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艺术长沙 | 梁远苇:三面墙代表了我的职业生涯11年
发起人:反射弧  回复数:0   浏览数:186   最后更新:2019/12/06 13:46:25 by 反射弧
[楼主] 反射弧 2019-12-06 13:46:25

来源:雅昌艺术网  江静


艺术家梁远苇

梁远苇个展“一物”将在湖南省博物馆一楼展厅展出,展出她的旧作、新作和习作共80余件。抽象画在中国艺术的语境中,一直缺少一个清晰的历史链条以及相关的方法论。梁远苇并不一定是以抽象画作为工作目标,而2010年她的个展“金色笔记”,已清晰地显现出她在绘画方法论上的实验方向。在这次“一物”的作品中不论题材是她借助的花布,还是春天里生长中的一枝花,她对细节的处理带着经她整合了的笔法和色彩方式,造型有了更明确的文化指向。

从2008年首个重要个展开幕至今,梁远苇的职业艺术家生涯已经走到第11个年头。前期的实验和探索很多,在这个过程她一直在做减法,从早期的装置、影像实验到专注绘画,题材也精简到如今备受关注的花卉图案题材。与她抽象的画面相对应的是,是她对于自己冷静、清晰的自我分析:“不换主题,是为了将绘画语言推到课题的最前方,我把自己放在诚实的、实验的状态,然后一路往前推进。”


雅昌艺术网:谈谈您对艺术长沙的看法?

梁远苇:之前我没有来过长沙,所以就很难说直观的印象。但有很多我很赞赏的艺术家都参加过艺术长沙项目,包括段建宇和克莱门特等。这次的策展人是我特别敬重的一位学者舒可文,她邀请的几位当代艺术家中,我曾经与杨茂源、何岸一起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和上海当代这样的大型群展,有长时间一同工作的愉快经历,而段建伟是我一直关注和学习的榜样。这几个人都是我特别赞赏的好朋友,所以能在一块工作我很高兴。

雅昌艺术网:此次展区的主题是“经验与策略”,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梁远苇:没有太多看法,这个主题是策展人综合总结出来的。

雅昌艺术网:策展人舒可文曾经说,这次展览都是对这几位艺术家经验的梳理。您怎么看?

梁远苇:我个人觉得在我来说谈经验还太早,我一直在一个实验的过程,这些年我一直试图搭架子,可以让我放东西,有足够的空间的系统。

艺术家对当下的反应可以是很快而且很有效的,但是后面是否能更进一步扩张和深入,是我判断艺术家的系统是否健康的标准。我希望我的工作是这样的:先搭架子,然后把我所有理解和学习的东西放到里面,不断扩张、深入。而其实我学习和理解的东西,一直在变,但是都会把它们放回我的架子里去实验。这些东西有的是来自电影,有的来自生活,也来自于艺术史。所以即使我不断画同样的题材和对象,语言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在我工作方法中,这个架子的稳定性和开阔性是非常重要的。

雅昌艺术网:您这个架子到底是什么?

梁远苇:“一物”中展现的正是我这个架子的样貌。从媒介角度来看,我从早期的装置、摄影等多媒介收紧到了单一的绘画媒介;从题材角度来说,我从早期的多种绘画题材收紧到以布料的花卉图案为蓝本,至此才有了这个架子的雏形。 “一物”展示的一切都还不到一个结论性的成果,而是展示了我工作的整体面貌和方式——如果说为人所知的作品是皮相,那么后面的架构和习作就是骨骼肌肉,而日常的学习就是血液。

雅昌艺术网:您此次个展的名称是“一物”,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您的画面感。

梁远苇:“一物”出自我用作签名的一句话:此身是天地间一物,勿认作自己。这是明末文人祁彪佳的话,有一点道家色彩。除了哲学层面的隐喻,“一物”也表达了我一直以来对媒介的材料性的关注。我的手法和认识永远都跟材料紧密贴合着,而这是个微妙的领域。而当你对材料有足够尊重,可以帮你打开很多可能。人的手可以帮你打开视野,推进认识。对绘画的研究不可以只停在观念和图像学层面,这是对绘画的狭隘的工具化理解。而我感觉中国当代对绘画的学术研究就恰恰缺乏在语言层面的工作。

