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尼版本的《我的父亲母亲》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57   最后更新:2019/12/06 13:32:46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9-12-06 13:32:46

来源:artnet


大卫·霍克尼,《我的父母》(My Parents,1977)。图片:© D**id Hockney, 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 本文节选自《霍克尼家族:永远不要担心邻居的想法》(The Hockneys: Never Worry What the Nei***ours Think),作者为大卫·霍克尼的兄弟John Hockney


大卫·霍克尼不是一个吝啬的人。相反的是,他是最慷慨大方的人,但他在利用时间方面却极为谨慎。昨天已经过去,明天未知,所以现在是唯一可以做出选择的时间。这适用于他所做的一切。时间是很重要的。


他曾表示:“每天对一件事笑一笑,能让他坚持下去。我们的生活中必须充满幽默”。他不容忍傻瓜。


奉献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在大卫身上看到了。他的代价是,只有自私的人才会如此投入。在这里,“自私”这个词并没贬义的韵味,而是指大卫在任何时候达到他需要探索和追求的目标,他有必要在追求的每一分钟都培养自己。其他的都不重要——只有他的艺术才是重要的。对大卫来说,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我常常想知道,当我们一起睡觉和玩耍时,大卫是如何计划去摘星星的。只有大卫知道他雄心勃勃的内心世界。


他一直过着充实、独立、成功的生活,但我觉得有点寂寞。有些人对他很重要。这些年来,他的许多朋友都去世了。我认识并见过的人包括:Nick Wilder、Ossie Clark、Christopher Isherwood、Henry Geldzahler、Mo McDermott、Norman Stevens和Jonathan Silver,还有我姐姐的搭档Ken Wathey。甚至还有更多的人都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和他们聊天,分享想法,并且喜欢他们。


今天,大卫可能拥有他所接触过的最好的员工——有见识的人,需要时是工作狂,通过他发现自己的技能和知识。

霍克尼家族的早期照片。图片:Courtesy of Legend Press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卫邀请我去洛杉矶过圣诞节,我知道他有时很孤独。“我希望我的手臂能伸到洛杉矶,你需要个拥抱,”我会说。这可能是一种孤独的生活,但如果不是这样,大卫·霍克尼就不会是现在的他;不要因为有更多的知识需要探索和学习,就无私地传授知识和发现;总是有更多的可以探索。


在我74岁生日那天,他给我发了封电子邮件。


亲爱的约翰

我不妨承认,我来自一个非常非常富有的家庭

我们没有缺乏想象力。有穷人在周围,

他们中的一些人确实很穷,但我们普遍注意到

这是属于想象力的失败。对此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有时我思索着,睁开他们的眼睛,我心里想。

我们周围令人难以置信的美丽可以被展现出来。

孩子们似乎更注意到这一点。他们是丰富的。

一些最穷的人总是试图告诉别人怎么做

可怜的他们。他们提出了我个人的想法

关于世界上所有苦难的异想天开的想法。

他们的视力很差,往往没有人注意到,瞎子似乎

引导盲人,这有时让我感到悲伤。他们有一些

有点喜欢打架,把东西砸个粉碎

从其他悲伤的人那里得到鼓励

更大的棍子和弹弓。一些穷人住在更大的

房子,真的不太好,多爬楼梯,多走路去

壁炉里,甚至还有更大的桌子,他们不得不在那里大喊大叫

任何东西都是如此遥远。

最后,我不确定这些人是否能得到帮助

也许配一副眼镜,或者一大瓶的眼部清洁剂就可以了。

我承认我没有太多的烦恼,但后来又想做一个

错误的窗口。我可以用刷子在上面画些记号,看看是不是

他们可能会注意到,如果他们不注意,为什么要麻烦呢?

我承认这是我的座右铭。我试着忽略喊叫者。我觉得好多了。


而且,你可以更富有。他们倾向于让空气太热,而不是

对呼吸很有好处。他们甚至没完没了地谈论着焚烧的树叶,

它们对你来说有多糟糕,但我注意到了

冒烟确实很好,有时比他们吹出的热气会使我透不过气。

我有发现我的座右铭很有用。也许它能帮助一些穷人,

但如果他们的视力不好,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做什么。

我有时会思考这个问题,尤其是坐在阴燃的树叶旁边。

我发现这很有帮助。

避免喊叫者。

经常笑可以清肺。

——爱你的大卫


在诺丁山租了一套公寓后,大卫最终买下了整栋建筑,并将其现代化,增加了一个独立的工作室。地下室里住着Mo McDermott,他曾就读于Celia Birtwell和Ozzie Clark就读的曼彻斯特艺术学校。是Mo把大卫介绍给Celia和Ossie。


摇摆的六十年代充满了活力和进取心。艺术、时尚、音乐,在反对战争和军备的情况下,成为有创造力的人才。伦敦的生活变得放荡不羁。像Bradford这样的地方有变化,但从来没有像伦敦那样。精力,年轻人的精力,无处不在。


这个城市充满了放荡不羁的人。我哥哥Paul帮助大卫在Bradford的Lane画廊办了一场个人画展,老板是Paul的朋友Eric Busby。Busbys家在Bradford和Harrogate有很大的百货商店。这次展览的票已售罄,霍克尼这个名字开始被认为是一位新锐艺术家。


1969年,大卫一定是应邀与毕生热爱芭蕾的Dickie Buckle共进晚餐。Cecil Beaton一定也在那里,因为我的母亲在读《Beaton的日记:1963-1974年》 (1963-1974年分别日记,Beaton’s diaries 1963-1974(The Parting Years Diaries 1963-1974)时,偶然发现了她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了这段话:


在Dickie Buckles吃过晚饭后,大卫谈起了即将到来的

黄金时代。他读过许多哲学家的著作,也有过伟大的思想。

在未来的40年里,一切都将改变。电脑将会消失:

每个人都将成为艺术家。不用担心,所有的空闲都在

这个世界,一切都会是美好的。

没有私有财产,也不需要拥有任何东西。每一个人

将会欣喜若狂。看到这个白皮肤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喝着香槟,戴着深色玻璃眼镜的年轻人,他穿着淡绿色的开心果,

他穿着青铜色的靴子,橘黄色相间的袜子,激昂地滔滔不绝。

午夜钟声响起,却没有意识到该睡觉了。

大卫只有累了才去睡觉,只有累了才醒来

休息好:绝不是例行公事的问题。


几年后,大卫得心应手了。他曾三次尝试完成的画作终于要面世。他一直在努力画《我的父母》。直到第三张也是最后一张照片,他才满意地发现它真正代表了他们的身份。我开车送爸爸妈妈去伦敦


明亮的阳光明媚的早晨。大卫急于开始他们的绘画。他的画室在顶楼,他在画架上放了一块两平方米的画布,这样他就能看到一个抽屉和架子,上面放着一面镜子和一瓶花。抽屉下面是一个敞开的书架,旁边放着一堆书。在每个单元的两端都有椅子供妈妈和爸爸坐。画室的另一个地方是一幅未完成的油画,画中Henry Geldzahler看着屏幕上的画。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