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中国聚焦”观中东市场:阿布扎比会成另一个亚洲当代艺术中心吗?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03   最后更新:2019/12/09 08:29:21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9-12-09 08:29:21

来源:artnet


阿布扎布艺博会中,杰罗姆·桑斯在孙原&彭禹作品前。图片:Cathy Fan


孙原&彭禹的犀牛和三角恐龙被放置在阿布扎比艺博会(Abu Dhabi Art)开门迎客的位置,两个突兀的、几乎是真实大小的巨兽,面对着一整个镜面和一个单人座真皮沙发——这并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博览会的开场,观众被邀请坐进沙发中,镜面立刻将这样“不协调的情景”变成了双倍——两个动物被复制成四个,观众陷入包围之中。

与2019年11月20日至23日举办的阿布扎比艺博会上,呈现了由杰罗姆·桑斯(Jerome Sans)策划的特别单元“新视野:今日中国”。开展日,策展人桑斯活动于整个展位上,手里拿着特别单元的手册向观众分发。手册封面是艺术家徐渠名为“边界”的系列作品。在其中一件作品《南极》中,大陆“喷射”出彩色的线条,蔓延出画面。以模糊的地形学呈现方式的一组作品,在聚焦中国单元,也在主要画廊展位单元的入口处,似乎也有提示的作用。

在谈到开场的孙原&彭禹作品《我没有注意到我在做什么》时,桑斯说:“我们活在文明时代里,却有好像有着最坏的动物性。”这位十分了解中国艺术环境和艺术家的法国策展人(他曾于2008至2011年担任UCCA馆长),选取了10位艺术家(70后包括刘韡、邱志杰、徐震、孙原于彭禹,80后包括李青、李姝睿、陆超、徐渠以及赵赵),试图要在短暂艺博会的语境中,绘制一份真正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图示。

阿布扎布艺博会现场。图片:Cathy Fan

没有采用统一而宏大的叙述,或者在艺术史中选取某个运动或者群体,桑斯特意选取了十位截然不同的艺术家,想要“呈现当下的中国社会以及矛盾性,让人知道中国正在发生什么”。

特别单元受到了画廊支持,但却并非是传统艺博会的展位形式,而更像是一个展厅,大厅中穿插着对角的墙面。“我被邀请做这个单元时,第一件事就是要求不要展位,我要对话。”桑斯说,在这个展厅中,每个艺术家都在自己的“岛屿”上,展墙斜插于展厅中,造成特定的观看角度。桑斯想让作品之间产生交流和对话,想让这些来自中国当下的不同声音在这个中东艺博会现场产生振动。

11月初,为期一周的年度艺术大戏在上海落下帷幕,譬如空白空间、阿尔敏·莱希这样的画廊又转场到了时差四小时的阿布扎比。在近几年,聚焦中国当代艺术家群体的大展在国际上已然不鲜见,但接到命题作文的桑斯选择了“控制”,从规模和表达上控制。于是,这不再是个强烈的声明式的展览,而是一个脱离艺博会语境的“艺术机构式”展览。


在上海,桑斯在Prada荣宅策划了李青的个展“后窗”,用特定场域的沉浸式装置将历史与现代都市之间建立起一种联系。接着,李青的“窗”被桑斯带到了阿布扎比艺博会现场,观众透过20、30年代上海法租界的窗框,窥见了现代中国(尤其上海)极速发展的城市景观。

阿布扎布艺博会中杰罗姆·桑斯在李青作品前。图片:Cathy Fan

同属传统西方市场之外,最受关注的地区,在阿布扎比的城区行进,工整的城市景观,拔地而起的高楼,灯火通明的工地与似乎时刻工作的塔吊会让来自中国的观众产生一丝错觉,如果不是傍晚时回荡在摩天楼和水面上的祈祷唱词,这里似乎与任何一个中国一二线城市无异。

这已经是第11届阿布扎比艺博会,共有来自欧洲、亚洲和北美一共50家画廊参展。相较于起步稍晚的上海艺博会,阿布扎比已经悄然走过了十年。除了聚焦中国板块,本届艺博会还推出了“新视野:印度”单元,由Ashwin Thadani策划,向长期散居在阿布扎比的印度族群致敬。

作为特别单元策展人之一,桑斯认为这两个聚焦单元的选择“非常聪明”,中东、印度与中国,都属全球发展最快速的地区。熟知中国艺术环境和市场的他说,中东艺术市场同样有趣,不仅只有阿联酋,多样性、复杂性和独特性同时存在。就连迪拜与阿布扎比也慢慢以不同艺术环境区分开来。艺博会期间,来到阿布扎比的贵宾们被陆续安排参观这座城市的文化机构。艺博会现场就有阿尔布尔达基金会(Al Burda Endowment)的作品,这个基金会通过阿联酋文化与知识发展部(Ministry of Culture and Knowledge Development grant)向10位当代艺术家发放创作基金。而位于阿莱因绿洲的遗址中,则是艺术家奥利弗·比尔(Oliver Beer)和莱安德罗·埃尔利希(Leandro Erlich)创作的场域特定项目。

