到底是天赋重要还是训练重要?超想听听高见


答:我觉得让孩子随便画吧,这是保护他们绘画创造性和天性的最好办法,除非他要走专业、职业艺术道路,否则慎重进行专业训练。我儿子也是随便画,我完全不教他,只是偶尔在他要求下画一点画给他,这其实不是师范,是与他互动游戏。



人间皮划艇:为什么感觉国内很多艺术家做艺术的感觉跟高考似的苦大仇深。


答:中国社会弥漫的苦大仇深感不消散,艺术家怎么自外于这个社会氛围?



X Fei X抛除对工作等物质生活有利的点而不谈,读研是否还能提升一个人的内在修养和学识的提高?


答:主要看你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以及你自己能否将努力付诸有效的行动。我见过太多非常垃圾的研究生甚至博士生,也见过非常卓越的本科生。学历不太重要,看个人脑子想什么,怎么行动。




回答完了,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