梁远苇新作


雅昌艺术网:请您介绍一下您此次个展的情况。

梁远苇:我的理解,这次展览跟画廊个展那种新作发布会、同行们的竞技场般的性质不一样,这次是群展,个体体量又是较大的,是参展艺术家们表达各自对艺术的整体认识的论坛。

在我的展览区域有三面墙,分别是旧作、新作和习作。

“旧作墙”上有很多手稿和一件较大尺幅早期代表作,展现了我最初的摸索和成型的过程,这些作品在当时的国内绘画领域里是属于观念性的,可以看到我最初的个人语言是如何建立出来的,在线形排列中,能看到我扔了哪些,保留了哪些。

在“新作墙”上是我目前正在进行的两条线索上的实验和最新进展状况。新作墙上两幅较小的同尺寸花布题材新作,是两年间对同一个花布图案的发展。那张红色较大尺幅作品,是我开展前刚成的,与在旧作墙上那张代表性旧作的尺幅是一样的,但观点和手法却很不一样了,它更像是对那件旧作在摸索阶段时的回应,这幅画的早期实验也在旧作墙上展示了。我经常在不自觉中回到早期被自己舍弃的支流里,借此得到了在新领域中的推进。

梁远苇新作

弗里德里希作品

那幅红色的新作,画完的最后一刻,我突然感觉特别像弗里德里希的一件作品,于是我就在手机里找了找存的图,真是特别像。但是我画的时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这种意外很有意思。这个方向我会再往前走一走。

在“习作墙”上,展示了水彩写生的人物、植物和油画肖像临摹,这些我标志性的花布主题之外的东西。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展出的作品,人物肖像,是我在随身带的小本上用水彩画的朋友们。习作里还有一组小花。北京有一种小蒲公英,每年4、5月份才开,花期只有几个星期。798艺术区里有很多,我路过就会经常看到。画着它们,我会想起庞贝壁画中的那些植物,朴素又倔强。这种花我连续画了两年,以后大概也会一直画。



梁远苇习作-水彩写生

梁远苇习作-水彩写生

梁远苇习作-油画临摹


雅昌艺术网:所以说,这次展览呈现了您这些年的一个变化过程。

梁远苇:是的。对比此展里同在绘画领域工作的、我很喜欢的段建伟老师,这么多年,他的画乍一看变化很小,但是走得很稳,就像一大团雾缓缓笼罩过来。而我不是,我是一棵树的生长方式,主干上的枝干在向四周伸展,又在上面长出叶子。每个人都在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发展。

雅昌艺术网:所以您还是会将花的题材继续下去?

梁远苇:是的。就像最初影响我的艺术家贾思伯-琼斯,他就画国旗和符号这些已经存在的东西。这些东西不需要创作,只需要如何表达出来。这些年我画的东西不变,而我的人变了。不变的题材让变化了的人更清晰和诚实地被表现出来。

雅昌艺术网:您画了很多的花,有特别喜欢的花吗?

梁远苇:在花布题材中我没有特别关注的花,我常常以随便的一块花布为题材,不断深入画一两年。还有的花布我在十年前后都画了,但认识完全不同,在这类工作中我对题材的选择几乎不存在感性成分。

但在写生中我有很喜欢的花啊,比如水彩写生中这些紫色调的花,我开始不知道名字,朋友告诉我,那是水边的状元花。状元花有一个细细的枝,上面聚合了几组花序和很细长的叶子。它舒展浪漫,就像敦煌的飞天一样,而我又想要画线和构成,它能给我这样的工作空间。


梁远苇习作中的状元花


雅昌艺术网:今年是您职业艺术家的第11个年头。从这三面墙联想到您的艺术生涯,您有何感想?

梁远苇:我的第一个重要个展是在2008年举办的,此次展览展出的最早作品创作于2005年。我有执着的一面,也珍惜着某种天真。我一直在追求一种朴素和真实,希望能在中国当代的文化语境里,将建设性的工作坚持和深入下去。

近年来我感觉自己学习的效率要高一些了。以前还受到荷尔蒙的影响,周围发生的事情、职业生涯,都会干扰到我的创作。35岁以后干扰越来越少,“架子”更稳定了。我以前进行了很多试探,慢慢像砍树一样我只留了一棵树苗,现在就在仔细培育她。就像古人一辈子就画山水,90多岁和40岁时的作品,题材没有变化,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变在哪里,内行也知道。这种度过生命的方式,是我想要的。知道自己在干嘛,以及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这是我这几年更加确定的事情。35岁以后焦虑少了很多,只是觉得需要更多时间来学习和工作。

雅昌艺术网:谢谢!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