阿布扎布艺博会现场,赵赵的作品。图片:Cathy Fan

在阿布扎比艺博会举办期间,artnet新闻与艺术总监Dyala Nusseibe也进行了一场对话。

artnet新闻

×

阿布扎比艺博会艺术总监

Dyala Nusseibeh

为何今年设置了聚焦中国当代艺术的特别单元?为什么选择杰罗姆·桑斯作为策展人?

来阿布扎比的游客数量第一的地区是中国,这些游客大多选择住在五星级酒店中。近年来,两个国家之间互相不断加深着对彼此的兴趣。这些兴趣不仅仅是反映在旅游业上,贸易也是如此。过去的十年间,两个国家在不断的相互投资,我认为,在这其中同样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我们必须一个连接点,而文化和艺术恰恰可以做到这一点,它可以给人们更好的关于地区的理解。据我所知,在阿布扎比有两百间学校将会开设中文课程。

关于选择罗姆·桑斯作为策展人,是个有趣的问题,他曾经是UCCA当代艺术中心的馆长,他对于这些中国艺术家非常熟悉。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点是,他对于艺术家代际的选择,以及,你在现场看到的不是一个观点,而是非常多个不同的观点,并非一个非常强的声明式的展览。此外,通过这次展览,我们也在考虑明年跟孙原和彭禹做一个项目。

阿布扎布艺博会现场,徐渠的作品。图片:Cathy Fan

那么印度单元呢?

印度散居的族群在这里也很大,有很多家族在这里生活了几代人,我们需要更多与这个社群进行深入的互动,与印度商会合作,与画廊一起晚宴。我们邀请印度画廊去策划一个展览,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选择策展人,而是画廊,但是画廊却成团来到阿布扎比。

比起很多超大型的艺博会,走到第十一年的阿布扎比艺博会的体量似乎有所控制?

我想要做的是,去创造一个空间,让观众们可以自由走动和发现。这是一个小的艺博会,比起其他的艺博会而言,这里更像是一个展览。有的时候太大体量的艺博会并不能让人一次性消化,太多的画廊展位和活动,也许脚步会更慢一些。这样有机会真正去观看艺术家的创作,然后与艺术家进行连接。

我注意到除了关于中国的特别单元,艺博会现场来自中国的本土画廊数量很少,但是韩国画廊比例相对较高。

这很有意思,已经有人跟我讨论,明年要做一个聚焦韩国的板块。同时,这两年来自韩国画廊的数量也在增加。

阿布扎布艺博会现场。图片:Cathy Fan

那么艺博会的观众是谁呢?在中国,近年来出现了很多年轻藏家。也许在阿布扎比的艺术市场环境中,这种趋势不太一样?

我们有长期的艺术赞助者,也有普通观众,也有学生,以及国际藏家。一个好的艺博会就像是一个三角形,在最底部有普通观众,中间也许会偶尔收藏的藏家,在最上面当然是最大的藏家。当然这里有很多年轻藏是有趣的是,这里有很多老藏家,不仅仅是千禧一代。很多藏家从4、50甚至者60岁才开始收藏。如果你观察艺术市场的报告,有很大一部分不可忽视的人群就是中国年轻藏家,这是一直在很快增长的部分。


阿布扎比当然也有很多年轻藏家,但是与之同时我们也在为年长的藏家创造空间。因为这应该是一种文化娱乐的观念,很多人来这里抱着观看艺术的心态,但是一旦进入了这个环境,就开始和画廊交流,那么慢慢的,你就被教育可以购买一些艺术作品。两年前,我遇到一位女士,大约50来岁,她那时才开始购买人生第一件艺术品,因为来到了艺博会看看。我认为对于艺博会而言,吸引各种年龄段的藏家是非常健康的。尤其是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平均寿命延长,居住环境改变,生活方式也改变了。那么年老的藏家不应该被遗忘,他们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一群人。在阿拉伯的国家中,大多数传统的消费还集中在汽车等奢侈品上,现在艺博会在慢慢改变这种消费习惯。

阿布扎比和迪拜的艺术环境是否已经有了明显分化?

最好的商业画廊都集中在迪拜,阿布扎比更多的是在其美术馆和文化机构的项目,但是迪拜更多是画廊。但是互相支持,互相交叉,阿联酋的每一个酋长国都有各自在文化和艺术上的增长。


文丨Cathy Fa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